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喬峰在小鏡湖掌斃阿朱,并非降龍十八掌剎不住車,而是另有別情

天空之城 2022/05/08

在《天龍八部》中,喬峰在小鏡湖失手打死了阿朱妹子,這一幕太撓人淚腺了。我們不愿意苛責受苦受難的喬大俠,都去罵康敏這個攪屎棍,恨不得去撕碎她的花衣服。但是,細想一下,康敏固然該罵該被打,但喬峰的降龍十八掌早已爐火純青,完全能夠收放自如,這次竟而會剎車失敗,還是有些讓人不能理解。難道這真的是所謂的劇情殺嗎?

劇情殺是不可能的。金庸是宗師級的優秀武俠小說作者,《天龍八部》又是其重要代表作,而且,這部作品前后有兩次重要的修訂,對于阿朱之死這個場景中的一些小bug,金庸早就修正了,唯獨喬峰以降龍十八掌擊斃阿朱這個情節保留了下來。這說明根本就不存在所謂劇情殺,而且這個情節一定有其十分確定的合理性。

其實,只要對小說前后情節連貫起來看,就會發現,對于阿朱之死,金庸早就做了重要的伏筆。看明白了這一點,對于喬峰擊斃阿朱這個情節的所有疑團也就豁然而解,同時讓人不得不佩服金庸先生構思之精巧,真不愧是宗師級的著名小說家!下面,就帶領大家一起梳理一下。讓我們知其然,知其所以然!

先來簡單回顧一下小鏡湖悲劇的前前后后,并做一些簡單的分析,看看阿朱為何一定要死,以及她的死有何意義。

丐幫杏子林事件后,喬峰的契丹人身份被揭穿,這讓他老鼻子郁悶了。只覺得,天下之大,竟無自己容身之地!更讓他郁悶的是,躲在暗處的帶頭大哥,手眼通天,總是先他一步,毀滅追兇的線索證據。被動極了,尤其是其養父母喬氏夫婦之死,以及授業恩師玄苦之死,讓喬峰極度抓狂,而又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后來,又稀里糊涂地在聚賢莊跟中原群雄干了一仗,喬峰真的是跌入了人生最低谷,幾乎是不想活了。在雁門關外,看著那霧靄重重的懸崖,他真恨不得跳下去死了算逑。當時撐著他活下來的唯一動力,就是報仇。曾經牛逼哄哄的喬幫主,現而今已經活得像個鬼!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阿朱如同一朵溫暖人心的木棉花,出現在喬峰的面前。兩人之間的那層紙被捅破,愛了!他們的愛情沒有轟轟烈烈,卻異常感人,收獲了萬千讀者最美好的祝福。喬峰的心靈獲得了拯救,阿朱簡直就是天使。

喬峰當時已經做好了打算,查明自己的身世問題,揪出那個大惡人,代表月亮消滅他,然后就攜手阿朱隱居關外,牧馬放羊,遠離江湖上的是非恩怨,去過普普通通卻又無比幸福的小日子。阿朱對此也是滿懷期待!

為了早日去牧馬放羊,喬峰阿朱開始聯手查案。阿朱以無與倫比的易容術和超越常人的機智,假扮白世鏡去套路馬夫人(康敏)。沒想到,馬夫人非常雞賊,對付男人她有一套,對付女人她也很在行。

馬夫人輕描淡寫,通過一個有關月餅咸淡的問答題,就發覺眼前這個白世鏡是個西貝貨。

當時馬夫人不動聲色,反而將計就計,說帶頭大哥就是大理鎮南王段正淳!段正淳當時正在小鏡湖鴛鴦浴,不自覺得打了個冷顫。不過,段正淳這個鍋背得也不太冤枉,誰讓他當年對馬夫人始亂終棄呢?

毫無覺察的阿朱,和心情激動的喬峰,他們以為終于離幸福生活更進一步了,殊不知他們已經成了馬夫人的「殺豬刀」,而且馬上就要步入悲劇了。

在小鏡湖,喬峰遇到了在這里度假的段正淳。兩人約定在一個夜晚進行決斗。由于阿朱突然得知段正淳正是自己的親爹,她心里很擰巴。就感情上來說,段正淳管生不管養,實在不是一個稱職的爹爹。而喬峰卻是自己一生的至愛。

如果一定要做一個選擇,阿朱一定會選喬峰。不過,這并不是一個簡單的選擇題。這其中就包含著阿朱必然要死的一個因素。

阿朱聰慧過人,見識不凡,且心思細膩縝密。她早就擔憂喬峰會斗不過段正淳的六脈神劍。后來發現段正淳只會一點兒高明的點穴功夫,即一陽指。喬峰放了心,覺得弄死段正淳這個帶頭大哥根本不費勁。大仇馬上就能得報,實在是很暢快!而阿朱卻強顏歡笑,她的憂慮不僅僅是因為段正淳是她爹。

