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過年發燒不干活,婆婆攆我回娘家!我:好,我把老公也帶上

遠在天編 2023/02/10 檢舉 我要評論

01

年十三早上,家家戶戶起來殺雞宰魚的,就我們家冷冷清清的。

「老婆,來把藥給吃了吧!」

早上,我喝了小半碗白粥,蘇盛就端著一杯溫開水,以及昨日醫生開的藥遞給我。

「老公,我很難受,頭也痛!」

我躲在男人的懷里,雙手摟著他的腰,聲音軟糯地跟他撒著嬌。

前天,我跟蘇盛從北城回南城,折騰了好久,晚上十點才回到婆家。結果,半夜睡覺的時候,我突然發起燒來。

昨天早上吃完早飯,蘇盛就開車領我到鎮上的衛生所去,排了足足一個多小時的隊,才看上醫生。

藥吃了,燒還是反反復復地燃起來,今兒測了38.6度,渾身燙乎乎的,頭疼欲裂,還咳嗽,難受得想哭。

幸好的是,蘇盛一直守著我,伺候我,給我端茶送水,拿湯匙給我喂飯喂湯什麼的,一點怨言都沒有。

跟他撒完嬌,吃完藥之后,我昂頭有點擔心地問他。

「老公,今年我生病,幫不了你媽跟你嫂子干活,她們會不會生氣不高興呢?」

在蘇家就是這樣的,女人干活,男人喝茶喝酒陪串門的親戚或者朋友聊天。因為這個習慣,所以蘇家能干活的男人沒幾個。

先前,我跟蘇盛談戀愛的時候,他只會干一些簡單的活,比如洗衣服、洗襪子、洗碗,其他的干得一塌糊涂,連地都掃不干凈。

我是父母的獨女,自小雖然有他們疼著慣著,但是我一點都不嬌氣,還特別喜歡下廚做飯。我覺得看到別人吃自己做的飯菜,吃得噴香,我會很有成就感,很高興!

但是,我一點都不慣著蘇盛,跟他說:「你不會做飯可以,但是其他家務活你必須得給我干,不然我們就分手。」

對,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所以,在城里上班,我做飯,他洗碗搞衛生。這些,他也沒異議,也配合,心甘情愿地陪我一起做。

但是他跟我提了一個要求:

「老婆,平時在外頭我們自己過日子,我跟你一塊干家務的事情,你別回來跟我家人說,以免他們不高興。還有,回老家過年,你能不能給我一個面子,別讓我做家務,我怕家人看到了,以為你虐待我,他們對你有意見。」

看他平時在城里對我不錯的份上,我絲毫沒有猶豫,一口答應了。

「成!」

現在回他老家,跟他父母哥嫂一塊過年,我因為生病一樣活都沒干,還得蘇盛整日伺候陪著我,而我一直躺在房間的床上,連地都懶得下。

昨天,婆婆跟嫂子進屋看我,跟我聊了兩句,婆婆就強笑著問。

「小琪,看你這病懨懨的樣子,今年是陪不了我跟你嫂子干活備年夜飯了,是嗎?」

「媽,我......」

我話到嘴邊,還沒說出來,邊上的蘇盛就搶先回答。

「媽,小琪發高燒呢,醫生囑咐她多休息,不能累到的。這樣吧,她的那份活我幫她做,我陪你們一起干。」

「你一個大男人,干啥活?」

婆婆說完,瞪了蘇盛一眼,臉色陰沉地走了出去。

而嫂子在邊上看著我們,嘿嘿怪笑兩聲,一邊嘆氣一邊陰陽怪氣地說。

「哎呀,同樣是蘇家的兒媳婦,我跟人家城里來的大小姐的命,怎麼就不一樣呢?人家命好啊,有老公護著。」

說完,她朝門外走,大聲地吵一樓的丈夫吼。

「蘇天,我身體也不舒服,你趕緊滾起來,替我干那些破家務。」

02

方才,蘇盛一直低頭看手機微信上的祝福語,沒聽楚我的問話,我只好重新再問。

「老公,我起不來做家務,陪不了你媽跟你嫂子備年夜飯,她們會不會生氣啊?」

蘇盛聽著就笑了,伸手過來捏了捏我的臉。

「傻豬,我家人沒你想得那麼壞。再說了,你生病發燒,身體不舒服,你能干什麼活呢?」

就在這時候,樓下傳來一陣激烈的爭吵聲,是蘇盛哥嫂的吵架聲。他們聲音很洪亮,吵架內容我聽得一清二楚。

妯娌大聲地吼:

「蘇天,你弟媳婦從回來就整天躺在屋內,只管吃喝,連個碗都不下來洗。」

蘇天:「人家是城里來的,身子嬌貴,娘家有錢。你呢,你能有什麼?」

妯娌:「對,我啥也比不上人家,你有本事就去娶一個跟你弟媳婦一樣優秀,娘家有錢有勢的老婆去吧。今日我就把話撂這兒了,她不下來干活,我也不干。」

聲音吵到這兒,突然就停了。

我與蘇盛互看一眼,面面相覷!

