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二戰德國海軍不只是潛艇厲害,一艘袖珍戰列艦竟招致英國海軍傾巢出動!

1914年12月8日,在南美海岸福克蘭群島海域,英國戰列巡洋艦重炮轟鳴,將遠躥至此的德國東亞艦隊完全摧毀。德國旗艦翻沉,艦隊司令施佩伯爵與全體艦員一道殞命于南大西洋。

1934年6月,德國威廉港的船台上,一艘新戰艦即將下水。蒞臨現場的施佩的遺女將它命名為「海軍上將施佩伯爵」 (下文簡稱「施佩」號)號,以紀念20年前戰死的父親。

▲ 德國海軍上將施佩伯爵

袖珍戰列艦

「海軍上將施佩伯爵」 號 (下文簡稱「施佩」號)是「德意志」級戰艦的第三艘,該級戰艦是20世紀30年代間德國海軍與裁軍條約體系沖突糾葛的產物。

▲ 「施佩」號

在德軍序列中,它們被列為「裝甲艦」,理論上與一戰期間的裝甲巡洋艦同等級。在德國人看來,這并不逾越凡爾賽條約禁止德國擁有戰列艦等大型艦艇的規定。

但是實際上,這些「裝甲艦」的性能規格遠沒有字面意義上這般無公害。因為它們皆裝備了6門280mm口徑主炮,這不應該是一艘裝甲巡洋艦火炮的口徑。

因此,眼看如此打擦邊球的「德意志」級服役,憂心忡忡的英法等國為它們定義了一個新名號:「袖珍戰列艦」。

「施佩」號于1936年服役,是這些「袖珍戰列艦」中的最新一艘。服役后沒多久,它就作為嘉賓參與了英王喬治六世的加冕禮。但是,如此和平表象下是日益密布的大西洋戰云,「施佩」號終究要向英國露出獨狼的獠牙。

▲ 參加喬治六世加冕禮的「施佩」號

二戰爆發后,「施佩」號被重視水面艦艇的海軍元帥雷德爾選中,成為德國海上破交作戰的一枚重要棋子。1939年9月1日,就在戰爭爆發的同一天,「施佩」號出征,篤定要在大西洋深處攪動起令盟國心驚膽顫的波瀾。

統率「施佩」號的是漢斯•蘭斯多夫上校。1938任艦長的他是海軍老兵,曾在日德蘭海戰榮獲勛章。

更值得一提的是,蘭斯多夫一家在他4歲時移居德國西部的杜塞爾多夫,恰好住在了施佩伯爵隔壁,兩家人是親密的鄰居。而今,蘭斯多夫率領以兒時鄰家長輩命名的戰艦,向其所作戰過的南大西洋遠航而去。

▲ 漢斯•蘭斯多夫上校

大開殺戒

充當獵手的「施佩」號沒花多長時間就尋覓到了首只獵物。在9月底的巴西累西腓海域,「施佩」號發現了英國貨船「克萊門特」號——它從紐約啟航,正向巴西的巴伊亞運送油料。

「施佩」號迅速逼近這艘毫無防備的貨船,同時起飛水上飛機對其進行攻擊,成功將其逼停。「克萊門特」號船長眼看對方來勢洶洶,嚇得催促全員棄船。蘭斯多夫等所有船員都登上救生艇后,下令擊沉「克萊門特」號。大西洋獨狼開門紅。

「施佩」號游蕩于大西洋中,一艘又一艘獵物成為它的炮下亡魂。

▲ 「施佩」號

10月初,它俘獲并擊沉「牛頓山櫸」號貨船,隨后幾周內,英國「阿什利」號、「獵人」號和「特里瓦農」號商船也相繼被擊沉。11月,「施佩」號繞過好望角,擊沉商船「非洲貝殼」號。這些船只都是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施佩」號迅猛的突襲打得稀里糊涂,乖乖引頸待戮。

在「施佩」號的破交行動中,有兩點特征值得一提。

首先,雖然被它俘獲的商船都會被擊沉,但這是以保全商船船員性命為前提的。

例如,在截擊「克萊門特」號時,蘭斯多夫在俘虜對方數名士官后,等其他船員都登上救生艇才下令將「克萊門特」號擊沉。幾天后,被俘士官也被交給中立國商船送回國。從中折射出的,是「施佩」號頗具騎士古風的作戰信條。這也恰是昔日施佩伯爵本人的質量特點。

其次,為保障突襲的隱秘性并迷惑追擊者,「施佩」號作了不少偽裝工作。

在9月時,它的水兵就在舷側漆上假艦名,將自己假裝為另一艘「德意志」級姊妹艦「舍爾上將號」。假借艦名的用意在于迫使商船在行將被俘前發出錯誤的求救信息,使其無法明確得知襲擊者的身份。

▲ 「舍爾上將」號

這一偽裝隨后還迎來了升級版。11月底,艦員們在另一側艦身寫上假艦名「德意志」號,不僅如此,他們還在艦上搭起假炮塔和假煙囪,使戰艦猛然看起來頗像是英國「聲望」級戰巡。

