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金庸小說中最惹人生厭的女主:袁紫衣

天空之城 2022/09/05

最近新版的飛狐外傳熱播,劇情算是被改得面目全非,其中一點較為讓人生厭的便是通過黑胡斐來洗白袁紫衣。最典型的一個劇情,原著中不遠萬里追殺鳳天南的胡斐,卻被改成了想當鳳天南和袁紫衣之間的和事佬。倒是袁紫衣要追殺鳳天南,劇中胡斐竟然跟袁紫衣說什麼「冤家宜解不宜結」,希望袁紫衣放過鳳天南。袁紫衣則嘲諷胡斐說,「一口一個鳳老爺,叫得比親兒子還親,你是不是還想替他鞍前馬后啊」。

要知道在原著中,胡斐一個最特殊的人格魅力便是,對于鐘阿四這個跟他非親非故的普通農民,胡斐僅僅是為了打抱不平便萬里追殺鳳天南,鳳天南動用財富,胡斐不為所動,袁紫衣這個胡斐暗戀對象說情,胡斐不為所動,鳳天南動用一大堆江湖高手,給足了胡斐面子,胡斐仍然不為所動。

倒是袁紫衣,因為跟胡斐較勁、答應師父放過鳳天南三次、對鳳天南感情復雜等多方面原因,幾次攪局,并且間接的導致了鐘阿四全家被殺。而這些本來可以解釋清楚的事情,她卻到后期才跟胡斐講明白,這種做法相當的讓人生厭。

袁紫衣

因為飛狐外傳這部書很多人不熟悉,這里略微介紹一下袁紫衣的身世吧,只看身世的話袁紫衣頗為可憐。袁紫衣母親是一個頗為美貌的漁女,名叫銀姑,受到當地的土豪惡霸鳳天南的欺辱,最終懷孕,但鳳天南屬于睡了不負責,但偏偏又有占有欲,因為自己睡過了銀姑,因此銀姑在失身后要嫁給他人,鳳天南也不允許,還銀姑的未婚夫害死。

后來銀姑逃命到了「甘霖惠七省」的湯沛家中,那湯沛是個表里不一的偽君子,外號「甘霖惠七省」,看似樂于助人,實則是個沽名釣譽的好色之徒,銀姑又被湯沛強暴,最后羞辱自盡。

好在袁紫衣被峨眉派的一名前輩高手救走,這位峨眉派高手跟紅花會、袁士霄等人交好。袁紫衣也在這些人的照顧下長大。

袁紫衣的身世可憐,但這卻不是她來到中原的任性和胡鬧的理由。袁紫衣來中原本意是找鳳天南與湯沛報仇,但鳳天南畢竟是她的生身之父,因此她師父要求她救鳳天南三次性命以還父女之情。

這原本沒有問題,然而問題在于袁紫衣做事并不妥當,袁紫衣初次救下鳳天南后,拖延了胡斐一些時間,導致鳳天南的緩兵之計生效,胡斐被引開,間接導致鐘阿四一家都被鳳天南所殺。

鳳天南

然而事后袁紫衣不但不自責,反而是在私下里說話時說胡斐被鳳天南欺騙中了調虎離山之計是胡斐的問題,鐘阿四一家是死在胡斐手里。

他廣通聲氣,武林中不少英豪是他死黨,肯為他賣命,你獨個兒又怎對付得了?他只不過略施小計,就把你引開了。【鐘阿四一家三口,可說是死在你手下的。你無知魯莽,少不更事,害死了他們,你認不認呢?】

而關于袁紫衣有沒有在當時就看破鳳天南的詭計,后來她對胡斐說是本來只想看熱鬧,等到想到不對已經晚了,但問題是她私下里自言自語的時候,明確想到自己很懂這些江湖上的陰謀詭計,這才嘲諷胡斐江湖經驗淺薄。

想到胡斐就跟在自己身邊,并騎而行,同桌吃飯,【自己隨時將江湖上人心險惡、諸般奸詐險狠伎倆說些給他聽】,又說些如何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法門,胡斐俯首聽教,好像自己的徒兒一般,不禁大樂,臉上露出笑靨,左頰上酒窩兒微微一凹,心道:「唉!不知這小泥鰍聽不聽話呢?要是不聽話,給人害了,又有誰來救他?」

因此,并不排除是袁紫衣一開始就看破鳳天南的緩兵之計,只不過她當時覺得看胡斐的熱鬧更重要,鐘阿四幾個路人甲死活又不干她的事情。

袁紫衣

退一步講,我們把上面袁紫衣的行為當作無心之失,但問題還是回到一開始說得,很多事情袁紫衣完全可以跟胡斐說清楚,但袁紫衣偏偏不肯,胡斐第二次要殺鳳天南,袁紫衣此時跟胡斐已經有了一定交情,甚至隱隱喜歡胡斐,結果還是不多解釋,此時胡斐想起鐘阿四全家受害,可謂怒氣蓬勃,不愿饒恕鳳天南,袁紫衣倒是委屈生氣的樣子。

袁紫衣臉色一沉,慍道:「我生平從未如此低聲下氣地求過別人,你卻定然不依。這人與你又沒深仇大怨,你也不過是為了旁人外之事,路見不平而已。他毀家逃亡,晝宿夜行,也算是怕得你狠了。胡大哥,為人不可趕盡殺絕,須留三分余地。」

我不知道袁紫衣如何能說出這段話來請胡斐住手,在她眼里鐘阿四這種平民百姓一家老小的性命畢竟不算人命?

