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難怪陽頂天敢挑釁正道,張三豐卻不敢出手,你看他對愛徒說過什麼

天空之城 2022/05/14

正邪不兩立,這即是武俠故事永恒的主題,那些名門正派之所以能得到世人敬仰正是因為他們的種種行俠仗義之舉,甚至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邪惡勢力鏟除,金庸的故事中也不乏各種正與邪的碰撞,要論其中之最,當屬《倚天屠龍記》中的正道六大門派圍攻明教之舉。

說來奇怪,根據書中的描述,明教中人在武林中作惡并非新鮮事,早在唐朝就有明教存在,明教中人挑釁正道威嚴之事也屢有發生,不扯太久的事,就說《倚天屠龍記》中的第三十三代明教教主陽頂天就十分囂張,他就曾有挑釁少林派之舉,照理說各大門派早該將明教群起而滅之,可作為正道代表人物,武當派祖師張三豐卻始終無動于衷。

張三豐當年為何沒有出手教訓陽頂天?他到底有何顧慮?

一、正道公敵,作惡已久的明教

明教的確是在元末明初背景的《倚天屠龍記》中才正式登場,但明教的歷史其實可以追溯到唐朝。

《倚天屠龍記》第十一回中就提到過這麼一段‘歷史’:「魔教中人規矩極嚴,戒食葷腥, 自唐朝以來,即是如此。 北宋末年,明教大首領方臘在浙東起事,當時官民稱之為‘食菜事魔教’。食菜和奉事魔王,是魔教的兩大規律,傳之已達數百年。 宋朝以降,官府對魔教誅殺極嚴,武林中人也對之甚為歧視。

(明教劇照)

這里提到的方臘便是《水滸傳》中的那位義軍頭領,梁山好漢中就有六七十人是死在征方臘的過程中。

又如《射雕英雄傳》中,周伯通在提及《九陰真經》的來歷時,也提到了「黃裳征明教」的往事,明教能引起朝廷的重視,足見他們所行之事多為惡事。

當然,那些過往已成歷史,張三豐該不該出手鎮壓明教,還得看他們在《倚天屠龍記》中的表現。

二、 陽頂天挑戰少林,渡厄慘敗

事實上從書中的六大門派圍攻光明頂之舉便能看出武林正道對他們是何態度,崑崙派與明教同處于崑崙山脈之上,他們有摩擦倒也正常,而像是華山、少林這些遠在十萬八千里之外的門派也要前去誅滅明教,足見明教之惡是到了正道群雄無法容忍的地步。

而從張無忌與渡厄的對話來看,當年的陽頂天可謂囂張至極,甚至是騎到少林派頭上滅了正道的威風。

原文道:「黃臉老僧道:‘…… 老衲若非識得大英雄陽頂天,何致成為獨眼之人?我師兄弟三人,又何必坐這三十余年的枯禪?’這幾句話說得平平淡淡,但其中所含的沉痛和怨毒顯然既深且巨。」

要知道三渡可是少林派資歷最老的僧人,他們常年與青燈古佛相伴,自然是佛法極深了,即便如此,他們仍無法放下當年的仇怨,一方面可能是因為他們小肚雞腸,但另一方面也能說明陽頂天當年的確是做得十分過分。

(渡厄劇照)

后來趙敏就留下過「先誅少林,再滅武當」的狂言,少林派受此欺辱,武當派又豈能獨善其身,張三豐不會不懂唇亡齒寒的道理,明教如此囂張,再不滅一滅他們的威風,明教只會愈發過分。

張三豐為何沒出手,難道同時期的他實力不如陽頂天?

三、 正道的威嚴,武當祖師張三豐

其實多數人對張三豐的實力是存在誤解的,在《倚天屠龍記》正篇故事發生的時代,張三豐的確是天下第一高手,哪怕身為主角的張無忌也談不上超越了師公。

不過張三豐是典型的「越老越妖」的高手,早年間的他卻未必如后來這般厲害,比如連載版的故事中就明確提到過張三豐七十歲才開宗立派:「 張三豐直至七十歲后,武功大成,方收弟子,因之他自己雖已九十高齡,但七個弟子中年紀最大的宋遠橋,也是四十歲未滿,最小的莫谷聲更只十余歲。

(張三豐劇照)

早年間的張三豐尚處于「成長期」,并未達到后來的武林至尊的狀態。

所以即便當年的張三豐實力不弱,卻也未必能穩贏當年不可一世的陽頂天,畢竟除了乾坤大挪移之外,陽頂天還有一招威力不明的「大九天手」,且不知他究竟有多厲害。

四、張三豐「怯戰」的理由

不過身為武林正道,即便知道自己的實力不一定能壓制對方,也理應站出來為武林懲奸除惡,張三豐向來嫉惡如仇,他自然也是有心除魔的。

不過張三豐不對陽頂天出手的理由也很簡單,他自然不會冠冕堂皇地說「自己不敢去面對陽頂天」,其他武林人士看他年事已高,自然也不便勉強他出山,但他本人其實是對自己的弟子吐露過心聲的。

后來趙敏帶著一眾人馬殺上武當,武當面臨滅頂之災時,張三豐也依舊保持冷靜,此時的他像極了當年被陽頂天欺負的渡厄,不過張三豐并沒有氣急敗壞,逞一時英雄,反而他還斥責了想要與對方火拼的俞岱巖,而原因很簡單。

(俞岱巖劇照)

你且看他的原話是怎麼說的:「俞傷巖聽到這等侮辱師尊的言語,心下大怒,眼中如要噴出火來。張三豐道:‘岱巖,我叮囑過你的言語,怎麼轉眼便即忘了? 不能忍辱,豈能負重?’俞岱巖道:‘是,謹奉師父教誨。’張三豐道:‘你全身殘廢,敵人不會對你提防,千萬戒急戒躁。 倘若我苦心創制的絕藝不能傳之后世,那你便是我武當派的罪人了。’俞岱巖只聽得全身出了一陣冷汗,知道師父此言的用意, 不論敵人對他師徒如何凌辱欺侮,總之是要茍免求生,忍辱傳藝。

張三豐除了是位正道宗師之外,同時他也是個武癡,他習武百年,在他看來,沒有什麼比武功傳承更重要,當然即便拋開私心,他有心傳承武功也展現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的大局觀。

若沒有百分百的把握去斬妖除魔,又何必拼上性命?不如繼續鉆研武學,或者培養弟子,這才更有意義,也正因為如此,當年張三豐始終沒對陽頂天出手,待他有能力壓制陽頂天時,那魔頭卻已不在人世,兩位絕頂高手就這麼錯過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