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二戰后美國對日本人的奴役,美國女兵如狼似虎,消耗上萬日本男人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戰敗投降!

時任駐日盟軍總司令、美國五星上將麥克阿瑟率領美軍進駐日本,一時間,日本朝野人心惶惶!

因為他們知道,在二戰中,日軍做了太多傷天害理的事情,美軍的進駐,勢必會以戰勝國的姿態「奴役」日本人民、欺辱戰敗一方國家的婦女。

此外,戰敗前的日本,很多人從來沒有見過西洋人,加上軍國主義者又常年宣傳所謂的「英美鬼畜」,因此弄得整個日本朝野上下人心惶惶的。

盡管麥克阿瑟很快就發出聲明稱:「將不進行任何野蠻,針對個人的報復」,但數萬美軍即將進駐日本的消息,還是給這個島國帶來了極大的恐慌。

在日本人看來,美軍進駐日本,肯定會導致國內糧食不足,失業率上升等問題。最重要的是,本國婦女必然會遭到占領軍的凌辱。

因為在這之前,日本民眾就長期受到軍國主義:「如果戰敗,男人將全被閹割,女人將全被作為娼妓」的宣傳,加上二戰中,日軍在亞洲各國的暴行,也不得不讓日本人感到恐慌。

因此,為了保全皇族、貴族及上層社會婦女的貞操,以及日本人純正血統的延續,日本政府準備建立起一個所謂的「性的防波堤」——公開招募民間女子為美軍士兵提供「性服務」。

于是,在時任日本首相近衛文磨的指示下,日本東京警視廳很快便建立起了一個所謂的「特殊慰安設施協會」。

但在民間,日本民眾更樂意將其稱之為是「國家的賣春機關」。

不過,建立這一機構,至少需要花費5000萬日元的經費,這對于戰敗后的日本來說無疑是一筆巨大的開支。

然而,讓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時任大藏省財稅局局長的‘池田勇人’對這筆錢毫不猶豫的就批準了,用他的話來說就是:

「用這筆錢來換取日本女性的貞潔和血統的延續,可以說是十分劃算了!」

這種以國家名義設立「慰安機關」來慰勞占領軍的事情,日本雖算不上頭一例,但這無論在任何一個國家,都可以算得上是奇恥大辱。

但素來講究「嚴謹作風」的日本人,卻將這種難以啟齒的事情,變成了一種「正規」行當。

1945年8月18日,日本內務省便向各地政府發出了《外國駐屯慰安施設整備》等文件,要求各地警務部門協助建立「慰安所」。

同月26日,由東京警視廳牽頭建立的「特殊慰安設施協會(英文簡稱RAA)」正式宣告成立。

值得一提的是,在該協會成立當天,還專門在天皇皇宮大門外舉行了「結成式」,并且還冠冕堂皇的宣稱:

「為維護民族的純潔性和百年后的未來,作阻擋狂瀾的防波堤,作戰后社會秩序的地下支柱。」

據記載:「RAA」通過向全國招募的形式,讓很多普通百姓家的年輕女子,全部變成了「慰安婦」。

該協會全盛時期,在日本全國各地約有7萬余名「從業人員」。這個規模,可以說是相當地龐大!

當然了,「RAA」為美國大兵征集日本年輕女性做「慰安婦」的事情,這已經不算什麼秘密了,因為這在很多關于日本的歷史書籍中都有提到,很多人為此可以說已經是見慣不怪了!

但你知道嗎?進駐到日本的美國女兵們,同樣也需要「慰安」。

而且據說,這主要是因為美國人講求所謂的「在一切方面男女平等」,因此他們認為:那些在戰場上流血犧牲、英勇戰斗的女性,也要跟男兵一樣,擁有享受勝利的權力!

既然男兵可以擁有「慰安婦」,那麼女兵同樣也可以擁有「慰安夫」。而且「慰安夫」的這個規模還不小,隨便有上萬人之多!

而且相較于「‘命運悲慘」的日本「慰安婦」來說,「慰安夫」們的生活待遇,明顯要優越一些。

那麼,日本的「慰安夫」,其生活待遇有多好呢?

