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先寫后傳再寫前傳的坑:來說說飛狐外傳與雪山飛狐的設定沖突

天空之城 2022/08/02

雪山飛狐和飛狐外傳在金庸小說中的關系按理說是類似于神雕與射雕的關系,一脈相承,但所不同的是,作為后傳的雪山飛狐是先寫的,同時雪山飛狐的一半劇情也是對當年胡一刀、苗人鳳比武的回憶,胡斐這個主角反而戲份很少,塑造也比較單薄,就如金庸自己所說,雪山一書的真正主角,在他看來是胡一刀。

后來金庸又寫了飛狐外傳一書,真正的以胡斐為主角,但由于飛狐外傳一書作為前傳,篇幅卻遠比雪山飛狐要長,從而這就導致外傳的劇情和人設跟跟雪山并不能完全對得上。而金庸為了創作不被局限,也沒有太重視兩部書的情節統一,哪怕是修改了幾次的新修版,金庸仍然如此說:

《雪山飛狐》與《飛狐外傳》雖有關聯,然而是兩部各自獨立的小說,所以內容并不強求一致。按理說,胡斐在遇到苗若蘭時,必定會想到袁紫衣和程靈素。但單就《雪山飛狐》這部小說本身而言,似乎不必讓另一部小說的角色出現,即使只是在胡斐心中出現。

這里就來詳細聊聊,雪山和外傳的設定沖突。

雪山飛狐

一、胡斐的人設與武功定位

金庸自己也曾說過,雪山胡斐描寫十分單薄,直到外傳才成型,這些填補姑且不算矛盾,但是雪山胡斐和外傳胡斐的人生經歷疑似頗有不同。

雪山胡斐的設定大機率是一生大多數的時光都在埋頭苦練武功和讀書(是的,雪山胡斐文化水平挺高),因此武功雖高,卻被金庸旁白評價為「全憑父親傳下遺書修習而成,招數雖精,實戰經驗畢竟欠缺」,同時江湖上對于胡斐的名號也少有耳聞。

而外傳的胡斐十三四歲就開始闖蕩江湖,行俠仗義,在外傳劇情中可以用身經百戰來形容了,跟無數朝廷、江湖高手都有過交手,還跟紅花會的總舵主陳家洛、二當家無塵道人有過大戰。即便是胡斐在外傳結束后隱居遼東,苦練武功,少闖江湖,無論如何也不會是實戰經驗欠缺。

胡斐

而關于胡斐的名頭,胡斐在京城的大鬧,在天下掌門人大會上大顯風頭,之后更是擊敗了大內十八高手,又大敗田歸農帶隊去追捕他的福康安手下武士,這樣還不夠揚名立萬?就算退一步講,胡斐因為易容化名,他干的這些事情,他的名聲在江湖上還沒有傳開,但朝廷方面已經知道了胡斐這個角色,對于朝廷,胡斐干了這麼多大逆不道的事情,武功又如此了得,肯定得是官府的關注對象了,結果在雪山飛狐中,出場了那麼多大內高手,也都沒聽說過胡斐的名頭來歷。

再就是關于外傳胡斐的武功,他在武功上分別得到過趙半山和苗人鳳的指點,趙半山將太極拳中最為精奧的陰陽訣和亂環訣教給了胡斐,并且借著教訓陳禹時,將武學的基本原理解釋給了自學的胡斐,之后并告誡胡斐,你雖然十分聰明,但內功是死功夫,必須一板一眼的苦練,循序漸進,胡斐可謂欣然受教了。

而苗人鳳更是在胡一刀那里學過全部的胡家刀,胡斐在跟苗人鳳討教之時武功雖然相當了得,但對于胡家刀「以主欺客」、「遲勝于急」等道理尚未領悟,正是苗人鳳的指點,讓胡斐真正踏入了第一流的境界。

苗人鳳

雖然外傳胡斐的武功仍然是以自學為主,但自學畢竟有極大的局限,可以說趙半山和苗人鳳分別在兩個關鍵的時期指點了胡斐,一個是在胡斐的初學期,一個是胡斐向第一流高手突破的時刻。以外傳來說,顯然雪山中設定胡斐全靠自學是不對的。

二、雪山中胡斐和苗人鳳的誤會,若是承接外傳劇情本不該發生

為何這麼講呢?因為雪山劇情中胡斐跟苗人鳳應該是從未謀面,只從外人那里聽說苗人鳳的為人,因此雖然平阿四將當年胡一刀之死的全部原因講了明白,讓他不要找苗人鳳為難了,但還是心存疑慮,一定要找苗人鳳問個明白。但在外傳中,胡斐和苗人鳳算是肝膽相照,胡斐極其佩服苗人鳳是這樣的好漢子,承接外傳劇情自然不會有那麼多誤會。

