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周伯通勾搭瑛姑壞門規,王重陽為何沒清理門戶?洪七公看破不說破

天空之城 2022/05/07

金庸的故事為何能成為經典?在筆者看來,曲折離奇的主線劇情那都只能算是常規操作,真正難能可貴的是金庸將書中的大部分角色都寫得有血有肉,而不是死板的臉譜化的角色。

比如《天龍八部》中的蕭峰是個頂天立地的大俠,他一生懲奸除惡無數,但他也有十分兇殘的一面,只要與他為敵,哪怕是曾經的舊友,他也能痛下殺手;又如《笑傲江湖》中的令狐沖,他固然也是俠士,但他生性放浪不羈,三教九流無所不交,也沒少被人詬病,不過這就是金庸故事出彩的地方,貴在真實,因為人都是有多面性的。

(周伯通、瑛姑劇照)

不過本文不聊那些主角的故事,而是要談及一位出彩的配角,即「雙雕」中的「老頑童」,周伯通也是如此,他是個正派,卻也曾鑄成大錯,與段皇爺的妃子劉瑛勾搭在一起,可說來奇怪,老頑童此舉可以說是壞了全真教的門規,為何王真人沒有清理門戶呢?

一、頑童與貴妃,傳功時鑄成大錯

周伯通是個正派,是后來的五絕之一,還得到了武林群雄的尊重,但在筆者看來,他早年間犯下的錯誤是無法用他「頑童」的性子掩蓋過去的,錯了便是錯了。

當年王重陽知道自己大限將至,為防自己死后無人制得住「西毒」歐陽鋒,于是他帶著師弟周伯通一同前往大理,想將先天功傳給「南帝」段智興,為照顧段智興的面子,他還美其名曰是去「交換武功」,他的出發點自然是好的,但誰能想到周伯通卻與劉瑛勾搭在了一起。

周伯通借著傳授點穴功夫的機會,與瑛姑做了不軌之事,瑛姑還因此有了身孕。

(段智興劇照)

段智興的說法是「周伯通‘天真爛漫’,不懂男女之事」,這也只能說段智興大度,或者說他不愿意當著王真人的面撕破臉皮,畢竟二人是舊識,而王真人此行又是來傳功的,段智興的確是該給他幾分薄面。

可對于王真人而言,周伯通始終是犯了門規,甚至可以說是讓全真教蒙羞,要知道他勾搭的可不是個普通女子,而是大理皇妃,這事若傳出去,全真教的臉面該往哪放?對段皇爺,王真人也缺乏一個交代。

二、王真人主動請罪,卻未深究師弟之過

王重陽的做法就是帶著周伯通主動請罪,他將周伯通五花大綁,帶到段智興面前,任由段智興處置。

段智興卻沒有龍顏大怒,反而是主動替周伯通松綁,甚至還有意撮合周伯通與劉瑛,誰能想到反而是周伯通不樂意了,當然,周伯通也不是裝的,他習慣了自由,自然是不想被一個女子束縛的,所以他寧愿被殺頭,也不愿意娶劉貴妃,這是他的性格使然,但在旁人看來,他如此做法的確是缺少了一個男人該有的擔當。

在王真人的視角看來,這都已經不是有辱門規的問題了,而是一個人做人的底線,他理應替全真教清理門戶,直接除掉周伯通才是,但書中是如何搪塞過去的?

(王重陽劇照)

原文道:「當時王真人大為惱怒,嘆道:若 不是早知他傻里傻氣,不分好歹,做出這等大壞門規之事來,早已一劍將他斬了。」

難道「傻里傻氣,不分好歹」就能成為周伯通的免死金牌嗎?這似乎缺乏說服力,也不符合正確的價值觀吧?其實王真人不處置周伯通,還有另一層原因,咱不妨看看同為五絕的「北丐」洪七公是怎麼說的。

三、北丐一語解惑,看破不說破

當年洪七公在傳授郭靖武功時,提到了全真教王真人在華山之巔力壓東南西北四絕的往事,又提及了他的幾個弟子,而黃蓉與洪七公則有這麼一番對話。

原文道:「洪七公道:……聽說他七個弟子中丘處機武功最強,但終究還不及他們師叔周伯通。’黃蓉聽了周伯通的名字微微一驚,開口想說話,卻又忍住。郭靖一直在旁聽兩人談論,這時插口道:‘是,馬道長說過他們有個師叔,但沒提到這位前輩道長的名號。’洪七公道: ‘周伯通不是道士,是俗家人,他武功是王重陽親自傳授的。’

(周伯通劇照)

洪七公這段說辭就足夠解釋王重陽為何沒以「清理門戶」為由來處罰周伯通,因為很簡單,周伯通從來都沒有正式拜入全真教門下,他不過是早年間得到王重陽傳功,二人以師兄弟相稱,其實更趨近于兄弟。

其實周伯通本人也強調過自己與王重陽,與全真教的關系,并不是大部分讀者所想的那樣。

原文道:「 我和王師哥交情大得很,他沒出家時我們已經是好朋友,后來他傳我武藝。他說我學武學得發了癡,過于執著,不是道家清靜無為的道理,因此我雖是全真派的,我師哥卻叫我不可做道士。

所以周伯通只能算是全真教的人,卻不是全真教的道士,王重陽自然不能以修道之人的那一套標準來要求他,從段智興想將劉貴妃賜給他,王重陽卻沒半點勸阻之詞也能看出這一點。

所以從洪七公的說法來看,王重陽沒有處置周伯通,是因為他并非純粹的全真教道士,而他與王重陽的關系更趨近于「兄弟」,洪七公雖然沒有明說出這層關系,但王重陽多少是顧及兄弟情義,才沒有對周伯通下手,多少有些護短的意思。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