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原著仿寫】如果當初因為張翠山的離去,張三豐怒而出手,少林三大神僧擋得住嗎?

天空之城 2022/07/25

空聞大師輕輕咳嗽了一聲,說道:「張真人,這等變故……嗯,嗯……實非始料所及,張五俠夫婦既已自我了結,那麼前事一概不究,我們就此告辭。」

空聞大師剛要轉身,背後傳來一聲低沉而又飽含怒意的喝罵:「我五弟夫婦倆就在眼前,ㄒㄧㄝˇ都沒涼,隨隨便便一句一概不究,就想離開武當麼?」

空聞大師心頭一沉,他知道在張三豐面前不可能這麼簡單抽身離去。一轉頭,原來是武俠七俠裡面的老二俞蓮舟。俞蓮舟沉默寡言,外表似冰內心似火,他跟五弟張翠山剛剛久別重逢,不料如今卻陰陽永隔,數十載手足之情豈能割捨?

宋遠橋平日打理武當派大小事務,遇事圓滑得多,他拍了拍二弟俞蓮舟的肩膀,走到空聞大師身前一丈之外,朗聲道:「适才我二弟言語多有衝撞,還請三位神僧見諒。不過,今日乃是我師尊百歲大壽,如此大喜之日,我五弟夫婦卻殞命武當。請少林派三位神僧先給我師尊一個交代,宋某在送各位下山不遲!」

宋遠橋此話一出,全場氣氛凝固。眾人不約而同望向鶴髮童顏的武當祖師張三豐,只見後者正面無表情地看著愛徒張翠山,眼神空洞,大徒弟宋遠橋的話仿佛根本沒有聽見。

神拳門、海沙派、巨鯨幫、巫山派等小門派眼看情勢不妙,悄悄挪動腳步,想下山開溜,不料莫聲谷和殷梨亭已經帶著幾位武當弟子堵住了紫霄宮的大門,連只蒼蠅也飛不出去。

空聞攥緊了手中禪杖,他知道張三豐閉關多年,早已不理江湖中事,武當上下一切事務,均交給大徒弟宋遠橋打理。既然宋遠橋開口阻攔,給張翠山夫婦要一個公道,自然也代表了武當派的意思。空聞心中忐忑不已,瞟了一眼張三豐,一時間啞口無言。

少林三大神僧裡面,空性的脾氣最為火爆,他上前走了幾步,對宋遠橋說道:「宋大俠,貴派張翠山夫婦無端自我了結,與我少林有何干係?武當難道要為了一個跟魔教妖女結為夫婦、跟魔教法王結為兄弟的逆徒,與武林正道為敵麼?五大門派都在這,還會怕你們一個武當?」

空性修煉少林內功已久, 這句話又加上了「佛門獅子吼」的功力,說出來猶如暮鼓晨鐘,響徹整座紫霄宮,一些功力差的江湖人士,被震得耳膜生疼。

一直沒有說話的武當祖師張三豐,突然拉起哭泣不止的徒孫張無忌,一臉愛憐地將其交給張松溪。張三豐輕輕擦了擦張無忌臉上的淚珠,柔聲道:「跟在你四師伯身邊,什麼都不要怕!」

轉身時,張三豐雙眸如刀,臉色冷峻。整整五十年了,那股早已被世事滄桑消磨殆盡的凜冽氣勢,又在張三豐心底湧起!

「逆徒?正道?五大派又如何,我武當掃蕩群邪時,掃滅的門派怕是不止五十個!」張三豐的語氣沒有任何波瀾,雖不像空性「獅子吼」那般洪亮,卻更有穿透力,直接透徹心扉。

俞蓮舟聽聞師尊張三豐這樣說,再也按捺不住,身形一晃已然飄到空性面前,五指如鉤,擺出一個「虎爪手」的起手式,沉聲道:「武當劣徒俞蓮舟,請教空性大師高招!」

俞蓮舟猶如一團灰霧,半個呼吸間就飄到了空性面前,這一手輕功,引得在場群雄心底一片喝彩。短短數十年,武當派居然可以跟傳承幾百年的少林並駕齊驅,果然不同凡響!

