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澳門14K猛人「黑仔華」,崩牙駒的拜山大佬,在澳門江湖留下驚鴻一瞥

黄朔 2022/07/20

他是澳門14K開山鼻祖的徒孫,曾為14K「四大天王」之首,叱咤澳門賭廳的水房「肥仔坤」與14K「摩頂平」皆得給他三分薄面。

他是「澳葡教父」崩牙駒的拜山大佬,便是他將崩牙駒帶進14K,從此崩牙駒才得以青云直上,走上「教父之路」。

他就是14K的「黑仔華」。

「黑仔華」真名叫做陳華,陳華在14K內的地位超然,要說陳華的背景,就不得不提一提澳門14K的歷史。

1956年,香港14K引發的一場大亂惹得港英當局不快,隨著港英當局出手,14K高層紛紛來到澳門避難。

到了澳門的落腳點便是「大天二」蕭景兆的「崇肇體育會」,在風頭過后,大部分14K成員回到了香港,而有幾位大佬則留了下來。

余洪便是其中一位,余洪作風極其彪悍,澳門14K便是在他手中發揚光大的,他在澳門重組「毅字堆」,并自封為澳門14K的「二路元帥」。

但余洪這人得理不饒人,在打敗「八區仔」的梁老大后,梁老大擺酒道歉,他卻要人家磕頭認錯,最終「八區仔」叔父們花重金請來香港14K的刺客「沙膽雄」,不可一世的余洪就這樣被「沙膽雄」解決掉了。

繼承余洪衣缽的便是他的得意門生「報紙培」,「報紙培」為人八面玲瓏,將余洪留下的地盤打理得井井有條,常與「大天二」蕭景兆在夜母巷里喝酒吃肉。

「報紙培」門生眾多,其中最令他滿意的便是「黑仔華」陳華,因為眾多門生中就陳華最像他。

陳華也是八面玲瓏的人,豪爽的外表下又藏著一顆細致的心,最是善于搞定人際關系,做事從不拖泥帶水,從不居功自傲,簡直就是「高調做事低調做人」的典范。

除此之外,他還有一副好身手,擁有如此多的有點很難不被大佬賞識。

陳華與「斬崩刀」、「高佬昌」還有「福仔華」等人,并稱「澳門14K的四大天王」,由于這四人中陳華最為出眾,因此位列「四大天王之首」,在澳門的江湖上那是有分量的人。

能有這般成績,除了老大「報紙培」的大力栽培,還要靠陳華敏銳的市場嗅覺,以及投資眼光,這點后面再說。

陳華為人低調且不愛惹是生非,屬于「悶聲發大財」一類的人,但「黑仔華」這個大名在日后廣為人知,就得提一提他的門生,崩牙駒。

崩牙駒,原名尹國駒,早年當黃牛賣黃牛票,存了點積蓄后,學習當時飆車的小年輕,入手「小綿羊」后跟著耍威風,可他車技卻不是很好,結果在同伴面前炫技的時候摔跤,不僅丟了人,還磕碎了門牙,也因此他才有「崩牙駒」這個綽號。

70年代末,崩牙駒還與另外六個伙伴成立了一個名為「七小福」的組合,不僅賣黃牛票,還在澳門的打卡圣地大三巴附近擺「三公檔」,小日子過得頗為滋潤。

但那時候在眾黑幫嚴重,許多地盤都是有劃分的,比如崩牙駒擺「三公檔」的地方,就是陳華的地盤,但崩牙駒在陳華的地盤上賺錢又不上貢、不拜碼頭,無形中是觸及了陳華以及他背后14K的利益,這在江湖上就是大忌。

按江湖規矩,如果是大幫派之間發生這種事,那就是坐下來談判,談不攏就火并。崩牙駒此時只是一個毫無背景的小混混,陳華要處置他,那是揮手之間的事情。

原本陳華是要教訓一番崩牙駒,再將他趕出大三巴這一帶,后來見了崩牙駒,發現這矮小精壯的小伙子眼神里藏著不小的野心,陳華起了愛才之心。

陳華心想,崩牙駒毫無背景,在此地擺「三公檔」雖是有違江湖規矩,但真正算來也沒損失多少,與其將崩牙駒趕出地盤與之結仇,不如收入麾下,給予社團的資源支持,日后崩牙駒如果真能發展起來,上貢的不是更多?

