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十年服役無人知,一朝撿漏天下聞!巨艦終結者——伊168號潛艇

1942年6月7日清晨,太陽剛剛從海平面上升起,一艘艨瞳巨艦在霞光中發出一聲悲鳴長嘯,緩緩沉入水中。周邊的護航艦全部下半旗致敬,水手們眼含著熱淚為這艘身經百戰,參加了太平洋戰爭早期大部分艱苦戰役的英雄航母送別,目送她一點點消失在海面上……

艨瞳巨艦最后的身影

約克城號(CV-5)是美國海軍第5艘航母,約克城級首艦,與姊妹艦企業號(CV-6)、大黃蜂號(CV-8)一起在太平洋戰場浴血奮戰,參加了大大小小各種戰役。

它在大西洋巡邏游弋,阻止納粹潛艇進入西半球;在太平洋力戰日寇,空襲馬紹爾及吉爾伯特群島,掩護陸戰隊增援薩摩亞,在珊瑚海海戰中擊沉祥鳳號航母,重傷翔鶴號航母,使雙鶴(翔鶴、瑞鶴)無法參加至關重要的中途島大海戰,為太平洋戰爭勝利立下了汗馬功勞。

然而這艘全長234.7米,寬25.4米,滿載排水量25900噸的龐然大物,卻在中途島海戰中被日軍艦載機當作不同航母轟炸了3次,渾身傷痕累累仍巋然不倒,歷經多次搶救雄風猶存。只是沒人想到它被一艘不起眼的日軍潛艇撿漏擊沉,留下一個悲傷結局讓人唏噓。

殺手尋蹤

這個踩著巨艦尸體成名的家伙就是日本海軍的伊-168號潛艇,是日本1931年依《倫敦海軍條約》標準建造的海大-6a級高速遠洋潛艇。

它全長98.4米,寬8.2米,水上排水量1400噸,水下排水量2440噸,裝備大馬力、低重量的「艦本式一號甲8」型柴油機,水面最高航速23節,續航力14000海里,體現了日本二十多年來不斷小步快跑提升潛艇技術的優秀成果。

海大-6a級共建造6艘,伊-68號(1942年5月因與巡潛乙型潛艇艦名沖突,重新編號為伊-168號)是首艇,1931年6月在日本吳海軍兵工廠建造,1934年7月服役,編入聯合艦隊第2艦隊。

1935年-1940年間它在中國東海、南海等水域多次巡航演練,碌碌無為無功可述。1940年10月在橫濱灣參加完日本史上最大的,紀念第一任神武天皇即位2600周年的艦隊檢閱后,伊-168號準備結束自己無聊的服役生涯,轉為備用潛艇。

然而天道不測造化弄人,伊-168號自己也沒想到還能咸魚翻身東山再起。1941年7月日美關系急劇惡化,戰爭迫在眉睫,伊-168號又被召回現役加入第6艦隊第3潛艇中隊,在清水光美中將麾下聽差。

11月11日偷襲珍珠港前,伊-168號與其他4艘潛艇一起離開日本九州前往夏威夷群島,在瓦胡島以南海域伺機攻擊任何從珍珠港駛出的艦船,并參與營救袖珍潛艇艇員。在戰斗中它受到21枚深水炸彈攻擊,電池系統損壞返回日本維修。

曠世之戰

轉眼就是曠古爍今的中途島大海戰,伊-168號再次成為13艘先行遠征潛艇之一。它被派到中途島西北48海里吳環礁海域附近偵查,向聯合艦隊匯報天氣情況。

但是它們來晚了,在日軍潛艇到達巡邏區域前,美軍約克城號、企業號、大黃蜂號航母已經越過警戒線,所以日軍潛艇沒有發現航母蹤跡。

綠虛線為潛艇警戒線

6月4日中途島海戰爆發,美軍俯沖轟炸機短短幾分鐘內就擊沉了赤城、加賀和蒼龍號,伊-168號躲在環礁處「欣賞」了日艦被空襲的全過程,雖然氣得捶胸頓足卻毫無辦法。

只有飛龍號余孽僥幸存活,第2航空戰隊司令官三口多聞少將立即組織艦載機反擊。約克城號位置正好靠前,于是成為第一個受害者。下午2:30飛龍號戰機烏烏壓壓撲了過來,約克城號8架F4F野貓迅速升空,然而數量太少未能全部攔截。

日軍魚雷機扔下4枚魚雷,2枚擊中約克城號艦體左舷,導致所有鍋爐停機。大量海水涌入發電機艙使全艦喪失電力,舵機也被卡死。約克城號動彈不得,不久慢慢向左傾斜最大達26度。

