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三步一咳血的支燮堂,醫生都說活不長,他練什麼武功把病練好了

天空之城 2022/12/27

民國時期,由于醫學還不發達,許多病都被視為絕癥,比如肺結核,也就是民間說的肺癆。民國女神林徽因,文壇領袖魯迅,都因患上這種病不幸早早離世。

支燮堂在讀書的時候,也患上了嚴重的肺結核,醫生斷言他命不久矣。然而,支燮堂卻靠學武,不僅治好了肺結核,而且還身康體健活了78歲,那麼他學的是什麼武功呢?

1894年,支燮堂出生于常州武進一戶巨富人家,是典型的富家貴公子。再加上他從小就勤學好讀,人又十分聰敏,因此深得家人疼愛。

可惜,支燮堂一直體弱多病,到他去上海讀大學的時候,還患上了時人談之色變的肺結核。據支燮堂回憶,那時候,他已經病得很重,幾乎到了走三步,就要咳一口血的境地。

當時,家里也為支燮堂請了不少名醫,但醫生們經過診斷,認定他的病情已經惡化到了三期,因此都擺手表示無力回天。

無奈之下,支燮堂也去看過西醫。由于當時還沒有發明治療肺結核的藥物,因此西醫也只能用大劑量的抗生素暫時延緩病情。這種醫治辦法不但治標不治本,費用還十分昂貴。一針抗生素的價格,就要一兩黃金,一天需要打上兩支抗生素,且必須天天堅持。這無底洞似的藥費,就算家里有金山銀山,也架不住這樣消耗,所以支燮堂總想找到可以替代的治療方法。

這天,支燮堂的一個遠房親戚來看望他,無意和他聊起一個身患疾病的舊友,因為練內家形意拳,不僅病情大為好轉,而且精神也十分健旺。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支燮堂在送走親戚后,立刻四處打聽拳師,最終得人推薦,找到了著名拳師高振東。

高振東是內家派形意拳名家馬玉堂的得意門生,由于他功力深厚,且多次與人交手,未有敗績,因此聲震上海。慕名拜他學藝的人絡繹不絕,所以高振東在教授學生的時候,也會先看看學生的資質,再決定是否收為徒弟。

支燮堂走三步咳一口血,這病入膏肓的模樣,在高振東看來顯然不適合練功。再說非要收他那點學費,讓他跟著學拳,萬一他有個三長兩短,勢必會惹出不必要的麻煩來,所以高振東說什麼也不肯收他為徒弟。

無奈之下,支燮堂對高振東明說,他知道高拳師教一次拳是6塊錢,他給雙倍,每次12塊錢。高振東這才答應勉強教他。

高振東只教支燮堂練習最基本的三體式和站樁。別看這兩個體式好像很簡單,但對動作的要求卻十分嚴格,因此支燮堂光練這個就花了不少時間。

在練習的過程中,由于這兩個體式不僅能增加腿部力量,而且還能使人心中平和,因此嘗到妙處的支燮堂,每天都在高振東的指點下,從不間斷練習。如此堅持了一段時間后,他發現他不僅沒有感到疲勞,反而咳血的次數漸漸減少。這個發現,大大地鼓舞了支燮堂,于是他這才決定正兒八經學習內家派形意拳。

支燮堂問高振東,中國武術界名望最高的內家派形意拳名家是哪一位?高振東不假思索回答說,那肯定是天下第一手孫祿堂。

此時,孫祿堂已經辭掉了中央國術館武當門門長的職務,正好留在江蘇國術館擔任館長。孫祿堂可是名震南北武林的武術泰斗,身價很不一般。好在支燮堂出身富貴,錢倒是不愁,所以他重金聘請孫祿堂到上海來教他。孫祿堂到來后,他備下一筆豐厚的禮金,作為拜師之禮。

誰知,孫祿堂卻不為錢財所動,坦然說,你要想成為天下第一,還是另找高明。若是只為強身健身,報效國家,我和你的師父高振東教你,都綽綽有余。

支燮堂光想著練武治病強身,哪有什麼做天下第一的野心。所以他當即就行了跪拜之禮,做了孫祿堂的入室弟子。

孫祿堂授藝,十分嚴謹,雖然支燮堂在這之前已經練了很久的三體式,可是他卻還是要支燮堂繼續練習。在檢驗支燮堂的招式是否標準時,他還拿標尺來量其拳與拳的長度等。為的就是讓支燮堂先搭好架子,免得在后面練拳的時候走了樣。

