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紀曉芙被強迫后,為何會死心塌地愛上楊逍?金庸用七個字說出答案

天空之城 2022/07/03

都說男人的性與愛是并存的,而女人要先決定愛后才會有性的存在。以違背女子意愿為前提,使用強迫威脅等手段迫使女子與其產生的[性.行.為],在現代社會被我們稱作強奸。

在金庸的小說中,也有這樣違背倫理道德的情節,這兩位在金庸小說中被強迫的女子,其實也是存在區別的。

這兩位中一位是天仙下凡的小龍女,被她的鄰居尹志平給輕薄了;另一位就是峨眉女俠紀曉芙,在書中認為「輕薄」紀曉芙的是明教光明左使楊逍。

這兩位女子為什麼看似都是被強迫的,但是為什麼對于尹志平,卻是萬人唾罵從未有人給他正名,而楊逍不管是書中、劇中,都沒有被人指著鼻子罵,反而還讓他有一個叫做楊不悔的女兒。

這兩對被說成都是強迫女方的事情,男方都是四十多歲的阿貝級別,女方都是十幾二十歲上下的妙齡女子,讓觀眾多少會更加偏向女方說辭一些,但是這兩對到底有何不同?其實早在金庸先生的筆下就埋下了答案。

紀曉芙與楊逍的各種表面瓜葛

紀曉芙是漢陽金鞭紀老英雄的女兒,是峨眉派第四代的弟子,更是峨眉掌門滅絕師太的愛徒,因為她天生筋骨奇特,加上其后天的吃苦耐勞的性格,使得紀曉芙生的滅絕師太的喜愛。

在滅絕師太眼中,紀曉芙被當做峨眉派下一代掌門在培養,想讓紀曉芙未來接她滅絕師太的衣缽。

在那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滅絕師太與紀曉芙的父親合計后,為她與武當弟子--殷梨亭定下了一門門當戶對的婚約,想要以此來鞏固她作為滅絕繼承人的地位。

但是,老天爺如果讓事情按照規矩走,那麼就不會《倚天屠龍記》這部小說什麼事了,所以,這些原來定好的故事,都是要被打破的。

按照紀曉芙自己被滅絕師太捉住以后交代的情況是:當年他們師兄弟十六人奉滅絕師太的命令下山尋找謝遜的下落,紀曉芙就是在這途中的川西遇到楊逍。

楊逍看到貌美如花的紀曉芙之后就動了心,從此一路尾隨紀曉芙,想要贏取紀曉芙的芳心。用紀曉芙的話來說就是:「從川西開始我就被楊逍跟蹤糾纏,自此自己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被楊逍纏著的紀曉芙,打不過只能躲,按照紀曉芙的說法,她躲都沒有躲得過楊逍,被楊逍的跟蹤糾纏下,被迫以未婚之身為楊逍生下來一個女兒,就是后來的楊不悔。

這里就很是矛盾,紀曉芙說自己是被迫產女,但是為什麼卻要讓女兒不僅姓了楊,還要起名為「不悔」這個名字?

紀曉芙到底不悔的是什麼?是對于未婚生下女兒的不悔?還是對于與楊逍相識從而孕育出女兒并將她帶到這個世界的不悔?還是對自己內心早就對楊逍產生的愛,但是迫于自己身份不得不選擇性地說兩人故事的做法的不悔?

