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段譽勸虛竹別當和尚,為何他自己卻出了家?你看梅蘭竹菊說了什麼

天空之城 2022/06/21

武俠故事的結尾,成為大英雄的主角往往會與心愛的女子一同退隱江湖,即便是武俠小說界泰斗級人物金庸的故事中也不乏此類「俗套」的設定,畢竟這是人心所向,也是讀者心中「武俠夢」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若不能得一愛侶相伴,縱有一身神功又如何?

所以楊過與小龍女云游四海,張無忌與趙敏歸隱大漠,袁承志與青青遠赴海外。

(段譽、王語嫣劇照)

但說來奇怪,《天龍八部》中那段譽是個典型的戀愛腦,他在書中可沒表達過自己想出家的意愿,甚至他還勸說義兄虛竹不要當和尚,最后他為何選擇了出家?

一、一心向佛的虛竹

《天龍八部》的主角三兄弟都有十分傳奇的經歷,但要論其中最離譜的,還得是虛竹。

虛竹的經歷有多離譜?逍遙派第二代傳人總共就只有三位,無崖子、天山童姥以及李秋水,然而在短短幾回劇情中,虛竹先后將這三人的內力吸走,成了一個擁有超過二百年內力的「怪物」,不過光有內力可不行,他同時還練成了逍遙派的各路神功,直接從一個無名小和尚搖身一變成了堪比「天龍四絕」的頂尖高手,在少室山一役,先與鳩摩智戰平,后又制服了「星宿老怪」丁春秋

(虛竹劇照)

不過成為「絕頂高手」從來都不是虛竹的愿望,說來他還真是也有點兒「凡爾賽」了,就好比百萬富翁說自己想要的不是錢一樣,虛竹在娶了夢姑成了西夏駙馬之后,仍感慨自己想當和尚。

你且看他這番感慨:「 色無常,有生必有死。父母去世,我雖傷心,倒也沒想不開。我心里雖不開心,是因為終究做不成和尚。

事實上他在剛剛入主靈鷲宮的時候也表達過日后想要帶著一眾宮女出家的想法,原文道:「 不錯。如來當年在王舍城靈鷲山說法,靈鷲兩字,原與佛法有緣。總有一日,我要將靈鷲宮改作了靈鷲寺,叫那些婆婆、嫂子、姑娘們都做尼姑。

(夢姑劇照)

不過無論虛竹是怎樣想的,他最后始終是沒當成和尚,而且段譽還開導過虛竹,讓他安心享受當下,虛竹后來沒再堅持出家的想法,多半也是受段譽的影響。

二、戀愛腦的段譽

再看段譽,比起虛竹而言,他在習武上的經歷或許沒虛竹那麼離譜,在愛情方面的經歷可就遠勝虛竹了,他遇上的那些「好妹妹」后來都成了他的妃子。

除了沒能娶到王語嫣之外,木婉清和鐘靈可都成了他的寵妃,甚至金庸在新修版中還讓夢姑將自己的婢女曉蕾送給了他。

原文道:「 段譽為君,清靜無為,境內太平。后來他稟告伯父本塵大師,將自己身世秘密對華赫艮、巴天石等親信說了,立木婉清為貴妃、鐘靈為賢妃、曉蕾為淑妃。

從這里來看,段譽是妥妥的人生贏家,并且他沒有展現出任何想要出家的意圖,然而金庸卻在末尾給他安排了一個莫名其妙的結局。

(段譽、鐘靈劇照)

原文道:「大理(史稱‘后理’)憲宗宣仁帝段譽,登基時年號‘日新’,后改文治、永嘉、保天、廣運,共有五個年號,其后避位為僧,一共做了四十年皇帝,傳位于其子段正興。」

當然,有人要說了,這里明確提到段譽是「避位」,但他避位的理由是什麼?似乎沒有解釋清楚,要知道也不是每一位大理皇帝都會選擇避位。

莫不是段譽后來遭遇了什麼打擊?其實段譽的出家之舉在故事中是有伏筆的。

三、臨別前的對話

武俠故事中常見的一種寫法就是在一些人物的對話中為后續劇情埋伏筆。

比如《神雕俠侶》中,金輪法王要郭襄學自己的武功,而郭襄則回了一句「 呸!我學了和尚的功夫有什麼用?我又不想做尼姑」,誰能料想到,這麼一個俏皮可愛的小妮子后來還真就當了尼姑,開創了峨眉派。

又比如《天龍八部》中木婉清吐槽段譽長得不像段正淳,那段正淳是國字臉,而段譽則不是,結果后來段譽還真就不是他的親兒子。

所以段譽的出家之舉也有類似的伏筆,就在虛竹感慨自己沒能當和尚之時,段譽對他說過這麼一番話。

(梅劍、菊劍劇照)

原文道:「《維摩詰說說經》中云:‘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羅睺羅,不應說出家功德之利。所以者何?無利無功德,是為出家……’……二哥,維摩詰居士是不出家的大居士,他勤修佛道,比出家的舍利弗、大目犍連、須菩提、富樓那、摩訶迦旃延、阿那律、優波離、阿難、大迦葉等等所有如來佛的大弟子,對正法更加通達,如來佛也認為如此。這些大弟子個個對他十分佩服,羅睺羅說:‘維摩詰言:然!汝等便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是即出家,是即具足。’」

你無需理解段譽說的這段故事中的每一句是何含義,只要明白他所表達的整體意思就是一個人心中存佛,出不出家都無所謂,從這里來看,段譽身上的佛性并不輸給虛竹。

而一旁的菊劍則隨口補上了這麼一句:「 哈哈,我們的皇上哥哥,比小和尚還更加老和尚。」另外的梅蘭竹三劍也都俏皮了吐了吐舌頭。

從這里來看,金庸已經在為段譽出家埋伏筆了,段譽這個角色身上是有佛性的,這才是他后來出家的理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