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斗酒僧強于王重陽,他到底是誰?并不是虛竹,蕭峰和段譽道出答案

天空之城 2022/05/01

《倚天屠龍記》中,少林、武當、峨眉三派崛起都是因為一本《九陽真經》,若這部武學寶典只在此作中提及,前作中毫無鋪墊的話,那難免會給人一種「金庸也不過想一出是一出」,而這就是金庸故事的魅力所在,《神雕俠侶》書末還就提及過這本經書。

《神雕俠侶》書末,覺遠大師帶著小徒弟張君寶追捕瀟湘子和尹克西,就是為了奪回他們偷走的《楞伽經》,而《九陽真經》就在那經書的夾縫中。

不過《九陽真經》的來歷是有鋪墊的,可它的作者又會是誰?斗酒僧這個角色始終是給人一種突兀之感,什麼樣的高人能勝過王重陽?細品原著,或許就能弄明白斗酒僧到底是誰。

一、無名僧人,憑什麼贏天下第一高手?

王重陽是何許人也?那可是第一次華山論劍中力壓東南西北四絕奪魁之人,是當之無愧的天下第一高手。

第一次華山論劍可不是《神雕俠侶》書末第三次華山論劍那種口頭論武,金庸雖沒將這段故事一五一十地寫出來,卻也借周伯通的視角提及過當年的場景。

原文道:「 那時是在寒冬歲盡,華山絕頂,大雪封山。他們五人口中談論,手上比武,在大雪之中直比了七天七夜,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四個人終于拜服我師哥王重陽的武功是天下第一。

(僧人喝酒劇照)

能夠在長達七天七夜的對決之后,將另外四人打服,足以證明王重陽與他們的差距應該不只是半籌,而東南西北四絕在「雙雕」的故事中可謂橫著走,除了遇上同為五絕的對手,武林中無人能夠攔得住他們。

很難想象當年勝過東南西北四絕的王重陽居然會敗在一個不知名的僧人手中,這設定是否有些不合理?

正如文章開篇所述,金庸的故事并非想一出是一出,莫非斗酒僧這個角色在其他的故事中也早有鋪墊,是某位前輩高人,所以王重陽敗給他也不足為奇?

他莫不是那身兼逍遙派掌門與靈鷲宮宮主之位的虛竹?

二、為儒為道為僧,與虛竹的經歷不符

張無忌翻開《九陽真經》的最后一頁,便看到了其作者斗酒僧留下的「遺言」。

原文道:「 他不說自己姓名出身,只說一生為儒為道為僧,無所適從某日在嵩山斗酒勝了全真教創派祖師王重陽,得以借觀《九陰真經》,雖深佩真經中所載武功精微奧妙,但一味崇揚‘老子之學’,只重以柔克剛、以陰勝陽,尚不及陰陽互濟之妙,于是在四卷梵文《楞伽經》的行縫之中,以中文寫下了自己所創的「九陽真經」,自覺比之一味純陰的《九陰真經》,更有陰陽調和、剛柔互濟的中和之道。」

(張無忌劇照)

從這里來看,這位高人的經歷與虛竹是不符的,他是先為儒,再為道,最后才當了和尚,而虛竹自幼生長在少林寺,自然是先當的和尚,后來拜了無崖子為師,入主逍遙派,得了個道號「虛竹子」,順序不符。

所以這位前輩應該不是虛竹,而更有可能是逍遙派的另一位高手,原因就藏在斗酒僧的「遺言」中。

三、斗酒?逍遙派前輩也有過類似經歷

斗酒僧為何被稱為「斗酒僧」?很簡單,就因為他在書中只被提及過一次,而他與王重陽比試的方式就是斗酒。

說來奇怪,頂尖高手的對決,為何要以斗酒的方式來進行?而且對于王重陽而言,對方可是不需要付出任何代價的,要知道他當年之所以召集東南西北四絕展開華山論劍就是為了要堂堂正正的贏下這四人,讓這四人,也讓世人斷了爭奪經書的想法,莫再因爭搶經書而枉添傷亡,他為何要以《九陰真經》作為籌碼與對方去做這麼一次毫無意義的對決?

(虛竹劇照)

道理很簡單,當你沒得選的時候,自然就只能答應對方的要求,換言之,斗酒僧的實力可能遠在王重陽之上,所以王重陽不得不「應戰」。

而如果這位斗酒僧是段譽的話,那麼一切就很好解釋了。

段譽早年間是大理世子,自然是飽讀詩書,這一點從他精通《易經》也能看出,算得上是「為儒」,而后來他又拜了神仙姐姐為師,入了逍遙派,盡管沒正兒八經的穿道袍,卻也以逍遙派門人自居,算得上是「為道」,而在新修版書末,金庸為段譽加上了一段結局。

原文道:「大理(史稱‘后理’)憲宗宣仁帝段譽,登基時年號‘日新’,后改文治、永嘉、保天、廣運,共有五個年號, 其后避位為僧,一共做了四十年皇帝,傳位于其子段正興。」

如此一來,他又符合最后「為僧」的設定了,所以那斗酒僧就極有可能是段譽。

有人問,段譽能活那麼久嗎?答案是肯定的,天山童姥就提到過,一個內力深厚的人,若不散功,便極難死去,而段譽在書中足足吸走了二十六位高手的內力,加上他自身習武所得的內力,其內力之深是震古爍今,長壽一點也實屬正常。

而斗酒僧與王重陽比試的方式是「斗酒」,這也符合段譽的人設,倒不是說他酒量極佳,而是在于他在斗酒方面有經驗, 你且看他當年是如何贏過蕭峰的?

(蕭峰、段譽劇照)

原文道:「段譽未喝第三碗酒時,已感煩惡欲嘔,待得又是半斤烈酒灌入腹中,五臟六腑似乎都欲翻轉。他緊緊閉口,不讓腹中酒水嘔將出來。突然間丹田中一動,一股真氣沖將上來,只覺內息翻攪激蕩,便和當日真氣無法收納之時的情景相似,當即依著伯父所授的法門,將那股真氣納入大錐穴。體內酒氣翻涌,竟與真氣相混,酒水是有形有質之物,不似真氣內力可在穴道中安居。 他沒法安頓,只得任其自然,讓這真氣由天宗穴而肩貞穴,再經左手手臂上的小海、支正、養老諸穴而通至手掌上的陽谷、后豁、前谷諸穴,再由小指的少澤穴中傾瀉而出。」

他能夠憑借六脈神劍將酒從指尖排出體外,達到醒酒的目的,那王重陽不知其中門道,只是傻乎乎地與他推杯換盞,自然會在酒量上敗給段譽了。

從種種細節來看,斗酒僧這個角色應該不是虛竹,而更有可能是段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