就這樣,憑借山寨版的外觀和左右各一的假艦名,「施佩」號頂著三個冒牌身份在南大西洋招搖撞騙。當英國商船根據被俘前最后一刻看到的艦名發出諸如「我方遭到‘德意志’號敵艦攻擊」之類的求救電報時,定令英國情報人員感到摸不著頭腦——因為不論是「德意志」號還是「舍爾上將」號此時都在北半球海域。

▲ 「德意志」號

在多重身份的偽裝下,「施佩」號渾水摸魚,屢屢得手。它在12月初的一周里先后又擊沉了「多利克之星」號、「泰羅亞」號和「斯特隆沙」號商船。艦員們在「斯特隆沙」號上還繳獲了商船隊的航行路線圖。

這令蘭斯多夫如獲至寶,他決定到航路密集的拉普拉塔河口再撈一筆,隨后回國休整。

但此時,追獵者們已從四面八方趕來。

圍獵

一艘艘商船在南大西洋蒸發,英國人不可能視而不見。

因此,早在「施佩」號剛開殺戒沒多久的10月,英國就已展開追兇行動。一開始,參與搜尋的還只是一些巡洋艦。但隨著損失商船越來越多,追擊艦隊的陣容也越來越龐大,諸如「競技神」號與「鷹」號航母、「聲望」號戰巡等主力戰艦都加入進來。

▲ 英國「競技神」號航母

不僅如此,英國還將法國拉入了伙。法國海軍派出以「貝亞恩」號航母和兩艘「敦刻爾克」級戰巡為首的艦隊參與搜尋。這些英法戰艦在大西洋上組成多支小分隊,在數個海域一道展開對兇手的追殺。

此時在歐洲大陸上,英法兩國正在進行著心照不宣的「靜坐戰」。但在大西洋上,龐大的英法艦隊四處奔波卻只為尋找一艘德軍破交襲擊艦。這說明英國人真的急眼了。

「施佩」號行蹤飄忽不定,但也無法保證不露出馬腳。在2月初,當它擊沉「多利克之星」號商船時,商船所發出的求救信號傳到了其中一支英軍搜尋艦隊的耳中,由此,英國人得知了襲擊者所在的大致海域。

▲ 「施佩」號用魚雷擊沉「多利克之星」號

這支小艦隊乃追擊艦隊中的「G分隊」,由英國海軍準將亨利•哈伍德統領,下轄「埃克塞特」號重巡、「阿雅克斯」號和「阿喀琉斯」號輕巡,它是追擊行動中唯一一支負責搜尋南美海岸的分隊。

哈伍德根據得到的信息,判斷德艦很有可能會前往拉普拉塔河口活動。他事后回憶道:「我判定河口地區將是重點防御目標,因為那里谷物與肉類航運都很繁華,船只來往密集。因此將手中所有兵力集中部署在那」。

不僅如此,哈伍德還猜測,德艦若以15節航速巡航,那麼很可能會于12月12日抵達里約附近,13日抵達拉普拉塔河口。

哈伍德的計算精準無比。13日清晨6點10分,在河口附近的海面上,「埃克塞特」號最先發現了德艦,并向哈伍德通報「發現一艘袖珍戰列艦」。

▲ 英軍「埃克塞特」號重巡

獵物與追獵者遭遇了。

決戰拉普拉塔河口

哈伍德根據自己戰前制定的計劃,將戰艦分成兩組,從東西兩側夾攻「施佩」號。他認為這有利于分散「施佩」號的280mm重炮火力。

因此,6點15分時,「埃克塞特」向西北、「阿雅克斯」和「阿喀琉斯」向東北,對「施佩」號展開夾擊。

幾乎就在同時,蘭斯多夫下令「施佩」號開火。兩分鐘后,「埃克塞特」號開火還擊,兩艘英國輕巡隨后也加入到炮戰里。

▲ 河口之戰的「埃克塞特」號

「埃克塞特」號的一名槍炮官回憶道,當他路過艦橋前往戰位時,聽到艦長在下命令。命令并不是平日里模式化的「發現敵艦,航向某某」之類,而是「朝著那該死的‘舍爾’號,給我轟!」——由此可見「施佩」號的偽裝技術頗高,因為直至此時英國人還以為面對的是「舍爾上將」號。

但「施佩」號的火炮比英國人更精準致命,它跨射了「埃克塞特」號,并很快擊毀了英艦的一座炮塔、探照燈和水上飛機。「埃克塞特」號嘗試向「施佩」號發射魚雷,不僅沒命中,自己又被打啞了另一座炮塔。一來二去幾個回合,英國艦隊中最強的戰艦竟幾近喪失戰斗力。

得益于「施佩」號對「埃克塞特」的集火,剩下兩艘輕巡從另一側向德艦展開炮擊。英艦炮彈時有命中,這迫使「施佩」號施放煙幕,以期蒙蔽英艦視線并做規避機動,同時伺機還擊。但是,茍延殘喘的「埃克塞特」號隨后用僅剩的一座炮塔轟出一輪炮彈,正好命中了「施佩」號的油艙,燃油立刻泄露。

