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笑傲江湖:魔教如何得知葵花寶典在華山?或是少林寺從中作梗

天空之城 2022/05/09

《葵花寶典》是武林至寶,這可不是在大街上花兩塊錢就能買到的。華山派的岳肅蔡子峰兩兄弟,在南少林做「讀書人的事」,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這才搞到手。因為是至寶,又因為是偷來的,所以這絕對是華山派的高度機密。

然而,沒有多久,這事兒就傳到了黑木崖。魔教十長老全部出動,到華山不是來旅游的,就是要搶那武林至寶《葵花寶典》。雙方為此兩度大戰,死傷慘重。盡管魔教最終搶走了寶典,但是十長老幾乎全被葬身華山。而五岳劍派也被搞的青黃不接,并且開始重新洗牌,華山沒落,嵩山崛起。

要說這告密者,最大的嫌疑就是少林寺。為何這麼說呢?下面一起來分析。

當初岳肅、蔡子峰哥倆去南少林喝茶,嘴上如同抹了蜜,對老方丈紅葉禪師一頓拍馬屁。紅葉禪師熏熏然,放松了警惕。那倆賊子見有機可乘,也就立即發動超強大腦,一人拿上冊,一人看下冊,快速掃描記憶。

出了山門,他們就趕緊找到紙筆,把記憶中的《葵花寶典》寫了下來。這個手抄本的寶典應該與原本相差無幾。

紅葉禪師畢竟是高人,等他緩過神來,立即意識到,岳肅蔡子峰兩人盜走了《葵花寶典》。于是,他就讓自己的徒弟渡元和尚去華山走一趟,以監督他們銷毀副本。

沒有想到,這個渡元被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原來,華山之上,岳肅蔡子峰對著渡元也是一頓拍馬屁。渡元能有多少定力,自然也是熏熏然以至于飄飄然。

渡元本來不太懂什麼武功,被人一說,他就覺得自己真的是一個了不起的高手。于是,他也就毫不客氣,看了葵花寶典,現學現賣,給岳肅蔡子峰當起了翻譯。

岳肅蔡子峰當然是沒有聽懂,因為本來就是渡元在故作高深。不過,這里面發生了一點兒意外。渡元在下山的路上,忽然靈光一閃,頓悟了。《葵花寶典》就是這麼魔性,只要你膽子足夠大,它就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渡元趕緊將記下來的寶典武功寫在自己的袈裟上,然后也不回寺廟了,直接回老家還俗,改名林遠圖,他就是林平之的太爺爺。

也即是說,最初知道岳肅蔡子峰竊取《葵花寶典》的人有兩個,一個是紅葉禪師,一個是林遠圖。

林遠圖當然也是割過的,否則七十二路辟邪劍法不會那麼騷。這種難以啟齒的事情,他當然會極力遮掩,根本不可能去實名舉報岳肅蔡子峰。

至于紅葉禪師,他當然不會大嘴巴到處說,但是他極有可能將這些事情跟北少林的方丈聊一聊。畢竟大家都是一家人。而且,紅葉禪師最后的主張,是把《葵花寶典》這本書給燒毀禁絕。

紅葉臨死的時候,真的就把《葵花寶典》原本付之一炬。但是,他也知道,華山之上還是有副本的。一旦流傳開來,那還不遺禍無窮麼?他應該是想讓北少林來善后,因此才把情況共享。這也是后來少林的方證大師,會對《葵花寶典》的故事特別門兒清的原因。

少林寺也是扛著正義大旗的一個重要門派,武當派與之結盟,同進共退。對于除魔衛道,作為老大哥,少林武當卻不愿意身先士卒。

為了爭奪《葵花寶典》,魔教十長老全部出動,集合到華山去打擂。五岳劍派雖然是主場,卻也很慌,只能倉促應戰。在和魔教互掐的過程中,五岳劍派頭破血流,當然魔教也是傷筋動骨。

在這場魔教與五岳劍派之間的血拼中,少林與武當一直是按兵不動,完全是坐山觀虎斗的姿態。小弟在前面沖鋒陷陣,大哥卻在后面看戲,這事兒也不是沒有。只不過,少林武當這麼做,顯然有更深層的考慮。

