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金庸武俠挖坑不填之鹿鼎記系列

天空之城 2022/04/30

金庸在自己最早連載版的小說中,由于是長篇連載難免忘記前面的伏筆,再加上金庸很可能有時候心血來潮的新加設定,又造成和前面設定的沖突,于是就往往會出現許多挖坑不填的現象,而鹿鼎記作為金庸的最后一部小說,韋小寶這個角色的誕生,可謂是他將自己先前所寫的一切推倒重來,因為變革大,所以設定也帶來了更多的不確定性,這里就鹿鼎中挖坑不填的內容來給大家介紹和分析一下。

鹿鼎記

一、殺死瓜佳之人

瓜佳是鹿鼎記第一回出場的一個清軍軍官,是鰲拜手下的好手,當時顧炎武等人談論其吳六奇救查繼佐的事情,被奉命在暗中監視三人的瓜佳聽到,于是現身帶人抓捕了三人。此時陳近南出場,殺死了清軍,救下三人,但是因為瓜佳武功不弱,雖然遠不及陳近南但卻勉強有逃命的能力,陳近南一掌打過去瓜佳恰好出腳,瓜佳趁著這一掌之力恰好掉落到了一顆柳樹旁,隨后一個借力飛過柳樹,陳近南也是大驚,想著無論如何也不能留下活口,以單刀投擲過去,但卻查了一丈的距離。就在此時,突然有人以長篙投擲殺死了瓜佳,陳近南一開始認為這艘艄公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但這個艄公不知道是裝傻還是真不知道,讓陳近南摸不到頭腦,不知道究竟是哪個高人出手。

這種明確屬于是伏筆了,但后文金庸大抵是忘記了,所以在后續的版本中,就改成了陳近南投擲投擲殺死瓜佳。

陳近南

二、陳近南的神功「龍卷罡氣」

連載版陳近南的著名武功其實叫做「龍卷罡氣」,海大富想要見識的也是這門功夫。

海老公道:「我問的是貴會大香主。聽說陳大香主練有『龍卷罡氣』,內功之高,人所難測,只可惜緣慳一面,我這下賤人,沒福拜見陳大香主。」

這門功夫到底是什麼后文就又沒有展示了,只能根據連載版陳近南的表現推測,可能是凌空掌力一類的功夫,凌空掌力也符合人所難測的說法,在陳近南首次出場的時候對付鰲拜手下的瓜管帶,就是用了凌空掌力。

瓜佳心念電閃:「這兩塊艙門并非被人以手掌擊出,否則事先必有手掌拍門之聲,乃是以凌空掌力震飛。敵人內力,當真是非同小可。」他忙運勁力提起艙板,將兩扇艙門擊落。另見一個書生出現艙口,負手背後,臉露微笑。

正是因為這門功夫金庸寫了之后忘了給表現,所以后續版本中直接刪除了,讓海大富想要見識的神功變成了「凝血神爪」,后來天地會沐王府聚會的時候對付李西華時使用。

海大富

三、天地會的高手枯葉道長 

天地會青木堂有一個角色的定位和實力嚴重不符,那就是玄貞道人,玄貞道人出場時,原文說他在武林中名聲很大,就連陳近南都對他客客氣氣的,但后文來看,玄貞道人就是陳近南這一層次高手隨手秒殺的水準,甚至連風際中的武功都遠在他之上,著實看不出有什麼資格讓陳近南對他客氣。

其實在連載版,這個讓陳近南客氣的角色叫做枯葉道人,跟后面的玄貞道人不是一個角色,但很有可能金庸后面把這個角色給忘記了,于是在修訂后把枯葉和玄貞合二為一了,但玄貞的武功又擔不起這個定位,顯得名不副實。

賈老六本來聽他說「狗仗人勢」,心下已是十分生氣,只是一來枯葉道人劍法高強,他當真動了真怒,可也真不敢和他頂撞;二來這道人在江湖上名頭甚響,總舵主對他客氣,確也不假。

