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他得了正邪兩派的神功,卻太過于強大,金庸對他的下落只字未提

天空之城 2022/05/28

金庸筆下的江湖世界向來有正義邪惡之分,武功強弱之別。為了能夠在這個血雨腥風的武林中占得一席之地,很多江湖中人都無所不用其極地勤學苦練,將自己的武功修為練到登峰造極的境界。

人有好人、壞人,武功是否也有好壞之分?其實,金庸曾借著任我行說過一段話,將武功是否有正邪之分闡述得一清二楚——任我行道: 「同樣的一招,打死了壞人便是好招,若打死了好人就是惡招。刀劍也一樣,殺死了好人便是壞刀壞劍,用來殺了奸人,那是好刀好劍。」

一、好人用「惡招」

日月神教的教主任我行,曾憑借一門「吸星大法」讓江湖群雄談之色變。的確,任我行的吸星大法一旦施展成功,對手的內力就會猶如洪水決堤一般源源不絕地涌入體內,如此「不勞而獲」的巧取豪奪確實讓江湖群豪咬牙切齒。

然而這門武功到了令狐沖的手里卻變了性質,只因令狐沖是一位俠肝義膽的正義之士,他樂于助人、揚善除惡,就算有吸星大法在手,也不會依仗此門神功為非作歹。

《倚天屠龍記》的張無忌也一樣,他身世凄涼,十歲的時候不僅親眼目睹雙親慘死,還中了玄冥神掌痛不欲生。

長大之后,張無忌雖然屢次邂逅奇遇練成了一身超凡脫俗的絕世神功,但面對仇人、對手,張無忌依舊宅心仁厚甚至心慈手軟。

張無忌光明磊落,就算他練成了明教的乾坤大挪移,依舊是一位俠義之士。

有意思的是,張無忌還練成了圣火令上的神秘武功。原文寫道,由于圣火令上的武功乃山中老人所創, 張無忌起初修煉之時倒不覺得有什麼,可當遭遇勁敵將圣火令上的招式發揮得淋漓盡致之時,突然哈哈哈仰天笑了三下,充滿了邪魅乖戾的味道。

然后到了倚天的末尾,張無忌依舊選擇了和趙敏退出江湖,他不僅將《武穆遺書》傳給了徐達,還將勝利果實拱手相認,任由朱元璋在明教胡作非為。

金庸清楚地寫道,張無忌和趙敏一同前往蒙古,從此再也不過問江湖的是是非非。

對于令狐沖,金庸也將他的歸宿闡述得一清二楚——令狐沖和任盈盈隱居在杭州的梅莊,二人不僅可以無憂無慮地琴簫合奏,還可以利用梅莊地下的密室困住瞎了眼的林平之,只因令狐沖答應了小師妹,要照顧小林子一輩子。

然而金庸筆下還有一位主角,他也得了正邪兩道的神功,卻因為實在過于強大,金庸對他的下落只字未提。

二、玄幻神奇的《天龍八部》

眾所周知,金庸的《天龍八部》以玄幻神奇著稱,只因書中的武功被作者設置得玄幻修仙,大有霞舉飛升的味道。

好比段譽的北冥神功,比任我行的吸星大法有過之而無不及。段譽只是修煉了北冥神功36幅練功圖的兩幅,就能瘋狂地吸取他人的內力,就連大輪明王鳩摩智也慘遭「毒手」,被段譽吸干了內力,淪為平庸之輩。

除此之外,返老還童的八荒六合唯我獨尊功,催動天下任何武學的小無相功都將天龍時代的武學推到了巔峰。尤其是當段譽的手指能夠射出六脈神劍的劍氣,做到有質無形、隔空傷人的時候,身為讀者的我們不禁為金庸的奇思妙想嘖嘖稱奇、拍案叫絕。

或許是因為北冥神功、六脈神劍過于匪夷所思,段譽只是打通了大拇指的少商穴,他的六脈神劍也是時靈時不靈。然而對于段譽的結拜兄弟虛竹來說,他的武功更是到了幾近修仙、脫離武俠范疇的可怕境界。

金庸寫道,虛竹曾將幾枚松球扣在手里彈出,就發出「嗤嗤嗤」的聲響,頓時就將數位江湖好手打死。要知道的是,此時的虛竹只不過剛剛得了無崖子的內力,初來乍到的他還不會應用逍遙派的武功,卻在童姥的指點下瞬間射殺了數位高手,的確讓人瞠目結舌。

待虛竹得了逍遙三老的內力之后,走上縹緲峰的虛竹又在梅蘭菊竹的指引下鉆進了密室。 密室的石壁上刻滿了許多神功,虛竹照著圖中所示練了一會,就感覺凌虛欲起,只不過好像差了一點什麼,這才沒有成功。

在新修版的《天龍八部》里,金庸還寫道,虛竹得到了蕭峰的傳承,一夜之間就練成了打狗棒法和降龍十八掌。

可以預見的是,虛竹日后只要花點時間沉淀武學,他便能練成石壁上的神功,達到羽化飛仙的修仙境界。

三、下落不明

正是由于虛竹的修為已經脫離了武俠范疇,對于這麼一位強大的角色該何去何從,金庸選擇了只字未提。

否則以虛竹一身驚世駭俗的神功,放眼天下,誰能將他輕松擊殺?可若說虛竹老死的話,他體內涌動著洶涌澎湃的內功,還練成了石壁上的神功,早已不是血肉之軀的虛竹如何會生老病死?

但若說虛竹尚在人間,為何他的后人沒有出現在射雕時代?為何靈鷲宮也在江湖里銷聲匿跡?可要強行續寫虛竹后人的故事,豈不是崩壞了射雕時代的武學架構?有這等高手存在,華山論劍還有王重陽什麼事?

想來思去,金庸選擇了絕口不提,任由讀者插上想象的翅膀。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