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塞爾維亞特種部隊擴軍三倍,三支尖刀部隊能否穩定科索沃危局?

臨近2022年歲末,巴爾干火藥桶再次嗤嗤冒煙。

由于科索沃當局強行取消塞爾維亞車牌,以實現徹底政治獨立,導致其北部塞族聚居區民眾的強烈反對以及塞族政府官員和警察的辭職抗議,而塞爾維亞政府也做出強硬反應,宣布軍警部隊進入最高戒備狀態,向科索沃邊界集結,做出武力干預的態勢。

與此同時,塞爾維亞國防部長米洛什·武切維奇宣稱,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已經下令將特種部隊由1500人擴充至5000人。

▲2022年12月,塞爾維亞國防部長武切維奇與軍方高級將領前往科索沃邊界視察。

雖然迫于北約壓力,科索沃北部的塞族聚居區已經開始拆除路障,恢復交通,危機暫時得到緩解,但只要科索沃問題存在,引發新沖突的可能性就始終存在,而塞爾維亞在此節點宣布特種部隊擴軍,也著眼于未來對科索沃局勢的管控,為可能發生的武裝沖突做好準備。

那麼,塞爾維亞特種部隊實力如何?對未來科索沃局勢會產生怎樣的影響?今天就和大家聊一聊!

▲參加閱兵式的塞爾維亞特種部隊,裝備精力、訓練有素、實力不俗。

受《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橋》、《黑名單上的人》等前南斯拉夫抗德影視劇的影響,在老一輩人心目中,在敵后神出鬼沒的南斯拉夫游擊隊員機智勇敢、身手敏捷,很有現代特戰精英的味道,而這種基因也確實被當代塞爾維亞特種部隊所繼承。

塞爾維亞軍隊總數約2.2萬人,分為陸軍和空軍防空軍兩大軍種,其中特種部隊約1500人,由第72特種作戰旅、第63傘兵旅和「眼鏡蛇」突擊隊構成,均直屬于總參謀部指揮。

第72特種作戰旅

第72特種作戰旅成立于1992年,最初為南聯盟軍隊的一部分,由第1偵察突擊營、第2偵察突擊營、反恐憲兵連和后勤單位組成。

2006年,南聯盟解體為塞爾維亞、黑山兩個獨立國家,第72特戰旅被解散,單位被納入塞爾維亞軍隊,第1、2偵察營合并為「獅鷲」偵察突擊營,原反恐憲兵連擴編為新的「獵鷹」反恐營。

2019年,塞爾維亞軍隊恢復第72特戰旅的番號,下轄「獅鷲」營、「獵鷹」營、指揮營、后勤連和憲兵排,其中「獅鷲」營還編有第82內河水下爆破連,相當于塞爾維亞版本的「海豹突擊隊」。

▲自左向右分別是第72特戰旅、「獵鷹」營和「獅鷲」營的徽標。

雖然掛著旅級的名頭,第72特戰旅僅為營級單位,全旅約有800人,現任指揮官為米羅斯拉夫·塔里揚準將,總部設在潘切沃。

第72特戰旅下轄的兩個作戰營任務各有側重,「獅鷲」營主要負責敵后偵察、爆破和破壞行動,其中第82連負責水域水下的特種作戰,「獵鷹」營專注于反恐行動和特種突襲作戰。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塞爾維亞軍隊的總體裝備沿襲蘇俄系統,但特種部隊的制式武器卻是西方標準的比利時FN SCAR 5.56毫米突擊步槍和FN 米尼米5.56毫米輕機槍,此外還配備了裝甲車、反坦克飛彈以及特種作戰裝備。

▲第72特戰旅「獵鷹」營的特種兵在進行山地訓練,手持FN SCAR步槍。

與所有國家的特種部隊一樣,第72特戰旅的人員選拔十分嚴格,報名者需要在塞爾維亞軍隊中至少服役兩年,并符合多方面的要求,只有2/3的候選對象能通過心理和體能測試。

其訓練分為三個階段,首先是為期9周的選拔訓練,篩選出最優秀的候選者,之后是為期一年的基礎訓練,掌握特種作戰所需的基礎技能和戰術,最后是為期兩年的高級訓練,掌握包括狙擊、爆破、敵后偵察、潛水、登山、野外生存等高級技能和戰術。

只有順利通過所有訓練的成員才有資格佩戴第72旅獨有的栗色貝雷帽。

▲第72特戰旅裝備的輪式裝甲車和反坦克飛彈。

第63傘兵旅

第63傘兵旅的歷史相當悠久,其源頭可以追溯到1944年10月鐵托游擊隊在英美協助下訓練組建的第1傘兵營,雖然這個單位在二戰結束后就被解散,卻成為南斯拉夫人民軍傘兵部隊的種子。

第63傘兵旅組建于1953年,后于1959年解散,1967年在尼什重建,成為前南人民軍的一支精銳部隊。

▲南斯拉夫時期第63傘兵旅的傘兵們。

第63傘兵旅在上世紀90年代初的前南內戰中初露鋒芒,參加了多條戰線的戰斗,其中在克羅地亞的一次營救行動堪稱經典,16名傘兵搭乘9架米-8直升機,成功地從一座被克羅地亞民兵包圍的兵營內解救出170名軍人和平民。

在1999年科索沃戰爭中,第63旅又參加了科薩雷戰斗,協同其他南軍部隊阻止受到北約支持的科索沃武裝越過邊境。

▲今日第63傘兵旅的傘兵們,裝備相當現代化。

2006年,南聯盟解體時,第63傘兵旅被取消番號,單位納入塞爾維亞軍隊,后于2019年重建。

與第72特戰旅情況相似,第63傘兵旅實際上也是營級單位,下轄4個傘兵連、1個戰斗搜救連、1個訓練連、1個后勤連和1個指揮連,目前約有700名官兵,現任指揮官為內納德·佐尼克準將,主要負責敵后偵察、滲透、破壞等特種作戰,總部設在尼什空軍基地。