約克城號被九一式空射魚雷擊中

巴克馬斯特艦長眼看無力回天,只能在2:55下令棄船,將飛機轉移到企業號上降落,留下休斯號驅逐艦看守救援。

大家都覺得約克城號要完蛋了,可它自己卻很頑強,在海上漂浮了一整夜仍沒有沉沒。TF17艦隊司令弗萊徹少將內心又升起些許希望,于是派哈曼號驅逐艦和另外兩艘驅逐艦前去救援。

護航艦趕來救援

6日清晨哈曼號接近約克城號,接上電纜輸送電力。170名損管也登上航母,用水泵撲滅最后的小火,努力排水平衡重量,其他驅逐艦在外圍組成反潛陣型警戒。

到下午時分,約克城號傾斜度已經減少到20度,進水情況也大有改善,勝利曙光似乎就在眼前,然而此時伊-168號溜進來了。

艦員們檢查艦體

原來日軍損失4艘航母后山本五十六極度震怒,一度喪失理智不惜一切代價命令主力戰隊前沖,企圖追上美軍利用夜戰優勢在一場面對面的廝殺中挽回敗局,同時命令第7戰隊三隈號、最上號、鈴友號、熊野號重巡洋艦與伊-168號潛艇去炮擊中途島。

可惜謹慎的斯普魯恩斯根本不給他機會,迅速率艦隊后撤準備來日再戰。山本一記重拳打在棉花上氣得哇哇大叫,最后也只能面對現實,無可奈何地下令撤退。

獨狼刺襲

但是伊-168號卻沒有接到撤退命令,它像唐吉坷德大戰風車一樣,帶著自己的幾桿破槍向中途島殺去,共計6具魚雷發射管和14枚九五式魚雷,1門100毫米甲板炮和1挺13.2毫米高射機槍。

5日凌晨1:24,它在中途島西南1000米外浮出水面,用100毫米小炮僅發射了6枚炮彈就被守軍狂毆,在美軍探照燈和海岸炮火的精準打擊下,倉皇潛入水底狼狽逃竄。

它驚慌失措一片茫然,不知道自己該干點啥。突然電報機里傳來滴滴答答的聲音,通信兵拿著一份命令心急火燎地跑向田邊彌八艦長——筑摩號重巡洋艦水上飛機在中途島東北約150海里處發現嚴重受損的約克城號,山本命令伊-168號去擊沉它。

筑摩號的水上偵察機

這話說得容易,其實難于登天,約克城號周邊大約有7艘護航艦只,一艘潛艇要想闖入其中何其艱難!這是一個有去無回的單程任務,極有可能在中途被美軍炸成篩子。然而軍令如山不容置疑,喊了那麼多年的為天蝗盡忠,現在也該兌現了。

指揮塔內氣氛緊張,田邊握著潛望鏡的手里全是汗水。他們調整航向向中途島奔去,白天在水下潛航,天黑以后浮上水面全速航行。6日凌晨5:30,瞭望兵的雙筒望遠鏡里出現了一座黑色「大山」,距離約11英里。

田邊一邊下令潛水,一邊將航速降低到6節,從水下緩慢接近目標。每隔一段時間潛艇就上浮到水下20米左右,田邊升起潛望鏡快速觀察目標,一次不超過5秒鐘。

潛艇螺旋槳幾乎不轉,以防止渦流聲被聲吶發現,艇內人員都小心翼翼地行動,避免發出任何聲響。到中午時分田邊發現美軍的聲吶也沒有想象中那樣靈敏,于是信心大增。

聲納員也突然報告說敵軍聲吶停止發射,難道是到了午飯時間?這給了田邊極大可乘之機,決定趁美軍疏忽狠狠打擊他們。

田邊悄悄升起潛望鏡,發現潛艇已經安全穿過反潛防衛圈,離約克城號僅有550米或者更近。可是田邊卻皺起了眉頭——哎呀不行啊,不知不覺跑得太近了,此時開火魚雷沒有足夠的運行距離穩定在5.8米深度,很可能從敵艦龍骨下方直接穿過去。

不行,還得再調整一下。田邊讓潛艇右轉,悄悄在水下繞了一個大圈,將距離拉到約1600米遠的地方。美軍不知道在忙啥,依然沒有發現危險。下午1:30,田邊下令發射4枚95式魚雷。為了提高毀傷效果,他特意沒有按常規6度角扇形發射,而是將所有魚雷集中到2度角之內,這樣魚雷將集中命中航母腹部,而不是從頭到尾散開。

