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英吉利海峽自無敵艦隊后成為英國內海,二戰竟被德國三艘艦艇洞穿

沙恩霍斯特、格奈森瑙和歐根親王是17世紀末期至19世紀初期歐洲著名的軍事家。其中沙恩霍斯特和格奈瑟瑙分別是普魯士總參謀部制度的開創者和完善者,他們兩人以師生名義著稱,在拿破侖戰爭中前后擔任布呂歇爾元帥的參謀長。沙恩霍斯特以盡職盡責著稱,布呂歇爾對其非常倚重,在他病逝后又讓他的學生格奈瑟瑙繼任自己的參謀長。

在滑鐵盧戰役最關鍵的時刻,布呂歇爾元帥與格奈森瑙「向著炮聲前進」,最終成為整場戰役的勝負手,徹底打敗了拿破侖。沙恩霍斯特和格奈瑟瑙創立的總參謀部制度成為了普魯士和后來的德意志第二帝國稱雄歐洲領先世界的重要軍事決策指揮體制,直到普法戰爭時依然傲視歐洲諸強。

沙恩霍斯特

格奈森瑙

歐根親王是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時期著名的軍事統帥,陸軍元帥,被腓特烈二世和拿破侖稱為自己的老師。從1683年維也納圍城戰打敗奧斯曼土耳其嶄露頭角開始,直到深入巴爾干攻下貝爾格萊德徹底解除了200年來奧斯曼土耳其對奧地利和匈牙利的威脅而載入史冊。

歐根親王

這三位將領可謂是納粹認為的日耳曼軍事精英,他們三個聚在一起會出什麼事?那就是英國皇家海空軍公認的二戰期間最丟臉的事件——「瑟布魯斯-雷霆」行動。

卡在嗓子眼的蛋糕

「沙」「格」兩艦是納粹德國重振海軍的大艦計劃中以戰列艦為目的第一批次建造的戰艦。

沙恩霍斯特號

因為一戰后德國就沒有設計建造過戰列艦,與時代脫節二十年,缺乏設計經驗與實踐。結果原設計準備裝備380毫米的主炮,排水量26000噸,因為修改裝甲防護導致航海性能太差,不得不又增加排水量到32000噸;因為政治原因(說是要對抗法國敦刻爾克級戰列艦)主炮口徑又降到283毫米,最終這種高航速中口徑主炮(相對世界其他海軍)主力戰艦一般被認為是戰列巡洋艦。

格奈森瑙號

如果祥瑞「雪風」是舊日本海軍最幸運的艦艇,那麼納粹海軍最有運氣的戰艦就是「歐根親王」號重巡洋艦。「歐」艦是希佩爾級的第三艘,1938年下水時,正好納粹德國吞并奧地利,想用一個奧地利海軍將領來命名,因為最合適的將領曾經大敗意大利所,以選了不是很合適的歐根親王(歐根親王是法裔,后來歸附哈布斯堡王朝)的名字。

好像從一開始該艦就具有了一種又招黑可是又能全身而退的特質,最終成為戰爭結束時德國剩下的為數不多的大型戰艦,直到挨了兩枚原子彈都不沉,除非自己愿意才能融入萬頃碧波。

「沙」「格」兩艦在戰爭中表現算是很不錯的,一出航就有進賬,擊沉了「拉瓦爾品第」號輔助巡洋艦,在挪威戰役后期創下了水面艦艇擊沉航空母艦的唯一戰例——擊沉了英國「光榮號」航空母艦,接著在破交作戰中擊沉幾十艘商船十萬余噸。返航時進入法國布雷斯特港時刻威脅著英國的交通線。

英國光榮號航母

「歐」艦是陪同「俾斯麥」號戰列艦共同進入大西洋爭取切斷英國海上交通線。結果,「俾斯麥」被擊癱瘓被迫自沉,而「歐」艦毫發無損的進入了大西洋,游逛了好幾天沒有找到英國商船也沒有英國軍艦來找它(都去消滅「俾斯麥」了),無所事事游逛幾天后借口蒸汽機故障也逃進了布雷斯特港。

這樣布雷斯特就有德國最強大的三艘水面戰艦,這成了英國人的心腹大患時刻想要滅之而后快。空襲就成為了家常便飯,給三艦帶來一定損傷。德國高層也為它們傷透了腦筋,強大的英國皇家海軍肯定不會讓他們輕松離去,下一步亟需的戰略方向是哪里?

歐根親王號

美國參戰后,對美國下一步行動有各種推測,其中很有市場的是美英蘇聯合登陸挪威,切斷瑞典鐵礦石的運輸,鞏固北極航線支持東線作戰(實際美國只是控制了格陵蘭島,在北非發起登陸),所以這三艦是保衛挪威切斷對蘇運輸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砝碼。可真要走這一路可謂是龍潭虎穴,步步荊棘了。因為是要穿越英吉利海峽,在皇家海軍眼皮子底下走一趟,上次能夠穿越英吉利海峽的還是西班牙無敵艦隊!