在日本仙台大學教授‘百瀨孝監’監修的《知道戰后的日本嗎?——占領軍對日本的傳統和教化》一書中,就記載了當時一名為美國女兵提供慰勞服務的「慰安夫」的故事。

這名「慰安夫」名叫‘赳田純一’!

昭和二十一年,即1946年,赳田純一在招聘墻上看到了日本政府為進駐名古屋的美國女兵招募「慰安夫」的招聘廣告,由于薪資待遇還不錯,于是就報名參加了!

事實上,無論是「慰安婦」也好,還是「慰安夫」也好,他們其中很多人都是被騙來的。

據說,當時日本政府在對外宣傳時,只是稱招聘接待人員或酒店服務人員等之類的,而且每天的工資有上百塊日元之多,這對于戰敗后的日本經濟大蕭條時期,這份工作,可以說具有很大的誘惑力。

赳田純一就是這樣進入到「慰安夫」這個行列的!

不過,想要成為一名真正的「慰安夫」,其要求也是非常嚴格的。

當時,赳田純一按照要求到達指定場所后,開始接受一系列的檢查,其中包括傳染病、尿液、血液,以及身體的相關機能是否都健康,甚至還檢查他是否有痔瘡。

在通過層層篩選之后,赳田純一最后以長相俊美、身體健康,成功入選,之后便被分配到一間房子中,等待「客人」的到來。

在之后的幾天里,赳田純一都沒有接到「客人」,但每天都能吃到不錯的飯菜,這對于出身貧苦的他來說,已經是非常滿足的了。

幾天后,赳田純一迎來了他的第一位「客人」,而這個人,就是之前對「慰安夫」進行考核的美國女下士。

由于赳田純一長相俊美,因此這位美國女下士一眼便相中了他,并將其留了下來,為其提供服務。

那天,這位女下士對赳田純一很滿意,但赳田純一對她的感覺并不怎麼好?

在百瀨孝監教授監修的這部書中,就記錄了赳田純一對這名美國女下士身材的描述:

「[乳.房]猶如兩個飯盒(日本的飯盒是圓筒形的),她的腰讓人想起了故鄉的牛。」

赳田純一和大多數的「慰安夫」一樣,都是每隔一天出一次勤,每天的工資是3美元。

除此之外,他們還會得到像牛肉、黃油、奶酪等這樣的高營養食物,只要是為了恢復體力,拿多少都可以。

要知道,戰敗后的日本,其大部分民眾每天的食物都只是山芋,而且還經常吃不飽。

所以從一點來說,「慰安夫」們的生活待遇還是很不錯的。但對于慰安夫們本人來說,這份工作就真的那麼完美嗎?

當然也不是,這一點其實從赳田純一對那位美國女下士的描述中就能看出來了。

盡管他們在生活待遇上過得還不錯,但你要知道的是,這些美國女兵大都是五大三粗的,而且根據日本歷史學家田中利幸發表的一篇名為《為什麼美軍無事軍慰安婦問題?》一文中,還披露道:

「日本慰安夫也需要給美軍中的同性戀女兵,以及從軍護士等提供服務。」

所以可想而知,這份工作雖然看似光鮮亮麗,但真要實施起來,卻不是那麼容易,畢竟「僧多粥少」,其艱難程度可見一斑。

赳田純一對于這份工作的艱辛程度,可以說是深有體會!

他的工作壓力非常之大,拋開還要服務其他人不說,僅在半年時間里,那位美國女下士除了處理一些必要的軍務沒有來之外,剩下的時間全部都要他來服侍。

值得一提的是,后來這名美國女下士奉命返回美國時,還止不住地流下了眼淚,也許是這麼久的陪伴,讓她對赳田純一動了感情。

但在當時那個混沌的年代,又何來所謂的「真感情」呢?大家不過是「服務與被服務」的關系而已;畢竟在流水線上,只在乎時間,不在乎感情!