而袁紫衣不肯跟胡斐解釋清楚的一個原因,其實在于,她在跟胡斐較勁。較勁什麼呢?因為趙半山當年見到胡斐之后,回歸回疆后算是把胡斐夸上了天,袁紫衣少年心性,自己也是天賦異稟,年紀輕輕就已經武功高強,對于另一個天才少年聽了之后很不服氣,想要跟他比上一比。

胡斐

然而,袁紫衣比之胡斐有一個「劣勢「,那就是輩分,袁紫衣算是紅花會眾人看著長大的,她管紅花會眾當家叫叔叔,而趙半山是她的趙三叔,但商家堡事件中,趙半山對于小胡斐極其看重,既看重小胡斐學武的天資,又看重小胡斐的仁義,硬是跟比他小四十多歲的小胡斐結拜成了兄弟。所以從輩分上,袁紫衣其實比胡斐小一輩,雖然不是正經的親戚關系,但這個口頭上的「虧」,袁紫衣始終不樂意吃。

而如果跟胡斐徹底解釋清楚自己的身世。那麼紅花會的那些事情,自然要講明白,到時候雖然不是正式的,但暗中自己還是小了胡斐一輩,所以袁紫衣不樂意解釋,甚至很沒禮貌,在頭口都管趙半山叫「小子」。

胡斐道:「這是拜呂洞賓之賜。」袁紫衣微笑道:「這麼說,你自認是小狗啦。」她向四下一望,笑道:「快下河去洗個千凈,我再跟你說趙三……趙半山那小子的事。」她本想說「趙三叔」,但怕胡斐又自居長輩,索性改口叫「趙半山那小子」。

因為不服氣,就管從小看著自己長大甚至教過自己武功的長輩叫「那小子」,這也顯得很沒教養。

袁紫衣

而袁紫衣的任性還不至于此,她為了攪亂天下掌門人大會,到處搶奪掌門來當,這本來沒什麼,她是反清的一派,這麼做很正常,但問題天下掌門人大會那些受邀的人中也有同樣反清的,但她也是不分青紅皂白的打了,最典型的就是劉鶴真。劉鶴真是韋陀門的高手,人品很好,他跟掌門萬鶴聲并稱韋陀雙鶴,只不過他較為淡泊名利,雖然他是師兄,武功也很高強,但把掌門讓給了師弟萬鶴聲。只不過師弟死在了師兄前面,在萬鶴聲的葬禮上,劉鶴真也到了,他還嘲諷又痛打了來邀請韋陀門參加天下掌門人大會的御前侍衛。

結果趕上袁紫衣來爭奪掌門人位置,袁紫衣輕松吊打了萬鶴聲的三個徒弟,三人認她做掌門,但又要對上劉鶴真,她把這個本來該同屬于反清陣營的友軍也一塊給打了,原因很簡單,她覺得自己搶到了掌門位置了,再讓出來自然丟面子,所以把這個應該屬于同陣營的劉鶴真也打了,這就純粹是任性了。

袁紫衣

最后我們來說袁紫衣最大的黑點,那就是她跟胡斐相處久了,各生情愫,胡斐喜歡袁紫衣,袁紫衣也暗戀胡斐,雙方對于對方的心意也都有所了解。結果最后到了天下掌門人大會上,她突然告訴胡斐,自己老早就是出家的尼姑,要繼承師父的衣缽,絕不能嫁人,這讓胡斐什麼感覺?

胡斐道:「袁姑娘……你……你……」袁紫衣低聲道:「我一直瞞著你,是我不好。請你別見怪!」頓了一頓,又道:「我自幼出家,法名叫做‘圓性’。我說‘姓袁’,一則是我娘的姓,二則是將‘圓性’兩字顛倒過來。‘紫衣’,那便是緇衣芒鞋的‘緇衣’!」胡斐怔怔地望著她,欲待不信此事,但眼前的袁紫衣明明是個妙尼,隔了半晌,才道:「你……你為什麼要騙我?」

胡斐和袁紫衣

圓性低垂了頭,雙眼瞧著地下,輕輕地道:「我奉師父之命,從回疆到中原來,單身一個尼姑,長途投宿打尖甚是不便,因此改作俗家打扮。我頭上裝的是假發,飲食不沾葷腥,想是你沒瞧出來。」胡斐不知說什麼好,終于輕輕嘆了口氣。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