空性眉頭一皺,看來一場惡戰在所難免!他剛要開口說話,只覺眼前白影一晃,一股凜冽的勁風呼嘯而來!定睛一看,原來是已經五十年沒出過手的武當祖師張三豐!

張三豐左手微抬,道袍鼓蕩不止,俞蓮舟腰間長劍淩空出鞘!

錚!劍鳴清脆!張三豐這一手淩空取劍、飛身落地,速度之快,在場眾人竟無一人能看清。刹那間人群聳動,張三豐未出招,已顯出百年功力之勁道!

「蓮舟是晚輩,不配跟三位少林神僧過招。老道就以這柄長劍和枯槁之軀,請教三位神僧高招!刀劍無眼,三位神僧不必手下留情!」自從把「真武劍」封印,張三豐已經五十年沒有跟別人動過手,今日若非愛徒張翠山在他眼前發生這等事,武林怕是無人知曉張三豐的武功已經達到何等境界!

在場眾人皆是武林中有頭有臉的人物,既然武當已經把矛頭指向了少林,心中安穩了幾分,個個都屏住呼吸,伸長脖子瞪大眼睛。張三豐出招,只要瞧上一眼就夠在茶樓酒肆吹噓一年半載了。

空聞、空智、空性三人耳語一番,知道此戰難以避免。空聞大師當下拱手合十,對張三豐施了一禮,說道:「事已至此,還請張真人露幾手武當高招,看看武當派武功,是否青出於藍!」空聞此話,自然是為了勾起往昔張三豐跟少林之間的糾葛,讓張三豐念在舊日情分上手下留情。

「多說無益,老道看招!」空性又是一聲佛門獅子吼,蹂身撲上,乃是少林七十二絕技之一的「金剛般若掌」,直指張三豐咽喉,掌力雄渾,足以開山裂石。眾人見空性一上來就是如此狠辣的大招,均是倒吸一口涼氣,這哪裡還是比武切磋?

張三豐眼中寒芒一閃,左手兩根手指捏住劍柄,身形一晃,一道白光向空性飛去!

「師弟小心!」空聞和空智幾乎是同時出手,空聞用的乃是少林七十二絕技之一的「寂滅抓」,狠狠抓向張三豐的左手手腕。這一抓,空聞用上了十成力,他自信此時的江湖中,能躲開這一抓的高手不超過五人!

對手是「陸地神仙」張三豐,空智哪裡還敢留力,糾集了畢生功力打出一招「破衲功」,直指張三豐胸膛!

「彭」一聲巨響!空性已經飛去三丈之外,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空聞的「寂滅抓」正抓著張三豐的手腕,空智的「破衲功」也擊中了張三豐的胸膛!

空聞、空智兩人內心湧起一股寒氣,刹那間如墜深淵,他們畢生功力的全力一擊,居然泥牛入海,如同打在一團棉花上!空聞和空智剛想抽身急退,已然來不及了,張三豐體內真氣爆發,彭!空聞、空智兩人倒退七八步才勉強穩住身形。

張三豐根本不理空聞、空智兩人,足下「梯雲縱」一發力,身形向前飄飛,劍尖已經指在了空性的喉嚨前面半寸位置:「我徒兒翠山已走,你為何還要如此?翠山是不是逆徒,你有何資格評判?」

張三豐劍尖只需再遞進半寸,空性就會倒在當場。突然,空聞撲通一聲跪了下去,顫聲道:「張真人,手下留情!我師弟口無遮攔,甘願受罰!」張三豐已經百歲高齡,做空聞的爺爺都有富餘,空聞這一跪,倒也不吃虧。

空性性格暴烈,瞪紅了雙眼,一言不發!

張三豐正要出手,耳邊帶著哭聲的童音響起,「太師父,讓他走吧!除掉了他,我爹娘也活不過來!」原來是張翠山的遺孤,張無忌。

張三豐心頭一軟,回頭看了看淚眼朦朧的張無忌,歎道:「罷了罷了!去吧!」

張三豐手中長劍瞬間斷成幾截,每一截,都穿破了空性的僧袍,釘在地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