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金庸為何沒寫靈鷲宮是怎麼滅亡的?你看虛竹死后,誰成了新的尊主

天空之城 2022/07/10

有人說《天龍八部》中的逍遙派是金庸全書最神秘的門派,其實不然,在筆者看來,靈鷲宮其實要比逍遙派更神秘。

值得注意的是靈鷲宮絕不是逍遙派的分支,因為靈鷲宮的石壁上刻著不少神功心法,其中就包括那些被視為逍遙派神功的天山折梅手、天山六陽掌、生死符等,而梅蘭竹菊則說過,那些武功是數百年前的舊主人留下的,如此看來,逍遙派不過是逍遙子竊取了靈鷲宮的神功秘籍之后建立起的門派,靈鷲宮才是更古老的存在。

(虛竹劇照)

不過說來可惜,從明面上看,虛竹便是靈鷲宮的最后一任尊主了,甚至虛竹武藝高強,即便能活到射雕時代也不會讓人意外,可金庸為何沒交代靈鷲宮到底是怎麼滅亡的?這事或許與最后一任尊主有關。

一、長壽的虛竹

《天龍八部》的故事發生在北宋哲宗時代,而《射雕英雄傳》則發生在南宋寧宗時代,前后相差百來年時間,虛竹在書中已經二十四五歲,有可能活到射雕時代嗎?

答案是肯定的,如果以虛竹的內力深厚程度還無法活過百歲的話,那麼后世的張三豐能活過百歲便是奇跡中的奇跡。

天山童姥曾經說過:「 無崖子一身武功,他不散功,怎麼死得了?一個人要死,便這麼容易?

無崖子不過只有七十年的功力,尚且能夠拖著殘軀續命不死,虛竹可是身兼無崖子、天山童姥以及李秋水這三老的內力,再加上后期他自己通過習武提升的內力,綜合內力直奔「三百年」大關,這豈是其他習武之人能夠企及的高度?哪怕虛竹能活到二百歲也不會讓人意外。

(天山童姥劇照)

當然,金庸寫的始終是武俠故事,所以姑且假設虛竹十分長壽,卻在射雕時代之前便已死去了,但在他臨死之前,他理所應當要將靈鷲宮傳承下去才是。

后來靈鷲宮遭遇了什麼?為何靈鷲宮就這麼銷聲匿跡了?

二、分崩離析的靈鷲宮

根據《天龍八部》的劇情設定來看,到了后期,能夠與虛竹統領的靈鷲宮勢力抗衡的武林門派可沒幾個,其中最強盛的無非就是少林派與丐幫了。

少林派雖有掃地僧坐鎮,但他只隱居藏經閣,并不主動出擊,少林派也沒有去對付靈鷲宮的理由,畢竟虛竹曾經還是少林弟子,也十分尊敬少林派,兩派自然是相安無事。

(虛竹、李秋水劇照)

再看丐幫,多數人可能有所不知,新修版中,金庸安排蕭峰傳下降龍十八掌和打狗棒法給虛竹,繼而由虛竹傳功給了一位丐幫英雄少年,助丐幫完成了武功傳承。

而后書中有這麼一段描述:「過得多年,丐幫中出了一位少年英雄,為人穩重能干,人緣甚佳,群丐公議,推之為主。各人尊重蕭峰原意,送此人去靈鷲宮,先由虛竹考核認可,再傳他‘打狗棒法’及‘降龍十八掌’。這少年幫主不負所托,學得神功,又將丐幫整頓得蒸蒸日上,竟爾中興,丐幫自此便視靈鷲宮為恩人。」

所以丐幫與靈鷲宮也屬于一家親的狀態。

最強盛的少林與丐幫都不可能對付靈鷲宮,還有什麼能讓靈鷲宮在虛竹死后分崩離析?很簡單,內斗。

當年靈鷲宮的人員構成有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曾經就屬于靈鷲宮的那些侍女,第二部分是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島的人,第三部分則是當年背叛了丁老怪的星宿派舊部,這三股勢力在虛竹的統領下尚能和平相處,虛竹一死,恐怕就難以維持表面的和平了。

而繼承靈鷲宮尊主位置的人必然是靈鷲宮侍女那一脈的傳人,那人雖然武功極高,卻也壓不住另外兩派之人,于是靈鷲宮就此分崩離析,那尊主也心灰意冷,離開了靈鷲宮。

不過,那位尊主是誰?

三、強于五絕的尊主

要探討那位尊主的身份其實并不難,只需要看后世武林中有什麼人使用靈鷲宮的武功就明白了。

有人說黃藥師可能是虛竹的傳人,畢竟黃藥師為人十分瀟灑,頗有幾分逍遙派的作風,但黃藥師也與逍遙派之人有明顯區別,因為他用的武功沒有絲毫逍遙派的影子。

又有人說洪七公可能是虛竹的傳人,畢竟他有一招「逍遙游」,但書中也強調了,那武功是洪七公自創的。

而在筆者看來,虛竹的那位傳人,也就是靈鷲宮的最后一位尊主極有可能是比五絕還強的人,那人便是曾經勝過王重陽的林朝英,至于理由也很簡單,她所用的武功里,就有屬于靈鷲宮的神功,即凌波微步。

(郭襄劇照)

《倚天屠龍記》中,郭襄闖少林時遇上無色禪師,為了不讓對方認出自己的身份,于是她故意使了十多門不同的武功,而其中就包括一招凌波微步。

原文道:「不待無色緩過氣來,短劍輕揚飄身而進,姿態飄飄若仙, 劍鋒向無色的下盤連點數點,卻是從小龍女處學來的一招玉女劍法‘凌波微步’。那玉女劍法乃當年女俠林朝英所創,不但劍招凌厲,而且講究豐神脫絕,姿式嫻雅,以郭襄這麼一位美貌少女使將出來,當真令人瞧得心曠神怡。眾僧人從所未見,無不又驚又喜。」

金庸可不曾以同樣的名字為兩個不同的招式命名,玉女劍法中有「凌波微步」這招,最可能的情況就是林朝英是在靈鷲宮的基礎上自創了全新的招式。

(林朝英劇照)

而且從人設上來看,林朝英的師從成謎,她若是沒有一個強大的師門,又怎麼可能與歷史上確有其人的一代宗師王重陽平分秋色?可她若是虛竹的弟子,是靈鷲宮的最后一任尊主,一切就說得通了。

或許正因為如此,金庸才沒有明確地將靈鷲宮的滅亡寫出來,這樣的劇情安排固然合理,但未免顯得有些太「滿」了,所以金庸刻意留下一定想象的空間,讓讀者反復玩味,反而讓故事有了更多的可讀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