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笑傲江湖最拉胯的掌門——泰山派掌門天門道人

天空之城 2022/05/13

笑傲江湖中各門各派的掌門各具特色,方證和沖虛老謀深算、左冷禪智大才高、岳不群隱忍虛偽、定閑深明大義、莫大明哲保身,但如果評選一個最拉胯的,那麼非泰山派掌門人天門道人莫屬,下面來具體說說天門這個人。

武功:雖是一流守門員,卻死得窩囊

作為一部武俠小說,描寫最大的自然是武功,客觀來說,天門道人的武功還是很不錯。天門的高評價有四個:

一是兩次壓過岳不群,一次是在金盆洗手大會上,以地位聲望、班輩年紀論,天門該坐首席。還有一次是在少林三戰一回中,方證代表正教向任我行等人介紹己方人員中,天門再次排在了岳不群前面。不過這畢竟是綜合評價,可能跟天門的年紀比岳不群大有關,倒不是聲望更高。

依照武林中的地位聲望,泰山派掌門天門道人該坐首席,只是五岳劍派結盟,天門道人和岳不群、定逸師太等有一半是主人,不便上坐,一眾前輩名宿便群相退讓,誰也不肯坐首席。

方證大師道:「這位是泰山派掌門天門道長,這位是華山派掌門岳先生,這位岳夫人,便是當年的寧女俠,任先生想必知聞。」

天門和岳不群

二是天門聽說田伯光兩指頭將劍掰斷一寸,于是自己也整了這一手,并且把劍平平地印進了地面,儀琳說這手功夫田伯光肯定不會,算是給了天門一個勝過田伯光的證據。

三是余滄海對天門的態度,書中說余滄海對天門十分忌憚,這里可以對比一下余滄海對定逸的態度,只是有幾分忌憚,而對幾分忌憚的定逸余滄海就無勝算,更何況是十分忌憚的天門呢?可見天門的武功是要勝過余滄海的。

余滄海一來自知理屈,二來對天門道人十分忌憚,當下轉過了頭,只作沒有聽見。

余滄海對定逸原也有幾分忌憚,和她交手,并無勝算。

四就是勞德諾認為有天門在,莫大就是給劉正風搗亂也未必討得好。

然而天門的謝幕戰實在太丟人了,被青海一梟用鉆褲襠的招數秒擒,最后天門道人不愿受辱,強行沖斷經脈解開穴道,一口血噴到了青海一梟臉上,趁著青海一梟吃驚之際,掰斷了青海一梟的脖子,之后自己也因為經脈斷裂而死。這無疑拉低了讀者對他的印象分。

性格:暴躁易怒、自高自大

天門道人最大的性格問題就是暴躁易怒、沉不住氣,被玉璣子一激就說什麼 「我這掌門人不做了。你要做,你就做」。隨后還沖動的拿出了掌門信物,祖師爺東靈傳下來的鐵劍,于是天門沒料到,早有圖謀的玉璣子真就老實不客氣的把鐵劍拿走了。天門上來就把自己搞得被動無比,這里固然是玉璣子有心算無心,但兩句話一說就這麼中計的,整個五岳劍派也就只有天門道人了,玉璣子雖然有意算計天門,但要天門主動讓出掌門只怕也是意外之喜了。

與此同時,左冷禪還有后手,那就是青海一梟,左冷禪安排青海一梟用怪招生擒了天門道人,而性格剛烈的天門道人直接沖斷經脈強行解穴,跟敵人同歸于盡。

天門道人身材本就十分魁梧,這時更加神威凜凜,滿臉都是鮮血,令人見之生怖。過了一會,他猛喝一聲,身子一側,倒在地下。原來他為這漢子出其不意地突施怪招制住,又當眾連遭侮辱,【氣憤難當之際,竟甘舍己命】,運內力沖斷經脈,由此而解開被封的穴道,奮力一擊,殺斃敵人,但自己經脈俱斷,也活不成了。

作為一個江湖上的英豪,天門此舉是條漢子,但作為一個掌門人,尤其是現在行將并派,整個門派傳承都可能要不在的情況下,他此舉就是不負責任了。他這一死等于他這一支的弟子完全沒有了主心骨,本來說只要他還活著,雖是眾寡不敵但此時嵩山上少林武當兩大掌門人均在,是不會由得他們這一支被當場屠戮,只要他活著就大有回旋余地,天門卻受不得一時之辱,終于泰山派輕而易舉的就被左冷禪拿下。

這里可以對比一下五岳劍派的其余幾個掌門人,他們可都是能屈能伸的,岳不群和莫大兩個忍者神龜就不說了,橫行霸道的左冷禪在關鍵時刻也是很能隱忍的,在被岳不群刺瞎眼睛之后,在略一定神之后表示愿意奉岳不群為五岳劍派掌門,以圖后面報仇。

左冷禪朗聲道:「大丈夫言而有信!既說是比劍奪帥,各憑本身武功爭勝,岳先生武功遠勝左某,大伙兒自當奉他為掌門,豈可更有異言?」他雙目初盲之時,驚怒交集,不由得破口大罵,但略一寧定,便即恢復了武學大宗師的身分氣派。群雄見他拿得起,放得下,的是一代豪雄,無不佩服。否則以嵩山派人數之眾,所約幫手之盛,又占了地利,若與華山派群毆亂斗,岳不群武功再高,也難以抵敵。

左冷禪

反觀天門,這麼沖動的性格能活這麼久也是奇跡。

此外,天門還有一個性格是自視甚高。張三豐曾經說過: 「為人第一不可胸襟太窄,千萬別自居名門正派,把旁人都瞧得小了。這正邪兩字,原本難分。正派弟子若是心術不正,便是邪徒,邪派中人只要一心向善,便是正人君子。

同樣是道士,天門的境界可比張三豐差得遠。劉正風金盆洗手大會上,天門見到一些沒啥名氣的人,心中便老大不高興,認為劉正風如此[濫.交]是墮了五岳劍派的名頭。

天門道人和定逸師太分別在廂房中休息,不去和眾人招呼,均想:「今日來客之中,有的固然在江湖上頗有名聲地位,有的卻顯是不三不四之輩。劉正風是衡山派高手,怎地這般不知自重,如此[濫.交],豈不墮了我五岳劍派的名頭?」

這一點對比左冷禪和岳不群,又是大大不如,左冷禪都知道,背地里搜羅了許多旁門左道、黑道高手,這也才使得嵩山派成為五岳劍派中最強的一派,而岳不群嘛,只要是有人來和他說話,同樣和他們有說有笑,不擺掌門架子。

岳不群名字雖然叫作「不群」,卻十分喜愛朋友,來賓中許多藉藉無名、或是名聲不甚清白之徒,只要過來和他說話,岳不群一樣和他們有說有笑,絲毫不擺出華山派掌門、高人一等的架子來。

管理:一片混亂

由于天門的師叔還活著五六個,因此天門這個掌門人權威不足,但是天門當上掌門已經很多年了,卻一直是這種情況,那不得不說是天門的能力問題了。左冷禪想兼并五岳劍派連任我行這種在西湖牢底呆了十幾年的人都知道,天門肯定也知道,但五岳并派大會上自己帶的嫡系卻很少,結果就是幾個師叔一起發難,自己陷入寡不敵眾的窘態。

天門道人是泰山派的長門弟子,他這一門聲勢本來最盛,但他五六個師叔暗中聯手,突然同時跟他作對,泰山派來到嵩山的二百來人中,倒有一百六十余人和他敵對。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