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最狠的報復:以色列特種部隊怎樣打擊恐怖分子?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制造1972年慕尼黑奧運會慘案的恐怖分子應驗了這句經典的台詞。

1972年08月26日,第20屆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會正在德國慕尼黑如火如荼-的進行著,誰也不曾想到,恐怖的死神正在一步步地向以色列運動員逼近,在這個以「更高更快更強」為宗旨的體育盛會上,出現了讓奧運會蒙塵的驚人的恐怖事件。

8名來自巴勒斯坦極端組織「「黑九月」」的恐怖分子,順利的躲開了安保人員的監視,對參加運動會的以色列運動代表團進行了恐怖襲擊,由于聯邦德國政府救援不力,造成11名以色列運動員被槍殺,血染慕尼黑,這一事件馬上在國際上引起了軒然大波,恐怖分子無視國際法,居然公然襲擊國際奧運賽事,造成色列運動員遇害。

慕尼黑慘案遇難者遺體

從不向恐怖分子低頭的色列政府,馬上著手進行「上帝的復仇」計劃,正像圣經上所說: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暗殺參與這項恐怖襲擊的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及其幕后策劃者,并為這次行動起了一個動聽的名字——青春之泉!

1973年2月,負責這次行動的以色列總參偵察營在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的幫助下,查清楚了策劃和實施慕尼黑慘案的三名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高層指揮官的照片和藏身地,暗殺行動就此開始。「總參謀部偵查營」最高指揮官埃胡德·巴拉克(1999年擔任以色列總理)親自現場參與指揮了這次行動。

4月9日夜晚,數艘以色列海軍的飛彈快艇從以色列港口城市海法悄然啟航,凌晨一點,關掉了快艇的馬達很快到達了貝魯特海岸,身穿便服的以色列總參偵察營特種部隊士兵整裝待發。沒有月光的海面處于一片黑暗之中,快艇達到近海的時候,岸上一對裝扮成情侶的摩薩德特工迅速向快艇發出信號,一明一滅三短一長的手電光,向他們發出了靠岸信號。

很快,一支總參偵察部隊(國內一般稱為「野小子」特種部隊)隊員換乘6艘橡皮登陸艇,在人跡罕至的道夫灘頭登陸,然后乘坐摩薩德特工事先租好的6輛大轎車,向市中心已經確定好的攻擊目標急馳而去。

野小子特種部隊

1973年黎巴嫩內戰尚未爆發,首都貝魯特是一個繁華的現代化都市,被稱之為東方瑞士,到處是鱗次櫛比的大樓、賭場、夜總會和以及無處不在的商業區,衣冠楚楚的觀光游客徜徉于城市大街小巷的夜生活中。「野小子」突擊隊員自然無心欣賞這些貝魯特接頭的繁華,在潛入黎巴嫩的貝魯特之后分成兩組,一組負責攻打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陣線在貝魯特的總部,另一組則負責暗殺參慕尼黑慘案的「黑九月」組織高層成員。

大約30分鐘后,汽車接近了目的地貝魯特68號大街和哈雷德·本·瓦德大街的十字路口。30名「野小子」突擊隊員跳下車,在指揮官阿姆農·利普金-沙哈克上校的帶領下,直奔對西南角的四層公寓樓,對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陣線總部展開了進攻,這次進攻是公開進行的。巴解戰士在大街上和色列突擊隊展開了槍戰。戰斗剛剛開始,很快戰斗進入了白熱化。

貝魯特

無孔不入的摩薩德特工就從各處的公共電話亭向黎巴嫩警察局報:巴勒斯坦內部因為矛盾發生沖突,摩薩德通過這樣的渾水摸魚的手段,成功的迷惑了黎巴嫩警方,他們小心翼翼地避開了這次沖突,既然巴勒斯坦人自己在自相殘殺,黎巴嫩人干又何苦參與進去呢?

大街上的戰斗仍在激烈進行,巴解總部的戰士為了戰斗,用升降機把自己的士兵送到到大街上,但是升降機一旦接近路面,以色列突襲隊員將他們全部打死,然后拉出來尸體,在黑暗中再把空斗送上去接著消滅下一批。在激烈的戰斗中,以色列特種部隊最終占領了巴解總部大樓。他們整理帶走了自己需要的文件之后,爆破專家在大樓中放置了大量炸藥,然后突擊隊員迅速撤退。

剎那間,周圍的一切陷入一片死寂,然后是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巴解總部的8層大樓迅速被炸藥夷為平地,留在其中的慕尼黑慘案的制造者——「黑九月」成員也全部被炸死,也有許多無辜的巴勒斯坦人遇難。突襲隊員順手也炸掉了巴解組織的武器和彈藥倉庫。

