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金庸武俠七大武林敗類,王重陽自甘墮落,第一名勾引上自己的師娘

努力目標是為大多數人(包括國家、社會)謀福利的,是好人;只著眼于自己的權力名位、物質欲望而去損害旁人的,是壞人

——金庸。

在江湖上,壞人也被人們稱之為武林敗類。江湖是什麼?江湖即人心,因人心有善惡之分,江湖便充滿危機。自宋至清,在金庸波瀾壯闊的武俠世界里不知出現了多少惡人,其中有七個人,他們名氣極大,手段也極其狠毒、卑鄙。

七、全真教主王重陽

拿「人無完人」四字來形容王重陽再合適不過,不是所有的宗師都是好人,王重陽便是其中一個典型的例子。對于江湖人士來說,王重陽或許是一個好人,他為了天下蒼生舉辦了「華山論劍」盛會,功勞不小;對于紅顏知己來講,王重陽則是一個大大的壞人。

王重陽這一輩子做錯了兩件事, 其一:拒絕林朝英。他為何拒絕林朝英?不是因為林朝英人品不好,也不是什麼勞什子「匈奴未滅,何以為家」的口號,而是因為嫉妒——【 兩人相較,終究還是林朝英稍勝,王重陽因始終不甘屈居女子之下,每當對林朝英稍有情意,便即強自抑制。】他嫉妒林朝英武功比自己強,既然我武功不如你,那我就不娶你,讓你傷心一輩子,典型的戀愛中的嫉妒心理在作祟。

其二:虛偽。王重陽在古墓中破了林朝英的武學,并留下了八個字—— 「重陽一生,不弱于人」,實際上他之所以能夠破解林朝英的武功,乃是依賴于《九陰真經》——【 他武功當時已是天下第一,《九陰真經》中所載的諸般秘奧精義,一經過目,思索上十余日,即已全盤豁然領悟,知道精通《九陰真經》要旨后,破解《玉女心經》武功,全不為難。】依賴前人的武功,居然也好意思自稱重陽一生不輸給任何人,太過虛偽。

六、金輪法王

「道不同不相為謀」,金輪法王是《神雕俠侶》第一反派,此人工于心計,是個極陰險之輩,沒有一絲一毫佛家高僧的樣子,虧他還是蒙古第一國師,心腸之狠毒遠超鳩摩智先生。在《神雕》中,他作惡幾乎沒有底線,可以欺負婦孺(懷孕的黃蓉)、可以欺負少年(少年楊過、小龍女)、可以欺負小女孩(郭襄),金輪法王這一生的所作所為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惡心。

不過考慮到他是蒙古人,為自己國家而戰,所以可以體諒。

五、歐陽鋒

金庸先生在《鹿鼎記》中用「怪杰」來形容歐陽鋒,我認為這兩個字形容得很到位。歐陽鋒是一代宗師,與黃藥師、洪七公、一燈大師齊名,當年他為了《九陰真經》而犯下了滔天罪過。小說里他人前謙卑有禮,人后則耍盡陰謀詭計,為了名利,他可以反咬救了自己性命的洪七公;為了「天下第一」的名頭,他也可以下重手偷襲黃藥師,結果打死了梅超風。

歐陽鋒是一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而他與自己嫂嫂私用生下歐陽克這件事也令人感到鄙夷。到了《神雕》時代,瘋瘋癲癲的歐陽鋒則多了幾分可愛氣質。

四、東方不敗

東方不敗是權力游戲下的犧牲者,《笑傲江湖》全書,「是對一種壓制人類真性情的約束規范的反抗」,東方不敗這類人則反抗過了頭,揮刀自宮了,從此他完全改變了從前的樣子與行事作風,堂堂一代梟雄居然躲在閨房里做針線活,無怪乎任我行、向問天等均駭然失色。

小說里的東方不敗對楊蓮亭情有獨鐘,仔細閱讀書中二人的對話,東方不敗的語氣像極了寵愛楊過的小龍女( 各位朋友不妨去讀一讀「繡花」這一章節,將東方不敗的名字改成小龍女,更能彰顯其溫柔),可嘆他為了所謂的權力,還是變成了一個武林敗類,正如倪匡先生所講—— 「東方不敗名字叫「不敗」,實際上,他是一個從頭到尾、徹底失敗的人物,處境遭遇,極堪同情。」

三、岳不群

岳不群并不壞,他雖然是偽君子,但比起那些真小人(左冷禪、楊蓮亭、田伯光等),岳不群所造的惡壓根就不值一提。岳不群也有自己的苦衷,華山派內憂外患,一邊要防著左冷禪,一邊又擔心封不平等劍宗門人來挑釁,其間又出了一個武功比自己高的徒弟來打臉,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以岳不群的黑化是必然的,他必須黑化,只有這樣才能一雪前恥,恰如峨眉派的周芷若。他難道不知道自己成了敗類嗎?他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岳不群實際上是一個可憐的人。

二、成昆

早年間,成昆安分守己,在武林中名氣甚好,直到陽頂天娶了他師妹后,成昆便暴走了。此人用心極其歹毒,為了復仇,他斷送了謝遜美好的年華。此人最卑鄙的地方不在于殺了多少人,而在于他培養了一個殺人機器。

他故意不殺謝遜,目的是為了逼瘋他,不斷將各類武學送給他,不斷培養謝遜的武功,直到將謝遜逼瘋,指天罵地,他則逍遙法外,做那個幕后黑手,他躲在暗處,用手中的線提著謝遜這個人偶在武林中濫殺無辜,這是成昆最歹毒的地方,

一、丁春秋

武俠江湖最不能干的事情有兩件, 其一:叛國;其二:叛師。丁春秋不僅叛師,還勾引上了自己的師娘,縱觀金庸全書,再無一人如他這麼卑鄙——【 薛慕華道:「那丁春秋專心武學,本來也是好事,可是……唉……這件事說起來,于我師門實在太不光彩。那丁春秋仗著比我祖師爺年輕二三十歲,又生得俊俏,竟去姘上了我祖師爺的情人......

此人他慕虛榮,愛聽人拍馬屁,馬屁越響越夸張,他便越得意。一個人能不要臉到這種地步,在這個世界上也是不多見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