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金庸筆下有一大蠢人,看不上北冥神功,卻苦練二流武功,結果冤死

天空之城 2022/05/22

武俠故事中,武林高手斗到最后往往會四掌相接,他們可不是在握手言和,而是「拼內力」,是的,在頂尖高手的對決中,決定勝負的關鍵就在于內力的高低,讀者其實無需理解「內力」是什麼,只需要確認一點,內力更深厚的人往往就更厲害。

事實上在金庸武俠體系中,內力對于一個習武之人的加持絕不僅僅只是實力上的提升,它甚至能夠讓人更輕松地學會更多的武功,如張無忌正是在學了九陽神功之后,有了極深的內力,才能對各路神功手到擒來。

(張無忌劇照)

而要論金庸全書對內力加持最大的一門神功,還得是逍遙派的北冥神功,它能讓人無窮無盡地從他人身上吸走內力,段譽、虛竹皆是得益于這門神功才崛起,但書中卻有一位高手,那人瞧不上北冥神功,反倒去苦練二流武功,著實愚蠢至極。

一、 北冥神功,成就二掛

段譽和虛竹被稱為「天龍二掛」的理由很簡單,就在于旁人提升內力需要通過積年累月的修煉,而他們提升內力則很簡單,說來都與北冥神功有關。

當年段譽是在瑯嬛福地的玉像蒲團之下得到《北冥神功》的秘籍,之后便隨意練習了一番,算不上完全駕馭了這門神功,但他身體上已有幾處穴道能吸走他人內力,據不完全統計,段譽足足吸了二十六位高手的內力。

(段譽劇照)

包括無量派郁光標、吳光勝等七人,華赫艮、段延慶、黃眉僧、鐘萬仇、云中鶴、鐘靈、崔百泉、岳老三、段正明、天龍寺四大高僧、嚴媽媽、蛟王不平道人、烏老大、兩位西夏壯漢以及鳩摩智。

諸如無量派七人之流的內力自然不值一提,但像是天龍寺群僧和鳩摩智的內力那卻是含金量十足。

而虛竹的內力提升更是肉眼可見的夸張,在破解珍瓏棋局之前,他只是個平平無奇的小和尚,當他破解棋局,繼而見到無崖子之后,那無崖子逆運北冥神功,將畢生內力給了他,僅僅只是一成的力量就足以讓他有開碑裂石之力,這是何等夸張?

(虛竹劇照)

而后虛竹又憑借體內的北冥真氣吸走了天山童姥與李秋水的內力,三老之力集于一身,這也得歸功于北冥神功。

二、北冥殘篇,吸星大法

北冥神功的強大不僅僅只在段譽和虛竹身上體現過,甚至在《笑傲江湖》中,金庸還提到了北冥殘篇改編而來的《吸星大法》。

那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正是憑借一手吸星大法橫行武林,只是那吸星大法吸來的內力并不能像北冥神功那樣完全挪為己用,若無法掌控,便會傷及自身,主角令狐沖就一度被那吸星大法所誤。

不過從任我行介紹吸星大法的來歷來看,他眼中的北冥神功明顯是要更強的。

原文道:「 我這門神功,始創者是北宋年間的‘逍遙派’,后來分為‘北冥神功’和‘化功大法’兩門修習北冥神功的是大理段氏。

(任我行劇照)

它只得吸星大法便如獲至寶,可想而知若是北冥神功傳承到《笑傲江湖》時代,只怕比《葵花寶典》及《辟邪劍譜》還搶手得多。

三、逍遙派高手,丟棄秘籍

不過有人將北冥神功視為珍寶,也就有人對它嗤之以鼻,《天龍八部》中還真就有一位蠢人沒瞧上北冥神功,那人便是逍遙三老中的李秋水。

當年段譽是如何得到北冥神功的?前文已提到過,他是在瑯嬛福地中拜了神仙姐姐玉像,磕頭將那蒲團磕破,繼而找到了前輩高人留在其中的兩本秘籍,不過是誰將那秘籍放在此處的?

答案很簡單,只能是李秋水,你看那「神仙姐姐」要求修煉此功之人去做什麼?

原文道:「 神功既成,可至瑯嬛福地遍閱諸般典籍,天下各門派武功家數盡集于斯,亦即盡為汝用。勉之勉之。學成下山,為余殺盡逍遙派弟子,有一遺漏,余于天上地下耿耿長恨也。

當年逍遙子傳給三位弟子的武功都是不一樣的,無崖子的確是學過北冥神功,但很明顯,他身為逍遙派掌門,身邊還有愛徒蘇星河相伴,他怎會要求練成此功之人去殺盡逍遙派弟子?

(虛竹、無崖子劇照)

而天山童姥則從未展現過自己會北冥神功,她的精力全部放在修煉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舊版稱‘八荒六合唯我獨尊功’)上,所以毋庸置疑,這兩本秘籍必然是李秋水留下的。

那麼問題來了,李秋水既然曾經得到過這兩本秘籍,為何又不修煉其中的武功呢?

其實根據連載版的設定來看,李秋水是學過凌波微步的,甚至在西夏枯井中,她還將凌波微步傳給了虛竹。

你且看連載版《天龍八部》第一百零七回中的這段描述:「李秋水向虛竹道:‘賢侄,我這凌波微步,是一種巧妙無比的步法,你學會之后,不論遇到任何強敵,都能輕易避開。’虛竹大喜。」

從這里來看,虛竹后來多半也學了凌波微步,而金庸之所以刪除這段劇情倒也不難理解,畢竟虛竹若學了此招,便與段譽「撞招」了,主角的能力過于同質化,故事難免會變得無趣。

不過從頭到尾,書中都沒提到李秋水學過北冥神功,這即是最奇怪的地方,只有一種解釋,她沒瞧上這門武功。

四、陰溝翻船,死于晚輩手中

拋棄了《北冥神功》的李秋水又練了什麼武功?書中提到過幾招,分別是白虹掌力、小無相功、寒袖拂穴、龜息功。

那白虹掌力和小無相功尚且算是一流神功,白虹掌力也需要一定時間修煉,小無相功對于頂尖高手而言則不難,鳩摩智便輕松駕馭了那門神功。

(李秋水劇照)

而寒袖拂穴、龜息功幾乎等同于廢招,尤其是那龜息功,強者何須裝死?說它是二流武功都抬舉它了。

試想當年李秋水若是修煉了北冥神功,只怕早已憑借那神功從其他高手身上吸來了不少內力,屆時她的內力高于童姥,又何愁殺不了這情敵呢?也更不可能會被虛竹吸走畢生內力落得個氣絕身亡的結局了。

只能說李秋水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一手好牌打得稀爛,著實是蠢吶。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