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拿著雞毛當令箭的瓦舒金,在戰爭中插手指揮,害了蘇軍的精銳部隊!

在蘇德戰爭初期,蘇聯紅軍的損失可謂是慘絕人寰,數百萬軍隊先后被德軍合圍殲滅,國土也是被德軍占據了不少。而蘇聯紅軍之所以會輸得這麼慘,除去因缺乏戰爭準備而被打的狼狽不堪之外,就只剩下被一群軍事外行們插手指揮的原因了。比如說西南方面軍的軍事委員瓦舒金,他自認為自己很懂,可真打起仗來確實百無一用,甚至于可以快速地消滅己方的精銳部隊,只要他胡亂插手指揮就可以了。

一、荒唐的第003號命令

1941年6月22日夜,西南方面軍司令部,方面軍司令基爾波諾斯上將正看著作戰部長巴格拉米揚上校帶來的命令發愁。這份戰報是莫斯科的國防人民委員會和總參謀部發給西南方面軍司令部的,這是一份樂觀的命令樂觀到昏了頭。

毫不掩飾地說,基爾波諾斯將軍作為一個飽經考驗的老布爾什維克,此刻有了一種想找塊磚頭拍死自己的念頭,原因就在于這份命令實在是昏了頭的。

這份命令就是著名的《國防人民委員會第3號令》,有些資料也稱之為《第003號命令》,是蘇聯紅軍在戰爭初期的第一個反擊命令,要求蘇聯紅軍在全線發動反擊,其中關于西方面軍的部分內容如下: 在保持與匈牙利邊境線防衛力量不變的情況下,第5和第6集團軍以盧布林地區為中心發動進攻,調用至少5個機械化部隊和前線的空軍力量,保證包圍和消滅沿弗拉基米爾-沃倫斯基-克里斯通波爾一線的敵軍有生力量,并于6月24日占領盧布林地區。

這份命令實在是昏了頭,西南方面軍現在連守住自己的戰線都成問題,而命令卻要求他們發動反擊? 老實說,基爾波諾斯后悔在之前的戰報中,沒有讓自己的部下寫上真實情況了,結果才讓上面做出了錯誤的判斷。

在之前發給莫斯科的戰報中,他們樂觀地表示他們已經抵擋住了德軍的進攻,可現實情況卻遠遠不是這樣。 目前西南方面軍的第5集團軍和第6集團軍是分批次投入戰斗的,德軍裝甲部隊已經在多處突破了蘇軍的防線,而這些情況完全沒有告知莫斯科,也沒有匯報西南方面軍處于十分危險的境地。

沒辦法,方面軍司令部搞不清楚戰況,又不敢給莫斯科發去壞消息,生怕被扣上「驚慌失措」的帽子,所以發去的都是些樂觀的戰報—— 如果被扣上「驚慌失措」的帽子,那麼估計距離去盧比揚卡「包吃包住」就不遠了。

基爾波諾斯將軍沒法說自己的部下什麼,因為換做是他的話,估計也會這樣做的。畢竟,誰也不希望被那些戴著藍帽子的內務部人員送進盧比揚卡「包吃包住」,或者得到一顆7.62花生米。

那麼,擺在面前的問題就很明確了——關于這份命令到底要不要執行?

二、軍事外行瓦舒金

有關于是否執行命令這一點,西南方面軍參謀長普爾卡耶夫中將旗幟鮮明地反對執行命令。他認為西南方面軍現在只能擋住敵人,奪回盧布林地區是根本不可能的。

在總參謀部規劃的進攻方向上有德軍不少于10個師的強大兵力,而西南方面軍現階段只能投入7個不滿員的師,兵力對比是10比7,如果要投入更多就得分批投入戰場。普爾卡耶夫將軍認為現在能守住戰線就不錯了,至于進攻?那可能是夢中才能存在的。

然而,西南方面軍的軍事委員會委員瓦舒金中將卻不這麼想,他認為普爾卡耶夫在軍事的判斷或許是正確的,但是在政治上完全不對。瓦舒金是個徹頭徹尾的軍事外行,對于行軍打仗一竅不通,卻偏偏喜歡插手軍事主官的決策。

