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蕭遠山為何不搶逍遙派的神功?不是搶不到,你看他對蕭峰說過什麼

天空之城 2022/07/17

盡管《天龍八部》被譽為「金庸巔峰之作」,但此書中的「劇情漏洞」卻不少,比如最大的漏洞莫過于蕭遠山和慕容博這兩個老頭子不遺余力的坑自己的兒子,他們的行為就令人費解,不過毋庸置疑,這二人都是書中的頂尖高手,尤其是那蕭遠山,當年雁門關大戰一戰封神。

當年跳崖未死的蕭遠山展開了自己的復仇計劃,他要做的就是報復中原武林,所以對于他而言,理所應當要盡可能的提升自己的武功水平,才能將中原群雄玩弄于股掌之中。

(蕭遠山劇照)

但三十多年來,他始終只是潛伏在少林寺,而沒有去窺探逍遙派的精妙武學,這是為何?是不知道逍遙派的存在?還是打不過逍遙派?或是另有他因?

一、逍遙派的精妙武學

逍遙派與少林派哪個更強大?這個問題或許很難有個準確的答案,甚至單只討論逍遙派絕學與少林神功的強弱關系也很難有定論。

但有一點可以確定,那就是逍遙派的武功比起少林絕學而言更「親民」一些,換言之,其修煉門檻更低。

少林派的神功動輒需要花費數十年的時間修煉,而且練成之后也未必能成為一流高手,而逍遙派的武功則看起來更容易上手。

看段譽和虛竹這兩位主角在書中的經歷就很直觀,這二人原本幾乎都是不入流的高手,他們兩個人習武的時間加在一起也不超過一年,然而到了書末之時,二人已能在千軍萬馬中將敵軍首領擒下。

(段譽、虛竹劇照)

關于二人后期的武功水平,書中有這麼一番描述:「這時虛竹既得天山童姥的真傳,又練了靈鷲宮石壁上武學的秘奧,武功之高,實已到了隨心所欲、無往而不利的地步,而段譽在得到鳩摩智的畢生修為后,內力之強,亦是震古爍今,他那‘凌波微步’施展開來,遼軍將士如何阻攔得住?」

對于兩位「武林新手」而言,逍遙派的武功尚且能給予如此夸張的加持,蕭遠山若得了逍遙派的種種絕學,那豈不是要逆天?

他沒去搶逍遙派的絕學,莫不是忌憚逍遙派的高手?

二、橫行武林的蕭遠山

要說蕭遠山在武林中活躍了三十多年,幾乎是如同「幕后黑手」一般的存在,要說他不知曉武林中有逍遙派這麼一個門派是不太可能的,而他也一定聽說過天山童姥、李秋水、無崖子這些高手的名字。

(雁門關大戰劇照)

論蕭遠山的武功水平,說他忌憚這逍遙三老,怕是把他看扁了,當年蕭遠山在雁門關一戰可是有一人獨斗二十一位中原絕頂高手的戰績。

可別以為那幫人都是臭魚爛蝦,至少其中的丐幫幫主汪劍通、少林方丈玄慈都是武林中響當當的大人物。

而且從童姥看到慕容復使用斗轉星移時的反應來看,童姥的實力怕是遠不如蕭遠山,當然,不管他們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大,從蕭遠山的角度來看,他是沒有理由懼怕任何一位強敵的。

(逍遙派劇照)

所以只要蕭遠山有心去搶逍遙派的絕學的話,他大可去會一會逍遙三老,且不說逍遙派早已分崩離析,就算逍遙三老未鬧掰,蕭遠山連當年的二十一位中原高手都不怕,又豈會怕那三位老者?

三、將錯就錯

可無論如何,蕭遠山最終的選擇就是死磕少林武功,他在少林寺中潛伏了三十多年,偷學了無數少林神功,到頭來卻是費力不討好。

根據掃地僧提出的武學障之說,此時的他已經因為強練武功落得一身病痛。

原著道:「那老僧見他臉上初現憂色,但隨即雙眉一挺,又是滿臉剛愎自負的模樣,顯然將自己的言語當做了耳畔東風,輕嘆了口氣,向蕭遠山道:‘蕭居士,你近來小腹上‘梁門’、‘太乙’兩穴,可感到隱隱疼痛麼?’蕭遠山全身一凜,道: ‘神僧明見,正是這般。’那老僧又道:‘你‘關元穴’上的麻木不仁,近來卻又如何?’蕭遠山更是驚訝,顫聲道: ‘這麻木處十年前只小指頭般大一塊,現下……現下幾乎有茶杯口大了。’蕭峰一聽,知父親三處要穴現出這般跡象,系強練少林絕技所致,從他話中聽來,這征象已困擾他多年,始終無法驅除,成為一大隱憂。」

(掃地僧劇照)

這里要強調的不是掃地僧的見解有多犀利,而是要強調蕭遠山本人也知道強練少林是存在弊端的,可他依舊還是選擇繼續強練,哪怕身上的病痛越來越嚴重,他也沒有轉而去偷學其他門派(如逍遙派)的武功,這是為何?

很簡單,就是四個字,將錯就錯。

蕭遠山經歷的種種悲劇都是因為當年的一個謠傳所致,那慕容博放出消息,說契丹武士要偷學少林武學,為遼國所用,于是玄慈才帶著一眾中原高手前去圍剿契丹武士,蕭遠山才會經歷喪妻之痛,他的孩子才會落入敵人手中,還被敵人培養成了為大宋賣命的大俠。

蕭遠山的做法也符合人之常情,你看他對蕭峰說了什麼:「當年你老子并無奪取少林寺武學典籍之心,他們卻冤枉了我。好,好! 蕭遠山一不做,二不休,人家冤枉我,我便做給人家瞧瞧。這三十年來,蕭遠山便躲在少林寺旁,將他們的武學典籍瞧了個飽。少林寺諸位高僧,你們有本事便將蕭遠山殺了,否則少林武功非流入大遼不可。你們再在雁門關外埋伏,可來不及了。」

(蕭峰、蕭遠山劇照)

說來可悲,蕭遠山自當年的雁門關大戰之后,就一直活在那次戰斗的陰影之中,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報復當年的大宋群雄而已。

他追求的從來就不是變得更強,學更多的武功,逍遙派的武功如何精妙,那又干他何事?他內心所想就只有「復仇」二字,所以即便修煉少林武功帶給他一身病痛,他也還是選擇繼續強練少林武功,只能說蕭遠山是個可悲之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