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笑傲江湖未解之謎:任我行不佩服的三個半高人還有誰?

天空之城 2022/05/13

任我行在少林三戰中語出驚人,說自己在當世高人中有三個半人佩服和三個半人不佩服,他自己的解釋中,佩服三個半分別為方證、風清揚、東方不敗、沖虛(半個),而不佩服的三個半人中則以左冷禪居首。

不過在任我行說到這里時,左冷禪明顯不大高興了,說在下不佩服的三個半人中閣下也只算半個,結果被任我行懟了一句,「拾人牙慧,全無創見」,左冷禪聽后明顯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岔開了話頭,于是任我行剩余的兩個半不佩服的高人,也就沒能說出來。而這兩個半人也就成了書中的未解之謎了。這里本文就嘗試根據任我行的性格,分析下他所想可能是誰。

事先說明,要是說有人說什麼「金庸先生隨筆一寫,他都沒想那麼多」,這就沒意思了,本來就是在探討著玩兒,就不要往掃興了角度去想了。

任我行

哪些人可能被任我行不佩服

其實任我行一開始就說了,他佩服和不佩服都是針對于「當世高人」而言,任我行眼高過頂,他眼里稱得上高人的,自然絕非凡夫俗子。像余滄海之流,雖然行事作風讓他看不起,但任我行眼中區區余滄海哪來的資格稱之為高人?自然不可能有余滄海這樣的角色。甚至地位再高一些的,練習辟邪劍法前的岳不群也不可能入任我行的法眼,因為原著任我行在發表這番言論后,有一個聲音洪亮的人問任我行,你還佩服誰,任我行說閣下不在其中,那人回復自己不敢跟方證大師同列,想來是任教主不佩服的人?任我行回答是再練三十年功夫,或許能讓我不佩服一下。

原著中這個說話的人令狐沖不認識,而在場的正教十人里,令狐沖不認識的就三個人,左冷禪、震山子、解風,而左冷禪是任我行不佩服的三個半人之首,當然不是左冷禪,候選人只有震山子和解風,這里不管是哪個,身份地位都比作為華山派掌門人的岳不群只高不低,武功也不大可能比紫霞岳不群弱,所以這個被任我行不佩服的人,武功或者地位至少有一樣要比紫霞岳不群這個層次的高出許多。

岳不群

任我行不佩服的半個人:沖虛道人

沖虛道人是任我行佩服的三個半高人中的半個,那麼我們反過來說,佩服半個,那是否意味著不佩服半個呢?而且任我行不佩服沖虛的理由也是有的,任我行現身的時候就曾經嘲諷了一句「老夫不問世事已久,江湖上的后起之秀都不識得了,不知這幾位小朋友都是何方高人?」。這里面的「后起之秀」和「小朋友」是有諷刺沖虛的意思,因為沖虛年紀比任我行還大幾歲,但執掌武當卻是在任我行被囚之后,這似乎是暗示著,沖虛在武當同齡人中的競爭并不占優,有點靠著活得久,熬死了上面人的意思,而不是自己出類拔萃。

第二點,沖虛作為武當派的掌門人,武功卻跟左冷禪差不多,甚至可能還有所不及,這其實挺黑的,笑傲江湖雖然是以五岳為主視角,但彼時五岳雖然人才較為興盛,論家底卻尚且不及崑崙、峨嵋,而武當是比崑崙、峨嵋更高一層次的門派,以武林地位論,縱然是五岳盟主的左冷禪,比之武當掌門也是遠有不及,任我行就曾嘲諷左冷禪你的地位也配跟兩大掌門相提并論?五岳并派大會上,左冷禪認為方證、沖虛自重身份不會前來,在知道二人前來時,左冷禪激動得手忍不住顫抖,因為他覺得這是得到了兩大掌門的認同。

武當的地位還有底蘊高出五岳如此之多,結果沖虛的武功跟左冷禪一個水平線,任我行當然有理由不佩服他。

沖虛道人

任我行不佩服的人之白板煞星

白板煞星這個名字可能看著比較陌生,的確這個人物就沒有正式出場,只活在人們口中,但是此人的武功絕對不弱,大有可能是左冷禪那一層次的。在五岳并派大會上,左冷禪對付天門道人安排了一個旁門左道之士,此人是白板煞星的徒弟,他以怪招和天門道人正面交手,三招兩式將天門道人生擒。

突然間眾人眼一花,只見這麻衣漢子陡然躍起,迅捷無比地沖進了玉璣子等人的圈子,左手斗笠一起,便向天門道人頭頂劈落。天門道人竟不招架,挺劍往他胸口刺去。那人倏地一撲,從天門道人的胯下鉆過,右手據地,身子倒轉,砰的一聲,足跟重重地踢中了天門道人背心。這幾下招數怪異之極,峰上群英聚集,各負絕藝,但這漢子所使的招數,眾人卻都是從所未見。天門猝不及防,登時給他踢中了穴道。

雖然這里青海一梟用的是怪招,甚至鉆了褲襠,但誰能說怪招就不是實力了?給人打死了,還有活過來怒斥你用怪招,這不公平嗎?