而苗人鳳也是類似,雖然外傳中苗人鳳因為一時目盲,沒有見到胡斐的臉,但胡斐的武功招數跟胡一刀一模一樣,苗人鳳當時就詢問胡斐跟胡一刀什麼關系,只是胡斐沒有答復。到了雪山二人再度交手,這里不要求苗人鳳認出來胡斐的聲音,但正常來說通過武功,苗人鳳應該立刻就該相當胡斐跟九年前那個救了自己的少年英俠可能是一個人。苗人鳳是知道當年那個救自己的少年人品如何,必然會想到可能有誤會,但因為雪山是早寫的,苗人鳳很晚才意識到胡斐的武功跟胡一刀相似,那時候雙方已經戰斗到了你死我亡的境地,誰都難以留手,也沒功夫詢問,也就導致誤會一直持續下去了。

苗人鳳大戰胡斐

三、雪山飛狐整體實力膨脹

一旦聯動外傳,會發現雪山的高手實力相對于外傳以及同系列的書劍膨脹的厲害,這里有個重要人物是寶樹。

他的武功單看雪山沒什麼問題,偷了胡家武功的前兩頁埋頭苦練,雖然武功遠遠不能跟胡斐、苗人鳳等人相提并論,但在江湖上也是相當不弱了,只看這里沒什麼。但偏偏聯動外傳就不大對勁了,尤其是新修版。

新修版中田歸農的整體武功被加強,加強到了跟外傳胡斐雖然有差距,但有的一打的水平,在之前的版本中,胡斐一個突襲過去,一兩招之間就奪走了田歸農的闖王軍刀,而新修版這段戰斗就麻煩許多,田歸農面對胡斐的突襲,竟然應變神速,來得及拔劍連擋胡斐三十六刀。胡斐見這樣打短時間拿不下田歸農,改換左手刀法,田歸農見所未見,這才中刀,而縱然如此,胡斐要奪田歸農的闖王軍刀,還得用計謀才拿下。

田歸農

或許金庸沒有意識到,這帶來了一個大問題,那就是雪山飛狐實力的膨脹。因為雪山飛狐中,天龍門的二號人物阮士中,他的武功被稱作田歸農在世時也忌憚三分,而寶樹的表現又遠勝阮士中,寶樹出場的小試牛刀的隨手一枚念珠,阮士中便自認不及,而從一些間接對比來看,寶樹是遠勝阮士中的,首先他的大招是一次性發射幾十枚念珠,一枚的威力就讓阮士中自然不及,那麼幾十枚?同時阮士中對戰體力有損的陶百歲,雖然很快就占上風,但還是要打一陣子的,寶樹卻隨手就能奪了陶百歲的兵器,甚至一招就生擒了武功在陶百歲之上的劉元鶴。

而從頭到尾寶樹也都沒把阮士中等人放在眼里,以武功論,只怕阮士中還配不上讓寶樹忌憚三分。那麼寶樹的武功只怕要明顯在田歸農之上了。

寶樹

而明顯在田歸農之上,意味著比外傳胡斐怕是也差不了多少了,這很離譜了,寶樹偷的前兩頁僅僅是胡家的入門功夫,連內功都沒有,就練到了這種層次,而在十四五年前,寶樹(此時叫閻基)的武功,十多年勤修苦練,尚且不如只練了不到一年功夫的小胡斐,比馬行空這種三流略強,合著在練十多年就能接近摸到一流的邊了?

寶樹在田歸農之上,就意味著外傳的胡斐未必勝過寶樹多少,而賽總管設計擒拿苗人鳳的小隊十八人,可能個個都在寶樹之上。

寶樹大師受此間主人之邀,只道自己一到,便有天大棘手事也必迎刃而解,豈知除自己外,主人還邀了這許多成名人物。這些人自己雖大都沒見過面,卻都素來聞名,【沒一位不是頂尖兒的高手,名望個個在自己之上,早知主人邀了這許多人,倒不如不來了】,那金面佛苗人鳳更遠而避之的為妙;自己遠來相助,主人卻不在家接客,未免不敬,心下不快,說道:「老衲固然不中用,但金面佛一到,還有辦不了的事嗎?何必再另約旁人?」

那漢子道:「敝上言道,趁此機會,和眾家英雄聚聚。興漢丐幫的范幫主也要來。」寶樹一凜,道:「范幫主也來?那飛狐到底約了多少幫手?」

胡斐

雖然這里寶樹沒有直接承認這些人武功在自己之上,但是有一句「早知主人邀了這許多人,倒不如不來了」,其實也算是間接說明自己不如這些人,因此有自愧不如的感覺。換言之可能個個都外傳胡斐的水準,這一下整個武力膨脹的飛起。

外傳胡斐已經是武林中第一流的高手,擊敗了甘霖惠七省湯沛,跟無塵大戰五百多招難分勝負,跟陳家洛一時未分上下,結果到了雪山不說爛大街,去也不怎麼值錢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