4枚魚雷呼嘯而出,拖著白色的死亡尾跡奔向遠方。一分鐘后,2枚魚雷擊中約克城號艦體,炸雷般的爆炸聲和沖天水柱在海面上頃刻升起。第3枚魚雷從龍骨下方穿過,最后一枚魚雷則把緊靠在約克城號身邊的哈曼號驅逐艦當了開胃菜,200多公斤的戰斗部當場把它炸成兩截,很快沉入水底。

約克城號委屈得快哭了,馬上就要得救了一下子又掉入無底深淵。右舷被炸開一個大口子海水瘋狂灌入,雖然有助于艦體平衡,但它已經喝了太多海水,浮力已經撐不住重量了。

巴克馬斯特艦長心疼得不知道該說啥好,只能仰天長嘆第二次下令棄船,讓損管小組撤到拖船上返回。但他還不死心,仍希望約克城號龐大的艦體能創造奇跡,甚至打算第二天再回來拯救。

但這次真的沒有機會了,6日晚上約克城號進水太多再也無力支撐。7日凌晨4:58,這艘傷痕累累、榮譽等身的二戰老兵終于向左翻滾,翻覆在海面上緩緩沉入海底。一輪紅日從海面上升起,似乎也在為這艘巨艦難過。水兵們眼中噙著淚水,心中全是悲傷。

哈曼號驅逐艦

他們對兇手發起瘋狂攻擊,幾艘驅逐艦追著伊-168號輪番投擲深水炸彈,2小時內投了60多枚。但是狡猾的田邊也并非泛泛之輩,每次攻擊他都極力保持與來襲敵艦相反航向,這樣驅逐艦從他們頭頂越過時,許多深水炸彈都落在潛艇后方。

伊-168號躲過了數十次攻擊,只有一枚深彈落在艇首附近,使艇內燈光全滅,一些地方泄漏,電池損壞有氯氣泄漏危險。損管人員戴上防毒面具沖入電池艙,關閉艙門維修。

海水從1號魚雷管涌入艇首不斷下沉,艇員們挪到艇尾仍不能恢復平衡。危急時刻田邊靈光一閃想到其他潛艇用過的戰術,馬上讓艇員輪流到前方扛一袋大米搬到艇尾,終于使潛艇恢復平衡。損管小組也修好了部分電池,潛艇貓在20多米水下茍延殘喘。

不久后美軍停止搜索攻擊,開始轉向撤退。田邊看到3艘驅逐艦并排向東行駛,于是浮出水面以14節航速在烏云掩護下拼命向西逃竄。沒想到2艘美艦發現他們又重新追了過來,并在6000米距離上開火對伊-168號形成跨射。

水兵們的臉都白了,大家都知道跨射意味著什麼——也許下一發炮彈就送他們上西天。所有人都眼巴巴地望向田邊,希望他盡快下令下潛。

但是下潛需要一定的電力和空氣儲備啊,就在潛艇幾乎要被炮彈擊中時,機艙終于報告最低儲備完成。田中趕緊下令潛水,終于在日落前幾分鐘潛入水中逃離。和風漫談原創,禁止抄襲。

他們一路蹣跚向北,航行了12個小時后返回夸賈林環礁,補給后又返回吳海軍港口。人們在碼頭上載歌載舞歡迎他們,天蝗甚至專門表彰了這一宏偉戰績,而絕口不提損失了4艘航母。

伊-168號撿漏擊沉了只剩半條命的約克城號,從此一戰成名,告別默默無聞被永遠載入史冊。

血債血償

1942年下半年它又參加了瓜島戰役,1943年初為阿留申群島日軍運送補給。1943年7月它從日本前往拉包爾,在俾斯麥海斯特芬海峽附近遇到美軍小鯊魚級潛艇闊鼻鱸號(SS-277)。

闊鼻鱸號(SS-277)

這次它的好運氣用光了。伊-168號首先向闊鼻鱸號發射一枚魚雷,被對方全速機動躲過。闊鼻鱸號隨后回敬4枚魚雷,將它牢牢摁死在新漢諾威島以北60海里洋面上,97名鬼子全部陣亡,終于為約克城號報了仇。

這艘一度退役的老潛艇結束了自己平淡又傳奇的一生,它殺死了約克城號,自己也葬身在這茫茫大海中。它是罪惡的參與者,也是陪葬者,在漫長幽暗的海底歲月中它或許會反思,反思那場不應該發生的戰爭,并為此深深懺悔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