玄貞道人

四、韋小寶的內功

或許是由于主角武功極差,只能靠小聰明偷奸耍滑,這樣的設定過于驚世駭俗,所以在一開始,金庸確實是想過要讓韋小寶也成為絕頂高手的。

在連載版中,海大富教導韋小寶大慈大悲千葉手,這套武功雖然各版都有教,但連載版不同的是,這版的大慈大悲千葉手需要搭配內功一起修煉,等于說韋小寶很早就接觸到了內功,當然海大富教韋小寶內功不是什麼好心,而是為了讓自己給韋小寶下的毒藥慢點發作,讓韋小寶吃苦更久。海大富死后,韋小寶搜刮海大富的遺物,還得到了海大富的武功秘笈,于是韋小寶自行修煉。

后來陳近南再教了獨門內功給韋小寶,在后續的版本中,韋小寶是一點都沒練,但在連載版中韋小寶為了應付陳近南的檢查,確實認真修煉了的。

又因為韋小寶自己不知道這兩門內功是不能混雜在一起修煉的,他的兩個師父一個海大富已經死了,一個陳近南不在身邊,于是一門武學中「從所未有之奇」的武功出現了。

韋小寶只練了九日,便已將海老公遺經上的第一圖練完,只是所用的方法,卻是陳近南所授。每次照著圖中紅綫所示將紅綫在全身游走一周,跟著便出一身臭汗,被褥上淋淋漓漓盡是汗水,【卻是說不出舒服受用,身子輕飄飄地,幾乎便欲飛起來一般】,他還道上乘內功確須如此修習,其實卻是無意之間,已將兩門截不相同的武功揉合在一起。

但是大抵是金庸為了趣味性和求創新,金庸在之后的內容中刻意地將韋小寶設定為武功不行,而后續版本干脆把韋小寶勤修內功的設定刪了,韋小寶只精通扔石灰和逃命用的神行百變輕功。

韋小寶

五、齊元凱的身份

康親王在天地會劫鰲拜的事件中被傷,于是花了大力氣請來一批高手來府上,其中有一個叫齊元凱的人武功不弱,同時身份成謎,他來康親王府的目的是為了那部《四十二章經》,后來找到了康親王府上的經書,暫時藏在了瓦片低下,被韋小寶偷走,齊元凱這個角色在這章之后也沒再出場過,他究竟屬于哪一方也就成了一個謎。

我們來看書中內容,齊元凱為了這部《四十二章經》拿出了一萬兩銀子買通康親王府上仆人,雖然后面將仆人殺了滅口,但有如此巨資,說明此人要麼是家勢非同小可,要麼是后背后的勢力財力雄厚。但如果是前者,意味著此人可能是屬于個體戶,個人認為可能性不大,畢竟此時知道《四十二章經》秘密的無非就那麼幾股勢力,清廷皇室、神龍教、密教。突然多出一個個體戶知道秘密,劇情安排上既突兀又沒什麼必要。

而這三股勢力中,第一個可以直接排除掉,后文康熙知道《四十二章經》的重要性后,直接下令康親王把經書呈獻上來,根本不需要派人去偷,而其他皇室成員只知道經書埋藏著的是大清的龍脈,并不知道寶藏,沒有偷的動機。那麼就只能從神龍教和密教中去選,二選一的話,總得來說還是神龍教的機率大些,密教知曉《四十二章經》的秘密似乎比較晚了,很可能是假太后毛東珠為了對付九難,這才把秘密透露,借密教之手奪經書,此時劇情還沒有到那個時間段。況且清代崇信佛教,如果密教盜經,完全可以派一個喇嘛去康親王府上應聘高手,反而更容易得到康親王的信任,不需要找齊元凱這個漢人。

齊元凱

六、胖頭陀跟玉林禪師的仇怨

連載版的胖頭陀和瘦頭陀被稱作矮尊者和高尊者,武功也比后來的版本更強,這里不多說,這版的胖頭陀跟順治出家的師父玉林老和尚似乎有什麼深仇大怨,韋小寶當時隨口說了一句你敢殺我,十八羅漢抓了你,把你「恢復原狀」,讓胖頭陀聽得神色大變,隨后胖頭陀說諒他們沒這個本事。韋一笑聽后又回了一句,他們不行,玉林大師可是知道。哪知道這句話直接說得胖頭陀大怒,表示玉林老和尚敢來,自己就當場把韋小寶的腦袋踩碎,把韋小寶嚇了一跳。

