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失婚后,我跟前夫住在一起(二)

遠在天編 2023/03/12 檢舉 我要評論

01

我跟齊陽失婚那一天,我回去收拾東西。

婚前,我們簽了一份失婚協議:失婚,房子以及他的錢,都屬于他自己的,我分文不能拿他的。

我不是個物質的女孩,對金錢跟物質沒有任何的概念,所以一切隨他。

對,我什麼都依他。

他要失婚,我陪他一塊去民政局,把失婚證給領了。

辦完失婚手續,我回去收拾物品要離開,齊陽卻發瘋似的,將我按壓在大床上,跟我提出了:失婚不離家的條件。

他說:

「劉莎,你沒錢沒地方住,那你就暫時借住在我這兒吧。你給我做保姆,給我房子打掃衛生,給我做飯洗衣。還有.......」

他低頭親了親我的紅唇,邪魅笑著告訴我:

「在我沒有找到新對象之前,如若我有[生·理·需·求],你得滿足我——陪我睡!」

做飯洗衣,打掃衛生,這些我全依了他。但是,陪睡這個事情,恕我做不到。

我是個傳統正經的女生,做不到他所想象的那麼開放,即便我曾經與他同床共枕過三年的時間,跟他有過數次的肌膚之親。

「抱歉。」

我將他從我身上推開,一臉嚴肅地告訴他:「你的條件我無法滿足,我看我還是搬出去住吧。」

酒店的幾天房錢我還是支付得起的,到到時候我盡快出去找個房子租就好了。我完全沒有必要為了那一千幾百的,去糟蹋自己的身子。

「劉莎。」

齊陽看我不同意,臉立馬拉了下來,很不高興地瞪著我:「你別這麼不識趣,行嗎?」

「嗯。」

我點了點頭,同意他說的,「我本來就是這麼一個無趣的女人,在床上的表現就像一個死人的。你不就是因為這個而跟我失婚的嗎?」

「你.......」

齊陽被我的話懟得一時啞口無言,深邃的眸子瞪了我好半晌,突然他嗤笑一聲,做出了退讓。

「好吧,你不想讓我碰你就拉倒,反正你是個無趣、死板的女人,我才不會稀罕呢。」

我:「.......」

男人翻臉,跟翻書一樣,真.......垃圾!

02

失婚后,跟前夫住在一起,沒幾天我就后悔了。

失婚的第一個晚上,我就搬到了隔壁的房間去睡。夜里十點,我剛躺下,齊陽穿著一雙藍色的人字拖,塔塔地走到我的房門口,抬手叩門。

「劉莎,把門開開,我有話跟你說。」

「什麼事?」

我在房間里喊,并不想跟他開門,因為我身上穿了一件紫色及膝吊帶睡裙,里邊啥也沒穿,我擔心走光。

「有事情,你就站門口說吧,我已經躺下了。」

「不行。」

男人用力拍打著門,不依不饒的樣子,真讓人討厭,「這話我必須當面跟你講,否則今晚我睡不著。」

聞言,我暗暗地翻了個大白眼,不信他的鬼話。以前我跟他睡一起的時候,他的睡眠可好了,說睡覺了,立馬倒頭呼呼大睡,呼嚕聲比殺豬聲還要大,吵得我經常失眠,惱火得很。

現在,他說睡不著,真是見鬼了!

沒辦法,身在別人屋檐底下,我不得不低頭,起來給他開門。

我把門開了一條小縫,把身子隱藏在門口,探頭看著他:「什麼事情,請快說,我困了。」

說完,我還故意打了哈欠,好讓他覺得我真的乏了,無精力陪他耍。

男人看我遮遮掩掩、神神秘秘的,一雙賊溜溜的眼睛往我屋內看,「劉莎,看你鬼鬼祟祟的,是不是在里屋藏男人了?」

他用力推了推門,我力氣不敵他,一下子就被他推開,讓他躋身進屋了。

進來之后,齊陽站在房間中央,雙手插著腰環視屋內,認真的態度真像一個辦案捉拿壞人的警察。

瞅完了,沒發現有其他男人,他就扭頭把目光落到我身上,我慌地雙手抱著胸,趕忙躲開他的眼神。

齊陽哼笑一聲,「哼,沒藏男人,你慌什麼?」

「我......」

面對他炙熱拷問的目光,我突然有點慌,一時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男人懟我上癮了,上下將我打量了一遍,看著我的雙腿并得緊緊的,他就嘲諷笑道:「劉莎,你真會自作多情的,你該不會以為我敲門進屋,就是想睡你吧?」

末句聲音拉得很長,加上他臉上夸張的表情,似乎在說:

「你也不瞅瞅你自己,渾身上下平得跟太平洋一樣,有哪個男人會不長眼睛瞧得上你。」

被他輕視著,突然我也火了,直接把捂著胸口的雙手拿開,還故意在他面前挺直了腰板,露出潔白細膩的肌膚。

「齊陽,你誤會了,我沒有那個意思。」

「你那個什麼意思?」齊陽故意笑著問,神情耍賴,跟一個流氓似的。

「你不喜歡我。」我直白回答。

「喲,你還有挺有自知之明的哈。」齊陽目光贊賞地看了我一眼。

隨后,他就大搖大擺地走到我的床前,一屁股坐了上去,還把人字拖蹬掉,整個人躺上了床。

見狀,我急了,紅著跑過去,伸手去拉他。

「齊陽,你有事情就趕緊說,別睡我的床。」

今兒下午他跑出去跟人打籃球了,回來就洗了把臉,晚上吃完飯,他就一直拿著電視遙控器窩在沙發上看世界盃,沒有去浴室沖涼。

現在,聞到他身上的那股汗臭味,我眉頭擰得緊緊的,鼻子也聞得很難受。我有輕微的潔癖癥,以前跟他睡在一起,雖然他為人霸道不講道理。

但是,如果他敢不去洗澡的話,我絕對不會讓他進房間跟我睡同一張床的。現在我們失婚了,他洗不洗澡與我無關。

但是,他不能睡我的床。

我伸手去拉他,他突然用力一扯,將我扯落到他的懷里。他又一個翻身,將我壓到了身下。

他賊笑著,從兜里摸出了幾張大紅鈔票,揚給我看。

「劉莎,看到這是什麼沒有?」

「錢。」我眨了眨眼睛,如實作答。

齊陽從指縫里抽出一張,塞到我的手里,「親一口,給你一張,睡一覺全都給你。」

接著,他一張張地把錢塞到我的手里,塞完最后一張了,他得意地笑著詢問:

「怎樣?」

我眼珠子轉了轉,問:「今晚,你要找我說的,就是這個正事嗎?」

「嗯。」

男人點頭,表情很認真,眼神卻帶著幾分哀求,「成嗎?」

「不成!」

我一腳將他踹到地上,把錢扔到他身上,手指指著門口:

「滾!」

未完,待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