面對這些「如狼似虎」的美國女兵們,日本的這些「慰安夫」們,可謂是犧牲頗大。

但不可否認的是,他們的犧牲,對于日本總體經濟的發展而言,卻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

比如在《知道戰后的日本嗎?——占領軍對日本的統治和教化》一書中,就曾這樣記載道:

「從二戰后到日本在后來的朝鮮戰爭(1950年)中經濟崛起的時期內,雖然沒有具體的統計數字,但是慰安產業確實是給日本創造外匯最高的行業。」

此外,美軍的進駐,對于二戰后日本的經濟騰飛,本身也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

在對日本進行長達6年零8個月的占領中,美國以西方「和平民主」的方式,對日本進行了一次全面的改造。

這種改造,大致可以分為兩個方面:一方面,美國要實現二戰結束前同盟國所確定的目標,永久鏟除日本發動戰爭的能力;

而另一方面,則通過所謂的「民主改革」的方式,使戰后日本重新成為世界國家的一員。

所以,我們拋開其他的不談,美國對戰后日本的改造,確實取得了很好的成果,日本戰后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形態的重新塑造,都源于二戰后六年多占領期的重大變革。

而日本在戰后能如此快速地實現經濟騰飛,這些「慰安男女」自然也是功不可沒的。

然而,對于這些人的犧牲,日本政府卻沒有感到絲毫的歉意,就算是談及這段歷史,也始終是一副「無所謂」的腔調。

「特殊慰安設施協會(RAA)」也成為了日本歷史上不愿揭開的一頁。

比如在RAA成立三十年后,一位名叫‘大島幸夫’的日本記者在采訪當時RAA計劃的執行人、原警視廳總監‘坂信彌’時,坂信彌就曾這樣說道:

「都現在了,為什麼還提那件事情?真是低水平的問題!」

坂信彌在接受采訪時的談話記錄,都被收錄進了日本二戰史書籍——《原色的戰后史》一書中。

而除了他的這句回復之外,他還表示:之所以會這樣做,是因為當時日本首相近衛文磨考慮到日本軍隊在中國等亞洲國家,對其婦女的所作所為深有體會,因此出于挽救日本女性的目的,才將這項任務交給他去完成。

不過,對于坂信彌來說,RAA并不是一件大事,更不能左右國家命運,只不過是一件「芝麻粒」大小的問題而已。

盡管有人說那些被招募而來的日本女性犧牲很大,但在坂信彌看來,這只不過是人們的想象而已。

更何況當時的日本政府也沒有什麼別的辦法,而也因為這樣,才使得日本女性躲過了所謂的「貞操危機」。

看完坂信彌的這些談話內容,小編還真是無言以對,

也許真的如坂信彌所說的那樣,這并不是一件「大事」!

畢竟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慰安男女」們與美軍之間的關系也變得親密了,甚至成了「國民外交」最具有代表性的方式。

盡管淪為「慰安婦」、「慰安夫」是一種悲劇,但她(他)們放縱肉欲、揮霍金錢,成了對保守和傳統價值觀的反抗。

在當時的日本大街上,隨處可見與美國大兵結伴而行的「慰安婦」們,他們在一起談笑風生,或是乘坐在吉普車里興奮地穿街過道,玩得不亦樂乎。

雖然這看起來很傷害國家的尊嚴,但這卻成為了日本社會擁抱「美國化」的象征。

要知道,她們這種讓人尷尬的方式,畢竟在后來也成為了戰后日本物質主義、美國式消費文化的「先驅」。

此外,這也是日本和美國戰后關系的一種象征。

1952年4月28日,日本正式恢復行使國家主權!

對于日本民眾來說,第二次世界大戰,直到今天才真正算結束。對于所有的日本人來說,這一天是非常值得慶祝的,大街小巷上應該是張燈結彩,歌舞升平才對。

然而,這一天日本的街道上卻異常地安靜,或許對于他們來說,這一天并沒有什麼可以慶祝的。

因為「朝鮮戰爭」還沒有打完,日本仍是美國的從屬。

此外,在當時「冷戰」的格局中,他們仍無法自由行使外交和政治權力,甚至還不得不將沖繩島建成為美國的軍事基地。

直到上世紀七十年代,日本的汽車和電器開始大批量地涌入美國后,西方各個國家才開始對日本創造的經濟奇跡感到震撼。

在戰敗后僅二十五年的時間,日本就崛起成為一時的經濟強國。

但正如《擁抱戰敗》這本書中所說的那樣:無論這個國家在后來經歷了怎樣的發展,被美軍占領的「戰后時期」,都像是一個坐標,永遠無法根除,而且影響深遠。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