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難怪楊過說要娶小龍女時,郭靖會對他動殺心,你看郭靖的情敵是誰

天空之城 2022/06/23

楊過和小龍女算得上是金庸筆下最苦命的一對俠侶,小龍女還相對薄涼一些,或許她對各種遭遇也都看得淡,而楊過是個至情至性之人,他經歷的種種不幸都是刻骨銘心的,就如同黃蓉說的那樣「 過兒一生孤苦,他活到三十多歲,真正快活的日子實在沒幾天」。

不過楊過夫婦后來的情路之所以會那麼坎坷,很大一部分原因還是因為郭靖當年的阻攔,若當年英雄大會之后,楊過和小龍女便結為夫妻,后續的一系列悲劇或許也就不會發生了,而郭靖當著天下群雄的面反對他們二人成婚,無形中給了二人巨大的壓力,繼而小龍女出走,引出無數悲劇。

話說回來,為何郭靖會因龍楊二人的婚事而暴怒?他到底在氣什麼?

一、郭靖棒打鴛鴦

當年的英雄大會上,小龍女與楊過師父對抗金輪法王師徒的橋段足夠驚艷,郭靖看著曾經那個不學無術的小侄子如今搖身一變成了正道俠士,自然是無比欣慰的。

在小龍女擊敗金輪法王之后,她一度被推到了「武林盟主」的位置,可見當時龍楊二人是深得人心的,但當他們提出要結為夫妻時,旁人還沒說什麼,郭靖先怒了,他甚至直接揚言要殺了楊過。

(郭靖、黃蓉劇照)

原文道:「小龍女吃了一驚,伸手便格。 郭靖武功遠勝于她,此時盛怒之下,更出盡全力,一帶一揮,將小龍女拋出丈余,接著手掌疾探,抓住了楊過胸口‘天突穴’,左掌高舉,喝道:‘小畜生,你膽敢出此大逆不道之言…… 郭靖左掌高舉,這一掌若是擊在楊過天靈蓋上,他哪里還有性命?群雄凝息無聲,數百道目光都望他著手掌。’

郭靖愛之深責之切,他會因為楊過這違背世俗禮法之舉而生氣倒也正常,但也萬萬沒到要直接痛下殺手的地步,不是嗎?郭靖此時的怒火絕不僅僅只是因為楊過的舉動而已,或許另有原因。

二、小女受辱

莫不是郭靖覺得自己受辱,才會怒火中燒?

畢竟在楊過表明自己要娶小龍女之前,郭靖是有心將郭芙許配給楊過的,他對小龍女好生客氣,認為對方作為楊過的師父,也該希望自己的徒兒能夠有段美好的姻緣,再加上郭靖也算有些武林威望,至少從旁人的視角來看,郭靖這是在讓女兒「下嫁」給楊過,小龍女及楊過自然都不會有異議。

哪料接下來發生的事完全超乎郭靖的預料,小龍女的語氣還算緩和,而楊過則直接破了防:「 我做了什麼事礙著你們了?我又害了誰啦?姑姑教過我武功,可是我偏要她做我妻子。你們斬我一千刀、一萬刀,我還是要她做妻子。

(楊過、郭芙劇照)

要知道那可是英雄大會,武林群雄不說到齊了,至少也是來了不少有頭有臉的人物,而郭靖有心嫁女,卻被對方當眾拒絕,而且是寧娶自己的師父也不娶郭大小姐,此事的確會讓郭靖臉上無光。

其實以郭靖的頭腦,他或許在第一時間還不會覺得這事丟了自己的面子,再退一步說,即便他意識到了這一點,以他的人品,也斷然不會因自己的面子受損而要殺愛侄。

在筆者看來,郭靖之所以會在此時暴怒,或許還是因為另一個原因,那就是他曾經的情敵。

三、曾經的情敵

當年郭靖與黃蓉是兩情相悅,但古人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不是說黃蓉喜歡郭靖,就一定能嫁給郭靖的,這事還需得到黃藥師首肯。

黃藥師為了挑選女婿是設下了三道試題,比試的雙方是歐陽克與郭靖,而當時的情況來看,黃藥師設下的三道試題其實都是更偏向歐陽克的,論武功,郭靖不如歐陽克,論音律、背書,那肯定都是風流倜儻的公子哥歐陽克更有優勢。

(黃藥師、郭靖劇照)

事實上書中還明確提到了黃藥師的想法:「(黃藥師)他絕頂聰明,文事武略,琴棋書畫,無一不曉,無一不精,自來交游的不是才子,就是雅士,他夫人與女兒也都智慧過人,想到要將獨生愛女許配給這傻頭傻腦的渾小子,當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 瞧他站在歐陽克身旁,相比之下,歐陽克之俊雅才調無不勝他百倍,于是許婚歐陽之心更是堅決。

可以說從當時的局勢來看,郭靖幾乎是要失去黃蓉了,哪怕他再大度,他也難免對歐陽克這情敵有些情緒,而你看歐陽克曾經做過什麼?

歐陽克身邊是有不少小妾的,而那些小妾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徒弟,這一點原著中寫得很清楚:「這歐陽克武功了得,又仗著叔父撐腰,多年來橫行西域。 他天生好色,歷年派人到各地搜羅美女,收為姬妾,閑居之余又教她們學些武功,因此這些姬妾又算得是他女弟子。這次他受趙王之聘來到燕京,隨行帶了二十四名姬人,命各人身穿白衣男裝,騎乘白駝。」

(歐陽克劇照)

這或許才是郭靖聽聞楊過要娶自己的師父時暴怒的原因,當年他那情敵歐陽克便是個不守禮法之人,如今眼看愛侄又要淪為與那惡人一般的模樣,那段往事難免涌上他的心頭。

郭靖是個十分傳統的人,在他的觀念中,一個人若是入了歧途難免一步錯步步錯,若他不在此時制止楊過的「荒唐行為」,誰知道楊過后來還會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

其實從一個長輩的角度來說,郭靖的擔憂是有必要的,當然,其中也夾雜著一些個人情緒,但他的初衷的確是為楊過好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