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一部27年前的「老司機」日漫,是如何做到紅遍二次元和娛樂圈的?

张1 2022/05/11

80、90后的賽車啟蒙

自《頭文字D》在亞洲地區走紅之后,無數80、90后早已將豐田出廠的AE86刻入自己的DNA里了。

這輛僅有黑白兩色、以小巧輕量為賣點的古董車,借著藤原拓海的精湛的駕駛技術,至今仍是車迷們心目中最經典的賽車之一。

甚至很多年輕人之所以會關注賽車,乃至投身于賽車行業,都是受這部作品及其角色的影響。

《頭文字D》誕生于1995年,作者重野秀一在知名雜志《周刊Young Magazine》借該作開始了他的漫畫連載的巔峰時期。故事以藤原拓海為中心,講述了一群公路賽車手用技術與賽車挑戰極限,實現自我的故事。

而在二十多年來,《頭文字D》推出了一系列的衍生作品,涵蓋各個媒介,其中的經典莫過于98版的TV動畫、05版的真人電影(還是周董主演),以及一系列的街機游戲。

也正是因為這一IP正不斷推出新作,為其注入活力,相關的角色、賽車和道路才在今天仍被粉絲們津津樂道,并以新的面貌再次展現在世人面前。

5月5日,《頭文字D》系列的最新作《MF GHOST》公開了第二彈動畫預告,本作改編自重野秀一創作的同名漫畫,故事的時間線為前者的二十年后,主角則是藤原拓海的弟子片桐夏向。

《MF GHOST》的世界觀設置以近未來為原型,融入了作者對科技的幻想和期待,講述的是在電能源汽車和自動駕駛已經普及的世界,曾經為主流的化石燃料騎車被逐步淘汰。

而在這樣的背景下,日本國內卻舉辦了一場以燃油汽車為主角的比賽---MFG,而片桐夏向作為畢業于英國知名賽車學校的天才選手,懷著某個目的而回日本參加了這項比賽。

既然故事發生在近未來,故事中登場的汽車也不再限于AE86這些真正的日系老古董,法拉利、保時捷、奧迪這些歐洲高檔車也將陸續登場,以新的視角去講述賽車手與賽車之間的故事。

《頭文字D》的新作,這一消息勾起了不少人對原作、官方衍生及二次創作的記憶。有人回想起AE86的山間漂移、有人則對拓海開車時不讓杯中的水灑出的一幕印象深刻、有人開始懷念小時候與朋友在街機廳中玩賽車游戲的時光...

當然,說起這部以賽車為主題的經典之作,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是從中延伸出來的一系列熱梗,且至今還活躍在互聯網的當中,被各界網友們津津樂道。

也正是因為這些熱梗,才使得《頭文字D》這部經典作品至今仍被觀眾銘記,并以此為契機吸引年輕的觀眾去感受當中極具時代感的設定和熱血橋段,發現其魅力。

廢話不多說,快上車

在這個信息大爆炸的時代,想要得到人們的關注,就必須要有一個符合當代潮流和語境的信息。

恰巧在周董主演的《頭文字D》大電影中,就誕生了不少仍適用于當下互聯網環境的段落、臺詞,被各路網友當做上網沖浪的調味劑,為本是枯燥的對話增添了不少趣味。

例如,秋名山為日本群馬縣的上毛三山之一,實名為榛名山,由于該山路陡峭以四個驚險而陡峭的五連發夾彎出名,因此在原作中秋名山作為經典賽道而頻繁出現。

正巧拓海的愛車AE86是一款不宜上山的車,因此,作者為了凸顯拓海的車技,常常讓他開86上山。

在故事中,拓海的父親藤原文太為了鍛煉他的車技,會在駕駛座旁的水杯架中當一杯盛有八成滿的水,并叮囑拓海在開車時不要將水灑出。

盡管這個只是一個夸張的表現手法,但拓海也確實因為這樣的鍛煉而取得了超乎常人的車技,在后續的秋名山比賽中一次次擊敗前來挑戰的車手,最終獲得「秋名山車神」的稱號。

而在眾多戰役中,最為廣泛流傳的當屬和戰高橋啟介的初戰(成名賽),拓海憑借排水道過彎法成為了后者口中的「秋名山幽靈」。

到了后來還被套到五菱神車的身上,足見該MEME生命力之強盛。

而在國內的互聯網語境中,一個名為「老司機」的稱號指在各大貼吧、論壇中擁有大量[[[大尺度]]]資源的人,因此現在都把發[[[大尺度]]]資源的行為稱為飆車。

于是乎,「秋名山車神」也自然而然與「老司機」聯系在一起,與「車速過快」、「這是開往秋名山的車」等相關詞語聯系在一起,用以調侃或暗示與[[[大尺度]]]資源相關的人或事。

除此之外,與「開車」、「86上山」緊密相聯的梗還有「奔馳上樹」(與之相關的還有叔叔要加速了、再快的86也追不上愛坐奔馳的女人),該梗源于藤原拓海的第一任女友「茂木夏樹」的一段內涵劇情。

《頭文字D》的故事背景設置于1995年,泡沫經濟破裂之后。此時的日本進入「失落的年代」,在這一時期成長的年輕人學習力低落,缺乏競爭意識,而一些學生為了反叛學校的權威,流行起拜金主義,以獨特的「交友」方式為自己賺取零花錢。