第63傘兵旅的裝備與第72特戰旅相仿,同樣以FN SCAR和FN米尼米為制式槍械。

▲2021年10月14日,第63傘兵旅舉行建軍紀念活動,注意官兵們佩戴的紅色貝雷帽。

第63傘兵旅的選拔和訓練與第72特戰旅相似,訓練同樣分為三個階段,其中選拔訓練為13周,基礎訓練和高級訓練各為1年和2年,合格者將被授予紅色貝雷帽。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一支傘兵部隊,第63傘兵旅以高強度的傘降訓練而著稱,每年要進行超過10000次跳傘,平均每人每年跳傘超過14次,而且保持了很高的安全率,傘兵旅成員還在各項國際跳傘賽事上取得了矚目的成績。

第63傘兵旅的傘兵在公開活動中進行跳傘表演,右上為該旅徽標。

「眼鏡蛇」突擊隊

「眼鏡蛇」突擊隊成立于1978年,最初是前南人民第282憲兵營下屬的一個反恐小組,後來擴充為排級規模,1992年與第72特戰旅、第63傘兵旅和第1警衛旅共同組成南聯盟特種軍團,2000年開始由總參謀部直轄,2006年正式定名為「眼鏡蛇」突擊隊,為連級建制,約有100名官兵,現任指揮官為戈蘭·科利奇中校,總部設在貝爾格萊德。

關于「眼鏡蛇」突擊隊的內部情況披露不多,較為神秘,主要任務是負責塞爾維亞國家政要的安全保護,包括總統、國防部長、總參謀長等,也可以執行反恐行動、人質解救和特種作戰。

據說在南斯拉夫內戰期間,「眼鏡蛇」突擊隊曾經與英國SAS特種部隊,美國海軍陸戰隊和法國外籍軍團等國外精英有過交手,各有勝負。

▲參加國際特種部隊交流活動的「眼鏡蛇」突擊隊成員,左上為隊徽。

除了隸屬于武裝部隊的特種部隊外,塞爾維亞內政部警察部門還建有特別反恐部隊和國家憲兵隊。

非對稱作戰的利刃

塞爾維亞全國人口不足700萬人,軍隊規模僅2.2萬人,而特種部隊的人員數量超過1500人,而后續將大幅擴充至5000人,占到軍隊總數的約1/5,這個比例不可謂不高。

顯而易見,塞爾維亞軍隊正力圖通過擴充特種部隊,打造一支精悍的快速反應部隊和非正規作戰的尖刀部隊,這也是塞爾維亞在國力有限又面臨嚴峻安全環境的局面下做出的應對決策。

▲第63傘兵旅在尼什空軍基地集結,未來其規模將得到擴充。

自從上世紀90年代南斯拉夫解體后,南聯盟及后續的塞爾維亞始終處在西方的政治壓制、經濟鉗制和輿論打壓之下,加上科索沃問題懸而未決,因此其外部環境極為惡劣。

然而,高傲的民族性格使塞爾維亞始終不肯屈服,竭力保持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

今年的科索沃危機很大程度上正是科索沃當局在西方慫恿下蓄意制造的,無非想在俄烏戰場之外制造新的麻煩點,進一步攪亂歐洲安全形勢,為美國及北約推進其既定戰略推波助瀾。

▲2020年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接見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的場面真實反映了塞爾維亞在國際社會的處境。

塞爾維亞國小力弱,雖然其軍隊傳統優良、素質頗佳,但畢竟規模有限,裝備水平也較差,主戰裝備依然沿用蘇俄裝備,其2021年的國防預算僅15億美元,占GDP的2.49%,加上西方的軍事封鎖,基本上沒有可能購買西方先進武器,所以與北約部隊發生正面沖突,塞爾維亞幾無勝算。

但是,塞爾維亞也絕不能接受科索沃分離的結果,所以在未來圍繞反擊科索沃分裂勢力的軍事斗爭中,塞爾維亞很可能選擇低烈度的非正規作戰,通過特種部隊實施隱蔽、迅速、突然的打擊行動,對科索沃當局實施震懾,同時盡量控制沖突烈度,避免北約方面的直接干預。

在這種作戰形式下,特種部隊的作用顯然非常關鍵,這也是塞爾維亞在不利的力量對比形勢下采取的權宜之計。

▲塞爾維亞陸軍現有5個坦克營,4個為M-84坦克營(M-84坦克是南斯拉夫以T-72坦克為基礎改進的),1個T-72坦克營由2021年俄羅斯向塞爾維亞援助的30輛T-72MS坦克組成。

根據塞爾維亞官方的說法,此次特種部隊擴軍將在2023年年底之前完成,在一年時間內招募3500名特種兵對一個小國來說還是相當激進的,不過塞爾維亞國內有大量受過訓練的后備兵員,退役特種兵也可以重新征召入伍,因此要完成上述目標并不困難。

在裝備方面,特種部隊主要以輕武器和特種裝備為主,相比坦克、戰機之類的重型裝備在采購上難度較小,塞爾維亞并不寬裕的財力也能夠承擔。

只要在未來三年內科索沃局勢不發生顛覆性的改變,塞爾維亞的擴軍計劃是能夠順利實現的,而這支規模可觀的特種作戰力量也將成為塞爾維亞維護領土完整最后的保險。

▲塞爾維亞特種部隊普遍配備夜視儀、防彈衣、防彈頭盔等裝備,整體實力在巴爾干半島處于上游。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