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難怪楊過強于郭靖,華山三論后二人差距盡顯,郭襄看破卻沒說破

天空之城 2022/06/20

盡管《神雕俠侶》的主角是楊過,但作為前作的主角,郭靖在書中也有諸多戲份,即便金庸刻意讓郭靖退居二線,讀者卻依舊能感受到一個事實,郭靖始終才是「雙雕」乃至「射雕三部曲」中的靈魂人物,楊過更像是一個「過客」。

不過在一部作品中同時存在兩位主角的設定勢必會出現些許爭議,讀者最關心的莫過于二人之間的實力差距了。

(郭靖、黃蓉劇照)

郭靖和楊過孰強孰弱?作為武林中的后起之秀,楊過在三十多歲時便與郭靖齊名,成為了新一代的五絕,從表面來看,且不說他已經超越了郭靖,至少已經堪比郭靖了,不過要證明楊過比郭靖強,似乎還缺乏更直觀的證據,而細品原著,其實不難發現金庸早有解釋過楊過強于郭靖的地方。

一、自創武功的楊過

郭靖與楊過能夠在第三次華山論劍之時同被列為五絕,這足以證明二人的武功水平差距并不大,即便有高低,也幾乎是在毫厘之間。

而在金庸武俠世界觀里,一個習武之人強大與否其實是有多重標準的,比如郭靖和楊過的武功都算是集百家所長,如何比得出高下呢?

楊過有東邪的彈指神通、西毒的蛤蟆功,北丐的打狗棒法,又有九陰真經、玉女心經、玄鐵劍法、黯然銷魂掌。

(楊過劇照)

郭靖則是有九陰真經、左右互搏、降龍十八掌、空明拳、上天梯等神功。

單純地從武功配置來看很難分出高低,但相對于郭靖而言,楊過的優勢在于他有自創神功之舉,而金庸在連載版中強調過,創出頂尖神功的人自然是要比繼承神功的人要強。

原文道:「 須知練武與治學、技藝、創業,道理并無二致,若是依旁人門戶,最高也只能到達中上的境地,一味抄襲模仿,終是難有大成。楊過理會到了這點,這才起始自二流手進入第一流之境。

所以從「是否有自創神功之舉」的角度來看,楊過先下一城,占了優勢。

二、境界更高的郭靖

而正如前文所說,金庸武俠世界觀里評價一位高手強弱與否的標準并非是唯一的,自創神功者固然強,但若是沒有救世濟人的胸懷,其實也是達不到絕頂之境的。

在《射雕英雄傳》原著第十六回中,周伯通便談及過他師兄王重陽對他的教誨。

原文道:「 師哥當年說我學武的天資聰明,又樂此而不疲,但一來過于著迷,二來少了一副救世濟人的胸懷,就算畢生勤修苦練,終究達不到絕頂之境。當時我聽了不信,心想學武自管學武,那是拳腳兵刃上的功夫,跟氣度識見又有什麼干系?這十多年來,卻不由得我不信了。 兄弟,你心地忠厚,胸襟博大,只可惜我師哥已經逝世,否則他見到你一定喜歡,他那一身蓋世武功,必可盡數傳給你了。

(周伯通劇照)

周伯通的確沒說錯,郭靖是金庸全書為數不多配得上「俠之大者」這一稱號的人,他的格局不僅僅只在武林之中,懲奸除惡固然重要,但保家衛國才是他最重要的任務,楊過固然也有諸多英雄壯舉,但他最終選擇退隱江湖,把守衛襄陽的重任都丟給了郭靖,從這里來看,郭靖是扳回一城。

三、覺遠大師解惑

楊過的優勢在于有自創神功之舉,天賦更高,郭靖的優勢則在于有救世濟人的胸懷,境界更高,二者算是打平,要分出高下便需要有第三重標準。

在筆者看來,第三重標準便是回歸習武本身,他們對武功的理解上是存在差距的。

當年的第三次華山論劍結束之后,群雄遇上了覺遠大師帶著小徒弟張君寶追捕瀟湘子、尹克西,這覺遠大師雖是個憨人,但金庸卻借他之口提及了一種武學理念,那就是「后發先至」的重要性。

(覺遠劇照)

當時尹克西與張君寶在交手,張君寶占了上風,覺遠那憨人反倒指點起尹克西來,此時書中有這麼一段描述:「覺遠心中一凜,叫道:‘ 尹居士,這一下你可錯了。要知道前后左右,全無定向,后發制人,先發制于人啊。’楊過心道:‘這位大師的話定是引自真經,委實非同小可, 這幾句話倒讓我受益不淺。‘后發制人,先發者制于人’之理,我以往只是模模糊糊地悟到,從沒想得這般清楚。但他徒弟跟別人打架,他反而指點對方,也可算得是奇聞。’」

就連武功大成的楊過也是在聽了覺遠這番話之后才領悟了「后發制人」的道理,而楊過也強調過一個事實,覺遠雖然將這道理說給了自己的敵人聽,那尹克西卻未必參得透,楊過的原話是:「 憑那尹克西的天資,便細細苦思三年五載,也未必能懂得他這幾句話的至理。

不僅僅是尹克西沒聽懂,就連郭靖多半也沒聽懂,因為在《倚天屠龍記》中郭靖的女兒郭襄仍認為「先發制人」才是更高級的武學理念。

郭襄闖少林時又聽到覺遠提出類似的說法,你看她又是怎樣的反應?

(郭襄劇照)

原文道:「郭襄聽到這里,不自禁地搖頭,心中說道:‘ 不對不對。爹爹和媽媽常說,臨敵之際,須當制人而不可受制于人。這大和尚可說錯了。’只聽覺遠又念道:‘彼不動,己不動,彼微動,己已動。勁似寬而非松,將展未展,勁斷意不斷……’ 郭襄越聽越感迷惘,她自幼學的武功全是講究先發制人、后發制于人,處處搶快,著著爭先。覺遠這時所說的拳經功訣,卻說什麼‘由己則滯,從人則活’, 實與她平素所學大相徑庭,心想:‘臨敵動手之時,雙方性命相搏,倘若我竟舍己從人,敵人要我東便東、要我西便西,那不是聽由挨打麼?’」

從郭襄這段內心獨白不難看出一個事實,教她習武的郭靖夫婦也未領悟「后發制人」的道理,如此來看,當年第三次華山論劍,楊過聽了覺遠的一番話之后,他的武學理念便高于郭靖了,綜合三個方面來看,說楊過的實力在郭靖之上也是合情合理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