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難怪獨孤求敗走進靈鷲宮,發現人去樓空,你看虛竹被誰所除?

天空之城 2022/05/13

金庸創造的江湖人物可謂是形形色色,讓讀者們記憶猶新。無論是這些角色的音容相貌、性格脾氣還是他們的武功特點,金庸都將其刻畫得細致入微。正是在金庸這種極其細膩的描寫之下,他筆下的江湖世界更是有血有肉,讓人心生向往、回味無窮。

一、一流高手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加上《越女劍》,金庸總共寫了十五部武俠小說,誕生了諸多讓人津津樂道的武林高手。

在金庸的筆下有這麼一位角色,他從沒有在金庸的書中正式登場,卻在《神雕俠侶》和《笑傲江湖》里留下了一個個驚艷的傳說。他也沒有留下真實的姓名,江湖中人叫他「劍魔」,而他的傳人稱呼他為「獨孤求敗」。

當年楊過跟著雕兄走進劍冢的時候,在抹去石壁上的青苔之后,映入眼簾的是這麼一段話:縱橫江湖三十余載,殺盡仇寇、敗盡英雄,求一敵手而不可得……嗚呼!

從這段話我們不難看出,獨孤求敗也是一位武癡。憑借破盡天下武學的凌厲劍法,獨孤求敗橫掃天下竟找不到一個像樣點的對手。由于同時代的對手實在太弱,獨孤求敗高處不勝寒,唯有與雕為友,從此隱居江湖。

除此之外,身為讀者的我們還通過楊過的推斷發現了獨孤求敗生活的年代,那就是7、80年前。要知道的是,這個時候的江湖可是一個玄幻神奇的世界,不僅涌現了諸如掃地僧這樣的頂尖高手,還有段譽、虛竹這兩位擁有「二掛」之稱的奇人。

既然獨孤求敗求一敵手而不可得,他為何不闖入少林寺、大理國、靈鷲宮,和這三位一流高手過過招呢?

但筆者可以斷定的是,獨孤求敗沒有和掃地僧、段譽、虛竹交過手,畢竟風清揚曾說過:「創制這套劍法的獨孤求敗前輩,名字叫做‘求敗’,他老人家畢生想求一敗而不可得,這劍法施展出來,天下無敵,又何必守? 如果有人攻得他老人家回劍自守,他老人家真要心花怒放,喜不自勝了。」

只要能讓獨孤求敗回劍自守,他就能心花怒放,憑借掃地僧、段譽、虛竹的武功境界,他們真的連獨孤求敗回劍自守的機會都沒有嗎?當然不是,只不過因為各種因素,獨孤求敗和這三大高手失之交臂,最終讓獨孤求敗在劍冢的石壁上留下了「嗚呼哀哉」的遺憾言語。

二、失之交臂

當年蕭遠山父子和慕容博父子在藏經閣準備爆發一場血腥廝殺,關鍵時刻,掃地僧雙手合十走了出來。憑借一身超凡脫俗的神功,掃地僧化解了一場持續30年的血海深仇。

從掃地僧須眉皆白、老態龍鐘的形象來看,蕭峰自盡后沒過幾年,掃地僧就在少林寺圓寂了。于是當獨孤求敗手持木劍來到少林寺的時候,掃地僧早已魂歸西天,只留下了一個眾說紛紜的傳說。

聽聞南方還有一位能用手指射出劍氣的無敵高手,獨孤求敗又馬不停蹄地趕往了大理國。讓獨孤求敗失望透頂的是,此時的段譽早已出家為僧,再也不見任何塵世中人。

就在獨孤求敗抑郁寡歡之時,他又聽聞縹緲峰上住著一位奇人。這位奇人的體內流動著兩百年的真氣,當真到了震古爍今、無與倫比的境界。

獨孤求敗問清了縹緲峰的所在地,興沖沖地趕往西域。走在路上,獨孤求敗幻想著面對這樣的內功高手,自己的殺手锏「破氣式」終于可以派上用場了。

可當獨孤求敗推開靈鷲宮大門的時候,他驚詫地發現靈鷲宮早已人去樓空,里面灰塵滿地、蛛網滿天。

虛竹到底去了哪呢?為何就連靈鷲宮成千上萬個教眾也銷聲匿跡?

三、虛竹之死

原來,蕭峰自盡之后,段譽回了大理繼承王位,虛竹則帶著夢姑走上了縹緲峰成了新任的靈鷲宮宮主。

起初,虛竹、夢姑夫婦還能和九天九部眾女、三十六洞洞主以及七十二島島主相處融洽。可虛竹前身乃少林寺的出家和尚,每天早上習慣了打坐修煉。另一邊的夢姑可是西夏國的公主,平日里養尊處優,哪里習慣和這些江湖中人在一起朝夕相處?

加上靈鷲宮各教眾解了生死符之后開始得意忘形,眾人無所事事,開始惹是生非,今天不是你看我不順眼,明天就是我看你不順眼。于是靈鷲宮兩天一小吵,三天一大架,將虛竹和夢姑攪擾得心煩意亂。

虛竹終于忍受不了,他在夢姑的建議下最后一次召集了靈鷲宮教眾。隨著虛竹的一聲令下,靈鷲宮數千名教眾徹底解放,他們再也不是靈鷲宮的一員,一個個奔下山腳迎接自己的新生活。

夢姑望著空蕩蕩的靈鷲宮露出了久違的笑容,她終于可以和夢郎肆無忌憚地飽嘗當年在冰窖里的魚水之歡了。

可惜好景不長,一日夢姑接到了西夏國的飛鴿傳書。夢姑在讀完信件之后大吃一驚,原來,宋國和西夏爆發了戰事,整個西夏國岌岌可危。想到自己的郎君擁有一身驚世駭俗的神功,夢姑二話不說就帶著虛竹匆匆趕回西夏。

虛竹在西夏國的戰場上的確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他一出手有斷金裂石之力,只不過虛竹心慈手軟,不是點中對方的穴道就是用渾厚的內力將敵人震飛。

在虛竹的協助之下,西夏國漸漸反守為攻。可就當虛竹再一次出戰的時候,他卻遭遇了一位后世奇才:韓世忠。

韓世忠身材魁梧、骨骼奇異,自小就鷙勇絕人、目瞬如電。在他十八歲的時候得了一次奇遇,竟練成了一門失傳已久的神功,從此應募鄉州,隸赤籍,挽強馳射,勇冠三軍。

虛竹也被韓世忠的絕世武功所震撼,不過虛竹的老毛病又犯了,許多殺招打到一半就匆匆收回。反觀韓世忠,他凝神聚力,憑借破釜沉舟的氣勢越戰越勇,眾士兵只覺得眼前飛砂走石,罡風烈烈,韓世忠和虛竹的身影也漸漸朦朧了起來。

忽聽「砰砰」兩聲,虛竹和韓世忠各自都吃了對方一掌。韓世忠哇一聲噴出了一大口鮮血,虛竹卻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

看到這里別以為筆者胡編亂造。在《宋史》里,韓世忠還真的領兵征討過西夏,親手殺死了西夏國的駙馬—— 崇寧四年,西夏騷動,郡調兵捍御,世忠在遣中……世忠獨部敢死士殊死斗,敵少卻。顧一騎士銳甚,問俘者,曰:「西夏駙馬也。」躍馬斬之,敵眾大潰。

如果金庸續寫《天龍八部》的話,他說不定還真會根據這一段歷史,讓虛竹死在韓世忠之手(類似于郭靖之死),這就能和《射雕英雄傳》里為什麼沒有靈鷲宮不謀而合了。

各位大俠,你們覺得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