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在羽毛球場上,你可以夾著尾巴做人,但千萬不能夾著胳膊去打球

黄朔 2022/07/30

我們在羽毛球場上,可以夾著尾巴做人,但千萬不能夾著胳膊打球,夾著尾巴做人,很多場合不失為一種美德,但夾著胳膊打球不僅僅是艱難的,而且是非常丑陋的!

胳膊者,大臂也,無論正手還是反手引拍中,大小臂的角度盡量保持90度左右不變,在正手引拍中,大臂要盡可能的向后拉伸,使其豎平面與球網接近垂直,柔韌性好些的,甚至可以超過這個理論上的垂直平面,達到一種「負」角度,同時,你的左肩也要盡量后拉,有一種內扣的感覺。

而大臂與身體豎直方向的夾角則一般在45度到90度之間,45度左右時,大臂向后下拉伸比較充分,一般胸平面打開的也比較大,這時的擊球力量主要是來源于小臂和手腕的,如果這個角度在90度左右,那麼你的身體這時就必然會有較大的轉動,擊球主要力量自然更多的來源于腰腹了。

一定的空間立面內,反手確實是正手的鏡像,所以在反手引拍中,大臂也要盡量前伸,使其豎平面與球網接近垂直,甚至超過這個理論平面,同時,大臂與身體豎直方向的夾角也非常重要。

當擊球點相對較低的時候,這個夾角就相對要小,轉體程度也小,擊球時候主要就是肩背帶動大臂小臂和手腕協調發力。

比如后反手抽球,切球,劈吊等等;而當擊球點比較高的時候,大臂與身體豎直方向的夾角就會比較大,達到90度甚至以上,這時你的引拍必然帶動身體有較大的轉動,完全背對球網,甚至更過一些。

這種情況下,即使是反手,發力也不僅僅依賴小臂和手腕了,有很大一部分是來自大臂和腰背,比如反手的平高球,高遠球和殺球等。

正手擊球時,我們身體是在一個打開的過程中積蓄能量的,像一把「弓」,而反手擊球時,恰恰相反,我們身體是在一個收縮的過程中積蓄能量,像一只「蝦」。

我們知道正手的時候,左肩是要盡量后拉,有一種內扣的感覺的,反手則相反,我們的左肩要有一種前收的感覺,所以很多情況下反手擊球引拍時,我們的左臂和右臂在體前不得不交疊起來。

大臂與身體的位置決定了引拍的幅度、出球的角度和力量來源的分配,那麼,其內在是否有什麼規律可循?是的,確實有,決定大臂引拍幅度的主要因素就是擊球點的高低遠近,低而近的擊球點,大臂與身體豎平面一般相對小角度的參與引拍。

高而遠的擊球點,大臂就會與身體豎平面相對大角度的參與引拍,而大臂與身體豎平面的這個角度的大小則直接決定了我們身體需要參與擊球的主要部位。

角度越大,身體被牽動的程度越高,越能借用到身體的力量,角度越小,身體牽動幅度也小,就只能使用手臂各部分來發力擊球了。

既然這個角度是由擊球點確定的,那麼是否可以說,擊球點決定著我們到底應該用身體的哪部分去發力擊球才最權威和最合理呢?答案是肯定的,當然是球在哪里,是我們決定用自己身體的哪個部位去擊打最自然最舒服也最有效的唯一因素。

根據以上推論,我們將大致知道,高遠的擊球點,可能會更多應用到我們身體軀干部分的力量,而低下的擊球點,則會更多應用到肢體及神經末端部分,比如高遠球、平高球、殺球等主要應該用我們腰腹的力量擊打,所以轉體側身就很重要。

正反手的抽球主要應該用我們的大小臂去擊打,推球、撲球、吊球等則主要應該用我們的小臂去發力,而挑球、搓球、放球、勾球等就應該用我們的手腕手指去完成,還有就是貼網滾網啊,一些快抹和意外球,大概只能用手指去勉強補救了。

這樣說來,一種類型的球,擊打時都有一個生理上的發力主要部位,確定它是可以借鑒大臂與身體豎直方向的角度的,這個角度大,我們就會更多使用到軀體腰腹背跨的力量,這個角度小,我們則主要借助小臂手腕和手指的力量來處理。

最后需要說明的是,除過主要發力部位之外,并不是說其它部位就不參與發力,這也是不可能,因為人體本身是一個智能有機的系統,「牽一動百」,比如手腕,幾乎在每一個球的處理中,都會有它的介入與參與,只是不同的球對它的使用程度不同而已,其它部位,亦如此焉。

重新閱讀的時候,我突然想,其實類似投資,好的擊球點,投資少,回報可能大,不好的擊球點,投資大,回報少,甚至有可能虧損。

所以說擊球點非常重要(前提是你所有的擊球動作非常科學正確),那麼怎麼才能獲得好的擊球點呢?

我想主要有兩個反面,第一是預判好,第二是移動快,這不需要過多解釋,預判好有兩個關鍵點,一是經驗,即對球路的熟悉掌握,二是注意力集中,全神貫注。

移動快主要也有兩點,一是步伐組合合理組合,連貫性好,二是學會對自己重心的良好把控,一定要說三的話,那就是體能好,速度快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