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劇情需要的犧牲品:丘處機從射雕到神雕的進步

天空之城 2022/05/20

丘處機是射雕出場的第一個高手,截至洪七公出場,丘處機的實力都相當可觀,比丘處機強的僅僅只有梅超風一人,而梅超風因為少了一對招子,打起來也未必就在丘處機之上。至于陳玄風,他在十二年前就已經去世,當時朱聰對陳玄風的武功評價是或許在丘處機之上,但畢竟陳玄風已經死了十二年,死人不會進步,活人武功卻還會武功增長,十二年前也只是或許強于丘處機的陳玄風,要在十二年后仍然強于丘處機,幾乎毫無可能。而另一個五絕傳人歐陽克,一些人覺得他跟丘處機武功差不多,但實際上二人相去甚遠,歐陽克聯手彭連虎、侯通海也不過跟丘處機打個平手。

其實嚴格來說,五絕出場后丘處機的武功也沒有多掉價,在牛家村丘處機面對輕敵的黃藥師不但沒被黃藥師秒掉,還甩了黃藥師胸口一袖子。只不過影視劇很少去拍這段讓黃藥師吃癟的表現,倒是黃蓉那句說七子年紀活到狗身上深入人心。而神雕之時,丘處機成了蒙古三杰的墊腳石,又再一次黑了丘處機的定位,好像丘處機真就符合黃蓉的嘲諷,沒什麼進步。

但其實原著丘處機顯然不是那種不思進取之徒,他的武功其實一直是在進步的,只不過劇情需要更強的boss襯托主角,這才成為了劇情需要的犧牲品,這里就來詳談一下丘處機的武功進步。

丘處機

射雕到神雕的跨度很長,雖然丘處機在神雕末還活著,但此時他已經年老病重,沒有正式出場,因此神雕末丘處機的武功就不去計算了,這里只截取丘處機首次出場也就是射雕的第一回,到他最后一次登場,也就是神雕中期的這段時間,同時分成射雕與神雕,來談談他的武功進步。

射雕時代的進步

丘處機出場時不過三十歲左右,雖然此時丘處機已經揚名立萬,但毫無疑問,此時丘處機的武功沒有定型的道理,一方面這個年歲仍然是武功快速成長期,另一方面全真派的內功更是號稱無止境,并且后勁十足。到了十八年后趙王府劇情時,馬鈺曾說丘處機近年來武功大進,為本派放一異彩。

馬鈺嘆道:「丘師弟,這些年來你雖武功大進,為本派放一異彩,但年輕時的豪邁之氣,總不能收斂……」

而從全真教名聲大增來看,也是丘處機這些年武功名望越來越盛的佐證,射雕開場之時全真教不過是在北方稱雄,南方武林人士如七怪,起初是不那麼賣全真教面子的。但到了十八年后,提起全真教則變成了威震南北。丘處機作為王重陽死后全真教名望最大的高手,說沒有他的功勞,這是說不過去的。而所謂樹大招風,名望越大,往往也意味著武功越強,否則無法在江湖上立足。

丘處機

從一些間接實戰對比來看,丘處機確實不愧這個武功大進的評價,首先十八年前旁白評價丘處機對上楊鐵心,如果認真那麼可以數招內打飛楊鐵心的長槍,換言之當時的丘處機空手對上楊鐵心很可能是做不到一招取勝的,然而十八年后,楊鐵心向歐陽克背后襲擊,結果歐陽克在主要精力跟丘處機對戰的情況下,仍然隨隨便便的一腳踢翻楊鐵心,另一腳踢斷他的長槍。

楊鐵心自知武功跟這些人差得甚遠,雖情勢緊迫,終不能護妻先逃,見馬丘二人勢危,挺起花槍,往歐陽克背心刺去。丘處機叫道:「楊兄別上,不可枉送了性命!」語聲甫畢,歐陽克已起左腳踢斷花槍,右腳將楊鐵心踢翻在地。

也就是說,十八年前的丘處機可能不如現在的歐陽克,然而十八年后的丘處機卻明顯遠勝歐陽克,面對歐陽克、彭連虎、侯通海三人聯手也不落下風。

這時沙通天與梁子翁已截住馬鈺。歐陽克與侯通海左右齊至,上前相助彭連虎。丘處機勁敵當前,精神大振,掌影飄飄,劍光閃閃,愈打愈快。他以一敵三,未落下風,那邊馬鈺卻支持不住了。

歐陽克

神雕時代之于射雕的進步

神雕之于射雕,從一流高手到絕頂高手其實是普遍升級了的,雖然五絕由于接觸了九陰真經,跟一流高手的差距進一步拉大,但射雕舊有一流高手們也是在進步的。比如說李莫愁一出場就被柯鎮惡認為武功不亞于當年的梅超風,而要知道,此時距離神雕中期李莫愁死亡還有五六年的時間,李莫愁在這五六年是明確有進步的,例如她的赤煉神掌,原文就提到這幾年比當初陸家莊滅門有所精進。

