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硫磺島戰役有多慘烈?22萬美軍圍殲2.3萬日軍,最后只有1千人投降!

說起二戰時太平洋戰場上最關鍵的一場戰役,你可能首先想到的是——「中途島戰役」。

此戰重創了日本海軍,使其戰略進攻戛然而止。

此外,日本海軍航空兵的精銳也在此戰中損失殆盡,日本海軍從此走向了失敗。

中途島戰役的勝利,扭轉了盟軍在太平洋戰場上的局勢。

所以說「中途島戰役」是太平洋戰場上最關鍵的一戰,似乎也無可厚非。

但其實,除了此戰之外,還有另一場戰役也足以與之媲美,甚至其重要性還要略勝一籌。

它正是最關鍵,同時也是最慘烈的——「硫磺島戰役」。

硫磺島,是一個尚未完全冷卻的火山島,島上大部分地域都被厚厚的棕黑色火山巖燼覆蓋著。

其總面積僅有20平方千米,

硫磺島雖然只是一個彈丸小島,但卻處在戰略要津。

該島位于日本東京與美軍新占領的塞班島之間,距離兩地各約600多海里。

美軍占領塞班島后,就一直以塞班島為基地空襲東京,但由于硫磺島的報警作用,導致美軍的空襲效果都不大。

駐守在硫磺島上的日軍,不僅可以及時向東京方面提供早期預警,還可以啟動戰斗機攔截美軍轟炸機,甚至還不斷出動飛機攻擊美軍在塞班島的機場。

硫磺島對于美軍而言,可謂如鯁在喉,如果不能將其攻占,那麼攻入日本本土就無法實現。

但為了東京的安全,駐守硫磺島的日軍也勢必會拼死一戰!

這座杳無人跡的小島,注定將成為太平洋戰爭后期日美兩軍的必爭之地。

然而,這場戰役的慘烈程度,卻遠遠超出了美軍的想象!

1945年1月初,美軍正式部署攻占硫磺島。

參加此次作戰的地面部隊為第5兩棲軍,下轄海軍陸戰隊第3、4、5三個師,共約6.1萬人。

同時參戰的還有登陸艦艇約500艘、軍艦約400艘、飛機約2000架,由第五艦隊司令斯普魯恩斯上將統一指揮。

同年1月9日,呂宋島戰役結束后,美軍各參戰部隊開始進入休整狀態。

于是,尼米茲決定將硫磺島登陸作戰的時間,確定在1945年2月中旬。

圖 | 美國海軍五星上將:切斯特·威廉·尼米茲

2月19日9時整,在經過連續3天的炮火準備后,美軍各部隊開始登陸。

最初非常順利,登陸的美軍基本沒有遇到太強的抵抗,只有迫擊炮和輕武器的零星攻擊。

對于美軍來說,他們現在最大的敵人并不是日軍,而是輕如細沙般的火山巖燼。

用于引導和掩護登陸部隊前進的美軍坦克,大都陷入火山灰里,無法動彈。

當然,在未遇到日軍的反擊之前,美軍覺得這一切似乎并不重要,畢竟他們很快就會攻占整座島嶼。

然而,這樣的想法僅僅持續了一個小時就灰飛煙滅了!