江湖博弈,靠的不僅是硬實力,軟實力也同樣重要。少林武當既把五岳劍派當朋友,更把他們當成競爭對手。這一點是一以貫之的。左冷禪要把五岳聯盟升級為五岳派,最先著急的不是死對頭日月神教,而是少林和武當。

方證大師和沖虛道長,語重心長,以長者的身份,找到毫無斗爭經驗的令狐沖,拉著手長談,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忽悠已經成為恒山派掌門的令狐少俠去搞破壞,堅決不能讓左冷禪把并派的事給辦成了。

由此也可以推斷,當年華山之上的寶典之爭,也多半是少林武當在背后使壞。少林寺從南少林紅葉禪師那里得知華山派得到了《葵花寶典》,如果他們研究成功了,本就牛逼轟轟的華山派,一定也會走后來左冷禪的并派之路。

為了瓦解這個可能會威脅自己地位的五岳劍派,少林寺就把消息送到黑木崖,來一個借刀殺人。

魔教之所以敢于傾巢而出,或許是因為跟少林武當已經達成了秘密協定:他們去奪取葵花寶典,少林武當不會干預。

這些也不是憑空的猜測。就是在方證大師時代,少林寺與魔教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可見,他們之間的眉來眼去,也是很有傳統的。

關于少林寺與魔教的暗中聯系。這是多方面可以證實的。

首先是少林寺方面。方證大師有一個師弟叫做方生。方生應該是少林寺的二號人物。他在跟任盈盈動武之前,還嘗試拉關系,說他曾經跟東方教主有一面之緣。只不過他不清楚任盈盈最討厭的就是東方叔叔。后來難免干了一仗。

方生大師又道:「老衲昔年和東方教主也曾有一面之緣。...「 《笑傲江湖》第十七回 傾心

五岳劍派里的人,是絕對不會稱呼東方不敗為先生的。方生大師卻一口一個先生,這不是他涵養好,而是他對東方不敗的印象真的不錯。想必那「一面之緣」,就相當于劉德華的粉絲對人說自己跟華仔合過影一樣。

方生跟方丈師兄的關系是很好的,他的傾向一般也就代表了方證大師的傾向,代表了少林寺的傾向。

五岳劍派里面一直在強調:見了魔教中人,不問是非,拔劍就殺!

而少林寺的宣傳可能是這樣:最好不要見面,如果見了,那就握個手吧!

這是兩方對魔教的態度,從根本上來說,是不一樣的。一個是你死我活針鋒相對,另一個則是敬而遠之懷柔利用。

另一方面,魔教中的某個人跟方證大師的私交頗好。這個人就是江南四友中的大哥黃鐘公。被令狐沖的坦誠所感動,黃鐘公曾經說,他可以休書一封,建議讓方證大師傳授易筋經,以治療令狐沖的怪病。

黃鐘公沉思半晌,說道:「風兄弟,我指點你一條路子,對方肯不肯答允,卻是難言,我修一同書信,你持去見少林寺掌門方證大師,如他能以少林派內功絕技《易筋經》相授,你的內力便有恢復之望。這《易筋經》本是他少林派不傳之秘,當方證大師昔年曾欠了我一些情,說不定能賣我的老面子。」 《笑傲江湖》第二十回 入獄

能讓方證大師欠人情,可以想見,黃鐘公與方證大師必然有不少來往。一個是魔教高管,一個是少林CEO,他們的來往,不會是音樂交流,多半正是官方的秘密接觸,私下有交易。

少林寺通過紅葉禪師得到了關于《葵花寶典》的來龍去脈,為了打壓五岳劍派,他們通風報信,借助魔教來削弱華山派的力量。自己不方便動手,那就動動腦子搞定。這就是軟實力的一種體現。

五岳劍派當然能看出來是誰在暗中使壞,但是毫無脾氣。因為關鍵時候,他們還得求少林武當給撐腰。

少林武當、五岳劍派和魔教,正是江湖上的三足鼎立。總體上來看,少林武當一直是可以置身事外的,而魔教與五岳劍派則是經常殺紅眼。這就足見少林武當的智庫很給力。

東方不敗隕落黑木崖后,任我行叫囂要滅少林武當。結果,后來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大魔頭突然暴斃。是不是有些細思極恐?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