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雞仔斬首後成「不死鳥」,無頭存活18個月,長胖5斤引科學家關注

张1 2022/10/25

對于高等動物來說,斬首是最直接最決絕的結束生命的方式,如果被斬首以後還能存活,除了見鬼了以外,真是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奇跡。

1945年的美國科羅拉多州就有這麼一隻傳奇的雞仔,被斬首後不僅沒有就地升天,反而活蹦亂跳就地成為了名噪一時的媒體寵兒,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沒有頭還存活了18個月,很多人聽到這個故事的時候都覺得是無稽之談,怎麼可能?

但事實確實如此,這只雞真的沒有了頭,還沒有「嗝屁」,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時間來到1945年9月10日,也就是這只傳奇雞仔的原本的「祭日」,農場主勞愛德·奧爾森的丈母娘要來農場做客,作為女婿深知丈母娘喜歡吃雞脖子,于是走向了雞棚,面對四、五十5個月左右的小雞仔們,奧爾森鎖定了一隻活蹦亂跳的雞仔。

不知道是出于迎接丈母娘的喜悅,還是別的原因,反正殺雞的方式我是沒有見過,奧爾森按著麥克手起刀落,直接將雞頭砍掉了,頭被砍掉的雞仔在地面上奮力地做著「最後」的掙紮,過了一會收拾完傢夥的奧爾森回頭準備將雞處理乾淨的時候,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這只沒有頭的雞正在歪歪扭扭的踱起步來。

奧爾森以為這是血還沒有放乾淨,雞仔出現了迴光返照,然而這只無頭雞走起來沒完沒了了,專業殺雞的奧爾森也拿不準了,這雞不會被撒旦附身了吧?

良久,恐懼被理智戰勝了,奧爾森發現眼前的無頭鳥確實沒有死,甚至還想象往常一樣打鳴,不過沒有頭的雞,只能從殘存的喉嚨裡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出于對生命的憐憫和對未知事物的敬畏,奧爾森決定將這只雞留下來,招呼丈母娘的雞再從雞棚裡選,倖存下來的無頭雞也被取名「麥克」,得到了奧爾森的悉心照顧。

頭被突然砍掉了,讓誰來都會不適應的,麥克起初也不太適應,在從歪歪扭扭的步伐轉變到平穩的走姿之後,麥克開始本能地做出啄地的動作,因為它餓了,奧爾森同時也發現,被砍去頭的麥克食道清晰可見,但是因為沒有頭了,這個部位經常會被分泌的粘液堵住,這部分堵住的就相當于氣管被堵住了。

于是麥克選擇用針筒不時地吸取食道口周圍的粘液保證麥克的正常呼吸,同時也用滴眼藥水的小瓶將糧食和水注入麥克的食道裡,就這樣麥克以不可思議的方式繼續活了下來。

麥克的「雞生」似乎並沒有因為沒有頭而改變,傍晚的時候依然會做出頭埋進翅膀的動作,也會在院子裡踱步,甚至還會從高處撲棱而下,一舉一動中都仿佛在證明它是一隻正常的雞。

麥克被斬首後依然存活的消息不脛而走,很快在小鎮裡出了名,很多人都慕名而來為的就是一睹麥克的風采。

這種稀奇的事情怎麼會瞞得住有心的人呢,當時的雜技演員霍普·韋德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直接驅車近500公里來一證真假,看到麥克之後,非常意外也非常感慨,于是韋德建議奧爾森帶著麥克去巡演,這是一個天大的賺錢機會。

麥克被砍頭還依然存活,其原因一直是無數人想要了解的知識盲區,作為雜技演員,韋德想的是這只無頭雞是怎麼創造出來的,如果知道創造的方法,那就是打開了另一座金山的大門,在韋德的建議下,奧爾森帶著麥克去了猶他大學。

一堆生物學家被麥克驚呆了,頭部對于高等生物來說太重要了,頭部中的大腦維持了機體大多數的必要活動,沒有大腦甚至呼吸都不可能,甚至在中國神話裡,除了刑天沒有誰的無頭而活,麥克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在生物學家的研究中,終于發現了其中的奧妙。

原來奧爾森知道丈母娘喜歡吃雞脖子,就特意在雞頭上部下手了,這一刀下去,只砍下了大腦的20%,剩下的大部分大腦和控制運動、心跳、呼吸的腦幹都沒有被重創,所以麥克才能勉強地活了下來,這樣的幾率幾乎不可能發生,完全可以稱得上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傳奇。

麥克就這樣頂著傳奇的名頭「大搖大擺」地在全美進行巡迴演出,這讓奧爾森是賺得盆滿缽滿,許多眼紅的人也想仿照麥克製造出一隻「無頭雞」來,不過可憐了幾百隻雞,斬首後無一成功,這也進一步讓麥克成為了不可復製的傳奇。

一方面奧爾森在捉摸著麥克下一場演出的演出費,而科學家們卻把關注點放在了麥克的體重上,一般家雞的體重在5斤左右,麥克在斬首前只有2斤左右,18個月後體重增重到7斤多,這個體重在當時40年代來說可是比較重的,科學家們猜測斬首後的麥克某些控制體重的部分被破壞了,所以能長到這麼重,如果加以研究開發,將會帶來不錯的效益。

不過麥克失去了頭並沒有完全變成「不死鳥」

一次在亞利桑那州的演出之後,奧爾森和麥克住進了旅館,根據奧爾森的描述,麥克的呼吸孔被粘液堵住了,奧爾森聽見急促的喘息之後,準備清理粘液的時候,發現清理粘液的注射器遺忘在了上一個旅館中,就這樣麥克頑強活了18個月後,在旅館中不幸憋死。

當然就我而言,這種蹩腳的藉口肯定不會讓我信服的,要是換做我,「搖錢樹」被粘液憋到了,我就算用嘴人工呼吸也得給它吸出來,再不濟用美元卷成吸管給吸出來也可以,有無數的方法可以拯救麥克。

為什麼麥克還是死了?我猜測還是因為頭部感染之類的疾病奪走了麥克的生命,家雞的抵抗力本來就很低,天天這那地巡迴演出,關鍵頭還削掉了一半,想不染病都困難。

不過對一隻雞來說,這輩子真是值了,至今麥克的事蹟還流傳了下來,確實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