在這樣的背景下,夏樹也無可避免地埋沒在時代的洪流當中,和當時的不少女學生一樣,私下干起了「爸爸活」,成為一個墮落少女。

而在原作中,夏樹一事之所以會敗露,是因為拓海的朋友阿樹碰見夏樹與中年男性一同坐上了一輛豪華的奔馳車中,因此,粉絲們也開始用「你的86只能上山,而我的奔馳能夠上樹」來映射當時日本年輕一代的敗壞風氣,或是嘲諷以拓海為首的「窮小伙」,終究比不上那些有權有勢的上位者。

正是因為在作品中結合了時代背景,《頭文字D》才能引起觀眾的共鳴,或是借此了解到那個時代的年輕人不為人知的一面。例如主角拓海就是那個時代的年輕人的代表,性格倔強而固執,對大多事物都沒有上進心,就連改變他一生的賽車愛好,都是從小在父親的逼迫下才養成。

由于時代所趨,大多數的家庭都陷入經濟危機當中,而藤原家也不例外。拓海之所以從國中時就需要在半夜開車送豆腐,就是為了幫父親穩定自家豆腐店的生意,以早一步還上此前留下的貸款。

而故事中登場的其他角色,也多多少少帶有時代的縮影。主要角色之一的「高橋啟介」在年少時就是暴走族的老大,性格執著、不服輸且不善思考,做起事來總是沖動,與90年代的日本青年一樣叛逆。

而他的哥哥「高橋涼介」則與其完全相反,性格沉著冷靜,善于分析,身為醫學生的他,又承載著整個家族的厚望,映射了日本社會對醫生這一職業的崇拜和功利。

當然,《頭文字D》之所以能夠成為一代經典,還在于各種媒介的相互成就,除了劇情及角色本身留給觀眾深刻影響以外,音樂也是該作最為出圈的內容之一。

只要你在視頻平臺上見過漂移相關的視頻,那必定能在彈幕區或評論區中看到「逮蝦戶」一詞,而該詞正是其op《Deja Vu》的空耳。(法語:Déjà Vu,意為「幻覺、既視感」)

只是單純的刷梗已經無法滿足網友們沖浪的欲望,隨著「逮蝦戶」的魅力不斷被發掘,越來越多人開始主動「出擊」,將這首歌套用在各類有交通工具出現的視頻,或是有賽道、漂移感的場景上。

甚至一些貓貓狗狗飛奔的畫面,在配上「逮蝦戶」后都自帶疾風,速度與激情撲面而來,大大激發了視頻的趣味性。

雖然在很多人看來,《頭文字D》象征著一代人的青春和沖動、狂傲與熱血,但從作者融入各種時代背景、命題,引起觀眾思考的那一刻起,故事的發展就注定不會是一帆風順的,而《MF GHOST》作為《頭文字D》的后續,交代了不少老角色的后續。

在神奈川與信司的最終比賽后,Project D解散,每個主要角色都開啟了自己新的人生。然而,拓海和啟介雖成為了職業賽車手,正為自己的賽車夢而努力,但現實卻給了他們一記重拳。

拓海在比賽前的一次車輛測試中因車輛傳動軸受損導致墜入谷底,盡管最后被成功救回,但也就此告別了賽車生涯,只能以皇家多寧頓公園賽車學校的講師身份,延續自己對賽車的熱愛。

而拓海的死黨「武內樹」則繼續在加油站打工,但出乎觀眾意料的是,說出「賽車手是不需要女人」的他反而遇到了自己的真愛,并與對方共同踏入婚姻的殿堂。

然而生活卻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幸福美滿,由于不堪家庭壓力的重負,他的身材隨年齡的增長而嚴重走形(胖了20公斤),失去了生活的欲望,唯有賽車及其比賽(MFG)是他人生中為數不多的樂趣。

值得一提的是,武內樹在真人版中被改叫成阿木,而他的身份也改成加油站老板的兒子,也因為家境富裕了,因此才誕生出另一個被廣為傳頌的笑梗:「我要買GTR」。

至于其他角色也是成功有之,遺憾亦是有之,每個人都是時代的一粒沙。當初還在以這些角色的梗為樂的我們,在不知不覺間開始感同身受。

也許這就是寫實作品的魅力,即便是隔著一個時代,觀眾仍能從中感受到真情實感,或者說《頭文字D》的出彩之處在于它能夠抓住年輕人的痛點,將每個人都可能經歷的青春、激情、遺憾和失敗都展現得淋漓盡致。

已經成為集團董事長的高橋啟介,同時也是MFG賽事的主辦人之一(你們看,拓海車技了得又怎樣,最后只能成為教練...)

結語

「秋名山車神」、「上山上樹」、「逮蝦戶」這些梗讓《頭文字D》火遍這個二次元圈,而周杰倫、黃秋生、余文樂等實力派在電影中的表現,也打破了人們對真人漫改的壞印象,至今仍是改編界的楷模。

原作本身的優秀表現,受眾自發的宣傳都讓這部作品構筑了一代人的集體記憶。

在《MF GHOST》里,那些賽車手們的人生還在延續,也許他們的人生依舊得經歷無數波瀾和遺憾,但這樣的故事不正是《頭文字D》的魅力所在嗎?

《頭文字D》之所以能夠被人津津樂道,不只是因為梗的存在,而是它本身就有始有終,不為煽情而脫離真實。借助這些虛構作品,我們能夠以新的視角審視這個社會、一代人的人生。

所謂的好故事,就是如此。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