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美國內戰舊炮彈140年后爆炸,帶走資深挖土黨!

如今在網絡上,軍迷朋友們常常可以看到俄羅斯挖土黨的新聞,他們在當年蘇德兩軍激烈交戰的戰場上尋找、挖掘遺留的武器裝備,小到槍支彈藥,大到飛機坦克,無所不有,其中不乏保存完好的物件,關于「德國油紙包」的傳說就是來源于此。

其實,在美國本土也有一群類似的挖土黨,他們關注的是美國歷史上影響最為深遠的一場戰爭——1861年至1865年的美國內戰。

與俄國同行一樣,美國的內戰迷們也會在舊日戰場上收集戰時遺物,而且收獲同樣豐厚,山姆·懷特就是這樣一位極端狂熱的內戰歷史發燒友。

■描繪美國內戰時期聯邦軍與邦聯軍激烈交戰的畫作。

懷特居住在美國弗吉尼亞州里士滿郊區的切斯特,在內戰時期里士滿是南部邦聯的首都,可能受此影響,當地關于內戰歷史的研究蔚然成風,誕生了很多鄉土歷史學者和收藏家,而懷特算是其中頗有成就的一位。

從青少年時代起,懷特就對內戰歷史非常癡迷,成年后不滿足于閱讀書籍,開始像很多尋寶獵人一樣收集內戰遺物。

他最初是在自家住宅周邊的土地里東挖西挖,發掘類似于紐扣、子彈、槍支殘骸、旗幟碎片之類的遺物,還購買了潛水設備到附近的河流底下摸索,尋找感興趣的物品。

■美國軍迷在進行內戰重演活動時試射老式前膛火炮。

在懷特的尋寶之路上,一位知名的內戰遺跡挖掘者哈里·李奇微給予了非常有價值的指引。

哈里認為,美國南方各州在內戰時期并非主要戰場,戰爭的主戰場其實在北方諸州,如馬里蘭州、賓夕法尼亞州、肯塔基州、密蘇里州等等,內戰中的很多重大戰役都發生在上述地區,因此遺物的蘊藏也更為豐富。

哈里與包括懷特在內的數以千計的內戰迷們分享了自己的經驗,在其指點下懷特擴大了搜索范圍,足跡遍及各個內戰戰場。

經過多年的努力,懷特找到了數量眾多且內容豐富的遺物藏品,建立了私人內戰歷史博物館,據說其中僅各種類型的炮彈就多達1600枚!然而,誰都沒有想到,正是懷特引以為豪的收藏奪走了他的性命!

■描繪1863年葛底斯堡戰役的畫作,這場內戰的轉折性戰役發生在賓夕法尼亞州境內。

2008年2月的一天,53歲的懷特像往常一樣整理自己的藏品,在處理一枚舊炮彈時突然發生了爆炸。

當硝煙散去,家人朋友們發現懷特倒在血泊中,身上滿是被金屬碎片割裂的傷口和被火藥燃燒熏黑的痕跡,最終搶救無效而不幸去世。

這次爆炸的威力相當大,警方后來在距離爆炸點約400米外的民居門廊上發現了炮彈碎片。懷特的意外死亡在美國的內戰迷圈子里引起了強烈震動,也讓公眾開始關注有關內戰時期武器彈藥收藏的安全問題。

里士滿警方和美國煙酒槍支及爆炸物管理局介入調查,以搞清楚懷特死亡的確切原因。

根據研究內戰歷史及武器彈藥的專家介紹,在1861年至1865年間,聯邦軍和邦聯軍累計發射炮彈超過150萬發,當時兩軍使用的火炮多為前裝炮,發射球形彈丸,由于引信可靠性較差,至少有五分之一的炮彈沒有爆炸,至今仍有數以噸計的啞彈遺留在內戰戰場上,成為尋寶者的目標。

內戰時期炮彈的裝藥以黑火藥為主,從理論上說黑火藥并不容易被引爆,只有在劇烈摩擦和攝氏300度高溫的綜合作用下才能爆炸。從美國陸軍軍械部門退役的約翰·比梅克上校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稱,通常情況下即使將內戰時期的球形炮彈直接丟在堅硬的地面上也不會爆炸。

在經歷百余年的歲月后,炮彈內部的火藥可能受到侵蝕而失效,但爆炸的隱患始終存在。就在今年3月,在彼得斯堡地區發現的一枚重約44磅的8英寸迫擊炮彈被安全引爆,在內戰時期彼得斯堡曾經歷了292天的圍困。

■戰爭重演活動中的內戰時期的老式火炮(上圖),當時多為前膛炮,發射球形炮彈(下圖)。

懷特之死的疑點在于,作為資深挖土黨,懷特多年與內戰古董武器和廢舊彈藥打交道,對存在的危險心知肚明,有關武器拆解的技巧也十分熟練。

根據他的家人和熟識的朋友的說法,懷特在這方面的能力堪稱專家,而他的遺孀堅稱他丈夫在處理炮彈前已經拆除了引信。

經過對現場爆炸痕跡和殘留物的分析,警方認為造成懷特死于非命的罪魁禍首是一枚75磅重的9英寸口徑海軍艦炮炮彈,與陸用火炮的炮彈不同,海軍艦炮炮彈由于在高鹽高濕的環境下使用,而且往往需要在水中爆炸,因此特別強調水密性,具有更好的防潮能力,而且引信結構也更加復雜。

據推斷,懷特顯然錯誤地認為已經解除了炮彈的引信,并使用研磨機清除炮彈表面的銹跡或使用鉆孔機在彈體上打孔,這些操作產生的火花和高溫是引爆炮彈的直接誘因。

■內戰時期,聯邦海軍戰艦的水兵們在操縱艦炮。

在懷特身故后,警方疏散了周圍的居民,派出專業的排爆小組將其收藏品中存在危險的爆炸物全部收繳,并集中在安全地帶加以爆破處理。

所以說,有時做個挖土黨還是要冒生命危險的,正所謂歷史誠有趣,生命只一條,若想挖寶貝,別忘買保險!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