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張三豐武功絕頂,為何會被剛相偷襲成功?你看李秋水打虛竹就懂了

天空之城 2022/07/03

張三豐在金庸武俠世界觀里算是什麼級別的存在?多數人心中的他即便不是「全書第一高手」,至少也會將他排進前三,他的傳奇經歷絲毫不輸給任何一部作品中的主角。

自幼隨覺遠禪師修煉九陽神功,內力基底深厚,后在華山一役又得到「神雕大俠」楊過指點「推心置腹」、「鹿死誰手」以及「四通八達」這三招,算是小有所成,再到覺遠臨終前又得一部分九陽神功,后經歷數十年的沉淀,終于開宗立派,成為一代宗師。

(張三豐劇照)

如果說獨孤求敗、達摩是武林中的傳奇,那麼張三豐就是活著的傳奇,但說來奇怪,既然張三豐如此強大,為何會被實力遠不如自己的剛相偷襲成功?其實并非實力體系崩壞,金庸是給出了合理的解釋的。

一、武林神話張三豐

張三豐這個角色給讀者的印象或許并不如張無忌那麼強,畢竟他在書中的表現的確是「黑點」頗多。

比如當年群雄當著他的面逼死了張翠山夫婦,他卻沒有當場發飆,固然是因為張翠山夫婦理虧,但那可是他的壽宴,六大派的人此時不就是騎在他頭上欺負人了嗎?

又比如被剛相偷襲這件事,也成了多數人認為張三豐徒有虛名的「證據」。

但事實上書中之人只會比讀者看得更通透,而書中之人可沒少吝嗇對張三豐的夸贊。

先看謝遜,他痛罵了古往今來的各路高手。

(謝遜劇照)

原文道:「 突然之間,謝遜罵起武林人物來,自華佗創設五禽之戲起,少林派達摩老祖,岳武穆神拳散手,全給他罵得一文不值。可是他倒也非一味謾罵,于每家每派的缺點所在卻也確有真知灼見,貶斥之際,往往一針見血。只聽他自唐而宋,逐步罵到了南宋末年的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罵到了郭靖、黃蓉、楊過、小龍女,猛地里罵到了武當派開山祖師張三豐。

謝遜表面是罵,實則是夸,因為被他提到的那些名字,無一例外都是各個時代最頂尖的強者,或者是對武林影響最深遠的人。

又比如《俠客行》中,史婆婆作為后世之人,也對張三豐這前輩評價頗高:「 少林、武當兩大門派,武功各有千秋,不能說武當便勝過了少林,但張三豐祖師是數百年來武林中震爍古今的大宗師,又是我中華上國之人,那是絕無疑義之事。

可以說張三豐是「歷史級」的存在,并非只是統治了一個時代而已,既然如此,剛相為何能得手?不妨看看當時具體是什麼情況。

二、剛相的偷襲之舉

剛相當時是化名「空相」,以少林高僧的身份接近張三豐,武當派雖然向來與少林派不合,卻也保持著武林正道的之間該有的和氣,再加上張三豐少年時期曾隨覺遠在少林寺修行,也算半個少林弟子,他對少林僧人自然是毫無防備的,萬萬想不到身為同道的空相會偷襲他。

但話說回來,憑張三豐的武功,照理說即便是偷襲,也應該能及時躲閃開來才是,可你看他是如何應對的?

(剛相劇照)

原文道:「 張三豐見空相伏地久久不起,哭泣甚哀,便伸手相扶,說道:‘空相師兄,少林武當本是一家,此仇非報不可……’他剛說到這個‘可’字,冷不防砰的一聲,空相雙掌一齊擊上他小腹。

你可看出什麼玄機來?是的,張三豐此時正在開口說話,不過筆者要強調的不是「 張三豐說話分了心」,而是「 即便是武林高手,一旦開口說話,便難免真氣泄露」。

這可不是金庸臨時起意的設定,《天龍八部》中也有類似的設定。

三、虛竹開口解惑

《天龍八部》中那虛竹是如同天選之人一般,后來逍遙三老的內力都集于他一人身上,當年他與李秋水一戰的表現卻十分狼狽。

當然,值得注意的是對陣李秋水的時候,虛竹尚且只有無崖子畢生內力,但要注意兩點。

一是書中強調過,無崖子是逍遙三老中實力最強的,他的內力也最為深厚。

(天山童姥、虛竹劇照)

二是無崖子說是只傳了七十年的內力給虛竹,但那「七十年」其實只是對他「畢生內力」概括而已,論內力儲量,無崖子遠不止七十年內力,因為他直接修煉過北冥神功,而且早年間他與李秋水一同掠奪各大門派的武功秘籍,且不知用那神功吸走了多少高手的內力,這一點看段譽的經歷就懂了,他修煉北冥神功的時間才多久?便吸走了二十余位高手的內力,將內力提升到「震古爍今」的程度。

所以毋庸置疑,僅僅只是得到無崖子內力的虛竹至少在內力上是不輸李秋水的,然而你看當時虛竹是何表現?

原文道:「童姥知李秋水掌力拍將出來,虛竹立時命喪掌底,自己仍不免落入她手中,說道:‘小師父,多謝你救我,咱們斗不過這賤人,你快將我拋下山谷,她或許不會傷你。’ 虛竹道:‘這個……萬萬不可。小僧決計不能……’他只說了這兩句話,真氣一泄,李秋水已然追近,突然間背心上一冷,便如一塊極大的寒冰貼肉印了上來,跟著身子飄起,不由自主地往山谷中掉落。

(李秋水劇照)

若不是路過的慕容復以斗轉星移將他們橫向拋出,只怕虛竹和童姥都早已摔成肉泥。

為何內力如此深厚的虛竹表現如此糟糕?很簡單,同樣是因為他當時開口說話,只那麼開口了一瞬間,他的真氣便已泄漏,而真氣一泄,自然就破功了。

再回過頭來看,剛相能夠成功偷襲張三豐也是合情合理的,張三豐當時不僅真氣已泄,而且本就年事已高,自然難免被剛相打成重傷。

這才是金庸故事的魅力所在,書中情節都經得起推敲,即便強如張三豐,也并非是無解的存在,只要找到合適的方法,即便武功不如他,也能夠以下克上擊敗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