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張翠山被逼死,張三豐為何不當場發飆?你看他對俞岱巖說過什麼

天空之城 2022/05/12

武俠故事都是作者用天馬行空的想象力編出來的,而只要是編出來的東西,就好似「謊言」一般,難免會存在漏洞,即便是金庸筆下的武俠故事也不外如此。

比如《天龍八部》中,主角三兄弟之間的關系就很奇怪,蕭峰差點殺了段譽的父親,親手打死了他的妹妹,而虛竹的父親又是當年雁門關大戰中的帶頭大哥,蕭峰的父親則當著天下群雄的面逼死了虛竹的雙親,這關系著實是糾結,然而金庸卻刻意淡化了三人之間的仇恨,讓三人一團和氣的繼續當兄弟。

有人說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倚天屠龍記》中,那張三豐明明是武林至尊般的存在,武功冠絕全書,而當武林同道們在他的壽宴上逼死他的愛徒時,他卻沒當場發飆,這似乎與他的人設不符,難道這是劇情漏洞?

一、張三豐的壽宴,張翠山夫婦殞命

《倚天屠龍記》的故事以郭襄和張三豐的視角開始,但金庸只是「虛晃一槍」,他們并非主角,時間跳轉到數十年后,張翠山和殷素素帶著一臉主角相登場,后來他們二人又在機緣巧合下與謝遜一同在冰火島生活了十幾年,終于到了回歸中原之時,眼看張五俠要在武林中大展身手,結果迎來的卻是他的死期。

在張三豐的壽宴上,那些自詡武林正道的高手們向張五俠逼問謝遜的下落,他不愿背叛自己的結義兄弟,只能選擇自刎以絕天下人悠悠之口,殷素素后來也隨夫君一同自戕,年幼的張無忌就這樣目睹雙親離世,著實是殘忍。

(張翠山劇照)

除了張無忌之外,還有一人也同樣傷心,那便是這壽宴的主角張三豐,還有什麼比老年「喪子」來得痛呢?

照理說,憑張三豐的實力,應該當場與那些武林正道翻臉,他們這是騎到武當派頭上撒野了,當然,也有人說張翠山的自刎之舉也不僅僅是因為群雄逼他說出義兄謝遜的下落所致,也有一部分原因在于他知道了他三哥的遭遇與妻子有關,但這與張三豐無關,以張三豐的視角來看,那些武林正道才是逼死愛徒的兇手,他理應翻臉,可他沒這麼做,他是在忌憚什麼?

二、張三豐的實力,整個少林派都壓不住

張三豐有實力與那五大門派翻臉嗎?不妨讓他的對手來告訴你。

武當派無疑是六大門派中最強的,在筆者看來,排第二的應該是少林派,而當年張三豐帶著張無忌去少林求醫的時候,空性大師的態度便能證明張三豐個人實力之恐怖。

(張無忌、張三豐劇照)

空性那老僧不通情理,只認為張三豐是來踢館的,于是對張真人說出了這麼一番話:「 好老道,你要考較我們來著,我空性可不懼你。少林寺中千百名和尚一擁而上,你也未必就能把少林寺給挑了。

別看空性這話說得硬氣,實則心里發虛,因為緊接著書中就給出了一段旁白:「他嘴里雖說‘不懼’,心中其實大懼而特懼,先便打好了千百人一擁而上的主意。」

從這里來看,張三豐即便不能如空性所說的那樣一人單挑一整個少林派,但也多少能讓少林傷亡慘重了。

而張三豐的壽宴上,各大派都是只派了一些代表出席而已,并未傾巢而出,他們加在一起,恐怕還不如一個完整的少林派來得強大,何況張三豐占盡主場優勢,還有弟子們的加持,拿下在場群雄也不是沒有問題的。

既然如此,對方都欺負到張三豐頭上了,他還在顧慮什麼?很簡單,即便他此刻能力挫五大門派,卻也不敢真去得罪這五大門派,對于他而言,自然不是怕死,他已活過百歲,對于自己的生死,他早已看淡,但他心中卻擔心著另一件事。

三、張三豐的顧慮,只對俞岱巖吐露心聲

張三豐在壽宴上的確是沒說出自己不教訓五大派的理由,但在后來趙敏帶著一眾人馬殺上武當山時,他對徒兒俞岱巖說的一番話卻能夠解釋他當年為何不對咄咄逼人的五大派出手。

當時俞岱巖想要拖著殘障的身體與趙敏那幫人火拼,張三豐沒夸贊弟子英勇,反倒是責備了他一番,而他的理由也很簡單。

(趙敏劇照)

原文道:「俞傷巖聽到這等侮辱師尊的言語,心下大怒,眼中如要噴出火來。張三豐道:‘ 岱巖,我叮囑過你的言語,怎麼轉眼便即忘了?不能忍辱,豈能負重?’俞岱巖道:‘是,謹奉師父教誨。’張三豐道:‘你全身殘廢,敵人不會對你提防,千萬戒急戒躁。 倘若我苦心創制的絕藝不能傳之后世,那你便是我武當派的罪人了。’俞岱巖只聽得全身出了一陣冷汗,知道師父此言的用意, 不論敵人對他師徒如何凌辱欺侮,總之是要茍免求生,忍辱傳藝。

從這段對話不難看出一個事實,張三豐活到這把年紀,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他唯一擔心的便是自己創出的神功不能傳到后世,那是他畢生的心血,作為一個武癡,對他而言沒有什麼比傳承武功更為重要。

(俞岱巖劇照)

試想當年他若與五大門派火拼,即便他當時能憑借武當派的主場優勢力壓五派,卻難免被武林群雄詬病,繼而被群起而攻之,哪怕張三豐實力通天,又如何能憑一己之力對抗整個武林正道?屆時武當派難免會遭滅頂之災,他的畢生心血也就付諸東流了。

正如張三豐對俞岱巖說的那樣,不能忍辱,豈能負重?所以他也只能含淚接受弟子自刎的事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