10點整,日軍突然發動了猛烈反擊,推進僅200多米的美軍登陸部隊,全部被壓制在攤頭,傷亡慘重。

此外,那些陷入火山灰里的美軍坦克,也遭到了日軍反坦克炮的猛烈轟擊,損失同樣慘重。

據統計,美軍陸戰四師第24、25團,傷亡人數超過了25%,第一波登陸的56輛坦克基本損失殆盡。

美軍士兵們只能用炸藥包和火焰噴射器,一步一步向前推進,但結果又遭到了日軍炮火和冷槍的壓制。

美軍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

當天日落時分,美軍已有6個步兵團、6個炮兵營和2個坦克營,共約3萬人登陸,

占領了寬約3.6千米、縱深約1千米的登陸戰場。

然而美軍僅在這一天傷亡就達到了2400多人,其中566人陣亡,1858人負傷,其傷亡總數占登陸總人數的8%。

當然,就這一天的戰況而言,美軍的損失并不算太糟糕,但接下來的戰斗將更加艱巨。

戰至22日,由于大雨的緣故,美軍登陸部隊被迫停止進攻,進入戰地休整。

連續三天的作戰,美軍在硫磺島上陣亡、失蹤的人數已經達到了1200多人,更有4100多人負傷。

不斷攀升的傷亡數字讓美國民眾坐不住了,美國國內的新聞界甚至強烈要求:「讓陸戰隊喘口氣——給日本人放毒氣」。

當然了,對付隱藏在坑道或巖洞中的日軍,毒氣不僅更實用,而且比起火焰噴射器來又要相對「仁慈」一些。

雖然當時美、日兩國都沒有簽署嚴禁使用毒氣的《日內瓦公約》,但總統羅斯福和太平洋戰區盟軍總司令尼米茲,都不愿違反此公約。

戰后,尼米茲承認:之所以沒有使用毒氣,完全是出于人道主義的考慮,但結果也致使大量優秀的陸戰隊員付出了生命。

23日,陸戰四師以2號機場為目標發起了總攻,但由于日軍構筑的防線太過堅固,致使美軍進攻受阻,推進極為緩慢。

全天,只有右翼部隊向前推進了約300米,左翼和中間的部隊幾乎毫無進展。

但美軍的進攻也并非一無是處,在折缽山就取得了不錯的戰果!

這天10點20分左右,由陸戰五師第二十八團哈羅得·希勒中尉率領的40人小分隊,

經過四天血戰后,終于攻上了硫磺島的最高峰——折缽山山頂。

這是一座尚未完全熄滅的火山,日軍為了守住此山,幾乎將整座山體掏空,修筑了數以千計的火力點。

尤其是山頂的觀察哨,居高臨下俯瞰整個東海岸,能準確指引、校正縱深炮火的射擊。

它的存在,無疑對美軍產生了巨大的威脅。

之后,幾名美軍士兵在折缽山上豎起了一面國旗,所有苦戰中的美軍士兵見狀后無不歡聲雷動。

就連剛趕到硫磺島視察的美國海軍部長‘詹姆斯·福雷斯特爾’看到這一幕后,也不禁感嘆道:

「折缽山升起的國旗意味著海軍陸戰隊從此后五百年的榮譽。」

而這一幕,剛好被美聯社記者喬·羅森塔爾拍了下來,之后便廣為流傳,成為勝利的象征。

《美國攝影》雜志甚至還評價說:「那一刻,照相機記錄了一個國家的靈魂。」

實事求是地說,這個勝利,對于苦戰多日的美軍士兵來說,確實太重要了!

圖 | 美國海軍陸戰隊第5師第28團士兵,在硫磺島折缽山頂升起美國國旗

盡管當時在折缽山里,仍有近千名日軍憑借著坑道和巖洞工事在殊死抵抗,但折缽山上高高飄揚的星條旗,對日軍士氣的打擊可謂是毀滅性的。

在接下來的時間里,戰斗依然激烈殘酷。

僅在24日這天,美軍的傷亡總數就達到了6000余人,其中陣亡1600余人。

面對如此慘重的傷亡,美軍不得不將作為預備隊的陸戰3師師部、陸戰第9團和野戰炮兵第12團送上島,投入戰斗。

然而盡管如此,美軍的推進速度依舊如蝸牛般緩慢,而且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有時候一整天只能向前推進4米,慘重的傷亡甚至讓指揮官們都沒有勇氣再將士兵投入戰斗。

尤其是對硫磺島上第二制高點382高地的爭奪中,陸戰四師屢屢陷入日軍布置的交叉火網,戰斗部隊的傷亡高達50%以上,因此該高地也被稱為——「絞肉機」。

直到3月2日,美軍才攻上高地,但付出的傷亡卻非常巨大,有好幾個連幾乎全軍覆沒。

不過此時,美國海空軍已經封鎖了整個硫磺島,日軍的補給線被掐斷,瀕臨彈盡糧絕。

為了與美軍繼續對抗下去,日軍幾乎吃光了島上的樹皮和野生動物,但還是有許多士兵餓死,活著的也大都虛弱不堪。

為了減少傷亡,陸戰四師師長克利夫頓·凱茲少將向時任日軍第109師團師團長栗林忠道,以及硫磺島日軍中戰斗力最強的第一四五聯隊隊長池田大佐發出了勸降信,保證投降的日軍將根據《日內瓦公約》得到人道待遇。

但這封勸降信如同石沉大海,始終沒有得到回應!

