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天龍八部中,誰才是壓垮玄慈的最后一根稻草?毒舌刻薄最傷人

Mrs.Z 2022/11/10

自古多情空余恨,多情總被無情傷。在天龍八部中,有一樁小小的風流罪孽,其背后又藏著一樁大的風流罪孽。終極大瓜,實在猝不及防。掰扯開來,著實令人咋舌。這就是少室山私生子風波。

且說那白紙一般的小和尚虛竹,下山公干幾個月,一不小心連破數戒,更有一項令菜園主管也無比憤慨的罪孽,即犯了生活作風問題。

少林寺戒律森嚴并且執法如山,對此當然不能坐視不管。尤其是外來和尚鳩摩智還一直死盯著這件事,想要少林寺盡快「自毀長城」。

于是乎,為了少年百年清譽,玄慈方丈親自下令,杖責一百三,然后逐出門墻!兩個戒律棍僧聽令而行,把虛竹掀翻在地,脫掉他的上衣,露出結實的脊背,然后不容分說,上來就要打。

這時候葉二娘突然撲了過來,攔住不讓打。只見葉二娘激動到手抖,還想要把虛竹的褲子脫下來。虛竹驚呆了,眾目睽睽之下,這要是來個春光乍泄,怎麼還有臉活?虛竹急忙拉住褲子,并想要躲開葉二娘的咸豬手。

當時不少吃瓜人都覺得,這葉二娘簡直是瘋了,喜歡小鮮肉也不能這樣胡來呀!接下來,葉二娘說出的話,卻令人無比意外和震撼。她說虛竹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兒子,證據就是,虛竹的屁股上有香疤,那是她當年給留下的印記。

很快這些就得到了證實。虛竹抱著葉二娘叫媽媽,葉二娘也嗚嗚嗚地哭著叫我的兒。母子二人淚灑認親現場,觀者無不動容,只有黑衣頭套男蕭遠山在遠處嘿嘿冷笑。葉二娘腦子很靈光,既然兒子找到了,而且兒子還是一個武功極高的小和尚,何不就此報仇呢?

于是,葉二娘立即站出來罵街,痛陳當年搶小孩兒的賊子喪盡天良,想要激他自己站出來。這一招很管用,蕭遠山一陣狂笑,果然站了出來。葉二娘一聽這聲音,假不了,這個黑衣頭套男就是那賊子。

不過,還沒有等葉二娘發飆,蕭遠山已經拋出一個極為尖銳,且立即引起吃瓜群眾普遍好奇的問題:虛竹小和尚的爸爸是誰!

聽了這叩擊靈魂深處的發問,葉二娘當時就矮了半截,拉著虛竹就要走,還說自己不要報仇了。葉二娘越是如此,吃瓜群眾越是覺得這里面事情嚴重。蕭遠山也是趁熱打鐵,直言虛竹生父才是天下第一負心人,提上褲子不認人!

這話剛一說出來,在場的段正淳就已經開始迅速檢索腦細胞,什麼時候跟葉二娘花前月下的?怎麼一點兒印象也沒有?熟悉段正淳的人也都拿眼瞅他。段正淳一激動,就準備上前認親。不過,蕭遠山突然又來了一句,說這個人乃是一代高僧!段正淳臉一紅,好險,幸虧沒有亂入!

蕭遠山猛料不斷,堪稱天龍第一錘王,足以錘爆任何人。葉二娘一聽到「高僧」二字,當時就嚇得暈了過去。這也側面證明蕭遠山的話一點兒不假。吃瓜群眾登時一片嘩然,這瓜也太大了吧!

事情到了這一步,玄慈還能怎麼辦,再憋著不吭氣,只會更加灰頭土臉,于是只能硬著頭皮承認,說自己年輕時犯了所有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自己基本認罪,早就已經悔不當初。

這實在太勁爆了,好多人晃過神來后,開始重新審視玄慈大師,并開始重新審視少林寺!

少林寺私生子風波的過程大抵就是如此。這當然是導致玄慈以死贖罪的泰山壓頂,不過真正發生質變的關鍵點,還有一位嘴欠的人,正是他毒舌一出,成為了壓倒玄慈的最后一根稻草。

玄慈該不該死,我們留到最后討論,在這之前,還是有必要說一說玄慈與葉二娘之間的那段風流往事。事情并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

葉二娘本是一個村里小芳,如果沒有發生意外,她也就是嫁到隔壁村的老王家,生一堆猴子,日復一日,結束她那平平淡淡的一生。然而,一個大人物的出現,徹底改變了她的人生軌跡。

這位大人物當然就是江湖上的帶頭大哥,也就是少林寺的玄慈方丈。按照階層來看的話,玄慈和葉二娘,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可謂風馬牛不相及,估計連月老也不敢胡扯紅線。

但是,根據葉二娘的回憶,當時她的爹爹生了病,又沒有錢,請不起大夫。剛好玄慈路過,于是他就仗義援手。她是個窮人家的女孩子,無以為報,只有以身相許。

這里面就很詭異。玄慈這樣的人物,除了如廁,到哪不得是后面跟著一票人,至少也得有一個生活秘書不是。為何會偏偏孤身一人路過葉二娘的家門口?這只能說,很大可能,是一場獵艷預謀。辦這種事當然最好是偷偷摸摸不帶隨從。

