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武松魯智深聯手威力有多大?三場戰斗可以證明,盧俊義看了都發抖

天空之城 2022/06/05

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正是因為兄弟父子能夠舍命相與,互為攻守,才能威力無窮!《水滸傳》里,武松和魯智深這對兄弟,都是三拳打死虎的狠角色,對付老虎不用結伴而行,但是一起上陣時候,就能發揮出無窮威力了!魯智深和武松作為梁山步兵的第一、第二頭領,不管是打曾市頭、打高俅,還是北征大遼、南征方臘,都是同進同退,秤不離砣。

只因方臘之前的對手都太菜,魯智深武松一起沖入陣中,只是如入無人之境,切瓜砍菜的殺將起來,本事沒有更大的發揮,直到南征方臘,遇到幾個手爪夠硬的對手,二兄弟聯手的威力才真正發揮出來!尤其是二人聯手的三場戰役,入伙之前羞辱過他們的盧俊義,看到他們英勇至此,恐怕都要瑟瑟發抖!

一、蘇州城,武松、魯智深聯手除方貌

方貌本是方臘的三弟,人稱「三大王」,在幾千鐵甲軍的擁護之下鎮守蘇州,剛出場時,氣焰囂張,讓自己的八位得意猛將「八驃騎」,一對一單挑宋江八將,十六大將斗到三十回合,朱仝先勝,方貌出師不利,這才鳴金收兵,退回蘇州城內!宋兵攻入蘇州城后,方貌急忙披掛上馬,在鐵甲軍的護衛下,想要沖出南門,不成想半路遇到李逵、鮑旭、項充、李袞這個殺人小隊,幾百名鐵甲軍全部被打的東逃西竄。

失去鐵甲軍保護后,方貌惶惶如喪家之犬,急急似漏網之魚,慌不擇路闖到一個小巷,卻不成想遇到了花和尚魯智深,魯智深拎起禪杖,一招泰山壓頂劈將下來,方貌便無力抵抗,趕緊躍馬逃竄,才出巷口到了烏鵲橋,又被武松截胡,一刀砍斷馬腿,再一刀便砍掉了他的腦袋!

方貌武藝雖不是一流水平,受不了魯智深一禪杖,接不了武松一戒刀,但其在方臘團伙中的地位卻是一流,數完方臘和太子方天定,就數著他了,在魯智深的追趕,武松的截胡下,方貌命喪烏鵲橋,這已經算是宋江團隊南征方臘之后的第一件大功了!

二、杭州城,武松、魯智深聯斗鄧元覺

拿下蘇州城后,魯智深在杭州城下,遇到了平生以來的第一個對手鄧元覺。鄧元覺本是歙州僧人,名號寶光如來,方臘起事之后,加入方臘團伙,成為太子方天定旗下四大元帥之首,又因人武藝超群,萬夫不擋,被敬為「國師」,可以說如果不算法師,鄧元覺便是方臘團伙的第一高手了!

宋江兵至杭州城時,魯智深首先出列,開始叫陣,鄧元覺見來者是同行,又跟自己一樣是使禪杖的,猜測此人便是梁山大名鼎鼎的魯智深,便向太子方天定請戰,自驕手段了得,料得魯智深不是自己對手,又請方天定去東門城上觀戰,想當著太子的面拿下魯智深,方顯自己的本領。誰知鄧元覺與魯智深兩人,一個怒目金剛,一個生嗔羅漢,兩條禪杖虎虎生風,斗了五十多回合,尚且不分勝負!

城墻上的方天定和石寶都看呆了,一個贊嘆魯智深好生了得,竟然沒有折半點便宜與咱們寶光和尚,一個贊嘆此生不曾見過這樣一對敵手!城下宋軍之中,武松卻心中好生記掛魯智深安危,沒心情跟方天定一樣看好戲,眼見魯智深久戰不下,生怕兄弟有啥閃失,舞起自己的戒刀,飛奔出陣,直取鄧元覺。見武松出陣,方天定手下大將貝應夔躍馬挺槍而出,場面就從單打獨斗變成了二戰二。

鄧元覺與魯智深不分上下,但加上武松就萬不能敵了,雖然又來了個幫手貝應夔,但是貝應夔水平卻遠不如他們三人,只見武松扔了戒刀,空手奪槍,把那貝應夔拖下馬來,只一刀便梟了敵首,而那鄧元覺早就腳底抹油,溜之大吉了,魯智深和武松兄弟聯手,又在杭州城外又拿到了首勝!

三、睦州城,武松、魯智深聯手斗鄭魔君、包道乙

杭州城鄧元覺手爪雖硬,但大家都是真刀明槍的干,防還能防,打到方臘老窩睦州城后,宋江團隊遇到了讓他們損失慘重的兩員魔將——鄭魔君和包道乙。鄭魔君本是婺州蘭溪縣的棍棒都頭,自幼使得槍棒慣熟,后又拜師包道乙,學了一身法術,較量時必有云氣相隨,還能召喚天將,包道乙除了能召喚天將,還有一柄名為「玄天混元」的大寶劍,念咒便能飛起,百步取人性命!

宋兵到了睦州城下后,方臘驚慌失措,包道乙一口應承:「貧道不才,憑借胸中之學識,一掃宋江兵馬!」果然包道乙也沒有胡吹大氣,才一出師,王英和扈三娘便倒在他的徒弟鄭魔君手下,項充和李袞也倒在亂軍之中,就連宋江也被他們用松樹變出的魔兵圍住,幾乎喪命烏龍嶺,幸虧有神明九天進士相救,又有武松和魯智深殺進來接應。

沖入鄭魔君和包道乙軍中后,武松步行直取鄭魔君,眼見這魔頭就要喪命在武松戒刀之下,包道乙念咒語用玄元混天劍偷襲,劍飛入天,無聲無息,砍將下來,中了武松左臂,見兄弟中劍倒下,魯智深將自己的禪杖使出了百分的力氣,打得包道乙無力招架,又奪了他的玄元混天劍!

雖然此一戰魯智深武松兄弟沒有斬下鄭魔君和包道乙,但包道乙作孽深重、神出鬼沒的玄元混天劍被奪,免了多少兄弟倒在他的魔刀之下?失去大寶劍后,攻擊力大減的包道乙,也旋即被凌振用火炮除掉!真正的感情不是喝酒一口悶,也不是拍胸脯吹大牛,而是看他關鍵時候能否為你挺身而出,魯智深和武松就是這樣一對不計較個人安危,全力以赴幫助對方的兄弟!

梁山賺盧俊義的時候,使計讓諸將輪番和盧俊義相斗,魯智深和武松跟他斗了幾個回合,掉頭就走后,盧俊義指著武松的脊梁骨羞辱:「我不干你。你這廝們何足道哉!」真的何足道哉嗎?方貌、鄧元覺、鄭魔君、包道乙的鬼魂在地下都笑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