于是從此以后,崩牙駒就加入14k拜在陳華門下,有了社團背景的崩牙駒簡直就是順風順水。

初嘗甜頭的崩牙駒表示會報答陳華,可在陳華看來,崩牙駒行事實在猖狂,自己做人又如此低調,于是便對崩牙駒來了一句:「說什麼報答之恩,日后你惹出禍來,不把為師說出來就行了」。

80年代初,善于交際的陳華與賭廳高層搞好關系,帶著手下入駐澳門賭廳,當起了疊碼仔,崩牙駒便是在此時接觸澳門賭廳的。

當時的疊馬仔與現在的不同,當時的疊馬仔主要收入靠的是向贏錢的賭客索要小費打賞。后來有的賭客沒錢了,會找疊馬仔借錢,因此又有了放數的業務。

放數的利潤極高,黑幫出身的崩牙駒不怕要不回錢,因此又往這個方向發展,而老大陳華見崩牙駒如此得力,便逐步將賭廳這邊的生意交給他打理。

由于陳華不直接打理,當時疊馬仔業務便由水房的「肥仔坤」與14K的「摩頂平」壟斷,但「摩頂平」比「肥仔坤」勢力大得多。

崩牙駒的突然冒起,直接觸動了水房大佬「肥仔坤」的利益,「肥仔坤」知道崩牙駒背后是陳華,也不敢太放肆,但仍舊使了陰招,令崩牙駒入獄半年。

出獄后的崩牙駒并沒有被嚇倒,反而四處招兵買馬,崩牙駒勢力瞬間壯大,以此來硬鋼「肥仔坤」。

1988年,賭王何鴻燊將賭場改制,疊碼仔制度與貴賓廳包廳制度就此誕生。

也在此時崩牙駒認識了賭王的左右膀臂「街市偉」,當時「街市偉」因利益與「摩頂平」不和,「街市偉」見崩牙駒這年輕人很有「上進心」,決定扶持崩牙駒,以他來取代「摩頂平」。

這下子不僅「肥仔坤」感到威脅,連同為14K的「摩頂平」也感到了威脅,當時「摩頂平」勢力極大,對付崩牙駒不在話下,但他與「肥仔坤」一樣,都忌憚崩牙駒背后的陳華,因此并沒有對崩牙駒痛下殺手,而是再使陰招,再次送崩牙駒去吃半年牢飯。

崩牙駒第二次因賭廳的事情進牢房,卻有一番奇遇,他認了獄警石岐嘟當干爹。

石岐嘟智計百出,日后更是崩牙駒的智囊,此次他為崩牙駒謀劃,崩牙駒出庭做證,「摩頂平」被反將一軍,只能逃離澳門。

崩牙駒出來后,「肥仔坤」也逐步沒落了,也因為「肥仔坤」的沒落,日后與崩牙駒相愛相殺多年的結義兄弟「水房賴」才能上位。

「摩頂平」跑了,「肥仔坤」沒落了,崩牙駒卻開始威脅到了「街市偉」,雖然「街市偉」接連使計,但崩牙駒一一破解,從此奠定了「澳葡教父」的地位,此是后話暫且按下不表。

就在崩牙駒趕走「摩頂平」稱霸了疊馬業務,隨著他的強勢崛起,不僅威脅到了街市偉,還威脅到了陳華。

80年代末,那時候疊碼業務興起的同時,地產也是另一個風口。疊碼業務更多是由江湖人士掌控,競爭之激烈,一步不慎便是萬劫不復;而地產行業則規范得多。

正因如此,陳華才置身事外,讓崩牙駒在疊馬業務上為自己披荊斬棘的同時,自己則將事業的賽道轉換到了地產,并在這行做得風生水起,與崩牙駒相比但卻是少了幾分江湖氣。

90年代初,陳華相中了澳門街一處地理位置極好、風水極佳的地皮,正準備大力投資開發的時候,崩牙駒卻在房地產這行橫插一腳,也看中了這塊地皮。

按正常的劇情演繹下去,崩牙駒應該「孔融讓梨」,最好是買下地皮再恭恭敬敬地雙手奉上,這在報答當年陳華知遇之恩的同時,還能宣揚一下傳統美德。

可事實往往不能如人所愿,就如《古惑仔》中烏鴉講的那句:「出來混的沒一個講義氣的」。

崩牙駒與老大相中同一塊地皮,沒有退避三舍就算了,還出面與陳華爭搶,雙方鬧得不可開交。

時過境遷,此時的崩牙駒早已不是當初在大三巴下擺「三公檔」的少年,此時的陳華也已不是當年號稱「四大天王」之首的陳華。

崩牙駒已是澳門街一枝獨秀的教父級人物,而陳華更像是一名儒雅的商人。

看著眼前霸氣盡露、志在必得的崩牙駒,陳華只能發出無限感慨,但他并沒有后悔,只能感慨一句人心不古。

也因這次地皮之爭,師徒倆人從此分道揚鑣,從此恩斷義絕。

多年以后,崩牙駒一路過關斬將,將對手一個個打趴下,還膨脹到拍攝自傳電影《濠江風云》,可卻在巔峰期跌下神壇,入獄13年。

而早已轉型為商人的陳華依舊穩坐釣魚台,事業有成的他偶爾流連于賭廳之間,偶爾到海邊釣魚吹風。

誰又能想到如今這位西裝革履、面帶笑容、和藹可親的富態老人,曾經是叱咤江湖的一方大佬?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