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段譽一直活到射雕時代,獨孤求敗怎敢自詡無敵?你看楊過說過什麼

天空之城 2022/05/20

《神雕俠侶》中,五絕高手依舊延續著他們在《射雕英雄傳》中的統治力,而后來的第三次華山論劍中,郭靖、楊過、周伯通補位成為五絕,理論上來看,他們就是這個時代的天花板,不過書中還有一位隱藏人物的實力就遠在他們之上,那人便是「劍魔」獨孤求敗。

這位自詡劍魔的高人并未在書中正式登場,但從他的墓志銘來看,他做到了一生不敗,而且他可不是涉足江湖隨便滅了幾個小魚小蝦便向世人聲稱自己一生不敗,他可是足足在武林中活躍了三十多年,如此看來,他的戰績含金量十足。

(獨孤求敗劇照)

不過說來奇怪,根據楊過的推測,獨孤求敗應該是屬于「后天龍時代」的人物,而從表面來看,他是不可能稱霸這個時代的。

一、 狂妄至極的劍魔,怎敢無視段譽?

「縱橫江湖三十余載,殺盡仇寇,敗盡英雄,天下更無抗手,無可奈何,惟隱居深谷,以雕為友。 嗚呼!生平求一敵手而不可得,誠寂寥難堪也。」

這即是劍魔留在這世上的最后一句話,也是書中對他生平事跡的最直白的描述,除此之外,也就只有他留在劍冢中的那幾柄劍能夠證明他曾經的輝煌了。

如果獨孤求敗是生在一個高手凋零的時代,那麼他狂言自己曾經一生不敗,自然也沒人會去質疑什麼,畢竟山中無老虎,猴子也能稱大王,但獨孤求敗若是身處「后天龍時代」,那他的不敗戰績似乎就難以達成了。

比如靈鷲宮主虛竹的內力極深,根據天山童姥的說法,只要虛竹不主動散功,他就能活得比一般人更久,虛竹后來還是丐幫的恩人,他名氣何其大,獨孤求敗若聽過他的事跡,怎能不去會一會他?

(段譽、虛竹劇照)

不過獨孤求敗沒能遇上虛竹倒也合理,畢竟虛竹后來去向不明,就連靈鷲宮與逍遙派都沒被傳承到后世,興許他早就死了,或者是決心退隱江湖不問世事了,那獨孤求敗自然是遇不上他的。

但段譽不同,他是大理皇帝,他始終身處大理,獨孤求敗若聽過他的威名,自然也會去挑戰他,并且書中有充分的證據能夠證明段譽甚至活到了《射雕》時代,他自然是有機會被獨孤求敗挑戰的。

二、活到射雕時代的高人,年過九旬的段譽

段譽活了多少歲?書中其實并沒有明說,但金庸在新修版中為段譽加上了一段結局,卻能夠證明他活到了九十三歲。

新修版原著第五十回道:「大理(史稱‘后理’)憲宗宣仁帝段譽,登基時年號‘日新’,后改文治、永嘉、保天、廣運,共有五個年號,其后避位為僧,一共做了四十年皇帝,傳位于其子段正興。」

這段描述看起來平平無奇,實則暗藏玄機,金庸的用意很簡單,段譽的兒子叫「段正興」,等于是進一步將段譽這個角色與其歷史原型「段和譽」聯系在一起,就連當了四十年皇帝之后避位為僧也與他的歷史原型如出一轍,而歷史上真實的段和譽就活到了九十三歲。

(王重陽劇照)

甚至段譽的壽命比王重陽還長,王重陽生于公元1112年,死于公元1170年,而段譽的原型則是生于公元1083年,死于公元1176年,所以毋庸置疑,以段譽的原型為準,他絕對活到了《射雕》時代,也就是說獨孤求敗活躍于武林之中時,段譽肯定是依舊存活于世的。

那麼在段譽尚在人間的前提下,獨孤求敗如何敢妄稱自己是天下第一?莫非段譽那北冥神功、凌波微步以及六脈神劍也不及他的獨孤九劍精妙?

其實根據金庸武俠世界觀的設定來看,也的確是可以解釋得通的。

三、楊過的說法,自創神功的含金量

正所謂「強中自有強中手」,若對決的雙方都是絕頂高手,又該如何決出勝負呢?其實金庸是給出過自己的標準的,楊過在《神雕俠侶》中就提到過學武功與創武功的區別。

(金輪法王劇照)

楊過的武功就可謂集百家所長,無論是西毒的蛤蟆功,北丐的打狗棒法,還是東邪的彈指神通,固然都能夠助他在短時間內武藝大增,但要與絕頂高手較勁,似乎始終差了點火候,這一點他的對手金輪法王也強調過,而楊過自己在書中也有過一番感慨。

原文道:「凡是卓然自成名家者,都是精修本門功夫,別派武功并非不懂,卻只是懂其家數,并不研習……須知練武與治學、技藝、創業,道理并無二致,若是依旁人門戶,最高也只能到達中上的境地,一味抄襲模仿,終是難有大成。楊過理會到了這點,這才起始自二流手進入第一流之境。」

這番話表面說的是楊過的問題,但金庸不過是借楊過之口說出了自己筆下的武俠世界中的客觀規律,那就是對于絕頂高手而言,創武功的人始終是會比單純繼承武功的人厲害,當然,這里強調的創武功與繼承武功都只針對頂尖神功,總不至于說創出三腳貓功夫的人比繼承了頂尖神功的人強。

而段譽雖然有六脈神劍、凌波微步與北冥神功三大神功加持,先不說這些武功都不是他創出來的,最重要的一點在于他對這些武功也談不上是能熟練駕馭,他始終是半吊子水平。

反觀獨孤求敗,他那獨孤九劍本就是自創的,他自十多歲起便在河朔一代難逢敵手了,往后的三十余年間又繼續馳騁武林,敗盡天下高手,積累實戰經驗無數,他敢無視段譽,自詡天下無敵,又有何不可?

只可惜這個角色始終沒能正式登場,若金庸賦予他些許戲份,他的實力也就不至于總被讀者質疑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