玉林老和尚是順治皇帝的師父,二人既然有深仇大恨,而這個仇恨似乎就是跟胖頭陀身材變形有關,這背后能寫的故事只怕不少,劇情中提到胖瘦二頭陀當初豹胎易筋丸發作,是因為洪教主安排他們辦了一件很艱難的事情,時間用了太多,回程路上藥效發作,導致瘦頭陀一腳把船的桅桿踢斷,耽誤了更多時間,使得二人一個變得矮胖,一個變得高瘦,那麼在連載版中,這件極其艱難的事情會不會跟玉林有關,害的二人形貌大變,才讓胖頭陀如此憤恨呢?

胖頭陀

七、神龍教潛伏在皇宮的臥底

神龍教在皇宮中派去的臥底其實有六個人。

黑龍使鞠躬更低,說道:「屬下受教主和夫人的大恩,粉身碎骨,也難圖報。實在這事萬分棘手,【屬下派到宮里的六人之中】,已有鄧炳春、柳燕二人殉教身亡。還望教主和夫人恩準寬限。」

除了我們知道的毛東珠、柳燕、鄧炳春外,直到書末有三人未曾現身,考慮到毛東珠在皇宮中當了多年的太后,這個身份很容易就能讓神龍教的這些人物身居要職,而毛東珠曾隨著康熙一同上五臺山,這段時間中,對真太后的喂食,必然是有這未出場三人中的某個負責,足以證實神龍教在皇宮仍有人手。

然后這幾個人金庸顯然也是寫過就給忘了,三個版本都沒填坑。

神龍教

八、施瑯救鄭克塽

在鄭克塽和馮錫范首次試圖殺死陳近南的一役中,因為韋小寶丟石灰粉,馮錫范不得不選擇跑路,鄭克塽則被韋小寶放進了棺材里,在后續的版本中,是馮錫范暗中回歸殺死關安基,救走鄭克塽。但是在連載版中,救了鄭克塽的是施瑯,施瑯進一步挑撥離間,后面鄭克塽殺陳近南似乎有施瑯出的主意。但這個劇情又跟后面陳近南勸降施瑯時,施瑯的猶豫以及鄭克塽無論如何不同意施瑯回歸的劇情對不上,畢竟如果施瑯給鄭克塽出謀劃策,還救了他的性命了,那麼鄭克塽應該就坡下驢的同意施瑯回歸,不應該如此抗拒,這跟邏輯不符,所以金庸也給刪除了。

施瑯

九、九難的八個威震天下徒兒

韋小寶曾經跟九難打趣說,希望師父未來連收八個威震天下的弟子,這其實是一個小彩蛋,民間傳說有「江南八大俠」,包含有甘鳳池、呂四娘、白泰官等人,在三聯版的碧血劍中,金庸特意說這些人出自九難的門下。

韋小寶笑道:「師父收了我這個沒出息的徒兒,也算倒足了大霉。不過賭錢有輸有贏,師父這次運氣不好,收了我這徒兒,算是大輸一場。老天爺有眼,保佑師父以后連贏八場,再收八個威震天下的好徒兒。」

后來她盡得木桑絕藝,成為清初一代大俠,日后康熙初年的奇人韋小寶(見《鹿鼎記》)、雍正年間的著名英俠甘鳳池、白泰官、呂四娘等人都出自她的門下。

這些人中大抵以呂四娘最為出名,民間傳說中呂四娘殺死了雍正。不過金庸后面大概覺得這些角色很難在自己的書中出場,到了新修版反而把這個設定給刪除了。

呂四娘

十、天地會內的臥底

在鹿鼎書末,韋小寶再次會見了天地會群雄,結果前腳剛見到,后腳就被康熙知道了,這說明青木堂中仍然有康熙的臥底在,但金庸顯然懶得繼續告訴讀者臥底是誰。這里的原因或許是金庸覺得,此處只是告訴讀者,天地會必然不是康熙的對手,不需要更多深入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