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血鼻山之戰比鋼鋸嶺更慘烈,美國為何很少宣傳?

要問二戰期間美軍傷亡率最高的登陸作戰,也許不少人會說是硫磺島戰役,其實不然。1944年秋天,為了奪取菲律賓門戶帕勞群島中的佩萊利烏島,美軍付出了2336人陣亡、8550人負傷、117人失蹤的慘重代價, 地面部隊傷亡率接近40%,這才是美國戰史上傷亡率最高的登陸戰。

這其中,對烏穆布羅戈山的爭奪讓美軍血流成河,以至于該山被美軍稱作「血鼻山」,和折缽山、鋼鋸嶺一樣成為美軍的噩夢。

美軍進攻硫磺島

如此慘烈的戰斗必然會有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可美國政府多年來卻對此役很少宣傳,除了在電視劇《太平洋戰爭》第7集中有所表現,很少有影視劇以此為素材,這又是何故呢?

「僵局行動」名副其實

奪取馬里亞納群島之后,菲律賓成為美軍下一個目標。太平洋艦隊司令尼米茲決定首先攻占佩萊利烏島,在那里建立機場。為此,他制訂了「僵局行動」計劃,并由美軍王牌海軍陸戰隊第1師擔任主攻。陸戰一師曾因血戰瓜達爾卡納爾島立下功勛而成為美軍中第一個榮獲以總統名義頒發的「優異部隊」獎的部隊。

海軍陸戰隊第1師

事實證明,這次作戰行動的名字起的太晦氣。美軍自9月15日登陸以來,遭到了日軍頑強抗擊,激戰一天只奪取了大約2700米寬、平均縱深40米的灘頭陣地,而卻為此傷亡了1000多人。原來計劃只用4天時間就能解決的戰斗打成了名副其實的僵局。

第二天,陸戰一師第5、第7團拿下了機場,并占領了島的東海岸,把日軍截為2段,和1團形成南北夾擊之勢,日軍的「殘兵敗將」被包圍在島嶼中部的山區。對于美軍來說,剩下的任務就是把躲在山洞里的殘余日軍一個個弄死。

陸戰隊一師發起搶灘登陸

隱藏在飛機場附近山上的日軍炮兵尚未被肅清,所以美軍還不能使用機場。5團和7團要集中精力肅清機場周圍的日軍,所以攻打中部山區的苦差事就由1團來完成。

這座島嶼中部的山叫做烏穆爾羅戈山,不僅地勢崎嶇,而且巖石表面覆蓋著腐爛的珊瑚和厚厚的植被,即便徒手攀登都非常困難。更要命的是,日軍利用天然巖洞精心構筑了坑道工事,美軍強大的海空火力對此無能為力,只能用近戰武器才能摧毀。

對于依賴火力優勢的美軍來說,這里非常不適合作戰。士兵們除了用血肉之軀去死拼,別無他法。

美軍

把大山變成天然堡壘

駐守佩萊利烏島的日本關東軍第14師團曾在盧溝橋事變中出盡風頭,又在蘭封會戰中重創中國軍隊,1940年調入關東軍,1944年4月從中國東北移防帕勞群島。

現任師團長井上貞衛中將曾任侵華日軍69師團師團長。當初八路軍386旅王近山部在韓略村伏擊了日軍觀摩團后,崗村寧次把責任全部推給了井上,他為此被撤了職,直到太平洋戰事吃緊,才被派往帕勞群島擔任14師團長。

井上貞衛中將

平心而論,井上貞衛算是被日軍耽誤了的人才,其精明果斷勝過一般的日軍將領,卻沒有太多表現機會。和一味蠻干的日軍將領不同,他決心充分利用地形優勢建立縱深防御系統。

由于佩萊利烏島的石灰巖上曾開采過磷酸鹽礦,留下了一個完整的隧道系統,因此日軍很快就把這里變成了天然堡壘,高聳入云的巖壁上遍布地堡,許多掩體都裝有防備火焰噴射器攻擊的鐵門。井上對部隊進行了有針對性的戰術訓練并下令禁止自盡沖鋒,而是固守每個山洞和每面峭壁,盡最大可能殺傷美軍有生力量。

日軍在佩萊利烏島上的守備部隊統一由第14師團第2聯隊長中川州男大佐指揮,包括6000名陸軍士兵和4000名海軍士兵。

中川州男是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30期畢業生,長期在基層部隊任職,因在侵華戰爭中表現突出進入陸軍大學深造,畢業后曾任第5旅團參謀,后晉升大佐并出任步兵第2聯隊聯隊長,隨第14師團調往帕勞群島,奉命防守佩萊利烏島。

中川對美軍的海空火力優勢有清醒的認識,知道灘頭防御是徒勞的,所以只在海灘部署了少數部隊遲滯美軍登陸,主力則部署縱深地區,準備依托坑道工事進行持久抵抗。

中川州男

日軍擺出了決一死戰的架勢。美軍面臨的,將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惡戰。

最血腥的戰斗發生在血鼻山

9月16日,美軍陸戰1師1團發動進攻,在日軍的頑強抵抗下, 美軍每天的進度只能以碼或英尺來衡量。在有勇無謀的團長普勒爾慣有的強悍指揮下,8天后1團損失了60%的兵力。這座令人望而生畏的山峰被美軍稱作「血鼻山」,因為這里讓美軍撞得鼻血橫流!

