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段譽若死斗虛竹,誰能活命?風清揚傳令狐沖獨孤九劍時給出了答案

天空之城 2022/05/02

《天龍八部》中的第一高手無疑是少林掃地僧,排在他之下則是「二掛、三老、四絕」,不過隨著劇情的發展,其中逍遙三老都已不在人世間,天龍四絕也全部退場,蕭遠山、慕容博是隨掃地僧在少林出家,鳩摩智在功力盡失后回了吐蕃潛心修佛,蕭峰則是在宋遼兩軍陣前自戕身亡,此時武林中站在頂點的也就只有二掛段譽與虛竹了。

《天龍八部》的故事到宋遼大戰結束就完結了,盡管故事是完整的,但對于讀者而言,卻還留有遺憾,比如段譽和虛竹這兩兄弟孰強孰弱就始終沒有定論。

段譽和虛竹作為主角都有十分傳奇的經歷,這兩兄弟若是拋開感情因素,來上一場死斗,又會是哪一方能夠活下來呢?結合書中的細節設定,其實是可以找到答案的。

一、傳奇的經歷,不負「二掛」之名

「天龍二掛」這名頭是怎麼來的?金庸自然沒提出過這種說法,但他賦予段譽與虛竹的經歷卻被讀者看在眼里,這二人的經歷詮釋了何為「主角光環」。

先看段譽,他就屬于那種出生就在羅馬的人,身為大理世子,他的人生從一開始就注定不凡,然而金庸似乎覺得錦衣玉食對他而言還不夠,于是讓他闖蕩江湖,在墜崖之后不僅沒有死,反而進入了隱世門派逍遙派收藏天下武學典籍的圣地瑯嬛福地。

在瑯嬛福地中,段譽拜了那神仙姐姐的玉像為師,接著便發現了藏在蒲團之下北冥神功、凌波微步的秘籍。

巧合的是修煉北冥神功只有一個條件,那就是盡往所學,段譽本來沒有武功基礎,自然是可以直接修煉了,而修煉凌波微步則需要略懂《易經》,而這又是段譽擅長的領域,至此,段譽已有兩門神功加持。

(段譽劇照)

再回到大理皇宮,段譽又憑借北冥神功吸來的深厚內力將歷代祖先都無法練成的六脈神劍練成,這人生豈不是開掛?

反觀虛竹,除了出身不如段譽顯赫之外,他的經歷比段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那逍遙派第二代高手總共就只有三人,即無崖子、天山童姥以及李秋水,而這三人的內力后來盡歸虛竹所有。

他先是破解珍瓏棋局,得到無崖子傳授七十年內力,后又在西夏冰窖中將童姥和李秋水的內力吸走,他的內力怕是超過二百年,更不用說他還學了逍遙派的各路神功,后期著實是難逢敵手。

從賬面實力來看,二人幾乎是不相上下的,不過細品原著,還是能夠發現差距的。

二、習武的過程,二人高下立判

段譽和虛竹的區別是什麼?在筆者看來,就在于段譽比虛竹聰明,此話怎講?

(段譽學六脈神劍劇照)

先看段譽習武的過程,段譽修煉的那凌波微步就明確需要精通《易經》方可修煉,段譽身為大理世子,自幼有名師傳經,他的學習條件自然是優于虛竹的。

后來段譽在修煉六脈神劍時幾乎沒有遇上任何瓶頸,可以說只要他樂意,他就能輕松將六脈神劍全部練成。

而虛竹則不同,虛竹顯得有些愚笨,無崖子原本對這弟子也不甚滿意,只是看著他為人樸實,才接受了他,而虛竹即便是在得到一身神功之后,也不懂得如何駕馭。

比如無崖子傳功之后,虛竹便以掌力擊打洞穴石壁,他微微一發力便能開碑裂石,然而無崖子說那只是他一成的力量;又比如少室山對付丁春秋的時候,他打了半天也不記得自己身懷生死符,還是在靈鷲宮屬下的提醒下他才意識到用那暗器。

(虛竹劇照)

再就是虛竹將逍遙三老的內力集于一身之后,仍學不會靈鷲宮石壁上的武功,原文道:「 石壁上天山六陽掌之后的武功招數,虛竹就沒學過。他按著圖中所示,運起真氣,只學得數招,身子便輕飄飄地凌虛欲起,但似乎什麼地方差了一點,以致沒法離地。

有三老內力的他仍不能駕馭各種神功,足見虛竹有多愚笨。

可即便如此,這與段譽、虛竹之間的強弱關系又有什麼關聯?很簡單,金庸的武俠世界觀都是相同的,而金庸在《笑傲江湖》中就提及過「習武需要智慧」的說法。

三、風清揚傳劍,智慧決定武功高低

風清揚傳給令狐沖的獨孤九劍是讓令狐沖武藝大增,而那套劍法不單純是憑借武力就能夠駕馭的,還需要智慧。

(風清揚劇照)

原著中有這麼一段描述:「 使這‘獨孤九劍’,除了精熟劍訣劍術之外,極大部分依賴使劍者的靈悟,一到自由揮灑、更無規范的境界,使劍者聰明智慧越高,劍法也就越高,每一場比劍均無舊軌可循,便如是大詩人靈感到來,作出了一首好詩一般。

后世武林中,澄觀和尚就提到過獨孤求敗和令狐沖達到了無劍的境界,獨孤求敗是個隱世高人,他的事跡尚且被澄觀知曉,澄觀如何能不知道華山名宿令狐沖?他不提風清揚,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風清揚未能達到無劍的境界,事實上這也是合理的,一個能被敵人騙去江南娶親的人,著實是缺乏智慧,一切都是能解釋得通的。

(令狐沖劇照)

再回過頭來看段譽和虛竹就很直觀了,毋庸置疑,在金庸武俠世界觀里,對于習武之人而言,智慧更高,他所能達到的上限也就更高,而段譽的智慧顯然要高于虛竹,后期武功大成的二人若是來上一場死斗的話,段譽應該是占優的一方。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