×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虛竹為何不愿娶梅蘭竹菊?與夢姑無關,她們幫虛竹更衣時給出答案

天空之城 2022/08/01

《天龍八部》中,主角三兄弟里蕭峰和段譽后來的結局都不算太好,蕭峰一生無愧天地,可這世間已沒有他的容身之處,于是他選擇自行了斷;段譽雖然娶了一眾妃子,卻不知為何要在當了四十年皇帝后出家,唯獨虛竹的結局是開放式的。

金庸刻意沒寫虛竹的結局,但在隱隱暗示他多半是與夢姑雙宿雙棲,成了一對神仙眷侶,不過對于虛竹而言,這結局還不算「最好」,因為以虛竹的性格來看,他身邊有太多年輕貌美的女子,比如那梅蘭竹菊不僅長得好看,而且對他十分忠心,可虛竹為何沒把她們全娶了?他有何顧慮?

一、一身俗氣的虛竹

虛竹是個怎樣的人?雖然從表面來看,他一心只想當和尚,但他骨子里其實是個大俗人,所以在書中眾多角色都「求而不得」時,虛竹這個角色絲毫不會讓人覺得不圓滿,就因為他那「想當和尚」的愿望著實是與他的人設不符。

(虛竹劇照)

虛竹有多俗?他始終以少林弟子自居,可他后來的所作所為哪里還像個佛門之人?

如果說他當年破解珍瓏棋局,繼而被無崖子化去一身少林武功是違背了他的意愿,甚至后來被童姥逼著吃葷也都是非他所愿,但與夢姑在「夢中相會」卻是他所期盼的。

當然,最開始童姥將夢姑擄來,虛竹也一度不敢造次,可幾次冰窖相會之后,虛竹徹底放飛自我了,幾天之后,童姥故意沒有將夢姑擄來,果不其然,虛竹忍不住了。

于是書中有了這麼一段對話:「虛竹再也忍耐不住,問道:‘前輩,那姑娘,是……是皇宮中的宮女麼?’童姥哼了一聲,并不答理。虛竹心道:‘你不肯答,我只好不問了。’但想到那少女的溫柔情意,當真心猿意馬,無可羈勒,強忍了一會,只得央求道:‘求求你做做好事,跟我說了吧。’童姥道:‘今日你別跟我說話,明日再問。’虛竹雖心急如焚,卻也不敢再提。」

從這里不難看出一個事實,虛竹并非真心想當和尚,只是因為他自幼生長在少林寺,不知俗世的好,當他嘗到甜頭之后,便已徹底淪為大俗人,他會愛上夢姑,也自然有可能愛上其他女子。

二、頗具心機的夢姑

那麼后來虛竹沒有娶梅蘭竹菊是因為夢姑的阻攔嗎?

在這件事上,夢姑的態度并沒有顯得十分堅決,甚至書末之時,梅蘭竹菊已經主動提出要嫁給虛竹了,夢姑也只是叫她們「不得無禮」而已。

(夢姑劇照)

原著道:「四女齊聲笑道: ‘主人,我們四姊妹都嫁了你做小老婆吧!’虛竹忙連連搖手,說道:‘不成,不成!人貴知足,不可妄起貪念。貪嗔癡是為三毒,貪為三毒之首,務必去除。我早已有了人間第一、世上無雙的好老婆,決不能再娶第二個了。’……四女齊道:‘主人,那我們怎麼辦啊?偈諦偈諦,波羅僧偈諦!阿彌陀佛!’……李清露道:‘四個女孩兒,不可對主人無禮!’」

但夢姑在這里也顯得十分心機,她雖然沒有直接禁止虛竹娶梅蘭竹菊,但在將梅蘭竹菊送給段譽之前,她已經率先將自己的貼身侍女曉蕾獻給了段譽,她尚且送上佳人,那虛竹自然也不能不表示表示,于是梅蘭竹菊就這麼順勢被送給段譽了。

(段譽、鐘靈劇照)

但無論如何,古代始終講究嫁雞隨雞嫁狗隨狗,虛竹真要娶梅蘭竹菊的話,夢姑只怕也沒法阻攔,盡管虛竹是以西夏駙馬的身份娶了夢姑,但他又不是普通人,他可是堂堂靈鷲宮主,并不存在低夢姑一頭的說法,他一聲號令,三十六洞、七十二島都會聽命,西夏皇帝只怕也不敢怠慢了他這駙馬爺。

所以虛竹不娶梅蘭竹菊,多半還是他的主觀意愿,他自己不想娶,至于原因也很簡單,這幾位女子著實是讓他感到害怕。

三、虛竹宿醉之后

梅蘭竹菊有什麼讓人懼怕的地方?

她們心狠手辣,當初在萬仙大會上,她們就在輕描淡寫間將幾位島主、洞主的手腕給割斷,那操作行云流水,沒有一絲猶豫,冷靜得如同機器一般。

(梅蘭竹菊劇照)

而當虛竹正式入主靈鷲宮之后,他與段譽喝得宿醉,你看梅蘭竹菊又做了什麼?

原著道:「菊劍笑道:‘主人昨晚醉了,咱四姊妹服侍主人洗澡更衣,主人都不知道麼?’ 虛竹更大吃一驚,抬頭見到蘭劍、菊劍,人美似玉,笑靨勝花,不由得心中怦怦亂跳,一伸臂間,內衣從手臂間滑了上去,露出隱隱泛出淡紅的肌膚,顯然身上所積的污垢泥塵都已給洗擦得干干凈凈,他兀自存了一線希望,強笑道:‘我真醉得糊涂了,幸好自己居然還會洗澡。’蘭劍笑道:‘昨晚主人一動也不會動了,是我們四姊妹幫主人洗的。’

虛竹‘啊’的一聲大叫,險些暈倒,重行臥倒,連呼:‘糟糕,糟糕!’蘭劍、菊劍給他嚇了一跳,齊問:‘主人,什麼事不對啦?’虛竹苦笑道:‘我是個男人,在你們四位姊妹面前……豈不糟糕之極?何況我全身老泥,又臭又臟,怎可勞動姊姊們做這等污穢之事?’ 蘭劍道:‘咱四姊妹是主人的女奴,便為主人粉身碎骨也所應當,奴婢犯了過錯,請主人責罰。’說罷,和菊劍一齊拜伏在地。」

從這里來看,虛竹是有注意到梅蘭竹菊的美貌的,可他卻沒有被這美貌所吸引,而更多的是感到恐懼,表面來看,他懼怕的是自己一再破戒,而更深層次的懼怕或許是因為梅蘭竹菊的反應。

(梅蘭竹菊姐妹劇照)

在梅蘭竹菊看來,她們服侍尊主是理所當然的,她們心中沒有任何男女之別,還是那句話,她們冷靜得如同機器一般。

這也不難解釋,書中提到過,其實不僅僅是梅蘭竹菊,而是靈鷲宮所有的女子幾乎都是被童姥調教成了機器一般,尊主要她們做什麼她們就做什麼,作為手下,這樣的一幫人自然是十分「好使」的,但如果是作為妻子,這未免有些嚇人了,可以說梅蘭竹菊身上絲毫沒有「人味兒」,這或許才是虛竹沒有對她們動心的原因。

所以在夢姑提出要將她們獻給段譽時,虛竹才會如書中呈現的那般爽快。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