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故事:這樣的人間極品男,白月光不稀罕,她:我要了
2023/02/10

01

齊言,今年二十五歲,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財務,收入可觀,人美身材好,穿衣打扮時髦漂亮。

最重要的是,她是個愛恨分明、有仇必報的女人!

這不,她剛發現丈夫丁哲跟她最要好的一個小姐妹——杜微靈,雙雙瞞著她跑到城區一個新開發的度假村,去嗨皮,并且晚上睡在同一個房間里后,

她立馬實施了報復計劃!

第一,她先給他們送了一份大禮——一頂綠帽子!

國人最喜歡講究禮尚往來了,她更要把它發揮得淋漓盡致!

對,她要睡杜微靈的丈夫!

今日下午三點,她把杜微靈的丈夫——江楚約了出來。

見面地點,就是江氏集團旗下的一家名字叫「江南」的咖啡店里!

「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我只能給你五分鐘的時間。」

走入咖啡店,江楚拉開椅子坐到齊言的對面。

他一邊看著腕上那只價格不菲的名表,一邊說:「晚點我得回公司給員工開會。」

他相貌堂堂,五官十分驚艷,目光深邃,哪怕隨意瞥來的眼神,都電得人渾身酥麻。

齊言有一點想不通,

這樣的人間極品的男人,杜微靈干嘛不用,非要吃窩邊草,搶朋友的男人呢?

「那我要。」齊言心中笑道。

江楚看她呆呆地看著自己不吭聲,斂了斂眉,臉上表情隱隱約約有些不耐煩。

「齊言,我老婆難道在私底下沒有跟你抱怨過我,我是個極其沒耐心的男人嗎?」

「五分鐘夠嗎?」

齊言仿佛沒聽見他的話,眼睛含笑,饒有興致地注視著他那張絕美毫無瑕疵的臉。

「我聽杜微靈說,江總的床上功夫了得,要不我們現在去酒店開個房間試試?」

「齊言,你有病嗎?我......」

「別說了,我知道你是我好朋友的丈夫,不能出言調戲你,但是請你先看看這個。」

齊言揚手打斷江楚的話,打開手機相冊,把上個周末丁哲跟杜微靈去度假村游玩的親密照片,一一刷給他看。

照片的內容,很火辣,很刺眼:

女人著裝性感撩人,男人身上肌肉發達。他們擁抱、熱吻,滾床單,以最大強度來刺激著看者的腦神經。

「你約我出來,就是為了讓我知道我老婆偷了你的男人,對嗎?」

看完照片,江楚的臉色比齊言想象中還要陰沉,冰寒。

他渾身上下散發著濃郁的戾氣,嚇得她好一會兒都說不出話來。

暗暗地深吸一口氣,隨后齊言伸出了手,試探性地過去握住他的大手,心臟亂跳個不停,如同做賊似的,感官卻十分刺激。

江楚垂眸一直盯著她的手,待他們十指緊扣的時候,見他沒甩開,齊言才暗暗地松了一口氣。

他不拒絕,就代表他默認了!