另一組負責解決參與策劃組織慕尼黑慘案的色列總參偵察營,突擊隊員沖入這些巴解領導人的寓所,這是一個美麗繁華的夜晚,西貝魯特沉浸在自己美麗的夜生活中,幾輛歐賓轎車拿著美制茵格倫M10型以及沖鋒槍和AK-47步槍色列特種部隊「野小子」成員,在指揮官小組指揮官勇尼·尼坦亞夫帶領下迅速進入戰斗位置,等待1輛黎巴嫩軍方的巡邏裝甲車緩緩駛離視線,然后保持戰斗隊形撲向自己的目標,他們乘坐的車輛發動機發出了轟鳴聲,仍保持著運轉。

參加行動的野小子特種部隊成員

在西貝魯特這個龍蛇混雜的地方,暗夜中悄悄接近的以色列特種部隊并沒有引起門口巴解「黑9月」保鏢們的注意,他們一邊抽煙,在噪雜的爵士音樂中,對路上的性感女郎吹著口哨,總參偵察營的「野小子」們悄無聲息的地向崗哨模去。

突然,1個「黑9月」保鏢的天靈蓋上出現了1個22口徑彈孔,另外2個被一陣彈雨覆蓋,而在稍遠另一輛車內的保鏢,也被AK-47步槍清脆的射擊聲消滅,僅僅幾秒鐘后,「黑九月」的哨兵就被全部射殺了。也許是因為線路被子彈打穿,使車上的喇叭嘎然響起,使得野小子的行動曝了光,被巴解方面覺察,激烈戰斗開始打響。

被驚醒的「「黑九月」」成員,拿起武器紛紛開始反擊,企圖擊退來犯的以色列人。在那幢「「黑九月」」高層成員居住的小樓房里,美麗的摩薩德女特工肩扛微型攝像機,正領著一隊總參偵察營的「野小子」直奔「「黑九月」」領導人的住處,突出隊員沖上二樓一個房間前,一陣掃射踢開了大門,沖進了和「黑九月」靈魂人物穆罕默德·優素福·納賈爾的臥室。

總參偵察部隊成員

尤素福正緊張手忙加亂的尋找自己的AK-47,他的妻子看到了穿著夜間迷彩服的以色列人,躺在床上想用自己的身體保護丈夫。尼亞坦夫毫不猶豫的一陣激烈的掃射,尤素福夫婦身上當場斃命,尤素福15歲的兒子也想抵抗被亂槍打死。

在三樓另一個套間里,另一個突襲小組在尋找卡巴勒·納塞爾,這個貝魯特美洲大學的政治學博士只有44歲,是「法塔赫」的公共關系負責人,同時也是巴解組織的官方發言人,盡管阿拉法特對他的好戰進行過批評,但并沒有撤銷他們的職務。當以色列突擊隊員沖進他房間時,卡邁爾·納賽爾甚至沒有機會拿起自己的武器,便被擊斃在辦公桌上,尸體緩慢地滑到了地面。 

四樓是「黑九月」的技術負責人凱馬勒·阿德萬,他在恐怖主義破壞方面技術精湛,「黑九月」所有破壞活動都是在他的技術指導下進行的。正在用打字機伏案寫作的凱馬勒·阿德萬被外面的嘈雜聲驚醒,立即操起AK-47沖鋒槍向沖進來的以色列人開火,但連打3槍都沒打中目標,隨后短促射擊的彈雨馬上讓他遍體窟窿,并引燃了他身后的長沙發也燒了起來。

總參偵察部隊成員

就這樣,在摩薩德追殺的黑名單上,慕尼黑恐怖事件的肇事者名字又多出來了三個「×」,三名「黑九月」高層成員死于非命,這3個人的死亡并不意味著復仇的結束,但突擊隊的復仇行動不止于此。緊接著,4位摩薩德專家則迅速在屋內尋找需要的文件和資料,他們在半個小時搜集整理了巴解組織的大量機密,用于今后針對巴解組織展開的秘密戰爭。

襲擊結束后,以色列突擊隊使用無線電呼叫海邊的以色列空軍直升飛機來接運傷員。與此同時,貝魯特警察局局長和黎巴嫩海軍海岸警備司令部互相接到了對方打來的電話,都說自己有幾架直升飛機起飛飛往出事地區中心位置。這自然又是摩薩德特工的拿手好戲,這樣的電話給黎巴嫩警方和軍方造成了難以置信的混亂,誰也沒想去核實一下電話的真假,在這一片混亂中,完成了自己使命的「野小子」集結后乘坐直升機離開了現場。

摩薩德局徽

青春之泉行動從開始到結束,總共持續了不到30分鐘。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