段正淳的身份是大理鎮南王,他確實不會六脈神劍,但是這能保證大理國就沒有會六脈神劍的高手嗎?也就是說,弄死了段正淳,一切并不會結束,有可能是另一個生死仇殺的開始。

為了喬峰,阿朱選擇做「程靈素」。這是她最好的選擇。因為,首先是不用再做那個艱難抉擇,其次是能給喬峰一個新的機會。喬峰太苦了,阿朱希望他的幸福能夠最終到來。所以,臨終之際,她一再強調讓喬峰好好照顧自己的親妹子阿紫。這哪里是放心不下素未謀面的妹子,分明就是讓喬峰繼續活下去而做的精妙安排。

當時,在喬峰心中第一位的是報仇雪恨。阿朱深知這一點,所以她無法勸服喬峰放棄仇恨,再加上段正淳是自己的親爹,這話更加說不出口。如果喬峰一直被仇恨裹挾,他也注定無法進一步升華自己的人格。

佛家有云,冤冤相報何時了,是主張放棄仇恨的。阿朱的犧牲為瓦解喬峰心中的仇恨奠定了基礎,這就閃耀出佛家智慧之光。喬峰終將失去所愛,承受一世苦難,擁有后來的「天下」人生觀,被掃地僧點贊菩薩心腸。這也暗合小說的主題。

早就有人為《天龍八部》做了精妙的注解:這是一本難念的經!誠不我欺也!

阿朱之死,既能讓自己的一段愛情獲得永恒,秀外慧中的形象更加豐滿,同時也為喬峰的再次蛻變升華助力。從這個角度來看,阿朱的死可以說是一種完美。這個「完美」里不應該有瑕疵。事實上也正是如此。

阿朱死在降龍十八掌下,并不是降龍十八掌收不住力,而是因為在少林寺里的時候,阿朱就已經死過一次了。

阿朱曾經化作一個小和尚,混進少林寺去偷《易筋經》。剛好趕上玄慈方丈激戰喬幫主。玄慈以少林寺最難練的一門少林絕技大金剛拳,蓄勢十足,劈空發拳,幾乎把整個禪堂的空氣都給抽干了。喬峰以虎背熊腰之軀尚且難以招架,阿朱更是被打成了紙片人。盡管是余力波及,阿朱也是生命垂危。

究竟有多危?在聚賢莊,薛神醫給阿朱把脈,當場就吃了一驚。按理說,阿朱早就該死了。若不是喬峰每天為她輸送真氣,吊住了一口氣,阿朱哪里還有小命在?喬峰把阿朱從死神手里硬是給拽住了。經過薛神醫的精心調治,阿朱終于又能活蹦亂跳了。

但是,從鬼門關里硬拽回來的人,真的能像一般人那樣繼續生龍活虎毫無影響嗎?當然是不能的。就像一個人得了癌癥,化療之后被一時治好了,卻難免會有復發。而一旦復發,往往就是神仙難救。薛神醫畢竟不是神仙,他做不到將阿朱復原如初。

也就是說,在少林寺里被大金剛拳所傷,阿朱已經是丟掉了半條命。即便后來沒有再受降龍十八掌,阿朱也可能是一個短命之人。這就是金庸為阿朱之死做下的重要伏筆。

在小鏡湖,喬峰打阿朱的時候,突然發現情況不對,他確實收回了不少掌力。否則的話,蓄滿罡力的降龍十八掌一旦打實下去,十個阿朱也是即時斃命,根本就沒有說話交代后事的機會。

不過,當時喬峰情緒激蕩,又是千鈞一發之際,留給他操作的時間并不多,因此不可能做到完全收力,這并非是他的降龍十八掌沒有練到家。

同樣的場景,阿紫自己作死,曾經受到喬峰條件反射的一招降龍掌,也是收力不及,未能完全收力,阿紫就被打成了紙片人,飛了出去。但是阿紫并沒有死,只是生命垂危,就像當初阿朱被大金剛拳的余力所傷一樣。如果,阿紫再來這麼一次,恐怕也是沒得救。

大金剛拳和降龍十八掌都是一頂一的蓋世神功,力道空前。無論是誰,被這樣的神功兩次擊傷,恐怕都是神仙難救的。當然了,若非足夠幸運,只是被余力所傷,像阿朱這樣的弱女子,又有誰能去擋兩下呢?一拳一掌皆要命呀!

所以呢,阿朱死在喬峰的降龍掌下,可以說喬峰的那一掌是壓垮生命的最后一根稻草。正是因為前面被大金剛拳傷過,這一次,阿朱即便仍是被余力所傷,也是必死無疑。根本不是所謂的劇情殺,也不與喬峰精擅收發自如的降龍掌相矛盾。它合情合理,經得起推敲!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