絕大多數的日本士兵,在投降與為天皇殉葬之間,毅然選擇了死戰到底。

而事實證明,身處絕境的日軍所爆發出來的戰斗力,是極其驚人的。子彈打光后,他們就拔出手榴彈沖向美軍士兵同歸于盡。

為了清除坑道中的日軍,美軍大規模使用了火焰噴射器,此舉雖然非常有效,但日軍士兵也絲毫不懼,在被燒成灰燼之前,他們仍在開槍反擊。

戰地記者羅伯特·施羅德曾記錄了這一場景:

「一名拿著火焰噴射器的美軍士兵將一捆TNT炸藥扔進山洞后,伴隨著一聲巨響沖出一個日本兵,等著他的火焰噴射器立刻將他籠罩在熊熊火焰里,他立刻就斃命了,但就在他幾乎被燒光以前,他子彈帶中的子彈還足足響了60秒。」

所以你看,身處絕境的日軍不僅沒有意志消沉,反而還迸發出了強大的戰斗力,這讓美軍損失慘重。

日軍士兵的瘋狂也徹底摧毀了美軍的耐心,很多美國大兵寧可槍殺傷員,也不愿意俘虜他們。

為了徹底消滅這些負隅頑抗的日本士兵,美軍使用了一切可以使用的手段。

戰至3月7日,日軍精銳已損失大半,美軍決定全面發起總攻。

擔負中央突破的陸戰三師一路勢如破竹,很快便突破了日軍防線,并于兩日后攻到了西海岸,占據了一段約800米長的海岸,將日軍分割成兩部分。

盡管大勢已去,但栗林忠道仍不服輸,他決定孤注一擲,對美軍發動了滲透反擊。

但結果遭到了美軍的猛烈打擊,傷亡超過1000人。

自此,日軍有生力量傷亡殆盡。

3月16日,美軍宣布占領硫磺島,但此時戰斗仍在繼續,栗林忠道指揮殘部依然在抵抗。

17日,日本天皇晉升栗林忠道為大將軍銜,以表彰他在硫磺島上的英勇作戰。

此時的栗林忠道僅有53歲,是當時日本最年輕的陸軍大將。

圖 | 栗林忠道

24日,美軍將殘余日軍壓縮在硫磺島北部約2100平方公尺的狹小范圍內。

栗林忠道將軍旗焚毀,發出最后的訣別電報,然后銷毀密碼,準備對美軍實施最后的決死反擊。

26日凌晨,栗林忠道親率350名日軍向美軍發起了最后的反擊,由于事發突然,美軍沒有提前防備,所以導致很多美軍士兵在睡夢中就被殺了。

第二天天亮后,美軍開始集結兵力掃蕩,四處追殺這股殘余的日軍。

經過近3個小時的激戰,終于將這股日軍大部殲滅,栗林忠道在身負重傷后剖腹。

此戰,美軍也付出了傷亡170余人的代價。

當日9時許,美軍正式宣布硫磺島戰役結束。

但其實,當時硫磺島上仍有日軍殘余力量在抵抗,一直持續到4月底才基本結束。

硫磺島戰役,美軍共出動兵力22萬余人,其中登陸部隊6.1萬余人、艦艇千余艘、飛機2000余架。

而駐守硫磺島的日軍僅有2.3萬余人,艦艇10余艘、飛機30余架,且幾乎沒有海空支援。

無論是從兵力,還是火力上來說,美軍都占有絕對的優勢,然而這場戰役卻打了整整36天之久。

雖然美軍取得了戰役的最后勝利,但也付出了傷亡2.6萬余人、損失艦艇33艘(其中航空母艦1艘)、飛機168架的巨大代價。

那麼,究竟是何原因導致美軍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價呢?

硫磺島戰役,美軍之所以會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究其原因,主要是因為美軍作戰評估體系還不夠完善。

首先,美軍沒有準確探明硫磺島上的復雜地形,以及日軍在島上修筑的堅固防御工事。

我們在上文已經說到,硫磺島是一座沒有完全冷卻的火山島,島上大部分地域都被輕如細沙的火山巖燼覆蓋著,人很難在上面行走,車輛通行則必須要鋪上墊板。

但這種火山巖燼只要與水相混合,就能生成堅固的工事,日軍就是利用了這一天然條件,在島上構筑起了大量堅固的防御堡壘,地下還設有網道相連。

按理說,這一情報是非常重要的,但美軍的評估報告上卻對此只字未提,忽略了大量難以攻克的堅固工事的存在。

聯合情報中心在戰前報告中曾斷言:硫磺島上只有39個碉堡、13個火炮隱蔽點、4個地下工事和104個步兵掩體。

該報告忽視了大量堅固工事的存在。

戰斗結束后,聯合情報中心和海軍情報機構開始分析硫磺島上的鋼筋混凝土工事,結果發現地圖上到處都是沒有被標出來的要塞。

其次,美軍還誤判了日軍的實力!

