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襄陽大戰中,金庸何不讓郭靖打金輪法王?你看楊過瀕死時說了什麼

天空之城 2022/05/22

郭靖在《射雕英雄傳》中可謂風光無限,無論走到哪兒總能出盡風頭,各種神功也是手到擒來,然而到了《神雕俠侶》中,武功更上一層樓的他卻只能退居二線,這倒不難理解,一代新人換舊人,楊過作為新一代的主角,他成為金老的力捧的紅人被推到臺前也實屬正常,不過書中還是有不少情節被讀者詬病過于刻意捧楊過。

比如書末的襄陽大戰中,郭靖基本就成了一個擺設一般,他幾乎全程都在「割草」刷雜兵,不能說完全沒有貢獻,但讀者更想看的是他與金輪法王的對決。

(郭靖劇照)

拋開「要把舞臺讓給楊過」的因素,金庸為何不安排郭靖與金輪法王打一場?若二人交手,結局又會如何?

一、郭靖與金輪法王

事實上金庸并不是完全避開了金輪法王與郭靖的對決,郭靖這位「舊人」在書中也是滅過金輪法王的威風的,而且不止一次。

第一次是在英雄大會上,當時二人直接拼的掌力,雙方都沒能擊敗對方,但根據書中的細節來看,此時的郭靖應該略勝于金輪法王。

原文道:「郭靖見對方掌勢奇速,急使一招「見龍在田」擋開。兩人雙掌相交,竟沒半點聲息,身子都晃了兩晃。郭靖退后三步,金輪國師卻穩站原地不動。他本力遠較郭靖為大、功力也深,掌法武技卻頗有不及。郭靖順勢退后,卸去敵人的猛勁,以免受傷。金輪國師卻極為好勝,強自硬接了這一招,忍著胸口隱隱作痛,竟凝立不動。」

(金輪法王劇照)

而后來在蒙古軍營中,郭靖又與金輪法王有過交手,不過那次并非他們一對一的公平對決,而是郭靖以一敵多,郭靖自然是落了下風,不過他依舊能帶著楊過全身而退,已是十分不易。

但這兩次對決都發生在「十六年前」的劇情部分,此時的金輪法王武功尚未大成,相對而言,郭靖在十六年間武功鮮有提升,而金輪法王則有一門成長屬性極強的武功,即龍象般若功,十六年后的他自然是變強了。

二、 龍象般若功第十層

郭靖的武功在《射雕英雄傳》書末便已達到五絕級別,此后的數十年除了內力水漲船高之外,武功技法卻未必有提升,而金輪法王那龍象般若功的威力則是倍增長。

根據書中的說法,龍象般若功每提升一層就需要花費多一倍的時間,正常人的壽命最多修煉六七層,金輪法王能夠修煉到第九層已是天賦異稟,而到了「十六年后」的劇情部分,他已經將這門神功修煉到了第十層,此時的他已經有了十龍十象之力,每一擊都重達千斤。

第一個與武功大成的金輪法王交手的是周伯通,你且看他對此時的金輪法王是何態度?

(周伯通劇照)

原文道:「國師自練成十層「龍象般若功」后,今日方初逢高手,正好一試,見周伯通揮拳打到,于是以拳對拳,跟著舉拳還擊。兩人拳鋒尚未相觸,已發出噼噼【啪☆啪】的輕微爆裂之聲。周伯通吃了一驚,料知對方拳力有異,不敢硬接,手肘微沉,已用上空明拳中的功夫。國師一拳擊出,力近千斤,雖不能說真有龍象的大力,卻也決非血肉之軀所能抵擋,然與周伯通的拳力一接,只覺空空如也,竟無著力處,心下暗感詫異,左掌跟著拍出。」

不過周伯通沒敢硬接,其實也看不出金輪法王這一招到底強到什麼程度,而襄陽大戰中,楊過就硬接過金輪法王的出招。

三、瀕死的楊過

楊過登場時的確是如同救世主一般,不過金庸并沒有想要他輕松贏下這場對決的意思,他是一度被金輪法王逼入了絕境的。

(楊過劇照)

原文道:「楊過但覺國師掌力沉雄堅實,生平敵手之中從未見過,不由得暗暗稱奇,心想自己在海潮之中練功,力足以與怒濤相抗,十六年前國師已非自己對手,何以今日他一掌擊下,自己竟會險些兒招架不住?眼見他雙輪砸至,竟不避讓,長劍抖動,有心要試一試他的真力。剎時劍輪相觸,聲若龍吟。兩股巨力再度相抗,喀的一響,楊過的長劍斷成數截。」

要知道此時的楊過已經是通過常年對抗海浪的方式練就了一身深厚的內力,同時還吃了不少神雕叼來的菩斯曲蛇膽,他的內力理應是五絕之中最強的,然而他仍是被金輪法王打得兵器斷裂,而金輪法王的兵器卻只是脫手而已。

楊過在這場硬碰硬的對決中是吃了虧的,二人的內力基本持平,力量應該是金輪法王占了上風,而最吃虧的其實是兵器,楊過自己也說了:「 一十六年來,我一直不使玄鐵重劍,今日可當真忒也托大了。

他若一直精修自己的重劍劍法,只怕就能夠在那場正面對抗中直接拿下金輪法王,不至于被打得瀕死,試想他若沒有黯然銷魂掌這種能夠隨心境而發揮威力的招式,只怕他早已死在金輪法王手中。

若將楊過換成郭靖,可想而知結局會怎樣,首先「十六年后」的郭靖內力應該是不如楊過的,畢竟他沒吃過菩斯曲蛇膽,也沒有通過海潮修煉法提升內力,其次郭靖擅長的進攻方式也基本是不持兵器的,更不用說他可沒有玄鐵重劍這種神兵,無論怎麼看,他都難以與將龍象般若功修煉到第十層的金輪法王剛正面。

等于說金庸在此時讓郭靖退居二線不僅僅是因為要突出楊過的主角地位,同時也是在保全郭靖的大俠形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