青海一梟

然而青海一梟僅僅是白板煞星的徒弟,雖然金庸小說中也有徒弟超越師父的現象,但無一例外都會明確點明,一般來說師父高于徒弟,至少師父活著的時候強于徒弟才是絕大多數。而青海一梟這個徒弟尚且如此了得,那麼做師父的白板煞星說他夠資格被任我行不佩服,是可以的。

那麼我們說白板煞星又有哪些點會讓任我行不佩服?首先白板煞星武功雖高,惡名也昭著,但偏偏許多人說不明白他的事跡,他已知惡行是寧中則說他「專捉愛哭的小孩去咬來吃」,這固然有嚇唬岳靈珊的因素,但考慮到書內給寧中則的塑造還是很正面的,不是信口雌黃之人。同時白板煞星的徒弟僅僅是受左冷禪之邀,就無緣無故害死了天門道人,那麼有理由認為這人鐵定是惡人,而非江湖上以訛傳訛,試想一個左冷禪級別的反派高手,對權勢、對江湖時局不感興趣,偏偏「專捉愛哭的小孩去咬來吃」,這種角色任我行很有看不上的理由吧?

同時根據青海一梟的武功推測,這對師徒的武功雖強,但的確出手大概的確很下作,青海一梟是用鉆褲襠的方式出其不意,瞬秒了天門道人,被秒的天門可以說沒資格說人家,但任我行這種層次的,當然不會被這類怪招所制,自然有資格看不上眼。別的不說,光是任我行的吸星大法護體,除非內力比任我行有優勢,或者像左冷禪那樣針對過任我行練寒冰真氣,否則拳腳碰到任我行就會被吸取內力,要傷到任我行千難萬難。

任我行

任我行不佩服的人之東方不敗

我們知道東方不敗是任我行口稱最佩服之人,那麼這里為何會說他還會不佩服東方不敗呢?道理很簡單,因為當上教主之后的東方不敗和之前那個成功謀權篡位的東方不敗判若兩人,任用男寵,搞得日月神教上下離心離德,任我行復辟聯絡老部下,竟然比他想象的還要順利許多,都在痛罵東方不敗和楊蓮亭,試想縱然任我行復辟失敗了,日月神教內部也必然因為這次動蕩削弱許多。

同時東方不敗十多年來自稱天下第一高手,但實際上他深居黑木崖,大家根本不知道他武功究竟如何,這個天下第一高手站在讀者角度我們知道他有資格自稱,但站在書里人的角度,多少有點讓人懷疑是不是在自嗨。真實情況很可能是,剛剛登上教主大位的東方不敗,很快就膨脹了起來,于是就對外宣稱自己是天下第一高手,而原著中魔教的勢力是強于正教,魔教教主這麼自稱,魔教麾下沒人敢反對,正教方面沒人能求證。而十多年前初學葵花的東方不敗,誰能說他一定比當時正教第一高手方證要強?

東方不敗

而且我們站在任我行角度來說,他知道東方不敗大機率練了葵花寶典,練葵花寶典要自宮,這點任我行是知道的,換言之,任我行心里其實暗暗清楚此時的東方不敗大概已經不是個男人了,不管東方不敗武功再高,正常男人對此都會心存鄙夷沒問題吧?

另一方面,任我行多半還會覺得東方不敗心存婦人之仁,謀權篡位這種事兒要麼別干,要麼就干到底,抓了任我行然后把他囚禁起來,卻又因為任我行往日「恩德」,心慈手軟沒有對任我行下殺手,這算什麼事兒,任我行會因此感恩東方不敗嗎?你東方不敗真要感恩,怎麼還敢干出謀反的事情?任我行想來只會覺得東方不敗虛偽和心懷不該有的婦人之仁,不像成大事的料。

最后,任我行內心深處其實并不覺得東方不敗智計在他之上,他傳葵花寶典給東方不敗是心存惡意,但東方不敗始終沒有察覺,他老早就知道了東方不敗要謀反,也早就做了布署,但偏偏東方不敗發難時他的吸星大法隱患發作,讓他提前的準備成了空,任我行內心深處更多是不覺得自己輸了智謀,而是輸給了老天。

任我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