當年她以赤練神掌殺得陸家裝上雞犬不留之時,掌力已極凌厲,經過這些年的修為,更加威猛悍惡。

但是這個武功定位比昔年梅超風只高不低的李莫愁,在神雕定位是不如丘處機的,旁白說她跟朱子柳各有所長,而朱子柳的武功卻不及馬鈺,馬鈺又不及丘處機。

(朱子柳與李莫愁)兩人武功各有所長,但輕功顯是李莫愁強多了,幾個圈子一奔,人人都看出朱子柳決計追她不上,而且他身上流下點點鮮血,濺成了一個圓圈,看來受傷竟自不輕。

換言之,如果說射雕時丘處機武功不及梅超風,那麼到了神雕,丘處機可能已經明顯勝過當年的梅超風。

丘處機

當然,可能有人會用馮默風與李莫愁一戰,來說李莫愁沒有那麼強,但其實新修版解釋了這看似矛盾的一戰,首先一方面新修版特意強調了馮默風這三十年來練功不輟,同時新修版調低了梅超風的年紀,她死的時候甚至不到四十歲,而神雕的馮默風已經五十多歲,二人都是十多歲入門,這等于說神雕馮默風比十八年前就去世的梅超風多練了十多年武功。

當然還有人會說梅超風練得九陰真經,比桃花島武功高級啊,但其實作為九陰真經中速成的下等功夫,白骨爪這些并不優于桃花島武功,只不過可以速成,而桃花島武功無法速成,但上限卻更高,梅超風和陳玄風在看了黃藥師和周伯通的一戰后,直接把倆人驚呆了,陳玄風反而問梅超風是否后悔不跟著師父學武,反而要偷這九陰真經。

另一方面,馮默風是不及李莫愁的,馮默風取勝是因為,他所用燒紅的大鐵錘克制李莫愁的拂塵,在李莫愁拂塵被燒毀后,也不是失去戰斗力,她本來要空手跟他對戰,但李莫愁的衣服也被燒毀了,作為女性的李莫愁不好意思只穿著內衣對戰馮默風,并不是馮默風在武功上勝了,相反馮默風是承認自己不如李莫愁的。

總得來說,馮默風和李莫愁之戰無法反駁李莫愁有梅超風水準的結論。

李莫愁

我們回到丘處機這里,丘處機的進步還可以從跟王處一的對比看出來,射雕時丘處機的武功雖然強過王處一甚多,但內力卻似乎跟王處一差不多,已知論掌力,丘處機稍勝沙通天,二人對掌雙方各退幾步,沙通天隱隱作痛,但丘處機同樣驚訝了一下,說明論掌力丘處機雖然強,但強得不多,畢竟如果是遠勝的話,丘處機就不用也后退了,而已知沙通天的掌力是跟靈智上人完全相當。又已知王處一跟靈智上人對掌,緊急狀況下硬碰硬,一掌將靈智上人打成重傷,但自己中了毒,這里看來王處一的內力明顯強于靈智,但敗在了毒上面。

因此,可以認為射雕時丘處機的內力不大可能高于王處一,然而到了神雕,丘處機的內力進步到了遠勝王處一的地步。

神雕中期重陽宮劇情里,老頑童躲到了一口千余斤重的銅鐘里,當時全真教不少人被玉蜂蟄了,老頑童身上的玉蜂漿是解藥,丘處機請周伯通出來拿玉蜂漿給大家解毒,周伯通自然不會好好出來,于是丘處機就把千斤重的銅鐘一個人抬了起來。

王處一解開了孫不二的穴道,丘處機便去扳那巨鐘。周伯通躲在鐘里,不知鐘外情形,猛覺那鐘給人扳動,似要揭開,大叫:「乖乖不得了!」雙臂伸出,撐住鐘壁,喝聲:「下來!」丘處機內力不及他深厚,當的一聲響,那鐘離地半尺,又蓋了下去

很明顯若非周伯通玩鬧,丘處機一個人就把鐘扳開了,同一口鐘,換成王處一,他自己做不到扳開,需要三個弟子幫忙。

王處一見門下首徒趙志敬給周伯通罩在鐘內,心想:「周師叔行事胡涂,這事未必便是趙志敬之錯,回頭再詳細查問。」生怕巨鐘密不透風,悶死了他,【叫來三名弟子相助,奮力將鐘扳高數寸】,伸足撥過一塊磚頭,墊在鐘沿之下,留出數寸空隙通氣,隨后跟去。

神雕丘處機

總得來說,三十歲左右的丘處機武功大概跟十八年后的沙通天之流差不多,不及歐陽克,十八年后五十歲左右的丘處機,則進步到差不多兩倍歐陽克的地步,但略不及同期的梅超風。但又過了十多年,六七十歲的丘處機,武功已經明顯高于射雕時的梅超風。

當然,丘處機的進步卻還是沒躲過當了蒙古三杰的墊腳石,這完全是劇情需要了,劇情要發展就要有反派高手,而金輪雖然實戰被人詬病,但定位卻是實打實的,金庸不能讓楊過太快趕上金輪,但金輪的倆徒弟,霍都、達爾巴卻很快又不夠看了,于是就要有新反派,新反派的實力要遠高于霍都、達爾巴之流,同時更進一步高于丘處機這個曾經是射雕一流高手標桿的存在,于是創造出了蒙古三杰。但這三個人跟金輪一個問題,實戰堪憂,所以丘處機不及他們,就成了黑點。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