戰前準備

1942年1月12日,納粹德國海軍司令雷德爾元帥、空軍總參謀長耶順內克上將、戰斗機部隊總監加蘭德上校等人奉命來到狼穴,舉行秘密會議。會議的主題就是將布雷斯特的三艘大艦先轉移本土檢修,然后再去到挪威,而且元首選擇了危險性最大的東航線。東航線是從英吉利海峽直接闖過,其中最窄的多佛爾海峽更是危險重重,岸炮、水雷、大批小型艦艇和英國空中力量,哪一個也不是善茬,這是直接在老虎的鼻子底下過呀。

雷德爾元帥

他們三個被震驚得瞠目結舌不知如何是好,希特勒環顧四周,只扔下了一句硬邦邦的話來:「幸運從來都是只眷顧冒險者的!」沒辦法他們三個人只好分配了一下任務分工,海軍行動的代號是:瑟布魯斯,空軍行動的代號是:雷霆,整個行動就是:瑟布魯斯-雷霆行動。瑟布魯斯是古希臘神話地獄守門犬的名字,可見海軍方面對行動的擔心和危險性。

德軍一向以情報拉胯著稱,這次難得的進行了詳細的情報欺騙和誤導。比如大肆傳播三艦的目標是向南去非洲甚至是太平洋,大肆購買遮陽帽、熱帶軍裝和太陽鏡這些軍需,通過維希海軍購買熱帶專用火炮潤滑油等。

英吉利海峽中最窄的多弗爾海峽

內部嚴格保密,只有少數高級軍官在行動開始前知道計劃內容。對沿途氣象情況極為重視,派出三艘潛艇對海峽的天氣、水文、潮汐進行縝密偵察,再結合其他途徑得到的天氣、水文和潮汐資料,由資深的天氣專家分析數據,最后得出2月11日到13日是行動的最佳日期,由于2月13日是星期五,在西方傳統中是個不吉利的日子,所以德軍最后確定2月11日晚行動,12日白天通過海峽。

在空中準備上,德國空軍投入第二和第二十六戰斗機大隊,共180架Me 109和Fw 190戰斗機,還有60架Me 109和30架Me 110戰斗機為預備隊,保證艦隊上空時刻有36架戰斗機掩護。并將整個航行區域劃分為3個區域,每個區域機場配備了足夠的地勤人員和設備,以便使飛機能在著陸后半小時內完成加油加彈重新起飛,各機場之間采用多線路通訊網聯系,并加強配備了一部帶高速密碼機的長波電台。

Fw 190

關鍵的海空協調方面派通訊業務能力過硬的依貝爾上校隨艦隊旗艦「沙恩霍斯特號」行動,擔任海空聯絡組長,并在每艘軍艦上加裝對空、對岸電台,以加強海空、海岸聯系。另外準備在計劃開始后對英軍雷達進行高強度大范圍的干擾壓制。在海上自1月中旬就派出80多艘驅逐艦和掃雷艇對英吉利海峽和北海南部海域進行了近1個月的大規模掃雷作業,為艦隊開辟出一條狹窄的安全航道。

充分準備的過程中,發現元首的話還是有些道理,由于幾百年來的「英國內水渠」的觀念深入人心。又因為海峽地域狹窄空中威脅嚴重,所以皇家海軍大型戰艦遠離此區域,海峽海戰基本都是輕巡洋艦以下的小型艦艇混戰,只要護航得力還是可以有所保障。而且東航線距離較近,只要航速較高,一個晝夜就可以穿越到達目的地。

德國人覺得搞的這些障眼法,可以有效轉移英國人的注意力,但與英國這個大行家相比還是嫩多了。英軍根據種種跡象判斷三艘大艦將在2月10日-15日左右強行穿越海峽,據此在威桑島至布倫航線上又進行一次大規模布雷,并開始集中魚雷機等專業機種,但還是犯了經驗主義樂觀主義的錯誤,認為三艦將會在深夜穿越海峽,大白天沒人有這麼大的膽子來捋虎須。而且當時皇家海空軍也有矛盾,空軍不愿將自己的轟炸機給海軍指揮。

歐根親王號的三視圖

驚險的旅途

2月11日下午后勤物資全部裝艦開始戒嚴,在碼頭大量汽車制造的噪音掩護下三艦進行了試車。在晚上海軍高層宴請布雷斯特當地名流,把戰略掩護進行到了最后一分鐘。20:30 三艦出發,以「沙」艦為首、「格」艦居中、「歐」艦斷后的順序出港,「歐」艦因為長時間沒有出航過,錨鏈都卡住了只好緊急砍斷。

剛剛出港就碰到英軍轟炸機進行例行轟炸,三艦只好再次回到碼頭打開探照燈對空射擊。英機例行公事的扔下炸彈返回后匯報「三個大家伙還在港內」,誤導了整個海岸司令部。耽誤了兩個小時后22:45三艦再次出港,正好在港外執行監視任務的英軍潛艇換防形成空擋。三艦加快速度在12日8:50終于趕上了計劃進度,按照原計劃準時駛過康坦丁半島的阿格角,英軍對此一無所知。