還別說,在孫祿堂的點撥下,再加上支燮堂又勤學苦練,因此他在武藝上進步很快,且身體日益強壯。到后來,他的病竟然不治而愈了。

支燮堂還是孫祿堂的徒弟中文化最高,能力最強的一個。比如支燮堂在讀大學期間開始學形意拳,練功雖占了他不少時間,但是他的學習卻一直名列前茅。

再比如,支燮堂大學畢業后,留在了上海鐵路局工作。他雖年輕,卻在工作上表現非常出色,因此深得領導器重。

和其他員工相比,支燮堂的學習能力更是有目共睹。

由于在工作中,他需要和洋人打交道,為了溝通方便,沒有學過外語的他開始自學外語,并且在一年不到的時間里,他居然掌握了英、德、俄、日、法五國外語。與洋人交流,十分自如,這引得局里的同事都把他視為天才,覺得他在學習上的能力,實在是只能用天賦來解釋了。

孫祿堂知道,如果論天賦,支燮堂確實有一點,但是他在學習上下的功夫,卻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比如學形意拳,別人只是背口訣練把式。但支燮堂不僅如此,他還勤學好問,每次向孫祿堂請教后,或者自己在練習的過程中偶有心得,都會立刻記在筆記中。時間一長,竟然記了數十本練拳筆記,這在其他徒弟那里是從未有過的行為。

此外,支燮堂尊師重道,對孫祿堂極為孝敬。因此孫祿堂每次到上海來,不一定會去別的徒弟那里,但支燮堂這里,他一定會來,并且吃住也都在這里。支燮堂很高興孫祿堂住在他那里,因為他們一來,他便能逮著機會與孫祿堂探討形意拳之奧義。

孫祿堂幼時貧困,沒有讀過書,后來還是在親戚家的毛筆店里做學徒時,才慢慢認了一些字。后來他武功大成后,為幫助更多人習武,撰寫了不少武術書籍,像《拳意述真》《太極拳學》等,這些書出版后,很受武術愛好者喜愛,也成為了習武者寶貴的武術資料。

孫祿堂自己得了有文化的好處,他在教授徒弟的時候,便常常強調應該「文武雙修」。他的兒子孫存周亦說過「真武者,文能素手發科,武能舍身臨陣」,意思是說說,真正的習武之人,應該是在太平年代參加科考中狀元,起到治國安邦的作用;在國家危難時,又能投身行伍,上陣殺敵,起到保家衛國的作用。

可見,孫祿堂對徒弟們的要求,比一般的武術名家要高。真正能「文武雙修」的,支燮堂算是其中的佼佼者。

支燮堂習武十余年,拳藝已經有所成就。他的剛勁發出,少有人能擋得住。好幾次他與練鐵臂功者較技,對方在和他過招后,都被震得疼痛難忍。

在藝成之初,有一位潘姓武術高手找上門來,要和支燮堂比武。

支燮堂知道自己在練功夫時,發勁還不能運用自如,所以百般謙讓,不肯與對方過招。結果遭到對方的奚落和嘲笑。無奈之下,他這才答應比武。結果二人你來我往,不過數招,支燮堂一個馬形,竟把對方震得直往后飛去,穿墻破壁而出。這件事讓他后悔不已,后來又苦練數載,終于在拳法上收發自如,發勁亦是想把人彈多遠,就彈多遠。

解放后,上海體委領導顧留馨與支燮堂交情頗厚。在顧留馨的建議下,支燮堂將所學的形意拳與太極拳等皆編著成書,其中《太極拳講稿》尤其受到了武術從練者的歡迎,被大家視為練武之秘籍。

為了弘揚武術,支燮堂還在上海體育宮、虹橋公園等地設場教拳。由于他教拳時,不僅一招一式,都親自示范,且講解簡單明了,因此跟他學拳的學生絡繹不絕,大家對他更是十分敬服。

支燮堂晚年時,不光教授學生習武,還對太極拳和形意拳鉆研極深。他結合人體生理學、物理學等,對內家功法形成了自己的觀點和論證,特別是「練精化氣」「練氣存神」等練功要求,由于很多人都理解不了,他都能通過人體科學和物理學等一一解釋。并且,他還能找出相應的科學訓練手段,而他自己也因為不斷鉆研,他的武藝也更是登峰造極。

有一次,一位劉姓太極名家找到虹口公園,非要與支燮堂一比高低。那位劉姓太極名家在解放后的數次全國比武中,獲得過幾屆推手冠軍,因此一直自恃技高,對支燮堂很不服氣。

誰知,二人才搭上手,劉姓太極名家還沒弄明白怎麼打的,他就已經摔出丈外。這事讓劉姓太極名家覺得很沒面子,所以一直到上海體委去告狀,說支燮堂仗勢欺人。后來這事不了了之。

1972年,支燮堂病逝,享年78歲。支燮堂雖然去世了,但他撰寫的拳法精要,卻好好地留存了下來,至今仍被武術愛好者作為習武的寶貴文獻,代代相傳。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