1945年1月10日,聯合情報中心推出了硫磺島戰役情報報告,指出島上共有1.35萬名日軍。

盡管當時航空偵察表明,從1944年秋到同年初冬,日軍在這一地區大量集結,其島上兵力可能會有所增加。

但分析人員仍然指出:「沒有跡象表明守島的日軍部隊已經得到了加強。」

事實上,自1944年馬里亞納群島失守后,日軍就開始大力加強硫磺島的防御力量。

截止到1945年2月,日軍在硫磺島上的陸軍就有1.5萬余人,海軍約0.7萬余人,總計約2.3萬余人,還有30余架飛機。

此外,通過審閱航空照片,分析人員僅僅發現了硫磺島上的105個主要武器配置點,以及119個重武器配置點。

分析人員估計,日軍在硫磺島上的武器裝備主要有以下部分:

24門榴彈炮、18門口徑81毫米到240毫米不等的迫擊炮、10門岸防炮,以及42門到54反坦克炮等。

盡管后來這一數據成倍增加,但終與實際情況仍有巨大差距。

事實上,當時日軍在硫磺島上已經擁有了361門各種口徑的火炮,以及70具火箭筒和22輛坦克。

其火力強度是美軍預測的幾倍,甚至是十幾倍之多。

盡管美軍在正式發起硫磺島戰役之前,曾對該島實施了長達半年之久的空襲,總計投彈1.35萬噸,但并未真正傷及日軍要害,其工事的損毀率并不大。

在登陸前三天,美軍再次對硫磺島進行了地毯式的轟炸,整座島嶼幾乎完全被美軍火力轟擊的硝煙淹沒。

據相關數據統計:在美軍登陸前共消耗炮彈、炸彈2.4萬噸,硫磺島上平均每平方公里就要承受1200噸炮彈的轟炸。

在登陸之前,僅2小時20分鐘內,就發射炮彈38550噸。

但日軍憑借著堅固的地下工事,所以幾乎沒有什麼損失。

等美軍登島后才發現,原來評估中認為在登陸前被摧毀的914個目標,只有194個被破壞。

情報評估失誤帶來的后果是極其慘痛的,美軍在登島之后遭到了日軍強烈炮火的打擊,損失極為慘重。

所以由此我們可以看出,戰爭發起前情報的獲得對戰局的發展是多麼的重要。

正是因為美軍在戰前沒有能夠詳細、準確、全面的了解硫磺島上日軍的防御體系,尤其是硫磺島本身特殊的地理結構,才造成了美軍在此戰中損失慘重。

當然了,美軍對戰前情報之所以不夠重視,其主要原因還是「太樂觀了」。

美軍高層在日本大勢已去的戰略形勢下,錯誤抱有盲目樂觀的心態,只相信硫磺島一戰美軍必勝,卻沒有認真考慮過想要取得此戰的勝利,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除了這些以外,駐島日軍的頑強、勇敢,也是造成美軍損失慘重的一大重要原因。

對于日軍而言,硫磺島能否守住,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日本本土的安全。

所以,面對美軍的進攻,駐島日軍勢必會拼死一戰,以維護日本本土的安全。

最后,我們簡單總結一下:

硫磺島戰役,從1945年2月19日開始,一直打到1945年3月26日結束。

此戰,日軍陣亡22305人,被俘1083人;

美軍雖然取勝,但也付出了陣亡6821人(其中陸戰隊陣亡5324人),受傷21865人的巨大代價。

其中,美軍陸戰三師的戰斗部隊傷亡60%,而陸戰四師、五師戰斗部隊的傷亡更是高達75%,第五兩棲軍幾乎喪失了戰斗力。

此戰中,美國海軍陸戰隊的傷亡人數之多,在整個太平洋戰爭中也是絕無僅有的。

而造成美軍損失如此慘重的原因,則主要是因為戰前情報的失誤。

當然了,美軍高層盲目樂觀的心態,以及駐島日軍的頑強,也是造成其損失慘重的重要原因。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