這一次瓦舒金也搬出了他那套詭異的政治論調,他認為普爾卡耶夫說的全是扯淡的屁話, 蘇聯紅軍是以高度的進攻精神被訓練出來了,如果戰爭初期就轉入防御,放任德軍深入蘇聯腹地,這絕對是一個錯誤的做法。

激動之余,瓦舒金聲稱有時候7個師比10個師還強,同時他還對普爾卡耶夫做出了威脅,說對方可能是在驚慌失措。

相信我,如果普爾卡耶夫不是顧慮瓦舒金是個政工人員,恐怕他現在已經把瓦舒金拖到小樹林里暴打一頓了。瓦舒金這已經不是威脅,而是赤裸裸的恐嚇,逼迫方面軍司令部執行這道送死的命令。

對于這一點,普爾卡耶夫很清楚,基爾波諾斯就更清楚了,因為這是他們慣用的下作手段了。 瓦舒金這樣的軍事外行對于打仗是一竅不通,但是卻非常喜歡用一些下三濫的手段,來粗暴的干預軍事主官的決策,尤其是用「驚慌失措」這個詞來威脅他們。

瓦舒金這個人混蛋,但他的威脅可不是假的,基爾波諾斯和普爾卡耶夫都得三思而后行。最終,有關于命令是否要執行這一點,還是總參謀部的代表朱可夫大將抵達后做出了決斷。

朱可夫認為不應該討論命令,而應該去執行命令——不愧是在總參謀部當總參謀長的人,官面上模棱兩可的話說得不錯—— 但同時,朱可夫也認為即便反擊不能擊敗德軍,那至少也能牽制德軍的進攻吧?所以,集中五個機械化軍團的力量對德軍發動反擊,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三、倒霉的第八機械化軍

基爾波諾斯為了執行這道愚不可及的反擊命令,只能投入他手中的精銳力量進行反擊,其中就包括有西南方面軍里最精銳的機械化軍——第八機械化軍。

這個第八機械化軍是西南方面軍里的翹楚,不僅擁有九百余輛坦克,更配備有137輛新銳的T-34中型坦克和KV重型坦克。戰前這個機械化軍隸屬于第26集團軍,被調往了桑波爾以西地區。戰爭爆發后又劃歸給了第6集團軍,然后又被命令調往了利沃夫地區。

兩地之間相距有足足400公里,當時第八機械化軍就如同別的機械化軍一樣,裝備有大量的老式坦克,如T-26輕型坦克、BT-5快速坦克和BT-7快速坦克, 長達400公里的急行軍對于這些老式坦克造成了不小的負擔。

而蘇聯機械化軍受限于戰前的條例,本就在和平時期疏于坦克的維護和保養,因為大多數備用零件和坦克在和平時期都被封存入庫, 所以在戰爭突然爆發,部隊又進行急行軍的情況下,很多坦克的狀況已經十分堪憂,急需進行維護工作。

本來第八機械化軍的軍長里亞貝舍夫中將是希望可以對坦克進行維護保養的,可是反擊命令的下達打破了他的幻想。他們剛剛抵達利沃夫沒多久,新的命令就要求他們參與反擊,部隊必須按時抵達位于布羅德地區的集結地。

這一次又是80公里的急行軍,等到他們抵達布羅德地區時,已經有一半的坦克被拋棄在了路上。這些坦克被拋棄的原因,如果不是因為機械故障,那就是因為油料徹底耗盡。

按照方面軍的命令,第八機械化軍應該要對德軍的第1裝甲集群發動進攻,可現實問題是他們現在拿什麼去進攻? 坦克大多也出現故障,士兵們連續強行進攻也十分疲憊,他們在6月24日時已經是耗盡了絕大多數的油料,根本不可能發動進攻。

里亞貝舍夫希望能夠在獲得后方送來的補給后,在6月25日發動進攻。這一請求得到了西方面軍司令部和總參謀部代表朱可夫的認可, 但是基爾波諾斯和朱可夫下命令的時候顯然是忘了一個人——這個人就是那位軍事委員瓦舒金。