玄慈在教葉二娘一指禪的時候,一定沒有想到,這一切都被神秘狗仔隊長蕭遠山給抓個正著。

后來,葉二娘就有了娃,玄慈覺得不能再繼續下去了,二胎也不敢想,再說了,總是偷偷跑出來,遲早要出事。于是,隨手就給了葉二娘一大筆銀子。這所謂一大筆銀子,也只是窮苦人家眼里的一大筆。對于玄慈來說,隨手撈一筆香油錢,那都夠葉二娘一輩子吃喝不愁的。

玄慈快刀斬亂麻,斷舍離來得很干脆。而葉二娘也是和平分手,不哭不鬧,更不可能玩上/吊。實際上,葉二娘一直對玄慈非常感恩,覺得他是個大好人。甚至在經歷了后面的悲劇后,她還對玄慈非常理解,說他有苦說不出才是真的苦。

這也是很奇怪的一點,怎麼看,都覺得葉二娘被嚴重PUA了。和尚虐我千百遍,我待和尚如初戀。以至于,連暗中窺伺的蕭遠山也有些抱不平:你本是一個大好的姑娘,那人對你始亂終棄,害你流落江湖吃苦受罪,你為啥還要維護他呢?

葉二娘在丟失孩子后,人就有些瘋瘋顛顛,最后跟著段延慶混社會,最是見不得別人好,看到人家有寶寶,她就搶過來自己抱著玩,玩膩后就喝血殺掉。如果沒有出勤任務,她幾乎是一天一個。這是徹底淪落為了一朵惡之花!

葉二娘如此發泄怨氣,當然很不人道。而且她的惡名遠揚,當然也會傳到玄慈方丈的耳朵里。玄慈似乎完全無動于衷。斷舍離還真的是干脆。越是干脆,越是說明這人負心薄幸!

由此來看,玄慈不僅下面有一個不安分的小怪獸,內心里也住著一個猙獰不堪的惡魔,不知道還能不能給佛祖留下一點兒的位置。只此一點,蕭遠山將之爆錘,搞得他身敗名裂,看起來也是一點兒也不過分!至于那最后一根「稻草」,似乎也就很有必要存在。

壓垮玄慈的最后一根稻草正是膽大包天的包不同。當時,玄慈被劈頭蓋臉而來的私生子風波搞得很狼狽,而他緊接著立即指認出了慕容博,揭破這人才是雁門關慘案的幕后小人。盡管說的都是實話,但是這麼一來,頗有轉移吃瓜群眾注意力的意味。

包不同對慕容家忠心耿耿,看到老和尚玄慈來這麼一手,當然是心中極度不爽。當慕容博成了過街老鼠,跑到少林寺躲貓貓的時候,包不同等人就想趕過去幫忙。少林寺的和尚卻攔住了,說少林寺是佛門善地,不準擅闖!

于是乎,包不同當場爆發,也不非也非也了。直接毒舌綻蓮花:「沒錯,沒錯少林寺乃專養私生子的善地!」

這話是很要命的,少林寺的和尚自知理虧,只能怒目而視。想必吃瓜群眾聽了多半要哄笑,即使不哄笑的,心里一定也想笑!

這麼一來,私生子的「泰山壓頂」又到了剛喘一口氣的玄慈頭上。少林寺百年清譽,難道要就此毀于一旦!該來的總是要來的,這時候玄慈已經打定了主意,以死贖罪!此后,他非常清晰地安排著一切:領受處罰,當眾受刑;最后抱一抱兒子和情人;安排接班人;自絕經脈……

總之,這事鬧得,玄慈要是不死還真是不好交代。在玄慈的身上,似乎讓人看到「不負如來不負卿」的矛盾,人性與佛法的碰撞。很顯然,金庸并沒有把玄慈當成偽君子,也沒有任何調侃的意思。

玄慈死后,從對吃瓜群眾的態度描寫來看,大部分人是選擇了諒解,認為玄慈不失為一個英雄好漢,甚至還有人覺得惋惜,何至于去死呢?

金庸對玄慈是怎麼一個態度呢?有專家曾經分析過,說,這里面其實有著金庸的佛學思考,認為佛門戒色跟把人閹割掉是一樣的,太過殘酷,且是不符合人性天道的。因此借助玄慈私生子風波來諷喻,清規戒律也是可以改變的,也應該與時俱進。

不過呢,李敖曾經懟過金庸:你說你信佛,你怎麼解釋你的巨額財產呢?

這貌似也是叩擊靈魂的一問。金庸怎麼回答的倒不清楚,但是無論怎麼回答,可能都無法自圓。那麼,佛門高深,金庸的諷喻似乎也有些無力。有時候,太精致了,就會變了味兒。佛法無邊,酒肉穿腸過還可以理解,妹子身邊摟,那就實在有些不能接受!諸位以為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