在這3艘艦的側翼,6艘驅逐艦和14艘魚雷艇擔負警戒,空中德軍戰斗機也按時趕到,提供空中掩護,所有軍艦和飛機都保持著嚴格的無線電沉默。由于魚雷艇噸位較小,攜帶燃料也少,所以不斷有新的魚雷艇趕來換班,一切都井然有序。強大的電子干擾壓制使英軍沿海雷達一片雪花,而且當晚天氣不好使技術人員以為是天氣的原因根本沒有發現這是德軍所為。

德國空軍

空中偵察更是漏洞百出,在10:42三架路過的英國魚雷機發現德艦馬上匯報,卻被上級認為是眼花看錯了,堅決不肯相信。直到11:25在細雨中到達海峽最窄處,快通過時多佛爾的岸炮陣地,才發現急忙開炮射擊但為時已晚。英軍終于確信德艦真的來了。

英軍急忙檢查了在手里的攔截力量,只能發動沒有協同組織的添油戰術,海空力量各自為戰分散出擊。首先從多佛爾和拉姆斯蓋特兩地分別出動5艘和3艘魚雷艇,他們以35節的高速撲向德軍,勇敢地開到距離戰列巡洋艦僅800米的地方發射魚雷,但德軍驅逐艦擊傷3艘魚雷艇,成功擊退英軍魚雷艇的攻擊。

接著英軍第825中隊的6架「劍魚」魚雷機從曼斯頓機場緊急起飛,領隊長機是曾經參加過攻擊德軍「俾斯麥號」戰列艦的埃斯蒙德少校。他深知戰況緊急,所以沒有等護航戰斗機起飛就匆匆率隊投入攻擊,和半年后中途島戰役相似一幕首先在這里發生。

脆弱的「箭魚」魚雷機突破德機攔截

這些時速僅225公里的脆弱雙翼機在德艦密集對空火力和德軍戰斗機的聯合打擊下,剛一接近德艦就有4架被擊落,只有兩架投下了魚雷,也被德艦輕易規避過去,而這2架飛機也沒逃脫被擊落的厄運,18名空勤人員13人陣亡。埃斯蒙德少校也未能幸存,因他在此次戰斗中表現英勇,被追授英國最高榮譽維多利亞十字勛章。

此后,英軍又從各地機場起飛了一切可以出動的飛機,竭盡全力進行攻擊,但是英軍中根本沒人想到德軍會白天闖入英吉利海峽,所有飛機都是倉促起飛,大部分飛機連目標都找不到,少數找到目標的飛機在德軍戰斗機的攔截下也是匆匆投下炸彈就趕快飛走了。

英國先后出動550架次轟炸機、360架次戰斗機,卻只有39架轟炸機實施了攻擊,投擲炸彈千余噸。但戰果可憐的要命只炸沉了1艘巡邏艦,炸傷2艘魚雷快艇,為了這麼一點戰果,英軍損失了49架飛機,而德軍僅損失17架飛機,激戰過后,德軍很快就駛出了多佛爾海峽,勝利似乎近在眼前。

沙恩霍斯特號

但三艦的形勢仍然不夠樂觀,因為保密要求德軍先前的掃雷行動并不徹底,這時東側仍有大量水雷而西側英軍的岸炮和小型艦艇威脅還沒有解除。很快海峽北口110公里哈里奇港的6艘驅逐艦出動,這6艘軍艦的艦齡都超過了20年,平時也只是護航反潛這類簡單任務。現在要攔截德軍主力艦無異于以卵擊石。

沖破海峽

15時10分,他們終于趕上了德軍艦隊,6艘驅逐艦兵分兩路,3艘攻擊「格奈森瑙」號,另3艘攻擊「歐根親王」號,發動魚雷攻擊,「格」艦和幾艘驅逐艦迅速轉向,以側舷火力對準英國驅逐艦,很快就重傷一艘。英艦扛不住德艦猛烈的火力,只得釋放煙霧退出戰斗,攻擊「歐根親王」號的3艘英艦也同樣無功而返,英國海軍最后的努力還是毫無收獲。

英軍還是心有不甘,繼續派出飛機攻擊,盡管沒有收獲戰果,但在返回前一刻在德艦航線的前方空投下了水雷,18:00英軍6個小時的攻擊終于落下了帷幕。

剩下的航程上,「沙」艦兩次觸雷,「格」艦一次觸雷,經過搶修兩艦終于跌跌撞撞進入德國海域進入基爾港。「歐」艦則幸運得沒有損傷,直接通過基爾運河前往挪威。「瑟布魯斯-雷霆」行動終獲成功。

事后影響

德國方面肯定是一片歡騰,挪威方向集中了德國水面艦艇的大部力量,對北極航線構成最大的威脅。而英國方面丘吉爾直接在議會公開承認「從盟國角度而言沒什麼比這事更糟糕的」,海岸司令部得到改組和加強。但這樣一來大西洋上只剩下鄧尼茨的「海狼」孤軍奮戰,他們將不得不面對盟軍組織合理,體系完善,愈加高效的海軍的絞殺,為最后的失敗注上了關鍵音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