其實,紀曉芙才是一個真正的話術大師,她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實情,她敘述的每一件事也都是有證可依的,只不過,她說的都是她的師傅滅絕師太等人想聽的那一部分。

而真正的全部真相,其實在紀曉芙的敘述過程中都被巧妙地遮掩了起來。紀曉芙這麼做也是為了自己與女兒能夠留住性命罷了。

事情的全部真相往往與表象千差萬別

事實上被紀曉芙選擇性隱瞞的真相到底有多少?我們先來看看紀曉芙話中前后矛盾的地方。

原著中紀曉芙被滅絕師太擒住以后和盤托出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師傅,那一年咱們得知了,天鷹教王盤山之會的訊息后,師傅便命我們我們師兄妹16人下山,分頭打開金毛獅王謝遜的下落。弟子向西行到川西大樹堡。」

在這里紀曉芙就已經開始了她混淆時間的打算,因為天鷹教的王盤山之會,是在殷素素和張翠山流落冰火島之前,由殷素素主持的召開的。

在這個武林大會開完之后,殷素素和張翠山才在大海漂泊數月,后來兩人才在冰火島結成連理,并且殷素素懷胎10月,誕下了兩人愛情的結晶--張無忌。

此時被滅絕師太找到紀曉芙的時候,張無忌已經14歲,也就是說向滅絕師太講述這一切事實的時候,紀曉芙和楊逍已經恩怨癡纏了15年。

同時原著也清清楚楚寫著,紀曉芙帶楊不悔到胡蝶谷求醫時,楊不悔是八九歲的樣子,也就是說,從紀曉芙結識楊逍,到紀曉芙生下楊不悔,這期間經過的不是短短的幾個月,而是整整六年的時間。

另一個事實就是:張三豐百歲宴的時候,紀曉芙被強迫后的第一次再登場之時,她偷偷摸摸藏起來的孩子也就是此時的楊不悔已經三歲了。

從川西相識,到生下楊不悔,六年的柴米油鹽、恩怨癡纏,在紀曉芙被滅絕師太抓獲以后,只能被紀曉芙以一句「弟子千方百計躲避于他,可是始終擺脫不掉」給淺淺的描畫給了所謂的名門正派的人們眼前。

另一個讓人對紀曉芙的被強迫的實施產生疑問的地方就是,女兒楊不悔能夠被楊逍認出來的鐵焰令的存在,以及女兒楊不悔在介紹自己的說法。

嘴上說著已經向滅絕師太全盤托出的紀曉芙,卻貼身攜帶著楊逍給她的定情之物,并且一直隱瞞著自己的師傅。

楊不悔被教育的對于楊逍沒有半點怨言,甚至能夠將母親給自己起名的緣由當著眾人自豪地講出來。可見在滅絕師太想聽到的話以外,紀曉芙為了能與女兒活命,將事實真相遮掉多少。

作為金庸先生為紀曉芙與楊逍二人之情,埋得最深的一個線,就是金庸將它包裹在了七個字里,藏在原著的邊角,只帶有些人巨眼識珍。這七個字便是紀曉芙向滅絕師太,講述兩人時間事情的那一章節的章回名--不悔仲子逾我墻。

這七個字是來自于詩經當中著名的將仲子的一個典故:講的是熱戀中一對青年男女的一次相會,男子十分情急想要見到自己夜思日想的女子,甚至想要躍墻、過園來與女子相會。

女子卻因為禮教家規等約束,心中對于男子的相見是又愛又怕、憂慮惶急,于是她只能夠不斷對男子反復申說:「將仲子兮,無逾我墻。」

女子的意思是在告訴男子,不是我不愛你,實在是我畏懼父母,兄弟,鄰里這些人的言語,怕那被世人如此看重的女子聲譽,然而無論女子怎麼說自己的擔心憂慮,男子心中的熱情還是沒有半分的減少,還是不顧一切要與女子越靠越近。

這句詩大概就是楊逍和紀曉芙之間被掩埋起來的全部真相,六年時間的恩怨糾纏讓楊逍和紀曉芙之間產生由怨轉愛,兩人之間也產生了深厚的感情。但是橫亙在他們兩個之間的卻是整個時代正、邪兩派之間的鴻溝。

這道鴻溝是正邪之分,門第之見。所以最后紀曉芙在師傅的命令與楊逍的性命之間做選擇的時候,只能選擇讓滅絕師太將自己的頭骨震碎,以此來維護這兩個對于她來說都十分重要的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