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虛竹雖死,金庸卻給他留了2個傳人,一個匡扶正道,一個習武成魔

天空之城 2022/06/30

如果說連載版和三聯版的金庸故事只是一座座獨立的孤島的話,那麼新修版的「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便成了一個完整的金庸武俠世界,而將各部作品串聯在一起的關鍵就在于「傳承」二字。

從《天龍八部》到「射雕三部曲」之間的傳承如何體現?段譽一脈的傳承倒是十分直觀,身為大理段氏的皇帝,段譽的孫子段智興便是后世武林中的「南帝」,蕭峰已死,他這一脈的傳承自然也就斷了,但虛竹尚在人間,他是否有留下傳人?虛竹本人又去哪了?

(虛竹劇照)

在筆者看來,虛竹后來或許是死了,不過在死之前,他也留下了兩位傳人,而那二人卻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一、虛竹之死

虛竹是怎麼死的?像他這樣一位內力深厚的人,要死可不容易,尤其是他有北冥真氣護體,那便更是想死都難。

因為當年虛竹說出無崖子的死訊時,童姥便提出了質疑:「 臭和尚,無崖子一身武功,他不散功,怎麼死得了?一個人要死,便這麼容易?

童姥所言非虛,無崖子早已殘障數十年,若換做旁人,只怕早已死去,他能夠活下來的原因正是通過體內的北冥真氣續命,他后來也的確是主動傳功給虛竹之后才死去。

如此看來,擁有逍遙三老內力的虛竹自然是比無崖子更難死去了,他有什麼理由早逝?很簡單,前面不說了麼,主動散功呀。

(無崖子劇照)

當年無崖子選擇以真氣續命,是因為他一直沒找到合適的傳人,且大仇未報,他自然不甘心死去,而虛竹則有了主動散功的理由,那便是夢姑之死。

虛竹有內力護體,他的壽命極長,可夢姑卻只是個普通女子,固然她或許也有些武功,卻遠不如虛竹內力深厚,而且虛竹當年只是被動的接受了北冥真氣,他本人并未修煉北冥神功,不具備傳功給他人的能力,所以即便他想傳功給夢姑,幫夢姑續命,怕也是愛莫能助,夢姑若先死了,虛竹便有了散功的理由。

所以后來虛竹沒有再現武林,多半便是主動散功死了,不過在那之前,虛竹已經收了兩個傳人。

二、匡扶正道的少俠

正如前文所說,「傳統」便是打通金庸各部作品的關鍵,而丐幫作為金庸武俠世界觀里最核心的武林門派之一,他們的傳承自然應當交代清楚。

可舊版中丐幫降龍十八掌和打狗棒法理應在蕭峰死后失傳,畢竟他不曾傳功給任何人,這便不利于金庸將《天龍八部》與「射雕三部曲」關聯在一起,于是新修版中做出了改動,虛竹成為了傳功的紐帶。

(丐幫劇照)

原文道:「過得多年,丐幫中出了一位少年英雄,為人穩重能干,人緣甚佳,群丐公議,推之為主。各人尊重蕭峰原意,送此人去靈鷲宮,先由虛竹考核認可,再傳他‘打狗棒法’及‘降龍十八掌’。這少年幫主不負所托,學得神功,又將丐幫整頓得蒸蒸日上,竟爾中興,丐幫自此便視靈鷲宮為恩人。」

而那位少年成了丐幫幫主之后便一直致力于匡扶正道,比如后來黃蓉就提到過,丐幫第十一代幫主除掉了洛陽五霸,指的便是那少年英雄。

只可惜金庸沒將這位少年的故事展開細說。

三、墮入魔道的武癡

除了正道傳人之外,虛竹還收了另一位徒弟,畢竟那少年英雄嚴格來說不算是正統的虛竹傳人,虛竹不過是幫蕭峰完成了丐幫武功傳承而已,他還需要收一位逍遙派(靈鷲宮)這一脈的傳人,那人會是誰?

事實上后世武林中可沒有出現逍遙派或靈鷲宮的傳人,有人說洪七公有一招「逍遙游」,所以與逍遙派沾邊,又有人說黃藥師行事風格飄逸,有點類似逍遙派的做派,其實不然,逍遙游是洪七公自創的,而黃藥師身上除了飄逸之外,也沒有其他與逍遙派沾邊的地方。

真正算是逍遙派傳人的,或許是那墮入魔道的「劍魔」獨孤求敗。

獨孤求敗是憑借一手獨孤九劍橫行武林三十余載未嘗一敗,那劍法的精髓就在于一個「破」字,天下武功皆能為它所破,這即是獨孤求敗師承虛竹的證據之一。

(天山童姥劇照)

當年童姥傳授天山折梅手給虛竹的時候就提到過一個設定:「 我這‘天山折梅手’是永遠學不全的,將來你內功越高,見識越多,天下任何招數武功,都能自行化在這‘六路折梅手’之中。

你可能會說天山折梅手是近乎掌法的招式,而獨孤九劍是劍法,二者有明顯區別,怎是一路武功?很簡單,你看郭襄闖少林時是怎麼使用打狗棒法的?

原文道:「郭襄大是得意,笑道:‘這是什麼劍法?’其實天下根本無此劍術, 她只不過偷學到一招打狗棒法,用在劍招之中,只因那打狗棒法過于奧妙,她雖使得似是而非,卻也將一位大名鼎鼎的少林高僧驚得滿腹疑團。

同一門招式,用不同的方式呈現出來,即便是頂尖高手也察覺不出異樣。

說獨孤求敗是虛竹的傳人還有另一個證據,那就是獨孤求敗說自己一生不敗,視天下高手為獵物,那虛竹是何等高手,獨孤求敗怎會錯過挑戰虛竹的機會?可從后世武林群雄的態度來看,虛竹是被丐幫視為恩人的,他若被這麼一位劍魔擊敗,那消息自然會傳遍武林,可武林中壓根無人知曉獨孤求敗,足見獨孤求敗必然沒挑戰虛竹,那便只有一種解釋,虛竹是他師父。

(獨孤求敗劇照)

獨孤求敗本性不壞,他以紫薇軟劍誤傷了義士之后還會懊惱自己的莽撞之舉,繼而棄劍,只是他習武成癡,乃至成魔,故以「劍魔」自居。

說來可惜,獨孤求敗的故事也未被寫明白,試想若有一部《天龍續集》的話,丐幫少年與獨孤求敗身為虛竹弟子,卻背道而馳,必然也能產生許多有趣的故事,奈何金庸沒寫,讀者也只能通過書中的蛛絲馬跡去腦補劇情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