江楚是個聰明的男人,銳利的眼神一下子戳破了齊言的心思,扯唇輕蔑冷笑。

「齊言,你丫的!你老公睡了我的老婆,現在又輪到你想來睡我了,是嗎?」

「呵呵。」

齊言伸出舌尖,舔了舔微翹的唇珠,不怕死地直接給他拋了一個媚眼。

「微靈一直在我面前夸贊楚哥智商高,情商高,人聰明帥氣,今日一見,果然優秀。」

江楚沒理她奉承,反而眸中的冷色多添了幾分。

「齊言,你可知道我是江城出了名的,最不好惹的混世魔王,如果你......」

「我不怕!」

齊言用力握著他溫熱的大手,起身推開身后的椅子,朝他身上靠了過去,還對著他的臉頰,故意吹了一口「仙氣」。

「不管你做事如何狠辣不講情面,抑或是你對人如何冷血無情不長心,這些對于我來說都無關緊要。關乎別的,等我們開完房再說吧,成嗎?」

「好!」

男人一口答應,嘴角微微上揚,笑容陰險狠辣。

「是你自己要送上門來的,把你給殘了,以后可別怨我。」

02

傍晚六點,齊言離開橘子酒店豪華套房,一瘸一拐地回到自己的家中。

今兒下午學校沒什麼事情,丁哲就提早了一些時間回家做飯。

看到齊言瘸著腿回來,他好奇又擔心跑過去,想去扶她,結果齊言冷聲開口。

「你別過來,我自己可以。」

丁哲愣在原地,隨后緩過神,憂心地問:「你腿怎麼了?」

說完,他看了眼墻壁上的掛鐘,時間還早,壓根就不是她下班的點,目光便再次狐疑地看著齊言。

「今天怎麼這麼早下班?平時工作不是很忙嗎?」

齊言臉色依舊冷冷的,隨口解釋:「今兒領導心情好,提早讓我們回來。」

說完,她抬眸朝丁哲看來,看到他身上系著的粉色圍裙,心里一陣作嘔。

粉色,是杜微靈最喜歡的顏色。

「今日,你又跑去跟我那個小姐妹逛街了,是嗎?」

「啊?」

丁哲一時沒反應過來,隨著她目光看來,低頭看到身上的粉色圍裙,方才醒悟。

「哦,對。」

他心虛不敢看她的眼睛,手還一直扶著眼鏡框邊。

「我下班的時候,微靈剛好給我打電話,說她待在家里無聊,就讓我陪她逛了一會兒超市,她給我們買了一些生活用品。哦,對了她還給你買了一份禮物。」

丁哲轉身跑進儲物間,拿出一個粉色八音盒遞給齊言。

「微靈說你最近上班壓力大,事情多,就讓你晚上聽聽這些悅耳聲音,心情會好一些。」

「她對我真好。」

齊言伸手把東西接過來,隨后一眼都沒看,把東西隨意擺在一邊,瘸著腿坐到了沙發上。

「丁哲。」

她直接喊男人的名字:「最近這幾個月,你跟我那小姐妹走得好近,聯系也很頻繁呀。你們兩個是不是有什麼活動,經常需要一塊‘參加’的呢?」

說這話的時候,她的聲音一點溫度都沒有,也毫無情緒波瀾,似乎在說著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一般。

丁哲聽著,不知道是因為緊張,害怕,還是因為天氣太熱了,額上滲出了許多密密麻麻的小汗珠來。

他一邊抬手擦汗,一邊把目光看向別處,強裝出一副隨意的樣子來。

「老婆,你先前不是告訴我的嗎?要跟杜微靈多走動走動,拉拉關系什麼的。她是你的好姐妹,又是江氏集團的總裁夫人。我們兩個跟他們打好關系了,以后說不定她會讓江楚給我們介紹點活干,讓我們賺上一筆錢呢。」

聞言,齊言心里惱火又惡心,咬牙切齒暗道:

「先前我讓你有空多接觸江家人,是為了你的事業跟前程著想,并不是讓你去睡別的女人的。」

丁哲長了一副老實憨厚的面孔,做事也中規中矩的,從大學畢業就窩在江城一家沒什麼名氣的私立中學教書,一個月領的薪水只夠他自己跟他老家那幾個「吸錢鬼」花,有時候不夠花了,還舔著臉來求齊言給他施舍幾張。

齊言跟他結婚這半年時間里,家中的大小開支都由她拿,丁哲就負責他自己的開銷,和他老家的幾個大人小孩。

這些事情,齊言也沒跟他計較過。對他沉悶的性格,以及工作上的不上進,她也沒責怪他,一句牢騷話都沒跟他念。

她只想把家里的日子過得和和美美的,只要男人真心實意對她好,疼她就完了。

可沒想到,他竟然是一頭披著人皮的狼,直接將她推到了火海里,逼她走險境!

此時,兩人面對面坐著,許久都相對無言。

就在這時候,齊言包里的手機打破了屋中的沉默。

「我累了,回房間躺一會兒!」

齊言起身,往房間里走,沒有當著丁哲的面拿出手機看是誰的來電。

走進房間,拿出手機一看上面的來電顯示,是一個陌生的號,她猶豫了一下,方才按下綠色接聽鍵。

「喂,你好!」

她聲音軟糯動聽又酥人,電話那頭的男人唇角不住上揚,腦海里不斷回想著下午在酒店里的那一場瘋狂。

「齊言,今日的‘味道’很鮮美,讓我流連忘返,明天我們再約一次?」

是江楚!

聽到他的聲音,想起他的瘋狂跟霸道,齊言的頭頓時就麻了,心也亂跳個不停,一直抿唇不說話。

「怎麼,怕了嗎?」

哈哈兩聲,江楚笑出聲來,故意激她:「下午你不是很能干嗎?主動找我,主動勾我上床,怎麼現在慫了?」

齊言皺了皺眉,用力咬了下唇,便把自己給徹底豁出去了。

「時間,地點發來!」

未完,待續!

狂造25分慘案!雙探花轟50+17,懷特16中9,米切爾33+6+5獨木難支
2024/05/08
50分19籃板8助攻!米切爾獨木難支,22歲探花秀崛起,懷特太強了
2024/05/08
完敗!米切爾33+6+5,塔圖姆19中7,馬刺舊將立功,騎士認清現實
2024/05/08
25分大勝!綠軍1-0騎士!塔圖姆拉胯,米切爾空砍33+6+5
2024/05/08
騎士提前3分42秒放棄比賽:米切爾33分被迫打卡神情沮喪 綠凱1-0
2024/05/08
完勝!塔圖姆18+11,米切爾25中12,感謝馬刺,東部要大結局了
2024/05/08
25分大勝!聯盟第一勢如破竹,米切爾空砍33+6+5,雙探花合砍50分
2024/05/08
7記三分,25分大勝!塔圖姆拉胯之夜,馬刺舊將拯救綠軍
2024/05/08
官宣!穆雷被罰10萬不禁賽,戈貝爾當選DPOY,尼克斯中鋒賽季報銷
2024/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