▲ 英軍「阿喀琉斯」號輕巡

這樣一來,「施佩」號沒有足夠的燃料駛回德國了。

獨狼末路

蘭斯多夫眼看戰艦受損,更重要的是它還喪失了寶貴的燃料,除了尋求修理與補給以外別無它法。因此,他下令「施佩」號施放煙幕脫離戰場,并駛入中立國烏拉圭港口蒙得維的亞,以期得到修理。

哈伍德的艦隊也好不到哪去。「埃克塞特」號已經癱瘓,于是他下令兩艘輕巡監視河口,以防「施佩」號溜走,同時等待增援。

▲ 亨利•哈伍德

蘭斯多夫駛入蒙得維的亞的是一次慌不擇路的失誤。烏拉圭雖然是中立國,但長久以來與英國交好。眼看苦苦追蹤了數月的德艦如今送上門來,英國外交官立刻開始向烏拉圭政府施加手腕。

對于「施佩」號,英國人有兩個目的。首先是不能讓它得到烏拉圭的修理和補給,對此英國援引了海牙公約的相關條款,即「交戰國戰艦禁止在中立港停留超過24小時」。因此,當地英國外交官公開表示 「施佩」號應馬上離港。

▲ 被困于港內的「施佩」號

與此同時,此時英國援兵未到,因此如果「施佩」號離港,那麼僅有的兩艘英艦無法阻擋它。對此英國人也參考了公約的補充條款:「停留在中立港的交戰國戰艦,需在港中敵國船只離港24小時后方可離開」。對于此,英國暗中指示港內懸掛英法旗幟的商船每天出港一艘,這令「施佩」號被釘在港內動彈不得。

這些條款將「施佩」號包夾起來,令蘭斯多夫陷入絕望。他打算強行突破封鎖出港,但英國人還有第三招,即故弄玄虛。除了之前的兩艘受損輕巡外,此時港外只有1艘巡洋艦作為援軍到場,火力不及「施佩」號的重炮。英國人開始散布假消息,說是強大的「聲望」號戰巡即將抵達,「施佩」號絕不是它的對手。

▲ 英軍「聲望」號戰列巡洋艦

驚恐的蘭斯多夫上當了,在他的腦海中,此時「施佩」號已經四面楚歌。蘭斯多夫不得已而聯絡了德國大本營。大本營向他提供了數個指示作為選擇。蘭斯多夫選擇了最為無奈的一種。

12月17日,港外的「阿喀琉斯」號突然看到「施佩」號在起錨。英國人立刻緊張起來,因為援軍尚未抵達,如果「施佩」號強行沖破封鎖,單憑兩三艘巡洋艦很難阻擋它。

但他們發現,「施佩」號并未駛向外海,而是向河口淺灘不斷靠近。隨后,一陣轟隆悶響傳來,它的艦體開始下沉。

▲ 自沉的「施佩」號

南大西洋獨狼「施佩」號,在拉普拉塔河口自沉了。與幾十年前覆滅于福克蘭群島的施佩伯爵東亞艦隊一樣,這艘以他命名的戰艦同樣在南美海岸找到了安息之地。

兩天后,被押往阿根廷的蘭斯多夫舉槍自盡。

尾聲

「施佩」號的破交戰與自沉,對英德雙方都產生了影響。

對于英國而言,當陸軍在歐洲靜坐避戰時,海軍能在大西洋主動出擊并取得戰果,這令國內輿論振奮。丘吉爾在回憶錄中寫道,拉普拉塔河口之戰「是令人鼓舞的,它使得我們正經歷的黑暗而艱苦的冬天,稍微顯得輕松了。」

對于德國而言,這一損失令海軍方面感到痛惜。海軍元帥雷德爾所依仗的水面艦艇破交戰也隨著「施佩」號和之后數艘更強大戰艦的損失而走向窮途末路。

▲ 德國海軍元帥雷德爾

德國的水面艦艇力量太過稀少珍貴,又太容易遭到英國海軍圍剿,因此,對德國海軍來說,將戰場轉移至海面下,將是更為有效的作戰手段。

所有人都知道,在接下來的戰爭里,德國毫不遲疑地踐行了這一手段,大西洋成為潛艇的血腥屠戮場。

自盡的蘭斯多夫被就地葬于布宜諾斯艾利斯。自沉的「施佩」號也在隨后幾年中于原址上被拆解。這艘戰艦的短暫作戰生涯頗有傳奇色彩,但它的破交戰果與日后的潛艇狼群比起來,還是太微不足道了。

▲ 二戰德國的U型潛艇

在加拿大安大略省有個阿雅克斯鎮,在這個以河口之戰里的「阿雅克斯」號巡洋艦命名的小鎮里,有一條蘭斯多夫街。昔日刀兵相見的對手,如今以這樣的方式靜靜地比鄰而居。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