一會兒之后,樓梯口傳來噔噔的腳步聲,婆婆上來用力把我的房門給推開。

「小琪,你看你一回來就把這個家整得烏煙瘴氣的。你一回來,就生病發燒,連家務活都干不了,這樣很晦氣的。」

「這樣吧,為了我們能過個好年,家里和和氣氣的,你就委屈一下自己,收拾東西回你娘家陪你爸媽過年。你爸媽就你一個娃,沒個兒子,你回去陪他們過年,說不定他們還會打電話來感謝我呢。」

聽著,我臉上表情僵了僵,心里像是吃了蒼蠅一般惡心,撇了一眼書桌上方才準備好的兩個大紅包,扯唇冷笑起來。

原本,我身體不舒服,幫不了她們干家務,就給婆婆跟嫂子一人包了五千塊紅包的。辛苦她們,她心里過意不去。

現在,看婆婆這個兇猛要攆我回娘家的架勢,我還能說點什麼呢?心涼透的感覺,比死還要可怕。

我抬眼笑瞇瞇地看著面目猙獰的婆婆,立即點頭答應。

「好啊,那我把老公也帶上。」

說完,我看著蘇盛:「蘇盛,你媽要攆我回娘家過年,你跟我回去唄。」

「小琪,別鬧,媽是開玩笑的。」

蘇盛夾在婆媳中間很為難,看看婆婆,再過來幫我把被子蓋好。

「老婆,你先躺一會兒,我跟我媽出去聊兩句。」

他要去拉婆婆,誰料手還沒碰到婆婆的手呢,就被她用力跟甩開了,怒氣沖此地沖我嚷。

「小琪,你還是趕緊收拾東西走吧,別在這兒攪渾蘇家的和氣,蘇盛的大哥大嫂因為你已經吵了好幾回了。」

「好!」

聽到這兒我已經聽不下去了,掀開被子,咬牙從床上爬了起來,著手去收拾東西。

蘇盛過來想要攔住我,被婆婆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

「蘇盛,若你還想認我這個媽,認這個家,你就下去帶你哥上外頭逛逛,別讓他跟你嫂子干架了。」

「媽!」

蘇盛很為難,最后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最后咬牙還是聽從婆婆的話,下樓帶他大哥出去散心了。

後來,那天年三十,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到的娘家,只覺得整個人都很麻煩,心里很冰涼一點感覺都沒有,一個人躺在房間里的床上,眼淚一直悄然流個不停。

年初二那天,蘇盛拎著大包小包過來看我父母,我父母什麼都沒說,將他的人跟物品一一丟到門外。

趕他走的時候,我爸媽告訴他。

「你回去吧,等著跟小琪辦失婚手續吧!」

蘇盛站在門口,大聲哭喊著我的名字,嘴里一直掛著:「小琪,小琪,我愛你!」

可我一個字都沒聽進去,給他發了一條微信。

「準備好失婚資料吧,年后我們失婚!」

婚很快就離了,我們結婚的時間比較短,沒有孩子,也沒有什麼財產糾紛,事情辦得很順利。

也許是出于報復蘇盛的心理吧,跟他離完婚的第二月,我就改嫁了,嫁給了一個我不愛的男人,但是卻對我很好的男人!

我記得我跟那個男人去民政局登記結婚的那一天,蘇盛聞信趕來,一直跪在我的跟前,哭著祈求我原諒他對我的無情,與狠心。

他一直舉手跟我發誓:

「小琪,只要你給我一次機會,以后我什麼都聽你的,絕對不會再順從我媽了。以后年三十,我就跟你回娘家過,我替你家干活,備年夜飯,不讓你跟你父母沾一點活。」

「不用了!」

我笑著將他從地上扶起來,看著我身邊穿得一身名牌正裝的男人。

「我新老公有錢,可以請保姆干,不會把我給累著的。」

完結,謝謝!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