四、快速消滅己方精銳

瓦舒金在6月24日怒氣沖沖地找到了第八機械化軍,指責他們為什麼不立刻發動進攻,里亞貝舍夫也很無奈,他現在坦克有一半都被拋棄在了路上,部隊也沒有多少油料了,士兵們更是數日沒有合眼,難道讓他們推著沒有油料的坦克去進攻德軍嗎? 但是拿著雞毛當令箭的瓦舒金可不管那麼多,他要求里亞貝舍夫必須立刻發起進攻,否則就要處置里亞貝舍夫。

迫于瓦舒金的壓力,里亞貝舍夫只能同意抽調一個坦克團、一個摩托化旅和一個摩托化營組成快速縱隊,第八機械化軍的主力在獲得補給后發動進攻。

而且諷刺的是,指揮官根本不是一個富有經驗的軍官,而是一個名叫波別林的政委來指揮。 這個長著一張能說會道的嘴巴,講起話來慷慨激昂的波別林很是討瓦舒金喜歡,所以瓦舒金就要求里亞貝舍夫把部隊給波別爾指揮,讓他率軍去攻占盧布林。

不用多說,這個波別林其實沒有半點本事,是個徹頭徹尾的軍事外行,在他的指揮下部隊被打的一敗涂地,根本就沒法和德軍的裝甲部隊交戰。

而里亞貝舍夫也徹底被瓦舒金的混蛋命令坑慘了,他的機械化軍現在就是張開的拳頭,只能以添油戰術投入到對德軍的進攻之中。這樣的進攻方式注定了不可能取勝,只會被德軍打得找不到北。

到了6月27日的時候,第八機械化軍幾乎是被德軍打垮了,里亞貝舍夫本人也身負重傷,他只能向方面軍司令部申請讓部隊向克列梅涅茨方向撤退。

西南方面軍司令部同意了這一命令,可是命令剛下達三小時后憤怒的瓦舒金就來了,他要求重傷的里亞貝舍夫重新發動進攻,否則就槍斃里亞貝舍夫。 里亞貝舍夫實在是惹不起這帶著紅色臂章的家伙,只能讓部隊轉向回去,用最后180輛坦克向德軍發動最后的進攻。

瓦舒金看到里亞貝舍夫帶著部隊去進攻了,他自己也心滿意足地返回了方面軍司令部。 而倒霉的里亞貝舍夫和第八機械化軍呢?他們一頭撞進了德軍的防區,然后被德軍徹底合圍了。

結語

6月29日,瓦舒金返回了西南方面軍司令部, 也是在這時候他知道了西南方面軍其實早就讓第八機械化軍撤退了,不光第八機械化軍撤退了,就連他兩翼的第四機械化軍和第十五機械化軍也撤退了,第八機械化軍已經被他送進絕地去了。

現在拿著雞毛當令箭的瓦舒金再也樂觀不起來了,他意識到自己犯了巨大的錯誤,不久之后可能就要被送進「盧比揚卡」了,他變得消沉了起來。

數日后,又有壞消息到了西南方面軍司令部,第八機械化軍的第十二坦克師副師長帶來了更壞的消息,第八機械化軍被徹底打垮了,第十二坦克師和第三十四坦克師的師長都已經戰死殉國了。 里亞貝舍夫只能選擇帶著殘部突圍,沒能突圍出去的人則被包圍在了杜布諾地區的森林里,被德軍消滅只是個時間問題了。

現在好了,多虧了瓦舒金的胡亂干涉,第八機械化軍這個精銳的機械化軍算是徹底完了蛋。 而瓦舒金呢?這個家伙在遭受了連續打擊后心態徹底崩潰了,直接離開司令部舉槍自盡了。我們不知道他是因為自己的錯誤而羞愧自盡,還是因為懼怕被上級追究責任而畏罪自盡,但他死了也好,至少算是給那些被他害死的第八機械化軍將士一個交代了,誰讓他在那里胡亂指揮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