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段總,失婚快樂

遠在天編 2023/02/10 檢舉 我要評論

01

五月二十號那天,段衍回來了!

蘇淺按照他的吩咐,特意跟公司請了一天假,在家伺候他,滿足他!

兩年不見,男人的火挺大,從房間的床,到客廳的沙發,最後來到了花園中的露天泳池,將她要了一遍又一遍。

直到夜幕降臨,他才肯將她推開。

「哎呀!」

蘇淺大叫一聲,猝不及防地跌坐在生硬的台階上,疼得眉頭緊皺,拿眼睨著男人。

語氣嗲嗲的:「你還真學不會憐香惜玉!」

他每次都這樣的!

饞夠了,兇夠了,滿足了,便無情地一把將人甩開,一點眷戀都沒有!

不知道男人是否都是這個德行,只顧自己舒坦,都不顧女人的死活?

「好累啊!」

蘇淺被他折騰的渾身乏力,直接趴在泳池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一會兒之后,她把氣緩過來了,頂上突然傳來男人低沉沙啞的聲音:「很是遺憾!」

「啊?」蘇淺昂頭,不明地看著他。

她男人五官十足驚艷,目光深邃,哪怕是瞥過來的眼神,都電得人渾身酥麻。

夏日的夜晚,繁星璀璨,月色皎潔,昏黃的小燈光氤氳著男人輪廓清晰的側臉。

蘇淺挺直腰背,把細長白皙的雙腿重新放回到池中,戲耍了幾下,接著「噗通」一聲,整個人跳回到水里。

她朝段衍游過去,試圖再撩撥他一番,可男人早已滿足瀉火了,剝離的速度快到讓蘇淺誤以為方才的那一場恩愛,只是一場夢!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她:「失婚吧,協議我已經讓人準備好了。你跟我兩年,我給你一百萬。從這刻開始,你不再是我的女人。」

美夢破碎,回歸到殘酷的現實!

蘇淺訕訕地收回差點觸碰到他手臂的手。

有些無奈苦笑地嘆了一口氣:「唉,是啊,早該結束了。不過.......」

說到這兒,她將視線落到男人精壯的身軀上,方才臉上浮現出來的那抹苦澀,早已消失不見,轉而換了個甜美的笑容。

「怪可惜的,以后在寧城,我再也尋不到像段爺這麼好看、活又那麼好的男人了。」

聞言,段衍嗤笑一聲,「有活,找你!」

蘇淺轉身游回池邊,拿過白色浴巾,水聲嘩啦一聲響,她整個身體從水里躍了出來,慢條斯理地包住婀娜多姿的身子。

身后那一道熾熱的目光,毫無掩飾地盯著她看。

美女,有哪個男人不喜歡看的?何況是出水芙蓉,身材又一級棒的美人呢。

段衍咽了下口水,性感的喉結上下翻滾,便把偏頭移開了目光。

失婚這個事情,從兩年跟她登記結婚的那天起,他就開始在心中醞釀了,卻一直下不了狠手。

有一點,他從未否認過,兩人身體交融的確契合般配,無論前兩年跟她新婚之夜沒完沒了地廝混交纏,還是今日在他家這棟豪華的大別墅,從白天到黑夜的放縱纏綿。

身心滿足,身體暢酣淋漓!

關于有活找你,段衍只是嘴上隨意敷衍「安慰」她罷了,心里卻恨不得立馬跟她斷絕關系,以后不再往來。

蘇淺一瘸一拐地往前走了兩步,回頭沖他點頭,微笑!

笑容一如既往得燦爛:「好的,一言為定!」

返回臥室,她坐在梳妝台照著鏡子,整理濕噠噠的頭髮,男人裹著浴巾站在門口,聲音徐徐飄進她的耳里:「失婚,把雙方家長叫上吧。」

「嗯!」蘇淺一口答應,「叫上他們也好,讓他們早點死心。」

失婚了,老人家再也不會輪番上陣,催他們生娃了,耳根清凈了,真舒服!

02

年輕人感情不穩固,要失婚這個事情,段家與蘇家的兩人,并沒有多吃驚或者是心痛的。

兩年前,蘇淺跟段衍領證結婚,兩人只廝混了一個晚上,段衍就公司業務繁忙,家離公司遠的理由,收拾行李搬到了公司的總裁專用宿舍住,兩年未曾回來過。

常年分居不見面,就算感情再濃烈深厚,也經不起歲月的考驗與蹉跎。再說了,他們有感情有愛情嗎?

沒有,他們只有身體上的需求!

所以,段家父母沒有開口阻攔,段母還悄聲地在自個兒丈夫耳旁說:「離了好,換個能好生養的女人,說不定我們很快就能抱上孫子了呢?」

「對。」段明朗點頭附和妻子,眼睛落在身材纖細的蘇淺身上:「這個女人一點都不中用,嫁給段衍兩年了,連個蛋都下不了。」

一旁的蘇父聽著,也沒出面替自家女兒說句好話,他眼睛一直盯著協議上,那一百萬失婚費。

他很不滿意,冷哼一聲:「哼,你們段家可真會欺負人的。」

說著,他眼睛兇惡地瞪著段衍:「你堂堂的段氏總裁,跟我女兒睡了兩年,你才掙了兩百萬嗎?」

段衍面無表情,語氣生寒:「抱歉,我就這點能力。」

蘇父「啪」一下,將協議拍到桌上,「沒能力,你當初娶我閨女做什麼?我閨女要樣有樣,要身材有身材的。當初若是知道你這麼窩囊不會掙錢,我早就把女兒許給盛家那位大公子了。」

「現在,你把她送給盛贊也不遲啊。」

段衍眸色一轉,凜冽地回瞪著蘇父:「現在把失婚手續給辦妥了,回頭你立馬可以跑去盛家,問問盛贊收不收破爛貨。」

「你......」

蘇父氣得渾身發顫,手指顫顫巍巍地指著段衍,臟話噎在喉間,許久蹦不出來,難受得臉色漲得通紅。

蘇淺過去,笑瞇瞇地挽著父親的手臂,好聲勸他:「爸,別氣,一百萬足夠我們花好幾年的了,以后.......」

「啪」!

蘇淺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父親照著臉扇來一個大嘴巴子,只聽他怒不可遏地罵道:「你這個孽障,老子白養你二十二年了。」

腦袋嗡嗡一陣轟鳴,父親在面前唾沫橫飛,蘇淺愣愣地看著聽著,臉上火辣辣地疼,身心卻麻木得一點感覺都沒有。

一會兒之后,蘇父罵完了,背著雙手就朝門外走去,走到了門口突然又停下,撂下一句威脅。

「蘇淺,若你敢跟段衍失婚,以后就別做我的女兒了。」

蘇父離開,段家二老也沒再說什麼,互相看了一眼,什麼都沒說,默契地一塊朝著門外走出去。

老人家全都走了,段家老宅子的客廳,瞬時安靜了下來了,靜得連根針掉落在地上得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

蘇淺被父親扇過的臉頰紅腫,臉上卻一絲悲傷的表情都沒有,一直很淡定,笑容依舊甜美,讓人心醉。

她毫不猶豫地拿起黑色簽字筆,翻開協議末頁,在右下角一筆一劃地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接著,她把無名指戴著的那只婚戒,以及段衍婚前所買的那套豪宅鑰匙,一一地擺在他面前。

聲音嬌柔動聽,笑容嫵媚燦爛:「段總,失婚快樂!」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