5團和7團在攻克機場和島嶼南部的戰斗中同樣遭到重大傷亡。因此,陸軍81師的321團立即被派往佩萊利烏島,接替喪失了戰斗力的陸戰1團,以打破僵局行動的僵局。

美劇《太平洋戰爭》

自9月26日起,美軍集中5團、7團、321團,分三路進攻血鼻山,利用火箭筒、炸藥包、火焰噴射器等各種武器,一碼一碼地壓縮日軍陣地。戰至9月30日,美軍奪取了島上所有的戰術性目標,殘余日軍已被包圍在島中央一個狹小的袋形陣地中。

看上去形勢大好,但誰也沒想到,佩萊利烏島上最血腥的戰斗才剛剛開始。

塞班島之戰的美軍

日軍據守的那些珊瑚石灰巖洞穴無奇不有,洞里設有鋼門、發電機、通風設備和地下醫院,囤積的物資足夠支撐數月。中川大佐汲取了塞班島的教訓,把血鼻山建成了日軍防御工事的集大成之作,他手下的關東軍老兵們將每一座巖洞都打造成噴吐火舌的據點,讓美軍流夠了鮮血。

美軍把能想到的招數都用上了,曾經用飛機灑膠狀汽油,然后用白磷迫擊炮彈點燃,想把氧氣耗光了悶死日本人,可看上去還是沒什麼用。負隅頑抗的日軍盡管知道沒有生還的希望,仍要拼盡最后一口氣。一些絕望的美軍指揮官建議使用化學武器,被尼米茲當即否決。

尼米茲

打到10月中旬,5團和7團死傷累累,不得不撤出陣地,聲威顯赫的陸戰1師幾乎被打殘。從10月15日起,徹底消滅血鼻山殘余日軍的重擔就完全由陸軍81步兵師來挑了。這個師論名頭和戰斗力都遠不能與陸戰一師相比,但日軍也已窮途末路,他們已經斷絕了任何補給,醫療救護條件也非常差,傷兵們只能慢慢等死。

81師師長馬勒少將吸取教訓,用凝固汽油彈軟化日軍的工事,并用裝甲推土機為坦克清路,工兵冒死挖掘燃料管道以便向日軍碉堡噴射火焰。在美軍的猛烈攻擊下,日軍的抵抗能力被逐步摧毀。

11月20日,中川大佐向日軍大本營發出了發出「劍已斷,矛已無」的訣別電報,隨后切腹自盡,死后晉級陸軍中將。到11月25日,佩萊利烏戰役終于結束了,殘存下來的個別日軍甚至一直堅持到1947年4月21日才正式向美軍投降。

守島日軍幾乎被全殲,據統計有10695人斃命,202人被俘,其中僅有19人是日本人,其余全是朝鮮勞工。兩軍傷亡相差無幾。

付出與所得不成比例

除了慘重的傷亡,美軍在此役中的彈藥消耗更是驚人,共發射7.62毫米槍彈1332萬發、11.43毫米槍彈152萬發、12.7毫米槍彈69.3萬發、手榴彈118.2萬枚和15萬枚迫擊炮彈。據統計,平均需耗費1589發輕重武器彈藥才能消滅一名敵人。

無論從哪個角度衡量,佩萊利烏戰役都是美國海軍陸戰隊經歷的最殘酷的戰斗,即便日后的硫磺島、沖繩島也無法與之相比。對于美軍付出如此巨大的代價奪取這個小島是否值得這一問題,自戰后就爭論不休。

沖繩島之戰

尼米茲認為,這一仗「消除了麥克阿瑟進軍菲律賓的真正威脅」。但更多的人認為,這一仗毫無意義,因為就在佩萊利烏島激戰正酣之際,麥克阿瑟已經率軍成功登陸萊特島。而當戰役結束時,美軍早已在萊特島上站穩了腳跟,美軍付出無數人命才攻下的佩萊利烏島機場其實根本沒有用來支援麥克阿瑟重返菲律賓。

與美軍付出的高昂代價相比,這座島嶼幾乎沒有任何戰略價值。在之后的戰爭中幾乎沒有發揮任何作用。因此,美軍在戰后很少提到血鼻山戰斗,也就不難理解了。

麥克阿瑟

一個月的戰斗讓陸戰1師付出了死傷6500余人的代價,可謂元氣大傷,以至于該師此后休整數月之久,直到1945年4月沖繩戰役才重返戰場。血鼻山注定是陸戰1師的傷心地。

這場戰斗讓陸戰1師在這座煉獄般的小島上經歷了最為嚴酷的考驗,涌現出大量令人敬佩的英雄人物。例如1營C連在攻上山頭后與增援部隊失去聯系,僅剩的90人在連長波普上尉的率領下孤軍奮戰,死守一夜后才奉命撤退,全連僅剩9人。菲爾普斯和克勞斯兩位上等兵為保護戰友先后撲向日軍手榴彈而壯烈犧牲,其中來自芝加哥的克勞斯年僅18歲。

在整個佩萊利烏島戰役中共有8名陸戰隊員被授予榮譽勛章,其中6人是死后追授的,他們用鮮血和生命捍衛了軍人的榮光。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